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简介
·2004年4月3日鲁..
·凤凰独家专访胡..
·胡耀邦的夫人李..
·胡耀邦与被投冤..
·胡耀邦的祖父母
·胡耀邦胞兄探亲..
·耀邦家人情况
·胡耀邦的三子一..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家庭 >> 耀邦家庭
2004年4月3日鲁豫有约: 胡德华和他家人的故事
作者:      时间:2007-02-13   来源:
 

这是一座典型的北京老式四合院,这里就是前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在北京的家。2004年初春季节,在胡家排行老三的胡德华就是在这座院落给我们讲起了很多关于他和他家人的故事。

鲁豫串场:我很少从媒体上看到对胡耀邦子女的介绍,感觉上这家人很低调。在见到胡德华以前,我想象他个子应该不高,人很精干,样子可能会挺严肃的,实际上胡德华性格特别开朗、随和、很快乐,我想在生活中,在家里,他应该是个好脾气的人。在采访之前,我的同事去见过他一次,回来有一些担心地告诉我,很多话他可能不愿意多说。实际上胡德华特别健谈,和他谈话感觉上就像和老朋友聊天似的。

胡德华是胡耀邦与夫人李昭的第三个孩子。1948年,时值战火纷飞,母亲李昭在撤退中生下了胡德华。那个时候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共川北区党委书记、行署主任和军区政委。年幼的胡德华便随父亲生活在四川重庆。1952年,胡耀邦调任中国共青团中央任书记,第二年时,已经四岁的胡德华说着一口四川方言跟随母亲第一次来到首都北京。

鲁豫:你印象当中,你爸爸、妈妈在一起,就是你小时候看到你父母在一起是什么样子?

胡德华:父母在一起呢,他们那当然都是谈工作了,都谈工作,那没有谈什么柴米油盐的,他们不谈这个,他也不谈什么的。

鲁豫:你爸爸、妈妈谁对小孩比较严厉一点?

胡德华:我妈比较严,我妈很厉害,不是原来我有个感觉她特厉害,因为我上全托我不想去嘛,我就记得有一次她打了我一次,说我不想上托儿所嘛,那,我不想去,然后她打了我一顿我就去了。

鲁豫:你爸爸呢?

胡德华:他没有。

鲁豫:他对小孩是很和蔼的。

胡德华:他很和蔼,他特别喜欢孩子,但是喜欢孩子呢,他也特别喜欢别人的孩子,别人的孩子他特别喜欢,团中央当时团中央那气氛特别好,大家都特别,除了工作朝气蓬勃之外,在生活上大家都是特别融洽的。当时那个,我爸身体不好的时候呢,他就不带我们出去玩啊,他带团中央别的干部的小孩出去玩去,然后,就是说你看整个这个团中央,大家就是,他也带他们小孩,然后也带我们家的小孩去玩去,带我呀,带我妹妹呀,大家都一起玩,就是特别,就是我就当时我感觉整个那个团中央机关里面呢,特别温馨吧,工作也是特别朝气蓬勃,在生活上都特温馨,他们不像以后就是冷冰冰的,就是大家互不来往,那没有都是这个样子。

鲁豫:你爸爸当时常常会跟你谈谈话?

胡德华:他这个,我爸他在工作的时候跟我们谈得非常少,倒是他(在)文革以后,被打倒了,被打倒呢,我们倒是谈话就稍微多了一点了。

鲁豫:那小时候你看到你爸爸是很敬畏的,很害怕的。

胡德华:没有。

鲁豫:也不是。

胡德华:不是,当时也不懂事嘛,我爸那会儿也结巴,我爸结巴,我原来也结巴,后来我就,包括我上中学,大概上大学,大概我上中学还挺结巴的呢。

鲁豫:我后来听你爸爸说话,我觉得没有。

胡德华:他不结巴啊?

鲁豫:对呀。

胡德华:后来他就不结巴了,后来我那会儿,人家说,哎呀,你呀,你就是学你爸,老是跟你爸学,我爸,因为我就记得他说话,他们开会的时候,啊,那个那个,我也跟他学,啊,那个那个……。

鲁豫:你是真的跟他学是吗?

胡德华:我真的跟他学,然后他就把我给轰走了,说,不欢迎你啊,不欢迎你。然后我就跟他做个鬼脸就走了。包括那个王震见他面儿啊,都叫结巴子 ,就管我爸叫结巴子,就是他原来是蛮结巴的,所以那会儿我小时候一点也不怕他。

1952年,刚刚37岁的胡耀邦开始在与青年人打交道的团中央主持工作。那时,他最喜欢引用的一句话是:“谁掌握青年,谁就掌握未来”。在几乎没有任何经验可作参考和借鉴的情形下,胡耀邦的青年工作就此拉开序幕。十年之后的1962年,作为中共中央委员、中国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带职下放,担任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处书记直到1964年年底调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和陕西省委第一书记。但是在60年代中期,中国的政治时局已经开始运动成风。

鲁豫:那段时间你爸的情绪是怎么样的,你能知道吗?

胡德华:我不知道啊,我还觉得他在那儿不错呢,我说,哎呀,我说我什么时候我也到陕西去上学去吧,因为我那会儿1965年上初中呢,就他在陕西的时候,我上初三呢,我也不知道,后来这都是我以后知道的,后来我就听说他当时身体非常不好,后来我妈特别着急,哎呀那个就说他身体(不好),他去陕西这么多日子,我妈都不在身边,我妈还在北京在工作呢。

鲁豫:那当时你们之间联系就是偶尔写一封家信吗?

胡德华:写信也很少,我那会儿该考高中了,我也写过,我爸嫌我字写的不好看,他也不看我的信。

鲁豫:这事我知道,后来是让别人代写、代抄的。

胡德华:对,我爸说,看你那笔蹩脚字,我看了就生气,你的信我才不看呢。所以后来我也没给他怎么写,因为那会也上初中,你想初中小孩,也还是不是特别懂,不是特别懂事的。

1965年,像大多数初中毕业班学生一样,15岁的胡德华正集中精力准备毕业考试。但是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父亲胡耀邦已经在陕西遭受厄运。

1964年,在胡耀邦挂职调任中共中央西北局第二书记和陕西省委第一书记时,正是三年灾害余波未了的时候。胡耀邦在当地强调民以食为天,开始号召加强粮食生产而不是阶级斗争。尽管当地经济因此出现明显好转,但是将经济发展置于政治之上的做法,却让他遭遇到前所未有的压力,甚至是长达三个月的政治批判。

鲁豫:那时候你能从你妈妈的表现看出来爸爸的现在境况不好?

胡德华:那我看不出来,我只知道他的身体不好。因为当时我就听我们我听他们讲呢说是叫蜘蛛网膜炎,他大概就是脑组织的一种病吧,就是那种高度紧张,就是反正就是说脑组织的一个病,我也不懂什么叫蜘蛛网膜炎,我一想,哎哟,大脑的事,那都不得了了,我就说,他怎么还不看病呢,还不回来,人家说有生命危险。后来当时那叶帅呢,然后就去了,去了那个叶帅说,耀邦啊,那个检查通不过就算了吧,你认识不上去啊就不认识了,因为大概就要让他承认他反党。然后他当然他不承认他反党了,不承认反党就一次一次地通不过嘛,然后通不过叶帅就说,认识不上去就算了,走吧,你跟我去回北京吧。他说我不行啊,我这个检查还没过呢,哎呀,说你认识不上去就算了吧,走吧,然后就连拉带拽地就给他给拽回北京了。

鲁豫:这算是救了他。

胡德华:算救了他,要不然,那蜘蛛网膜炎人家说有生命危险的,这个我也不懂了,就是生这病呢也在开批斗会,也在这样,后来那个张爱萍就特别,因为他们都特别好,张爱萍就特别有感情说,说那个,说你看,说耀邦在陕西,因为她也看得很不公平,她说耀邦在陕西是有功啊,陕西肥了,说耀邦瘦了。他有这个话。哎哟,这话,我后来我知道了,哎哟,我心里特别,嗯,反正特别不是味儿吧。

1965年,胡耀邦从陕西回到北京,继续他在中国共青团中央的工作。但政治风暴已经开始山雨欲来风满楼。

鲁豫:你当时看到你爸爸从陕西回来,你觉得他有变化吗?

胡德华:那我看不出来,他还挺乐观的,他回来他挺乐观的,带着他们,后来他就养病嘛,带着他喜欢的那些,就是我说带团中央别人家的孩子去玩呀去干什么的。

鲁豫:但那会儿在政治上他顶着那么大的一个帽子回来了。

胡德华:那当然了,后来我有一次,我在他的办公桌上,我突然看到一个材料,就是说胡耀邦在陕西的反党言行录,哎哟,我看把我吓一跳啊,哎哟,不得了,大概哪会儿就是,就是他当时讲的什么话,当时是什么主张,采取的什么措施,哎,现在,你说他在陕西干的什么,让我讲我还讲不出来,整的那本什么《反党言行录》,倒是挺不错的。

鲁豫:但你当时看了不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胡德华:那绝对是晴天霹雳,当时我吓得谁都没敢说,我跟谁我也没说,但是我知道有那么一本东西。

鲁豫:那这个阶段你的父亲,他在生活当中,在家庭生活上还是平常的那个状态吗?

胡德华:很平常的,你看不出来,因为他们这些人,他们在,就是他不大表露的,他不表露。

鲁豫:你甚至看不出一点点焦虑,或者?

胡德华:没有。

鲁豫:沮丧。

胡德华:只是文革的时候,没有,没有

1966年,文革爆发。整个中国开始陷入一场前所未有的政治狂热之中,那时,没有人知道这场狂热竟会持续长达十年的时间。

面对动荡、危机四伏的政治时局,胡耀邦依然敢怒敢言。

鲁豫:文革之前,你爸爸情绪有没有什么变化,忧虑这个国家,忧虑这个党,你能感受到吗?

胡德华:有,有

胡德华:我爸那人是一个特别,你比如说,像什么那些言不由衷的话呀,他都不讲,你比如像在文革的时候,当时呢,解放军,当时解放军也有造反派啊,解放军的造反派就到我们家去,到我们家,然后就,哎哟,那解放军造反派特厉害,个子又大,那都是。就是我原来也很少见我爸来生气,他就跟他那些造反派拍桌子,因为那会儿人家打他,那是白打的对不对,那他是个走资派,那打他白打,后来他们在那儿吵我就在外面听,后来人家就说,说我告诉你,贺龙是,说贺龙是土匪,后来我爸也跟他拍桌子,他说谁说贺龙是土匪,说贺龙是共产党员,是我们的这个高级将领,他说你这个死不改悔的走资派,他们就这么吵,后来等那些人走了之后,我就跟我爸说,我说爸,那个街上大字报都说贺龙是土匪,他说,他说你也这么说呀,我说人家这么说呀,他说,后来把他气得,大概他也说不出话来了,他说,我告诉你,我不管人家怎么说,贺龙是我们这个有功之臣,是我们开国元勋,我说没关系,你承认了也没关系。我说你承认就是,说不是的事你承认,说都没关系,我说现在文革多乱呀,他说我就不能承认,我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当时他就说这个。他就是在写所有的材料里,他都没有写那些言不由衷的话。

尽管已经身居高位,但在前后十年的文化革命中,胡耀邦依然没有幸免而多次受到冲击。

实际上,在文革爆发之初,中央直属机关中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共青团中央,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红卫兵冲进团中央机关大院,由身强力壮的“小将”们把胡耀邦硬拽到批斗台上去接受“大批判”。当时,他们对胡耀邦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已成了人民的敌人了!”

胡耀邦去世之后,胡德华一家人一直和母亲住在一起。不过采访的时候,他特别高兴地告诉我,他现在终于有了自己的房子,他们单位刚刚给他分了一套经济适用房。这让我有些吃惊,因为他比我想象的还要平民化,这可能是受父亲的影响。我觉得胡德华对父亲充满了敬畏,事隔这么多年之后,他回忆起父亲批评自己的情形,好像还是很慌乱,那个劲儿完全不像是一个大公司的董事长,而像是父母身边那个年幼不懂事的孩子。

鲁豫:你爸爸给人的感觉是一个可能平常也不太发脾气,但是这种人如果发起脾气来。

胡德华:哎呦那不得了,那发起脾气来可不得了,那他跟我发过脾气。

鲁豫:你小时候吗,还是什么时候?

胡德华:那不是我小时候,那都大了。

鲁豫: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事啊?

胡德华:那要说起来,就不堪回首,那就是在文革当中啊,我爸那人特坚强,因为在文革当中啊,他是走资派啊,什么这个那个就很惨了,开斗争会啊什么都特厉害大概他打倒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是8月13号,8月13号那一天呢就当时李富春代表党中央宣布改组团中央,我爸就罢了官嘛,当时就都罢了官了。然后一直就关着,关在团中央,每天参加批斗啊什么什么东西的,就一直就没回家,就一直就没回家,后来那个十一之前,因为说也要放假吧还是干什么的,后来团中央给我们打个电话,当时家里没人,打个电话,打个电话呢说,哎,你们家来接你爸来回去吧,然后我接的电话,后来我就骑个自行车我就去了。去了之后呢,去了之后呢,后来我一看我爸,我就特别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哎呀,我特别难过啊,后来我就哭了。其实什么也没,怎么也没怎么着,大概也是这个好久没见面了吧,大概两个月没见面,当然批斗他的时候,我都看着,后来我见了面我就哭了,就离得很近我就哭了。就我爸就特生气,说你哭什么。后来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哭什么,大概那天他就那么跟我说话,他从来没这么跟我说过话过,他说你哭什么?后来我也说不好,我说,我说我也不知道哭什么,哎呀,那不要哭了,我们回家吧。然后我就叫了个三轮车,我就跟我爸一块儿回去了,那是他第一次跟我说话特别凶,但是那你也不能怪谁呀,那不能。

文革开始之后,不仅是胡耀邦本人屡次遭受批斗,他的妻子李昭也在牵连之中。

李昭与胡耀邦相识在延安,四十年代初,刚刚20岁出头的李昭还是延安女子大学的一名学生,经人介绍之后与胡耀邦相识、相爱。结婚之后,三十多年相濡以沫,历经战火纷飞动荡岁月,但未曾料想,一家人却在和平年代遭受到如此责难。

鲁豫:你妈妈那时候呢?

胡德华:我妈妈一样,我妈她也很倒霉,她是北京市纺织局的局长,当时北京市的叫,毛主席叫他黑市委呀,那会还有个词叫砸三黑,三黑就是黑市委,黑什么中宣部,还有一个黑什么玩艺,我忘了,所以那个当时彭真,彭,罗,路、杨,都是,那最早就被打倒的,所以我妈她,肯定她是听领导的了,那她就跟着就,就很倒霉啦。

鲁豫:想不通你会跟你爸谈吗?

胡德华:我谈啊。

鲁豫:你爸爸怎么跟你说的?

胡德华:不是,一开始啊,他也不谈什么,因为他谈他怕影响我啊。

鲁豫:他自己也在巨大的压力和漩涡当中。

胡德华:他也是搞不明白啊,对不对,后来他跟我讲过,……他说,他说不能这样搞啊,咱们大跃进把那个经济搞得这么差,刚刚64、65年刚刚好一点,就又再这么闹,说这样会把经济给搞坏了,因为当时我也不懂,我还批判他呢,我说那经济搞坏有什么关系呀,我们只要大家都思想好了,都革命化了,我们经济就自然好了,他说你懂个屁你。就是也跟我大发脾气,……他说你知道我们全党为了这个经济的这个,付出了多大代价,做出了多大努力,又这么弄给弄坏了,……说国家怎么得了啊。……我说那不是说政治挂帅,只要政治好了,经济就会好吗?他说你不劳动,不工作,你怎么能好,怎么能创造财富啊。

1969年,21岁的胡德华从学校毕业来到北京市政二公司,当上了一名路政工人,每天干着强度极大的体力劳动。当时,他每个月的粮食定量是54斤,相当于一名壮工的粮食定量。对于自己的儿子当了工人,胡耀邦并无异议,他还鼓励胡德华用自己的第一月工资给家人们买了礼物。

整个文革期间,胡耀邦并没有和儿子过多地谈论政治,但是胡德华还是像母亲一样,因为自己的特殊身份受到了牵连。

鲁豫:这段时间你不在你爸爸身边,你在南京。

胡德华:我不在,对,我在南京,嗯

鲁豫:那时候已经参军了。

胡德华:那会大概是这样,当时因为我也,你看我后来,我到了那个市政二公司呢,虽然我们工作很辛苦,但是我觉得呢,我倒没觉得什么怎么受不了,我还真没觉得这个受不了,那么我们那个劳动强度大归大,但是我也没觉得怎么很痛苦,但是有一个让我觉得很不好的啊,就是说我们那就是说老被,就是说你像我呢,就是老被当作一个就是要被改造的一个典型。

鲁豫:因为爸爸的原因。

胡德华:因为我爸的原因,还有因为你是一个学生嘛,是个,你还没有工农化嘛,一定要改造。……那么到了这个岁数,那我说,那我也去当兵去吧,然后我就离开我们市政二公司,我也去当兵去。

……到了73年的时候不是就恢复高考嘛,我不知道你记不记得,就是有个张铁生嘛,交白卷嘛,你记得吗?后来那一年呢解放军也都考试,……但是后来等发通知的时候啊,左等没有,右等没有,因为我考得很好,谁都知道我考得非常好,但是就没有了,没有了之后,哎哟,特别心里不舒服嘛,后来我就去问我们军首长,我说怎么搞的,我说不是说我搞得是最好吗,怎么就没有了?后来他说,哎呀,小胡呀,说你这你都不懂啊,还不是因为你爸吗?我说有什么因为我爸的?他说你不知道啊,他说张铁生不是交了白卷吗,交了白卷就又引起了一场风波,就是说因为张铁生也发明了几个词嘛,叫大学迷嘛,他说他考得不好,是因为他都努力在工作,没有来复习功课,所以他考不好,说只有那些大学迷,成天不干活,他们就考得好,他说我上不了学,我考的不好是因为他不是大学迷……天津管教育的这个人叫王曼田,……后来她就翻我们军这个考试卷子,她一看,这个小胡,考得这么好,她说他是怎么回事,是什么人呢。那我们只好说,她是老胡的儿子,她说他怎么能上学呢,这是咱无产阶级学校,然后就把我给拉下来了,后来我还挺不服的,我说那怎么就说拉下来就拉下来了?

鲁豫:当时对你打击大吗?

胡德华:那太大了,因为你说谁都想念书,后来我们军首长说,说小胡啊,你不知道啊,这个王曼田她跟毛主席不知道是个什么亲戚,她能通天的,我们也不敢惹她,他说那你就好好,还在部队里努力工作吧,我说行啦,那只好努力工作了。

因为是胡耀邦的儿子,因为是被打击对象的子女,身在军营的胡德华不得不暂时面对不被高校接受的现实。直到1973年,胡德华才最终被南京通信兵工程学院录取,了结了他上大学的心愿。

而父亲胡耀邦的政治命运也是在进入70年代后才出现真正的转机。

鲁豫:不过九大以后,你爸爸处境就的确还是稍微好了一点。

胡德华:好了一些,就没有批斗了,……但是他后来下干校啊什么,但是也得病什么东西的,但是总之那会批斗啊,揪斗啊,就少多了,就没有。

鲁豫:但还是一直坐冷板凳。

胡德华:坐冷板凳,一直坐到75年嘛,就是咱们小平同志上来之后,他又称之为百日维新,就是他又到,就后来他就到中科院嘛,当中科院的党组书记,中科院党组书记,那么他到那就是当时小平同志在主持工作么,就要做整顿嘛,那国家不能老这么乱哄哄的,老那么乱下去,老革命,那革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啊,对不对,那就要搞整顿嘛,所以他又是一朝把权掌,便把令来行。

胡德华:就在中科院搞整顿,要恢复这个专家的名誉,待遇,然后再就是要解决知识分子的后顾之忧,要搞这个叫五子登科嘛当时,但是他也是……但是跟文革又不对了,又是三个月,大概他7月份去的,7、8、9,到10月份,他又给打倒了。就是跟小平同志一块,就被打倒了,叫所谓这个,就是右倾翻案风么,就打倒了。

鲁豫:像你爸爸他们在那个时候,处于政治比较高位的人,他对于一个政治风向来去,他其实是能够。

胡德华:他知道,他当然知道了。

鲁豫:所以他会不会预感到时间就只有这么多,只有一百天。

胡德华:对,他就拼命做。

鲁豫:把我该干的,雷厉风行全都干了。

胡: 对。

1975年,邓小平第二次复出,胡耀邦也重新“出山”。 但仅仅一年,政治时局再度发生变动,在“反击右倾翻案风”中,胡耀邦再次被“揪”了出来。

直到1977年年底,胡耀邦才由中央党校调任至中央组织部任职部长。

在他履任的第一天,面对无数在历次政治运动中留下的无数冤假错案,面对用鞭炮来欢迎他的中组部干部和工作人员,胡耀邦说的第一句话是:“积案如山,步履维艰!”

但就在任职五年之后的1987年,胡耀邦却以身体健康为由在这一年一月的一次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上提出辞职,对此,外界一片猜测。然而作为家人的胡德华,却不愿对此作更多的解释。

鲁豫:这个时候你们一家人能够有多一点时间在一块了吧?

胡德华:他那会呀,他就,哎呀,这个话题就很沉重了这就不能再说了。

鲁豫:你爸爸平常的性格是什么样,他是会高兴不高兴从脸上能够看出来,还是喜怒不形于色?

胡德华:基本能看出来。

鲁豫:也就是他还是个性格比较外向的人。

胡德华:是外向的人,而且他也,他是一个那种,就是,我就说他不跟风嘛,对吧,就是你在文革当中就不跟风,对吧,这我就说那个,连篇累牍都讲什么一切为了毛主席,他都不跟风。那么这个,这个一直,他一直是这样,他不跟风的。

鲁豫:那这个时候他内心有一些想法,他不能够排解的话,他怎么办,会跟你妈妈说,还是就自己去想?

胡德华:那确实他很痛苦。

鲁豫:你能看出来 ?

胡德华:那当然了。

鲁豫:你妈妈那时候呢?

胡德华:我妈那会也退休了,也说不了什么啊,那这是党中央的事,那。

鲁豫:他们两人之间那时候,能够互相扶持一下。

胡德华:那可以。这个话题就太沉重了,这就不说了。

回忆往事,胡德华一直笑声不断,只有谈到父亲的晚年,他才变得沉默起来。关于父亲的去世,他只说了一句话,那太沉重了,短短的一句话,我却听出了他心中的悲伤。

1989年4月8日上午9点,在一次正在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胡耀邦突发心脏病,当即送往医院抢救。4月15日清晨7时 53分,因左胸部血管大面积破裂,经医生紧急抢救无效,胡耀邦以74岁离开人世。

鲁豫:你父亲走了很多年,这些年每年到你父亲走的那一天,你们家会做一些什么?

胡德华:它是这样,就是应该说每年,到我爸的去世的日子,还有那个我爸的生日呢,好多好多人,都到家里来,都来这个表示一种这个怀念吧,好多人呢,有认识的,也有不认识的。

鲁豫:你爸爸给你留下的遗嘱是什么?

胡德华:没有,他去世得非常突然,他没有跟任何人说什么什么什么,他没有,但是就是说,他一生的为人呐,你比如说他,我们两个有数的几次谈话,就是那些东西一直,就是体现了他一个做人的这么一种风格吧,那么这个一直是作为我的一个,作为我的一个楷模吧。

鲁豫:你现在还能回忆起你跟你父亲见的最后一面吗?

胡德华:那当然了,那最后一面就是我在边上吧,那我也不想多说了,这个话题,总是比较沉重嘛。

 

如今,胡德华和母亲还居住在这座旧宅子里,在客厅最显眼的地方,摆放的是胡耀邦的照片。

1986年,胡德华在南京退役,携妻儿回到北京。90年代初期,他从中科院辞职下海,到现在也已历经10余年商海沉浮。

胡德华说,现在母亲的身体还挺好,兄妹的工作也都非常顺利,过年过节的时候,全家都会聚在一起……

加入收藏夹】【关闭
 
 

   
 
李昭奶奶两周年祭
钱江:在胡耀邦李昭家中吊唁李昭...
李昭阿姨的辞世,让我们再次想起...
刘喜成:悼李昭(诗词三首)
王天怡:杰出战士的家国情
五绝 悼念李昭仙逝
送李昭兼怀耀邦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