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一席家常话 别..
·胡耀邦同志回母..
·陪叔叔回湖南休..
·胡耀邦回家乡
·胡耀邦同志在浏..
·与苍坊村乡亲最..
·浏阳蹲点二三事
·胡耀邦回家乡
·胡耀邦最后一次..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家庭 >> 故乡人文
胡耀邦最后一次故乡行
作者:杨第甫      时间:2007-07-18   来源:
 

   1989年1月,耀邦同志下榻在中共湖南省委机关内的九所,这也是他最后一次回故乡。

   耀邦同志很念旧,邀我和袁学之、穰明德同志到他住的6号楼谈谈。袁学之和穰明德二老,是他在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同学,但不巧,这一天他们两人都去了外省。我只能作为代表去看耀邦同志了。

   向来以健谈著称的耀邦同志,同我天南海北谈起来。当谈到去过全国哪些地方时,耀邦同志说:“我在1984年到宁夏、甘肃、青海、新疆四个省区考察,踏遍了大西北的山山水水,访问了各方面的人士,看望了边防哨所的战士,这次考察,四个省仅仅10个县没有去过。”他深有感触地说:“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只有多搞调查研究,掌握第一手材料,进行认真分析,才能把工作做好。”

   接着,耀邦同志问我:“你到过些什么地方?”我说:“我跑了不少地方,最使我惊奇难忘的是长白山天池。1945年,我由延安去东北,第一任工作就是在安图县,但我没有去过长白山天池,到了1984年,吉林省召开党史座谈会,才旧地重游有机会去看了看。”我问耀邦同志去过没有,耀邦同志说没有去过,只是到过新疆的天山天池。我说:“天山天池我也去过,比长白山天池差远了。长白山天池海拔2155米,池面宽,池水深,池岸为高山陡壁,环池为林海雪峰,飞流瀑布三千尺,壮观极了。从安图县二道白河一进入森林中开辟的公路,车行几十公里,路旁松涛习习。登上白云峰俯瞰天池,远眺林海,脚踩矮松如沙发。在那里游览,空气清新凉爽,娱目骋怀,舒服极了。最好今年夏天你也到长白山天池看看。”他一边听着一边点着头。突然,他问我:“你到过黑龙江省,去了大兴安岭吗?”我说:“没有去过。”他说:“我去过,大兴安岭美极了,观看原始森林,使人胸襟广阔。”过了一会儿,我又问耀邦同志,“你到过内蒙古灰腾格勒吗?”他摇了摇头。我说:“灰腾格勒是成吉思汗的练兵场。那里有99个海子,120平方里的牧场,现在还展览出成吉思汗的指挥车。指挥车要用16头牛拉着走,车上有成吉思汗的豪华漂亮的蒙古包。”

   谈着谈着,一个半钟头过去了,我起身告辞说:“你是来休养的,我不打扰你了。”耀邦同志说:“还早嘛,再坐一坐,我们不是谈得很好吗?喝点茶。”他还亲自剥了一个柑子给我吃,并说:“你去过内蒙古,看了不少地方。我也去过,那里有一个可以露天开采的大煤矿,叫乌海,我去看了,煤层几十公尺厚,是我们国家一个宝库。我们本想下决心开发出来,但限于经济条件,那里交通又不方便,至今还未开发。”耀邦同志绘声绘色地比划着,把我也带到那富饶美丽的地方去了。我说:“你是为国为民,深入各地考察,我是游山玩水,看看世面,我们的出发点不同,看到的地方也就不一样了。”耀邦同志爽朗地笑了起来。

   过了几天,袁学之同志从山西开会回来了,我又和他一道去看耀邦同志。在客厅里,我们谈得非常广泛、畅快,谈了延安的整风和“抢救运动”;谈了“文化大革命”和粉碎“四人帮”的一些事情。耀邦故旧情深,问起了一些健在的老同志的生活,更关心去世老同志身后的一些情况。

   袁学之在谈到拨乱反正、平反冤假错案时说:“我深深感激你关心我的平反。十年浩劫开始,造反派突然把我这个省委委员、省总工会主席揪出来,作‘叛徒’批斗,关进牛棚,下放劳动改造。我向有关部门申诉多年,毫无结果。直到1978年,得知你出任中央组织部长,我当即写了一首打油诗寄给你,现在我还记得:‘江西被俘未叛变,关在九江集中营。难友之中找同志,联络吴实谭光廷。打入白军发展党,陕西兵暴投红军。党员还有刘德夫,甘肃军区副司令。接收兵暴王首道,广东省委负责任。回到延安进抗大,两年工作你知情。请求落实我政策,否则上告上北京。’这首打油诗寄去不久,我的党籍就宣布恢复了,后来中央组织部副部长曾志告诉我:耀邦同志收到你的信后,立即将你的档案材料调去了,开会研究之后,决定平反。接着,我又把同样被批斗达十年之久的宋新怀的所谓‘叛徒’材料寄去,也得到了圆满的解决。”耀邦同志听后谦虚地说:“对你和宋新怀这些问题,我最了解,我有责任为你们澄清,是我应做的事。”接着,我也就这个问题说开了。我说:“1982年,湖南大学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我们省政协写的调查报告由于得到你的支持,不仅推动了湖南省委落实知识分子政策的工作,也推动了全国。当时湖南大学的教授石任球、彭肇藩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封公开信,反映湖南大学落实知识分子政策情况,影响了全国各大学,有些教授写信鼓励和慰问他们,说是替他们说出了要说的话。石、彭两教授接到各地大学教授的信数以百计。”耀邦同志说:“我们就是要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几十年来,在‘左’的路线干扰下,知识分子受迫害,我们有责任为他们平反,使知识分子充分发挥他们的学识和才干,为建设社会主义祖国服务。”在谈到对知识分子的看法时,耀邦同志说:“知识分子对事物有自己的看法,好提意见,这有什么可怕的呢?我们是执政党,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机构。他们提出的意见对,就听取;不完善的,就去粗取精,去伪存真;不正确的就不听。还可以摆事实,讲道理,通过辨论进行说服,为什么要压服呢?”我说:“秀才造反,三年不成,这是我国流传的一句俗话,有了三年时间,总可以把事实弄清楚,妥善解决问题。”耀邦同志说:“也不能这么讲,我们不要匆忙处理问题,是指要冷静,不要急躁,怕忙中有错。我们为了人民的利益,光明磊落,敢于面对事实,勇于承担责任,是则是,非则非。如果真是我们错了,就认错,就改正。封建时代的帝王,还可以下罪己诏。我们又有什么不可以严于律己呢?孟夫子不是讲过吗?以德服人者,衷心悦而诚服也。对知识分子,对人民群众就是要用说服教育的疏导办法,这样做,人民内部矛盾就可以缓解了。”接着,他在谈到落实政策的困难时说:“落实党的政策任务大,而且阻力也大,领导人必须下大力气才能抓好,没有务实和一抓到底的精神是不行的。”

   在谈到国是的时候,他激动地站起来,又坐下去,过了好一会,才平静地说:“中国的主要问题是‘民主’和‘科学’。”我说:“还有法治。”他说:“法治也重要,但没有民主谈不到法治,刑不上大夫,怎能做到在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呢?民主和科学,我们为之奋斗了70年,付出了很大代价。现在还需要继续努力。”谈到干部问题,耀邦同志说:“干部一定要年轻化。我去西藏时,本想去作一次全面调查,深入下去,了解西藏的一些真实情况,研究民族政策。医生要我先休息两天,适应高原气候再工作。我一下飞机,感觉良好,就到处活动。由于年纪不饶人,加上高原地区的反应,就感到不舒服,我只住了几天,就被医生劝着回北京了,这说明干部年轻化多么重要啊!”

   当我们问到他是否回浏阳老家看看,他说:“不去了,我在岳阳已看到家乡的小孙子们。”袁学之说:“不回去也好,你‘六亲不认’,对有关部门为你亲侄儿安排工作的事,你知道后嘱咐立即停办,还说‘这个后门,我就是不准开。’我看,你回去,家里人不给你喝白水才怪。”耀邦笑着说:“你替他们打抱不平吗?”我们大家都笑了。

   1995年共青城胡耀邦陵墓开放,我专程往谒,见鄱阳湖水绕一青山,有白色旗形石高数丈,上刻耀邦像,栩栩如生。陪同者说:“是北京工人站在长梯上刻的。”这天非节假日,但中外游人扶老携幼络绎不绝。睹景怀人,写了一阕《临江仙》:

  水绿山青奇石白,依稀胜境蓬莱。良工刻石逼真哉。士民争仰止,海外友人来。
  民主建邦常督促,关心科教安排。创新除旧展鸿才。盖棺应定论,公去万家哀。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最后一次故乡行
胡耀邦回家乡
浏阳蹲点二三事
与苍坊村乡亲最后一次叙家常
胡耀邦同志在浏阳县妇联和青年团...
胡耀邦回家乡
陪叔叔回湖南休假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