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一席家常话 别..
·胡耀邦同志回母..
·陪叔叔回湖南休..
·胡耀邦回家乡
·胡耀邦同志在浏..
·与苍坊村乡亲最..
·浏阳蹲点二三事
·胡耀邦回家乡
·胡耀邦最后一次..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耀邦家庭 >> 故乡人文
胡耀邦回家乡
作者:余振魁      时间:2007-03-15   来源:《湘潮》2005年第12期
 

  1963年春节,中共中央委员、共青团中央第一书记,挂职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兼湘潭地委第一书记的胡耀邦,在下农村调查研究农业问题时,回了一趟老家——当时的浏阳县中和公社。这是他60年革命生涯中仅有的一次故乡之行。

“我又不是旧社会的官老爷,怎能叫老百姓抬来抬去,这不像话”

  1963年2月6日(农历正月十三日),胡耀邦在通讯员解方武、张学怡,浏阳县公安局教导员吴玉翘的陪同下,和前来迎接的胞兄胡耀福、侄儿胡德滋、中和公社苍坊大队办队干部梁常发几位一起,从文家市区公所出发,步行经严家滩进白马冲,爬越冲尾的高山去他老家所在的中和公社调查,指导工作。
那天刚刚雨雪转晴,山路泥泞难行,考虑到胡耀邦患有痔疮,胡耀福等人给他准备了一乘“二”字轿(当地的一种简便轿子),请人抬他进中和。胡耀邦冲着哥哥说:“我又不是旧社会的官老爷,怎能叫老百姓抬来抬去?这不像话!”坚持不肯坐轿。他穿一双套鞋,夹一把家乡的油纸伞,拄一根拐杖踏上了泥泞的山路。

  30多年前,胡耀邦每天起早摸黑沿这条山路前往文家市的里仁学校高小部求学。30多年后的今天,当胡耀邦再次走在家乡的这条山道上,审视沿途似曾熟悉的景象,感觉异常兴奋。一路上,他不住地看这瞧那,不停地向随行的胡耀福等人问这问那。不知不觉,胡耀邦一行已翻过了白马冲尾的车米岭,过了敏溪河,进了胡耀邦老家左侧的栗山冲……

  听说胡耀邦回来了,闻讯赶来的乡亲们将他家那栋普通农舍挤了个满。胡耀邦笑吟吟地与众乡亲一一握手问好。之后,他要来一条长板凳坐在坪里和大家话家常。晚上,胡耀邦在哥嫂家吃上了地道的家乡饭菜,他美滋滋地对嫂嫂说:“屋里(家里)炒的菜就是好吃,开胃!”

  胡耀邦是为工作而回乡的,他并没有过多地沉浸在亲友久别的欢聚之中。天刚断黑,他就在邻居胡耀平的一间厢房里主持召开了生产队社员会。他要深入了解集体经济的巩固情况,社员们的生产生活情况和胞兄耀福一家在乡里的表现。

  乡亲们知道胡耀邦的为人为官,也就毫无顾忌地说开了。当胡耀邦问及哥哥一家的表现时,一些人反映胡耀福在队里的表现不太好。他将大屋门口敏溪河坝的10多根杠树和10多个木桩挖回家做柴烧,一块做桥的木板也背回去了,同时还将已入股的老铁耙等东西搬回家去私用。胡耀邦听了,非常生气地对吴玉翘说:“老吴,你是公安局的,将胡耀福抓起来,关到你们那里去,这个人真是无法无天!”吴玉翘笑着答道:“不要性急嘛,这事由我来处理。”胡耀邦回话:“好!这事就交给你去处理。”吴玉翘当即去胡耀福家中批评了胡耀福,要他将原物交还生产队。已损坏的坝桩和树、铁耙等则照价赔偿,经社员们和生产队蹲点的公社干部梁常发议定,由胡耀福赔偿生产队13.8元,胡耀邦从自己口袋里掏出20元钱送到生产队长手上,内疚地说:“都怪我要求不严,哥哥犯了这么严重的错误我才晓得哩!这些东西我就代哥哥赔了。”接着,胡耀邦又告诫大家:“集体就是我们的家,以后谁也不要干损害集体的事。”

“我又不是回来做客的……”

  2月7日上午,胡耀邦在苍坊一带继续作社会调查,拜会了当地健在的老人,访问了几家贫下中农。在哥哥家中吃过午饭后,动身去中和公社听取公社领导的工作汇报,直忙到下午5点多钟,才在公社党委书记卢彦保、社长杨绍享等陪同下去食堂就餐。

  中和公社党委先天接到文家市区委电话。为了好好招待胡耀邦,公社特意杀了鸡,捞了鱼,斫了猪肉,做了豆腐……置办了10多碗乡土菜肴,还备了当地蒸的谷酒。

  胡耀邦一见满桌的菜肴,脸上笑容顿时收敛,双眉紧蹙。他面带怒色,毫不客气地对卢、杨等公社领导说:“搞那么客气干嘛呀,我又不是回来做客的,我是来工作的嘛!刚刚度过困难时期,你们怎能用劳动人民的血汗钱来招待我呢!”胡耀邦坚持不肯入席,也不喝酒,随便拣几样小菜吃了顿便餐。

  卢、杨等公社领导虽挨了胡耀邦的批评心里头却是热乎乎的——他们体会到了我党领导同志的好作风。

  晚上,胡耀邦与卢彦保、杨绍享等交换情况时,深情地说:“你们是我的父母官,中和是个偏僻贫困山区,在这里工作比较艰苦,我向你们表示感谢。”他又仔细询问了公社干部情况和全社生产、社员生活情况。他要公社领导们把副业抓起来。他说这地方油茶山多,要加强垦复,加强管理。他还讲到要利用稻田养鱼,要多栽雪花皮树(当地俗名“贺新年”)做皮纸……

“不解决好问题,我今晚会睡不着觉”

  2月8日,在中和公社吃过早饭,胡耀邦一行即回文家市。

  胡耀邦依然一手拄拐杖忍着痔疮的病痛前行。这天天公不作美,一早下起了小雨,胡耀邦一手拄拐杖,一手撑伞艰难地行走在泥泞的山路上,走了10多公里后,他们在车米岭上的甘露亭一茶亭中休息。

  胡耀邦刚刚在茶亭的横木条凳上坐定,忽见一衣衫破烂、光着脚丫的瘦小女娃从眼前跑过,躲进茶亭屋内的大门角里去了,他随即起身进屋和女主人攀谈起来。女主人刘绍章不认得眼前的这位过路客就是胡耀邦,她一五一十地把小女娃的情况告诉了胡耀邦。小女娃叫黄清梅,父亲黄隆友死于水肿病,母亲改嫁,9岁的她和妹妹小平、弟弟光礼与80多岁的外婆相依为命,住在乡亲们帮他们盖的茅棚里熬日子……听着刘绍章的介绍,胡耀邦的心情沉重起来,他眉头紧锁,用亲切的家乡话对黄清梅说:“细妹崽,你带路,我俚去你家看看。”

  黄清梅领着胡耀邦一行下了车米岭,进了水源冲冲尾排坳上用茅棚搭建的家。胡耀邦一行进茅棚后,看见棚内唯一的一张“床”是用楠竹竿支起的。“床”上躺着位有气无力,呻吟不止的老婆婆,盖一床烂棉絮,一块烂蓑衣。小平和光礼瘦骨嶙峋,衣衫褴褛,也光着脚板……黄清梅拉着胡耀邦来到“门口”的土勘边,指着一个好大的凼说:“我俚经常挖这里的白泥煮野菜吃呢……”

  目睹这一切的胡耀邦心酸了,眼里闪出了泪花。他对黄清梅说:“你认识你们大队的书记么?”黄清梅点点头。“你赶快把你们大队书记找来,说有领导在你们家里等他。”不一会,大队党支书到了。胡耀邦忍不住冲着这位党支书发火了:“怎么搞的嘛,我在区上、公社听汇报说不是所有的贫困户都安排好了么?这户人家你晓得不晓得?”支书答:“晓得。”胡耀邦又问:“他们的情况你了解不了解?”支书答:“了解。”“那你为什么不管?像这样的家,他们饿死、冻死、病死或是被野兽吃掉,你们都不一定晓得!”支书羞愧地低着头说:“对不起首长啊!我们大队也确实困难,拿钱不出呀!”“我要你对得起干嘛,我们共产党员,革命干部最要紧的是要对得起人民,要时刻把老百姓的冷暖放在心头!”“棚子这么烂,你派几个劳力砍点茅草加盖一下,花钱不多,这是可以做到的吧!你们全队每人只要省一口饭,这三孤一老就能吃饱!限你们3天内把棚子搭好,给他们的生活作个安排。三天后我再来检查。”大队党支书当即接受了这个任务。临走时,胡耀邦又来到破床边,掏出10元钱小心地放在老婆婆的身边,一再叮嘱老人家要保重身体。

  胡耀邦又一次爬上了车米岭,一边爬山,一边喃喃地向随行人员念叨:“不解决好问题,我今晚会睡不着觉。”

  回文家市后,胡耀邦立即吩咐工作人员从县民政局弄来一床棉被,2件棉衣,5件单衣,又要区公所出40元钱,派人一并送到了黄清梅家。3天后,大队派人搭好了棚,对黄家的生活也作出了安排。一段时间后,黄家住进了离大队部较近、整修一新的瓦屋,该上学的也背上新书包高高兴兴地进了学校。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最后一次故乡行
胡耀邦回家乡
浏阳蹲点二三事
与苍坊村乡亲最后一次叙家常
胡耀邦同志在浏阳县妇联和青年团...
胡耀邦回家乡
陪叔叔回湖南休假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