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沈宝祥:魏巍与..
·沈宝祥:一场意..
·沈宝祥:解放思..
·富强胡同6号的..
·胡耀邦发动和组..
·学习时报:胡耀..
·沈宝祥:进一步..
·沈宝祥:为什么..
·沈宝祥:以人为..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者文集 >> 沈宝祥
富强胡同6号的记忆
——胡耀邦与拨乱反正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08-05-09   来源:
 

  拨乱反正,是粉碎“四人帮”以后一段特殊的历史。这一段历史时间不长,却十分重要。
  拨乱反正,就是要彻底否定10年“文化大革命”,纠正“左”的错误,消除在“左”的错误下造成的各种严重后果。拨乱反正,必然要触及毛泽东晚年的错误。此前,个人崇拜盛行,思想普遍僵化,当时的主要领导人提出了“两个凡是”的错误方针,拨乱反正极为艰难。胡耀邦以大无畏的气概,披荆斩棘,走在拨乱反正的最前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76年10月8日上午,即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三天,叶剑英即派他的儿子叶选宁,到富强胡同6号看望胡耀邦,告诉他已将“四人帮”抓起来了这个大好消息,嘱他养好身体,准备迎接党的分配工作。叶帅还要他想想,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有什么建议,要听听他的想法。过了两天,叶选宁又来了,耀邦说,自古以来,有识之士总是说,大乱之后,要顺从民心。民心为上。我以为当前有三件大事特别重要:
  停止批邓,人心大顺;
  冤案一理,人心大喜;
  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耀邦说,这三句话,我是用心想了一天一晚,为了便于记忆,费了好一番心思编出来的。
  这三条,是当时治理国家的主要纲领,也是拨乱发正的最迫切要求。耀邦在中央党校的秘书陈维仁同志将这三条称之为“隆中三策”。很有道理。
  1977年5月,胡耀邦在主持中央党校复校过程中提出,要把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颠倒过来。怎么搞呢?他决定办一个刊物,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搞。这个刊物就是《理论动态》。我同中央党校的一些同志,有幸在胡耀邦的具体指导下,参与创办这个刊物,成为胡耀邦组织的理论动态组成员,搞思想理论方面的拨乱反正,前后有4年多时间。
  胡耀邦是《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实际上的主编。为了办刊,他经常召集我们开会。在中央党校时,大家都住在院内,开会比较方便。1977年12月,胡耀邦被党中央任命为中组部部长,主要在中组部上班,此后,有好多次理论动态组的会议就在富强胡同6号他家中召开。
  富强胡同坐落在北京市东城区,从灯市西口径直向前走,是灯市口西街,这条街的第一条南北走向的胡同就是富强胡同。富强胡同6号是一个大四合院。胡耀邦长期在这里居住,直到当选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后,才搬到南长街居住。
  据我的笔记统计,仅1978年,耀邦就召集我们理论动态组到富强胡同6号召开了11次会。下面,我借住当年的笔记本,简要回顾几次会议的情况。
  我们第一次到富强胡同6号开会,是在1978年3月2日。因为是第一次,我感到很新奇,在休息时,还四处看了一下,留下很深的印象。当年,这个四合院虽然比较大,但很旧,门窗和柱子上的油漆已脱落。耀邦办公和住宿的那间大北屋,中间是一块地毯,已褪色,显得很破旧,大沙发也很旧了,还有几把破旧的藤椅。以后,我每次去开会几乎都是坐在那把破旧的藤椅上。
  这一次,耀邦讲了不少重要的问题,其中之一是,一定要大兴学习之风。他提出,我们党要从根本上总结经验,要用马克思主义回答中国这个大地上为什么出现“文化大革命”这么一个社会现象,又为什么能一举粉碎“四人帮”。这可能是他对作《历史问题决议》的最早思考。他说,只忙于领导实际工作,不注意组织学习,不可能造就出好干部,不可能培养优秀的接班人。要既能务实,又能务虚,既有一定的实际工作经验,又有一定的理论思想水平,才是好干部。既要领导大家搞好实际工作,又要组织大家好好学习,才是真正爱护干部、培养干部。他还剖析了“文化大革命”期间的所谓学习。回来以后,我承担了这篇文稿的撰写任务。这篇文稿经耀邦审阅定稿后,发表在《理论动态》第51期。《人民日报》将此文作为特约评论员文章,于3月28日在头版头条位置发表,题目改为《开展一个新的持久的学习运动》。
  1978年5月6日下午的一次会议。参加会议前,《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稿作者孙长江同志找我,让我将他再次修改的文稿带去,请耀邦审阅。这篇文稿耀邦已经审阅了一次。吴江同志和孙长江同志听取了校内外专家的意见后,又进行了修改。那天,到耀邦家落座后,我一边将文稿给耀邦,一边说,耀邦同志,请你先看这一篇。他拿过文稿就埋头阅看,大家在一旁静坐等待。过不多久,他看完稿,对大家说,我看可以了,有两个地方,是否在改一下,一个是将“不断提出新的观点和理论”改为“不断作出新的理论概括,把理论推向前进”,另一个是在文稿末尾“只有这样”后加“才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大家都表示同意。我坐在藤椅上,迅速将耀邦的修改意见记下。《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偏历史文献,就是这样在富强胡同6号最后定稿的。
  一个星期后,1977年5月13日上午的一次会议。这天,耀邦的秘书同志我们,下午到富强胡同6号开会。我们到那里时发现,《人民日报》的总编辑胡绩伟和另一同志,已坐在沙发上。我们坐下后,耀邦说,先请绩伟同志介绍情况。接着,胡绩伟讲了他昨天晚上接到一个电话的内容。那个电话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进行严厉地职责,扣了很大的政治帽子,说是“砍旗”。理论动态组在讨论这篇文稿时,我们就预料到会有人横加指责,但没想到指责来得这么快,这么厉害。听了后,大家都感到很气愤,就你一言、我一语地进行议论批驳。这可以说是真理标准问题最早的争论。胡耀邦说,历史潮流滚滚向前,不可阻挡。我们的民族在这么一场大灾难后,反面教育如此之深,要倒退人民通不过,多数人民通不过,这也不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他从历史的发展必然趋势的高度,表明了自己的坚定态度和坚强的信心。这次会上,他布置理论动态组以《历史潮流滚滚向前》为题,撰写文章,回答挑战。
  1978年7月23日上午,我们又接到通知,要我们下午到富强胡同6号开会。我记得那天天气很热,那时又没有空调,我们都坐在廊檐下,耀邦兴致很高,他说,昨天下午小平同志电话叫我去了一下,三点半钟谈到五点,问我们的情况,谈了几个问题。他首先讲了小平赞扬《理论动态》的话,接着讲小平对真理问题讨论的支持态度。小平说原来没有注意这篇文章,后来听说有不同意见,就看了一下。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根源就是“两个凡是”。耀邦说,邓副主席这个讲话对我们是个鼓励。耀邦对小平说,今后可以更大胆些了。这是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关键时刻,鼓劲和进一步部署工作的重要会议。
  1978年8月3日下午的一次会议,研究了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如何深入的问题。耀邦说以前写了个真理标准问题,现在要谈的是一切都要经过实践检验。党的路线正确不正确,一个干部好不好,都要经过实践的检验,他罗列了好些方面的问题来说明。这篇文章的写作由我们理论动态组的组长王聚武同志承担,耀邦两次审阅文稿。另一次在耀邦家开会时,又议论了这篇文稿,大家觉得题目还不够清楚。吴江同志说,一切都要经过实践检验,“一切”太宽泛了,实践只是检验主观世界的东西。耀邦说,我就是这个意思。经过反复讨论,最后将题目改为《一切主观世界的东西都要经过实践检验》。这篇文章在《理论动态》发表后,作为《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公开发表。这是耀邦组织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第三篇文章。
  我们最后一次到富强胡同6号开会,是1979年1月21日。在这次会议上,胡耀邦进一步讲了社会主义生产的问题,还讲了党组织的核心作用问题和其他有关问题。
  在富强胡同6号,胡耀邦最早向党中央提出了拨乱反正的主张。关于这件事,他自己在不同场合讲了几次。
  富强胡同6号,本来是北京是一个平常的四合院,由于胡耀邦的居住,特别是由于胡耀邦在此运筹帷幄,推进拨乱反正,处理解决了党和国家的许多重大问题,就大大增加了它的内涵。不久前,我又一次走到那所四合院前,回首往事,深深怀念胡耀邦,心里有一种厚重的历史感。

(来源:《北京党史》2005/06 作者单位:中共中央党校 北京 100091)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沈宝祥:魏巍与胡耀邦
沈宝祥:一场意义深远的大讨论
沈宝祥:解放思想再出发
胡耀邦发动和组织真理标准问题讨...
富强胡同6号的记忆
学习时报:胡耀邦一贯坚持实践标...
沈宝祥:进一步改革党的执政方式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电话:010-82087305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