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耀邦与被投冤..
·耀邦为他扬起生..
·党的“八大”期..
·肝胆相照相知心..
·胡耀邦在孔庙和..
·胡耀邦在丽江
·把绿化祖国的重..
·胡耀邦公开支持..
·胡耀邦视察怒江..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者文集 >> 钱江
肝胆相照相知心:胡耀邦和起义将领裴昌会
作者:钱江      时间:2007-09-07   来源:《纵横》
 

  历史长河中流淌着数不尽的友谊故事,胡耀邦和起义将领裴昌会肝胆相照的故事,是其中光彩照人的一滴水珠。水珠微小,却折射出宇宙巨星太阳的光辉,使奔流的江河更加壮阔和美丽。
  这是一个延续将近半个世纪的故事。

  硝烟渐散识耀邦
  
  裴昌会,山东潍坊人,毕业于保定陆军军官学校第八期。抗战爆发后,他始终率军战斗在前线,抗战胜利后升迁至第一战区副司令。1947年3月,胡宗南军进攻延安,裴昌会是延安指挥所主任,协助胡宗南指挥军事行动。在攻占和撤出延安的内战进程中,他深感国民党腐败无能,民怨沸腾,决心起义。1948年春,他开始与彭德怀总部秘密联络,筹划起义。1949年7月,裴昌会担任第5兵团中将司令,率部驻守川陕公路,策划实施起义。
  8月,中共地下党员李希三由西安秘密前来,向裴昌会传达了彭德怀欢迎他起义的口信。结果,裴昌会几次捕捉起义时机而未成。这时,相对峙的解放军第18兵团政治部主任胡耀邦托人传话说:既然对部队没有把握,还是再等机会的好。要不然,事情没搞好,让裴老头子也赔进去就不划算了。要他自已权衡,捕捉起义的时机。
  结果,裴昌会于1949年12月23日通电举行起义,数万官兵放下武器,入川解放军第18兵团兵不血刃,长驱直下。
  裴昌会起义的次日晚上,正准备就寝,接到了胡耀邦打来的电话,说马上前来慰问,希望裴昌会前去见面谈话。裴昌会即登车前往,向胡耀邦送上反映该地区态势的地图,以及所部兵员、武器、弹药、粮食的表册。
  胡耀邦高兴地说:“我们的来意,一是慰问你和起义部队,二是征询你还有什么疑难问题,有什么要求?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请你敞开来谈吧。”
  裴昌会说:“没有什么疑难问题求教,也没有什么要求。只是觉得在秦岭、广元、剑门关三次起义不成,有负于你对我的期望。(起义)推迟了三个多月,似非有兵临城下不低头之嫌。”
  胡耀邦对裴昌会说:“这没有什么可嫌的。你在蒋胡嫡系部队中的处境,我们都是知道的,早已向你传过口信。现在你没有失信,实现了你的愿望,我和你都高兴嘛。”
  胡耀邦对裴昌会家属被劫往台湾极为关注,两人一直谈到凌晨方息。胡耀邦是裴昌会起义后见到的第一位解放军兵团级高级指挥员。从相见的第一面起,他就建立了对胡耀邦的信任,认定胡耀邦就是共产党的代表,从此开始了两人之间长达40年的友谊。
  在部队整训期间,裴昌会于1950年4月担任西南军政委员会(后改为西南行政委员会)委员,一直到1954年1月。1950年6月,裴作为起义将领,被特邀参加了全国政协一届二次会议,还在大会上发了言。
6月23日,毛泽东单独接见了装昌会,亲切询问起义部队整训情况和现状。裴昌会一一回答,向毛主席负疚地说:“1947年3月,我同胡宗南进犯延安,祸及边区十几个县,对革命造成严重损失,对不起人民,对不起党,应向您老人家请罪。”
  毛主席风趣地说:“你还好啊,在延安东门外的马路上铺了石子,在延河上架了一座滚水桥。”
  裴昌会说:“您收藏的书,被新闻处长运去西安,我没有给您保存好,很不安。”
  毛泽东说:“我收藏的是马列主义的书,他能拿去看,做个义务宣传员,我也是高兴的。”临别,毛主席送他一本书《改造我们的学习》。

  共事川北结深情

  1950年10月,裴昌会请求调往地方工作。识人善任的西南军区司令员刘伯承建议:“你同耀邦同志熟悉,就到川北行署工作吧。”
  裴昌会欣然从命,调任川北行署副主任兼工业厅厅长,兼管交通、农林事务,与主任胡耀邦共事。兼任区党委统战部长的胡耀邦派副部长刘玉衡专程前往重庆迎接裴昌会到任。裴昌会到南充时,为他准备的住房没有完工,胡耀邦将自己的住房腾出一间请裴昌会入住。同时,胡耀邦报请民革中央主席李济深批准,由裴昌会在川北建立民革分部。
  胡耀邦和裴昌会同住一幢房子,同吃一个灶,外出开会经常同乘一辆车。裴昌会是北方人,喜面食,有一次炊事员没有来得及做面条,裴昌会并不在意,胡耀邦却走进厨房责问炊事员:“裴副主任不习惯吃大米,为什么不煮面条?”此举使裴昌会非常感动。
  到南充后不久,裴昌会多次要求取消配给他的秘书和警卫员,胡耀邦都不同意,强调说:“这是党的政策,不能取消。”
  裴昌会来南充时带来了一辆普通吉普车,胡耀邦看到了,要行署为他换了一辆比较新式的美式吉普作为专车。裴昌会到了川北以后还是供给制,胡耀邦决定单独为他实行工资制。裴昌会表示说不能为国家增加负担,不同意。胡耀邦劝解说:“你与我们不同,有旧日部下请求你帮助,还有一些个人的应酬开支。”裴昌会听从胡耀邦的意见,从此就拿工资了。
  胡耀邦还对裴昌会说:“革命胜利了,共产党威信高,有意见也不敢当面提,对你,他们(指民主人士———作者注)没有什么顾虑,通过接触你可以听到他们讲真话,对我们的工作有好处,这个作用共产党起不了。”
  1952年夏天,川北行署撤消,胡耀邦调北京工作,成为团中央第一书记。裴昌会调到重庆担任西南纺织管理局局长。当时安排由裴昌会负责行署收尾工作,最后将行署一批工作人员带到重庆。
胡耀邦说,你管纺织不是内行,要到实际工作中去学习锻炼,要做到做什么,爱什么。爱什么,就要做好,做到底。
  裴昌会就是这样做的。他在西南纺织管理局长任上,非常注重深入工厂,到生产第一线调查研究,解决问题。直到晚年,裴昌会还常去纺织企业视察。
  裴昌会还是有一点遗憾,就是没有来得及在胡耀邦的直接领导下,解决自己的入党问题。

  身处逆境心相映

  离开川北后,裴昌会长期担任重庆市副市长。
  “文化大革命”中,山城重庆出了一桩“一号专案”,某些人虚构了一个离奇的故事,说起义将领裴昌会在1967年3月在重庆组织了“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军”,自任“总司令”,拉起上万武装,待机暴动。接着,被“文革”冲昏了头脑的人以这条“莫须有”的罪名,搞了为时3年的“集中管训”,关押原国民党军政人员263人,还对“总司令”裴昌会及以下54人进行了长时间的身心摧残,轮番批斗,刑讯逼供,以致伤残累累。主其事者还查抄家产,挤占住房,株连家属子女。
  裴昌会刚直不阿,不管逼供信如何严重,他总是实事求是地谈事谈人。他遭受了残酷的迫害,一条腿股骨严重摔伤,留下残疾,从此只能策杖而行。
  对裴昌会的这段遭遇,胡耀邦知道一些,因为外调人员在“文革”最混乱的日子里来到胡耀邦面前,要他交代和揭发裴昌会的“罪行”。胡耀邦将他们顶了回去,说:以前的那个裴昌会已经“死”了!起义以后的裴昌会,我敢保证他没有说过一句反党反社会主义的话,没有做过一点对不起人民的事。长期以来,他对自己担任的工作是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实践证明他是一直与共产党同心同德的,他是守了信用的!
  几年过去,对裴昌会的事查不下去了,他被释放出来,又逐渐恢复了工作。1975年元旦过后,裴昌会到北京参加第四届全国人大会议,得知胡耀邦还没有安排工作, 许多人不敢接近。裴昌会即要孙女裴丽珍陪伴,前往富强胡同胡耀邦家中相聚。见到裴昌会拄着拐杖蹒跚而来,胡耀邦心情非常难受,连声说:“怎么把你搞成这个样子,真对不起!”
胡耀邦请裴昌会在家中便餐,交谈了各自的“文革”岁月。
  裴昌会离去后,胡耀邦对李昭连声说:“‘文化革命’对人不起,那么大年纪还被打残了,身体搞成这个样子,真对人不起!裴老是旧军人,有些旧军人还有些旧道德哩,知道做人的道理。他从起义那天起,就没有说过一句共产党的坏话。”
  好在“文革”很快就结束了,胡耀邦重新投入了紧张的工作,先后担任中央党校副校长和中央组织部部长。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1978年年底,裴昌会又由孙女裴丽珍相扶前往北京开会,一路上在火车车厢里听到旅客们连声赞扬胡耀邦种种拨乱反正之举。到北京后,裴氏祖孙去看望胡耀邦,胡耀邦设家宴招待。
  裴丽珍在席间当面向胡耀邦说,一路上有好些人夸奖你。
  胡耀邦说,不要说这些,现在是你们年轻人越来越行了。
  裴丽珍说,我要说,你的健康和老一辈的健康就是我们的幸福。
  胡耀邦:不要这样说,历史车轮滚滚向前,自有后来人。我30多岁就当政委,当川北行署主任,现在年轻人应该比我们更强,比我们更有出息。好在我们终于经历了“文化革命”,挺过来了。在这个世界上,不管什么人什么派,做人首先要守信誉。比如我和你爷爷,我们两人都守了信誉,所以我们的友谊一直保持到现在。
  裴丽珍请胡耀邦再往明里点拨。
  胡耀邦说,“文革”中,我自顾不暇,很多人到我这里搞你爷爷的外调,要把他搞垮。我始终说一句话,我说,过去的裴昌会已经死掉了,他从起义以后就没有说过对党不利的话,没有做过一件对不起国家的事。我们就一直保持联系。我们为什么一直保持联系?因为他起义的时候,贺龙元帅还有我和他接上了关系,所以我就一直要关心他。
  胡耀邦讲了这样一段话:“我为何和你爷爷是好朋友,而且保持友谊呢?因为我们俩人都守信用。你爷爷起义,我和他见面最早。当时,我就向他表示,你的工作,你的生活,我作为中共代表一定对你关心、负责,并要关心负责一生。我作为共产党员说话算话,包揽到底。”
  这时,裴昌会对孙女说,经历了“文革”,有那么多党的高级领导人和将领被整死了,我总还算保住了这条命,但我还是相信共产党。我和胡主任的友谊一直保持到现在。(2005年4月20日在重庆访问裴丽珍的记录)
  1979年2月,中共重庆市委为“一号专案”彻底平反,这使裴昌会从心底里感到振奋。

  入党之事再提起

  在此前后,四川省民主人士、起义将领李振写了一份入党申请书,托裴昌会面交胡耀邦。裴昌会将申请书递到了胡耀邦手里,却郑重地谈到了自己:“耀邦同志,怎么党组织到现在也不考虑我入党的问题,是我不够条件,还是准备死后追认我?”
  胡耀邦回答:“开玩笑,怎么不够格?你早已是自己人了。只是我们觉得你在党外,比在党内影响大得多,起好作用强得多。如果大家都是党员,就起不到这样的作用了。作为国内外的知名人士,我希望你能留在党外为党工作。你的入党申请书可以先写好交给我。对你入党的问题,我是会想到的,在适当的时候一定会让你参加共产党的,你放心好了,我说话是算数的。”这句话表达了胡耀邦一贯的思想。此时此刻,胡耀邦更着眼于统一战线的需要,他希望裴昌会再等等。
  胡耀邦扭头对裴丽珍说:“我要告诉你,你爷爷横跨了三个朝代,他是历史的见证人,所以我认为你应该协助你爷爷给后人写点东西。”
  裴丽珍说:“我不会写作。”
  胡耀邦说,不要紧,你就录音嘛,让别人帮你整理嘛。
  裴昌会听胡耀邦的话,一等又是数年,胡耀邦从来就没有忘记裴昌会。1983年12月26日,胡耀邦到重庆视察。一天中午, 他要重庆市委办公厅准备一辆能坐六七个人的小面包车, 说马上去看望老朋友裴昌会。
胡耀邦说走就走,临走时将摆在自己房间里和随员房中的脐橙收拢来带上,直奔两路口裴老的家,敲门入室。
  裴昌会体弱卧床,披着棉被从床上坐起来。胡耀邦一手提着脐橙, 风趣地对裴老的孙女裴丽珍说:“这些东西是给病人的,你们不要把脐橙吃了呀!”胡耀邦和裴昌会互致问候,亲切地谈了一个多小时。
  临别,胡耀邦对陪同的市委常务副书记廖伯康说:“老年人病了,不能只是睡在床上,最好有一个活动的躺椅,可坐可卧可躺。再有,年纪大了听觉不好,大门上最好装个门铃。”
  第二天,重庆市委办公厅派人来装上了门铃。几天之后,专门设计、精工制作的两用折叠式躺椅也送来了,就放在裴老床边。
  那天看望裴昌会回来,胡耀邦心有所感,他吩咐重庆领导人说,重庆这个地方冬天很冷,夏天很热,像裴昌会老人住在家里,条件还是差了一些,以后每年到夏天的时候,可以找一个地方,让裴老这样的老同志住进去休息一段时间,对他们的身体有好处。胡耀邦走后,重庆市领导遵照他的话做了。20世纪80年代后期,裴昌会每年冬夏,都会到渝州宾馆住上一些日子。

  九十三岁加入党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在北京去世。次日的电视播出了胡耀邦视察西南、西北少数民族地区的镜头。身居重庆、年已93岁的裴昌会每天晚上必看电视新闻,他一看到胡耀邦的镜头,马上说:“不对呀,不对呀。”
  裴昌会说,怎么耀邦在电视上出来了,这是好事还是坏事?莫非他发生不幸了!裴昌会年迈力衰,辗转病榻,看书读报已经困难,孙女是他主要的消息来源。
  裴昌会的预感马上就被证实了,再过了一天,北京和重庆的记者都来家中采访,告诉老人说胡耀邦去世了,你作为他的老朋友怎么看待?
裴昌会一听此讯,顿时失去了神采,一坐下就站不起来了,也吃不下饭去,而且一连三天不食,沉默不语。沉默中的裴昌会终于开口了,他口授,嘱孙女向胡耀邦夫人李昭发出唁电:“惊悉耀邦同志逝世万分悲痛,回首当年耀邦同志引路,使我步入革命阵营,四十年来,屡蒙关怀,知遇之恩,五内铭感。我因病不能到京奔丧,遂电吊唁,敬希节哀保重。”
  北京举行胡耀邦追悼会那天,裴昌会说什么也要观看电视实况转播。孙女为他搬来一个藤椅摆在电视机前。当追悼会现场的人们向胡耀邦遗像三鞠躬的时候,裴昌会一定要站起来,他也终于站起来了!
他刚刚站直身体,嘴唇一抖,身子马上倒了下来。在身边护卫的孙女和两名记者手疾眼快,一起上前扶住,将他抬到床上,马上送进医院。但从那以后,裴昌会再也无法站立起来了。
  住在医院里,裴昌会的身体时好时差。过了几天,他得知前重庆市委书记孙先余也住在这里,就要孙女请孙先余过来,有话要说。
  孙先余闻讯而来,裴昌会拉住他的手,流着眼泪说:“我觉得已经快走到生命尽头了,可是我的入党问题到现在也没有解决。现在耀邦走了,我的问题可怎么办?是不是可以考虑了,我希望能活着加入组织。”
  孙先余一听,也流下了泪水。他紧紧握住裴昌会的手说:“我懂我懂,你不要说了,你的条件早已成熟了,耀邦同志向我讲过这件事。我马上以介绍人的名义,把你的请求向市委汇报、再上报省委。”
  接下来的事情发展得非常顺利。中共四川省委常委专门研究了裴昌会的入党申请,廖伯康此时任四川省政协主席, 参加了这次常委会, 他发言说:“裴老从1949年起义后,在长达40年的岁月中,经受了各种各样的锻炼和考验,尤其是经过了‘文化大革命’仍矢志不渝,说明他已经具备了一个共产党员的条件。对这样的同志我们应该尽快地及早予以批准,不要在身后才加以追认,让生者和死者都遗憾终身。”
  主持会议的四川省委书记杨汝岱和与会常委一致同意接受裴昌会的入党申请。杨汝岱批示:“同意,速办。”
  8月下旬,重庆市委副书记秦玉琴和组织部长金烈前来,当面通知此事。裴昌会心有所感,告诉孙女说我可以坐起来。他果然穿戴整齐,坐在沙发里。
  秦玉琴通知裴昌会:“我们来给你报喜,您老人家已经被批准加入中国共产党,你已经是光荣的共产党员了。”
  闻得此言,久已精神困顿、似乎难以抬起眼皮的裴昌会一下子睁开了眼睛,而且炯炯有神,他十分清晰地说:“感谢党组织对我的信任,胡耀邦同志在天之灵也可以含笑九泉了!”
  生命的力量又回到了裴昌会身上。他的健康稳定了一段时间,于3年后的1992年96岁时辞世。

(来源:《纵横》2005年第11期)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视察怒江州
胡耀邦公开支持刘冰两次上书毛泽...
把绿化祖国的重任担当起来
胡耀邦在丽江
胡耀邦在孔庙和孔府
肝胆相照相知心:胡耀邦和起义将...
党的“八大”期间胡耀邦坚辞中央...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电话:010-82087305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