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改革开放人物志..
·胡耀邦逝世24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在胡耀邦身边工..
·耀邦说,他们说
·鼓励讨论,开放..
·尊重科学,从人..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陈峰:耀邦同志最后一次湖南行
作者:陈峰      时间:2022-10-20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陈峰:耀邦同志最后一次湖南行

《湖南党史》月刊,1989年05期

  1989年1月7日晚10点多钟,两辆中型轿车从湖南省委大院开出,直驶长沙火车站内。车上,健步走下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他精神矍悦,同送行的人们一一握手后,轻捷地登上了161次列车。

  列车徐徐启动。人们随着南去的列车移动脚步,挥手祝他一路保重,请他一定再来。老人双手抱拳,拱手揖别,连连说:谢谢!谢谢!我还要来的,一定再来!

  这位老人,就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胡耀邦。

  耀邦同志这次于1988年11月11日从北京来到长沙。用他自己的话说,是来休养的。其间,他除了11月12日至16日游览张家界、索溪峪,19日下午去湘潭,12月7日至9日去岳阳外,一直住在省委接待处九所6号楼。今天,他愉快地度过了在长沙的58天,前往广西。

  人们怀着依依的心情,目送着列车消逝在广袤的大地。

  人们怀着深切的心情,期待着他再次归来。

  人们怀着激动的心情,萦思着这难忘的58天。

  他的身上有一股魅力,人们—见他就感到亲切

  送别耀邦同志后,服务员小昌回到楼房。她不由自主地又来到耀邦同志的卧室。书桌上的茶杯,还在冒着丝丝热气,堆放在桌上的报纸,还留着主人的手迹。她走进客厅,耳边仿佛又响起耀邦同志那无改的乡音和朗朗的笑声;她情不自禁地来到室外,那绿树丛中条条小径上,躍邦同志一步一步踏出的脚印,似乎还依稀可辨……

  别看小昌才20多岁,从事接待工作却已整整10年。大概是由于职业上的原因吧,迎来送往,早已习以为常。唯独这一次,很长一段时间后,小昌仍感到很留恋,心里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为什么呢?”几个月后,当我们采访小昌的时候,问道。

  “说不准。"小昌讲一口流利的普通话。“只觉得耀邦同志特好。他随和,平易近人,对我们这些小服务员,就像长辈对待自己的儿孙,他关心和体贴人,--天到晩笑眯眯……。一句话,他同我们的距离拉得很近,不象个大官,倒像一位慈祥的老人。”耀邦同志刚住进6号楼时,听说毛泽东同志回湖南时也曾住在这里,便对服务人员说:毛主席习惯晚上办公,白天休息,我是来休息的,作息时间按这里的规矩进行。小昌告诉我们,他在这里的生活起居都严格遵守作息时间。每天早晨,他不到7点就起床,散步半小时。他身上带着计步器,每天坚持1万步,约7公里。上午,读书写字看报。午饭后,睡个把小时,一点半左右起床,又散散步,然后看书或打桥牌。晩上看看电视,打打桥牌,一般在10点半钟就休息了。

  他极爱读书,除了政治理论方面的书外,小说、诗词都涉猎,尤以古诗词为最,偶尔,自己也吟咏几首。

  他喜欢书法,每天都要练一阵。书桌上,铺开几张废报纸,写了撕,撕了写。

  他很少看电视,但有三个节目,则从不遗漏。一是新闻联播,每天必看。二是“棋牌乐”中的音乐围棋,也是绝不放过。有时正在吃饭,节目开始了,他就端着饭碗走到电视机旁,边吃边看。三是各项体育比赛,特别是足球,每播必看。而且看得专心,专心得简直如痴如醉。他的情绪随着赛场风云而变化,时而高兴,时而着急。高兴时,他从座位上突然站起,挥舞着手连呼“好球!好球!”着急时,他急得跺脚并发出叹声:“可惜!可惜!"有一天晩上,电视台准备实况转播中国队和某外国队的足球赛,他早早地就在电视机前等着。不料电视台临时通知节目推迟,他遗憾又有点生气地说:什么推迟,是怕输吧。输了就输了嘛。

  他的时间观念极强。比如,他十分遵守开餐时间,准时就餐,从不让人去请。刚来时,饭菜有时没按时准备好,他就坐在餐桌旁等候。

  他吃的简单、随便,一口“湘味"。什么腊八豆、火焙鱼、臭豆腐、腊肉腊鱼、泥瞅炖豆腐、鱼头炖豆腐等等,他都爱吃。做什么吃什么,唯一的要求是每餐有一个青菜。他的穿着更是朴素:一件对襟棉袄,中装不象中装,西装不象西装;一条棉裤,是用两条旧棉毛裤夹一层丝棉缝制而成。据说,他的衣服大多是夫人李昭亲手缝制的。

  他的心里总想着别人,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有时下午起床后,见工作人员和服务员还在休息,便独自一人走到客厅,静静地在沙发上休息,一直等工作人员起来后才开始活动。他生病时,上卫生间大小便从不让护士搀扶,护士半开玩笑地说:“想不到您还封建。”他笑笑说:不麻烦你们了。他得知护士小姜有一个小男孩,每到快下班时,他就催小姜:你快走吧,快回去看看我的小孙子啊!他吃饭本来速度就快,吃一顿饭不到十分钟,见服务员在旁边陪着他,吃得就更快了。小昌请他慢点吃,他说:“我是当兵出身,习惯了!"其实,小昌心里明白,老人家是怕耽误了她吃饭和休息。小昌同我们讲到这里时,眼睛都红润了。

  “他的身上有股魅力,群众一见到他,就感到亲切。就是素不相识的人,也愿意把心里话掏给他”。那些日子,在他身边的工作人员都有这样的感觉。

  他到张家界游览,刚在宾馆住下,就独自一人外出散步。正巧被在这里开水电部财会工作会议的代表发现了。大家“呼啦”一下围了上来,问总书记好。耀邦同志满面笑容地同大家握手,并认真地说:“我不是总书记,说前总书记还可以,最好叫耀邦同志。”坦诚的几句话,打动了在场的每一个人,气氛一下活跃起来。大家提出同他合影的要求,他欣然应允。

  在从张家界沿金鞭溪去索溪峪的路上,游客们都认出了耀邦同志。耀邦同志边走边亲切地向大家挥手致意。有一对年轻夫妇带着一个约四五岁的小孩,见到耀邦同志后,父母连连对小孩说:“快喊胡爷爷,快问胡爷爷好啊!”当小孩大声喊出:“胡爷爷好”时,耀邦同志十分高兴,他蹲在孩子跟前,拉着小孩的手,亲切地问他叫什么名字,几岁了,并对旁边的同志说:他们是我们的希望。他抱着小孩照了一张相,又让孩子全家同他合影。从张家界到索溪峪,他步行了十多里,一路和游客交谈,沿途同群众合影。据估计,这种合影不下50次。有时,保卫人员从安全的角度考虑,对一些群众进行劝阻。每逢这样,他就不高兴了,说:你们不要管他们嘛,他们是很守秩序的。

  在岳阳君山,一个自称在辽宁某单位工作的中年妇女拦住了胡耀邦,向他反映了党内一些腐败现象后,提出要退党。耀邦同志说:我们现在不是正在设法纠正么!作为一个党员,入党、退党是你的自由,“但是,我们这个国家,我们这个党是有希望的!”

  省顾委副主任王治国,是耀邦同志的“老朋友”。60年代初,他作为湘潭地委书记,曾和带职下放任地委第一书记的耀邦同志共事了两年多。这一次,王治国又陪了耀邦同志不少日子,两人过从甚密,无话不谈。

  王治国同志告诉我们,耀邦同志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正因为如此,那些和他共过事的老同志.心里总想念着他。这一次耀邦同志在长沙,大家都想见见他,和他聊聊心里话,因此,他的客人一批接一批,未见间断。耀邦同志也专程去湘潭和岳阳看望了一些老同志。

  常陪耀邦同志打桥牌的省经委副主任王槐瑞对此感受尤深。他说,耀邦同志打起桥牌来十分专心,客人来了,他点头打个招呼,眼睛又盯到了牌上。但是,这种专心也有例外。一天,一位老大姐来看他,他立即放下桥牌,起身相迎,边让坐边向大家介绍说,这是谢老(谢觉哉)的夫人,红军干部,长我三岁。她是我们党内一个很好的同志,一贯艰苦朴素,对子女要求很严。接着,便向老人问寒问暖,亲热地交谈起来,那热乎的劲头,真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姐弟。

  “和蔼可亲,平易近人”,这是所有工作人员的共同感受。

  唐义经,省委医务室的保健医生。他爱下象棋,工作之余,常在6号楼摊开棋盘与人对奕。耀邦同志自己不下棋,却喜欢默默地在一旁观战。他的秘书也喜欢看,而且在一旁不时指点两招。耀邦同志常面带温色地“批评"秘书说:你不要包办代替,让人家自己下嘛。下棋总有输赢,为了激起棋兴,唐医生他们约定,谁下输了谁钻桌子。输赢见晓了,输者也顾不得耀邦同志在场,照钻不误。耀邦同志看着他们钻进钻出的滑稽相,禁不住哑然失笑。

  高明山,省委接待处工会主席,这次参与了接待耀邦同志的工作。同志们称他“高主席",耀邦同志听了也开玩笑说:哈哈!你是主席,还是高主席哩。老高不好意思地说:我这算什么主席,小小单位的主席。

  耀邦同志在长沙居住的日子里,值勤的警卫战士都觉得,这位大首长没冇一点架子。他每次进出门卫,都微笑着和警卫战士打招呼。卫兵向他敬军礼,他每次都以鞠躬礼相还。有一次,他陪同两位客人边说话边出门。卫兵向他敬礼时,他已过了卫门。继续向前走了两步后,他若有所悟的突然回转身来,快步走到卫兵跟前,两脚并拢,两手垂直,恭恭敬敬地向卫兵鞠了一个躬。士兵不知所措,两眼顿时噙满了泪花……

  钟梅英,湖南医科大学附二医院的一名护士,30多岁,说起话来一句一脸笑。耀邦同志生病时,她同另外3名同志一起,接受了护理任务。当时,她心里可紧张极了。常听同伴们讲,某些“大官”病人最难服侍,稍不如意,一是少不了挨病人所骂,二是少不了受领导的剋。

  带着这种压力,钟梅英来到耀邦同志身边。但是一接触,她就感到这位大首长非常亲切,非常随便,最好护理的病人。护士要他打针就打针,要他服药就服药,打针时也从不喊痛。半天下来,耀邦同志就同护士们混熟了。熟得就象爷爷跟孙女一样。“在他面前,我们毫无拘束,天南海北,什么都谈,什么都问。他也什么都讲,还常常同我们开玩笑。”当我们找到小钟时,她还沉浸在无限的怀念之中。

  “你们谈些什么呢?"我们问。

  “什么都谈。"小钟举出一大堆话题。下面,我们信手摘记几段。

  护士:这次回来,您哥哥没有接您回浏阳老家看看?

  胡:哥哥的意思,家里条件不太好,这次就不接我回去了。他说过两年再来接我。

  护士:您哥哥今年多大年纪?

  胡:78岁了。

  护士:只怕是接您回去给他做80大寿吧!胡:真的,那只怕是的罗。

  护士:这一次,您给了哥哥多少钱?

  胡:给了200元。

  护士:就200元啊?

  胡:少了吗?意思意思罗。我也没有多少钱哩。

  护士:现在社会风气不好,动不动就打架、捅刀子,围观的人也不敢出来制止,见义勇为的人很少。

  胡:精神文明还是要抓的咧。

  护士:现在物价这样贵,工资又冇加上去。有一部分人的生活水平实际是下降了。

  胡:改革10年,成绩还是很大的。湖南这10年就搞得不错嘛。

  护士:群众说湖南“保守”。

  胡:保守?湖南还是比较稳的,没有折腾来折腾去。10年的经验说明一点,要安定。

  护士:怪不得您有福气,做“大官”。您肯定会长寿。

  胡:为什么?

  护士:您的耳朵大呀!我们这里都这么说,耳朵大就命大福大。

  胡:真的吗?

  这哪是一个在最高层的党的领导人同一个最基层的普通小护士的对话?分明是两个知心的朋友在闲聊!

  他在激烈的桥牌角逐中两次夺魁

  打桥牌,既是一项世界公认的体育运动,也是很高雅的文娱活动。在中国,上至中央领导,下到普通百姓,不少人乐于此道。耀邦同志,就是一个典型的“桥牌迷”,他曾给桥牌冠之以“智力体操”的美称。这次来湖南,既然是休养,那么,打桥牌就理所当然地成为他的主要活动之一。他打了许多次桥牌,也因此而结识了不少朋友。

  11月26日下午,省桥牌协会副主席王槐瑞、株洲市体委杨金英等一行数人应邀来到他的住所。杨金英,30出头的年纪,一位干练泼辣的女同志。作为省桥牌队的主力队员,她参加过无数次正规比赛,还得过全国比赛的第三名,算得上沙场老将了。但是,陪中央领导,尤其是耀邦同志这样的著名人物打牌,毕竟还是第一次,她既兴奋又紧张不安,心里还真有点害怕咧!

  耀邦同志却是那样随和。他亲切地同大家一一握手,仔细询问了姓名和工作单位。当王槐瑞介绍:“杨姑娘是省桥牌女队的第一主力,怎么样?跟您联手”时,耀邦同志马上说:“好啊,杨家女将可是有名的罗!"诙谐的语调,幽默的表情,顿时引得大家哈哈大笑,也把杨金英的紧张和不安驱赶得一干二净。

  耀邦同志不愧是有30多年牌龄的老将,牌打得潇洒、自如,思路更是十分敏捷。他用的是自然叫品,叫牌时积极果断,从不迟疑;他尤其长于防守。由于具有极强的分析判断力,首攻绝少失误。牌形越复杂,他的兴致越高,常常打出令人叫绝的牌张。

  耀邦同志打牌认真,情绪也很活跃。联手间若叫错一副牌,他会觉得非常可惜,抚案叹息不已,而当叫好一副牌或破坏了对方一个定约时,他又会津津乐道,激动不已,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有一副牌,对方4个黑桃定约,由王槐瑞主打,按理是稳可完成定约的。耀邦同志上手后,回打梅花。王槐瑞没有估计到这是独张,明手放了一张小牌,小杨用K拿住后,反打梅花。这时,耀邦同志一跃而起,高兴地将吃梅花。他侧着头,一手执牌,一手指着王槐瑞连连喊道:

  “你出牌,你出牌呀!”那咄咄逼人的架势,那得意的神态,似乎又回到青年时代。

  数月之后,当记者采访杨金英时,她谈到这些,还激动不已。她说:“没想到我同耀邦同志初次配合,那么默契,那么成功,就像对多年的老搭档。耀邦同志的警卫参谋也说,在北京,耀邦同志都是同聂卫平联手,也只同聂卫平才配合得最好,今天同你初次配合,不错嘛,明天继续来。

  这一天,连续打了几个小时,耀邦同志和小杨成绩辉煌。第二天,第三天,几个人又都如约前往。直到第四天以后,因杨金英去武汉参加桥牌比赛,耀邦同志才与其他人联手。

  同耀邦同志打过牌的人都有这样的感受,他平易近人,丝毫没有架子。在牌桌上,谁也不把他当成“大官",而他那生动、诙谐的谈吐,又不时给牌桌平添一种热烈、松快的气氛。有一次,王槐瑞冒叫,耀邦同志随口便说:“你可不要冒进哇,冒进是危险的。”还有一次,对方又叫冒了,他边加倍边说:“怪不得基建老压不下去。你们搞银行透支罗,我给你加倍!"打牌和围观的人都会意地笑了。

  转眼间,1989年快到了。怎样让耀邦同志在湖南过好元旦呢?省桥协的几个同志商量,准备组织一次正式的桥牌比赛。为了这次比赛的名称,几个人颇费了一番心思。这时,正巧长沙电视台播放台湾电视连续剧《昨夜星辰》,剧中“昨夜星辰……今夜依然闪烁”的主题歌,在许多人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王槐瑞想,耀邦同志为中国人民的革命事业,奋斗了60年,献出了自己毕生的精力,犹如昨夜星辰,今天,他的这种革命精神和高尚品德依然在人们心中闪烁!对,就叫“闪烁杯”吧!耀邦同志很少看电视节目,当然不知道什么“昨夜星辰",不过,当他听了王槐瑞的解释后,也欣然默许了。

  元月1日下午,“闪烁杯”复式赛在耀邦同志的住地正式开始。一方以胡耀邦为首,成员是杨金英等,一方以副省长陈邦柱为首,成员有王槐瑞等。湖南省委书记熊清泉和江西省委书记毛致用等也兴致勃勃地赶来观战。赛前,邦柱同志笑着说:“我们不搞非法信息,硬碰硬,体现真正的水平。”耀邦同志也笑着回敬道:“比得赢啵?"

  这是一次完完全全的正规比赛,双方势均力敌,又都是全力以赴。比赛高潮迭起,比分交替上升。看到这难分难解的阵势,清泉同志惋惜地说,可惜打桥牌我还不会。耀邦同志插道:“打桥牌还是很有意思的,应该学一学。”双方鏖战一下午,结果比分仅相差一个点,胡耀邦队和陈邦柱队并列第一。

  第二天下午,由省桥协和湖南电位器总厂联合组织的“华松银奖杯”名人邀请赛(双人赛)又在九所拉开了帷幕。耀邦同志和俞海潮副省长以及省直机关的40余名桥牌爱好者参加了比赛。他们中有厅局级领导、专家、教授,也有民主党派人士。看到这么多桥牌朋友会集一堂,耀邦同志的心中格外高兴。比赛结果,胡耀邦同杨金英又获得南北向第一名。授奖仪式上,当他从王槐瑞手中接过获奖证书时,由衷地笑了起来。他笑得那么开心,那么豪爽,被摄入了相机的镜头之中,也深深地映在场内所有人的心上。

  发奖后,王槐瑞代表大家欢迎耀邦同志讲几句话。耀邦同志向大家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他兴奋地说:桥牌是一项很好的开发智力的活动,要把桥牌活动普及到群众中去,不断提高桥牌水平。“希望湖南能组织一千人的队伍……"

  "我们湖南是全国第三名咧,我们一千人的桥牌队伍,要打到北京去噢!"王槐瑞笑着打断了耀邦同志的话。

  “不光是北京,要打到莫斯科,打到意大利!”耀邦同志宏亮有力的声音,在礼堂中回荡,拨动着人们的心弦。

  1月5日,耀邦同志应大家的要求,题下了“桥牌朋友"几个字。他离开长沙时,王槐瑞代表桥牌朋友前来送行。耀邦同志讲起牌局,兴犹未尽,他热情地邀请湖南的桥牌朋友北京再见……

  他与医生密切配合,战胜了突发的重病

  12月9日,胡耀邦一行从岳阳乘火车回到长沙。

  11日,星期天。晚饭时分,他告诉工作人员,身体不太舒服。负责保健的唐义经医生立即为他进行检査。发现:体温偏高,37°C多;咽喉有点红肿;血压正常;心脏没有异常。初步诊断为感冒,并给他口服了治感冒的药。

  唐医生寸步不离地守护在他身边,不时地进行检査。他的体温越来越高,到21点时,已上升到39°C多,而且血压开始下降。病势渐趋严重!

  唐医生立即给湖南医科大学附属二医院孙材江院长挂电话,一是请立即派出经验丰富、医术高明的医生参加会诊;二是作好首长住院准备。随后,又立即向省委书记熊清泉,省委秘书长沈瑞庭作了汇报。

  附二院院长接电话后,十分重视,紧急召集有关人员进行研究,决定派主管医疗的副院长孙明华和副教授、内科副主任莫树松等组成医疗小组,驱车赶赴九所胡耀邦住处。

  22点多钟,孙副院长、莫医生赶到了九所。听取刚刚到达的熊书记、沈秘书长的简捷指示后,立即会诊。

  这时病情发生严重变化。除体温继续上升外,血压已下降到50—70毫米汞柱,而且还发现心律不齐,右下肺有湿性罗音。经心电图检查,有左前分支阻滞。病人嗜睡,不想说话,精神较差。病情危急!

  莫医生,50多岁,红润的脸膛,墩实的身材。他60年代初从医学院毕业后,从医近30年,有着丰富的医疗经验,他受命担任胡耀邦的主治医生,具体负责这次治疗任务。

  医生们询问了有关胡耀邦的病历。秘书说,耀邦同志身体一向较好,离京前进行了全面检查,一切正常。接着警卫参谋挂通了北京的电话,胡耀邦的保健医生传来了一个重要情况:七八年前的一次心电图中,曾发现阻滞,疑有冠心病。

  莫医生经过细心检查,参照患者病历,并征求会诊医生意见,作出诊断:1、右下肺发炎;2、冠心病。冠心病的诊断理由是:①有心闷、心电图显示左前分支阻滞、房颤;②过去曾有心电图改变的历史;③年纪大;④长期吸畑。明确为冠心病,这在胡耀邦的病史上是第一次。

  根据病症,并征得在场的省委领导同志的同意,医疗小组迅速确定了治疗方案:使用较大剂量的抗菌素,尽快控制肺炎。治疗肺炎要速战速决,确保安全。

  治疗组根据省委领导同志的意见,决定就地治疗,实行特医特护。当晚即将x光机、监护仪等器械搬至病人床前,又调来4名经验丰富的护士,实行24小时监护。救护车也停在住所附近.以备急需。由于诊断准确,对症下药,病势迅速向好的方向转化。三个小时后,体温开始下降,心律恢复正常,血压也渐趋正常。

  这是紧张的一夜,难忘的一夜。省委领导同志、医护人员、工作人员都怀着焦虑和急迫的心情守护在耀邦同志的床前。耀邦同志慢慢睁开了眼睛。他见同志们都围坐在跟前,一再挥手让大家去休息。这时,已是凌晨3点多了。到第二天早晨,体温已降至37°C,血压完全恢复正常、但湿性罗音更为明显,进一步证明肺部严重感染。

  第二天上午,沈瑞庭同志召集医疗组研究。下午,又请来著名心血管专家、附一医院教授王振华等两名医生和附二医院传染系统、呼吸系统的医生会诊。大家同意医疗组的诊断,并进一步完善了治疗方案。

  第三天,病情得到明显控制。体温正常,心电图显示心脏正常。病人的精神状态也明显好转。第五天,北京的两名医生赶到长沙。第六天,他的夫人李昭也心情焦急地从北京赶到了长沙。这时,耀邦同志的病已基本痊愈。

  耀邦同志紧紧地握着莫医生的手,动情地说:“你是主治大夫,谢谢你,谢谢你啊!”

  随后又感慨地对孙副院长和身边的医护人员说:“我在北京时,每次发烧要一星期才得好,你们三天就给我治好了。你们治疗得好,护理得好。说明我们湖南的医疗水平还是高的嘛!”他让李昭同志将带来的苹果和梨分给大家尝一尝。他指着苹果,幽默地对大家说:“这个进口货,可是日本的富士品种呵!”一个护士和他开玩笑说:这可不能吃,要是在“文化大革命”,这是对我们的最大最大的关怀,要把它们用红布包着摆到桌子上供起来咧!护士的话引起一阵哄堂大笑!耀邦同志也笑了。大家在笑声中细细地品尝着这“富士”苹果的特殊滋味。

  到第七天,耀邦同志完全康复了。

  在绿树掩映的庭院里,人们又看到他带着计步器在散步。

  在宽敞的会客厅里,人们又看到他和一批又一批的客人们亲切交谈,一阵阵爽朗的笑声震颤着整个住所。

  “病人的密切配合和乐观的精神状态是他迅速康复的重要原因",莫医生在回顾这次治疗时很有感慨地说。

  在整个治疗过程中,他自始至终以一个病人的身份和医务人员打交道。每次诊断后,医生把病情,治疗方案,使用的药物,向他通报,征求意见,他都表示支持。有时他也提出一些看法和意见,但经解释后,一般都表示服从。比如确诊肺炎后,医生告诉他要注射青霉素,他提出青霉素有副作用。医生告诉他,青霉素的副作用很小,肺部感染必须使用抗菌素。他沉默了一会,说:“好吧,一切听医生的!当然,能不打针最好不打,能不吃药最好不吃。药总是有副作用的。”其次,与病人的身体素质有关。莫医生告诉记者,耀邦同志的身体素质较好。据说,他很少用药,所以药一用到身上就立即见效。其实,他用的药都是一般的,没有一点进口药,护士和他升玩笑说:你这个“大官”用的药都是普通老百姓用的,给您打的这个针,三毛六一支,一天三支,一元多钱。耀邦同志笑了笑说:药是治病的,能治好病就是好药。

  “但是,也正是由于耀邦同志不愿服药,对加剧他心脏病的恶化不无关系。”莫医生十分惋惜地说。确诊冠心病以后,莫医生曾嘱咐他:“一要注意莫受凉,莫劳累;二要服点扩张冠状动脉的药物”。耀邦同志很自信。他说:“我心脏还好,药有副作用,还是不服为好。”

  说到这里,莫医生陷入悲痛的沉思之中。良久,他才喃喃地说道:“如果耀邦同志能……”

  耀邦同志离开湖南刚刚100天,无情的电波就传来了一个人们万万没有想到,但又是千真万确的消息: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政治家胡耀邦与世长辞!

  您怎么走得这样匆匆?!

  您在家乡过完73岁生日时,不是还充满自信而又幽默地说:“湖南有句俗话,叫做七十三,八十四,阎王不请自己去。”您说您“过了七十三这个坎,大概还可以活几年”的呀!

  您不是还邀请您的桥牌朋友,带着您的“桥牌朋友”的题字作为通行证,到北京您家里作客吗?!

  您在长沙岳麓书院题写的“尊重知识”四个大字的墨迹还未干呢!您对知识分子殷殷之情,还热乎乎地在他们的心田流淌!

  您在长沙火车站不是还满口答应明年一定再来吗?

  您竟是这样匆匆忙忙地走了!

  您安安心心地去吧,因为您留下的将永存!

加入收藏夹】【关闭
 
 

   
 
陈峰:耀邦同志最后一次湖南行
王明远 :1983年胡耀邦访日...
钱江:“真理标准”讨论1978年金...
钱江: “真理标准”讨论势如破竹...
曹春荣:胡耀邦与“百县林”
桑宜川:胡耀邦在川北大学的岁月
钱江:实践标准占领理论高地继续...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