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改革开放人物志..
·胡耀邦逝世24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在胡耀邦身边工..
·耀邦说,他们说
·鼓励讨论,开放..
·尊重科学,从人..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钱江:罗瑞卿大将挺身站在“真理标准“大讨论前沿——胡耀邦与人民日报(14)
作者:钱江      时间:2022-08-17   来源:钱江说当代史
 
  接前第13章:吴江写出文稿,罗瑞卿拍板发表



  1华北战场,胡耀邦和罗瑞卿在一起

  1940年,胡耀邦调任中央军委组织部副部长。罗瑞卿去了山西敌后,任八路军野战政治部主任。1944年初,罗瑞卿回延安到中共中央党校学习。这时的胡耀邦已经担任军委组织部长了。

  胡耀邦的上级领导是总政治部主任王稼祥。王稼祥曾于江西苏区遭遇敌机轰炸,腹部受伤长期愈合不好。1943年6月,王稼祥准备在延安做肠吻合手术,不料术前染上疟疾发起高烧,只得住院治疗。胡耀邦常去探望。他发现王稼祥病后疗养感到寂寞,有时就在晚饭后邀请几位好友到王稼祥处打麻将,常去的有陶铸、王鹤寿、张经武、边章五等人。后来罗瑞卿从前方回来也加入了。

  战友们公认为胡耀邦和陶铸、王鹤寿交谊最深,这大概和他们年龄相仿、性情相投有关,有朋友笑称他们是“桃园三结义”。罗瑞卿不算这“桃园”中人,他和胡耀邦的关系固然亲密,毕竟是胡耀邦的首长,胡耀邦对年长者和上级特别尊重,从不称兄道弟。

  1945年6月,罗瑞卿当选为中共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

  抗战胜利后,胡耀邦受命率队奔赴东北,在山海关外受国民党军阻挡,退回承德,于这年12月担任冀热辽军区政治部主任。但是他一到承德就发起病来。

  得知胡耀邦患病,来到北平主持“军调处”中共代表团的叶剑英要胡耀邦到北平去协和医院就诊。1946年1月,胡耀邦第一次来到千年古都,住进中共代表团驻地翠明庄饭店,佩带少将军衔。这个军衔在中共代表团里是相当高的。这时,罗瑞卿也到了北平,担任中共代表团参谋长,协助叶剑英。

  这年夏天解放战争开始后,罗瑞卿和胡耀邦都上了前线。罗瑞卿是晋察冀野战军副政委,胡耀邦担任野战军第四纵队政委,他们共同经历华北战场上的重大战役。



  1947年春节在河北满城下紫口,晋察冀野战军指挥员合影。前排右起:苏振华、萧克、郭天民、杨得志、胡耀邦、李志民、杨成武。后排右起:罗瑞卿、崔田民、陈正湘、李波、潘自力、卢绍武、吴强。

  新中国成立以后,罗瑞卿任公安部长。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是中共第8届中央委员。1959年,他任国务院副总理,9月起任中央军委常委和秘书长、解放军总参谋长、国防部副部长。

  1962年9月,罗瑞卿任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

  罗瑞卿的职务很高了,仍和胡耀邦保持密切的关系。直到60年代初,团中央书记胡耀邦还约到罗瑞卿总参谋长前来,为参加团中央全会的代表作军事报告。罗瑞卿是四川人中难得的高个子,和矮小的胡耀邦站在一起恰成对照,给青年团人留下深刻印象。

  建国初期,假日中的罗瑞卿常找几位老战友聚一聚,打一圈麻将,其中有胡耀邦。

  胡耀邦在团中央时期的秘书曹治雄向本文作者回忆,建国以后,胡耀邦原本喜欢的麻将渐渐摸得少了,但有两种情况下胡耀邦会打麻将。一是节假日中罗瑞卿电话相邀,说那边“三缺一”了,这时胡耀邦总会前去。二就是一些外地老战友来家中看望,也会打上一圈麻将。

  毛泽东有时也找胡耀邦前去聊聊,甚至外出散步。这时,罗瑞卿总会出现在他们身边。有一张毛泽东、胡耀邦、罗瑞卿在北京紫竹院公园散步的照片,就是这样拍摄下来的。



  1953年9月,胡耀邦和毛泽东、罗瑞卿(背影)在北京紫竹院公园散步。

  2.历经十年浩劫,罗瑞卿和胡耀邦有很多共识

  胡耀邦喜欢和各种人士接触,朋友很多,军中的战将朋友也不少,他和新中国10名元帅、10位大将的关系都不错,就相互友谊来说,元帅中和胡耀邦交往最多的是贺龙,在大将中就数罗瑞卿了。

  50年代后期,各自的繁忙工作使胡耀邦和罗瑞卿的交往减少,但彼此的关切是不断的。

  罗瑞卿在1965年12月的“上海会议”中突然遭受残酷打击,停止了工作。次年3月的京西宾馆会议上,罗瑞卿横遭批判时感觉有口难辩,于3月18日愤而跳楼,欲以自尽了却一切,造成双腿根部粉碎性骨折,左脚尤为严重。在严重伤残的情况下,他仍然接受频繁的残忍批判,甚至在腿伤期间被放进箩筐抬出去接受屈辱的批判。此后他被长期关押。

  1966年5月“文革”开始,罗瑞卿名列彭真之后,和陆定一、杨尚昆4人被蔑为“彭罗陆杨反党集团”。

  他的左腿伤残处长期不愈,1969年1月至3月间,做了左小腿截肢和左股骨头切除手术,从此艰于行走。

  “九一三事件”之后,罗瑞卿的境况逐渐改善。1973年11月,67岁的罗瑞卿解除监护。

  12月12日,毛泽东在中央政治局会议和随后接见参加军委会议的成员时做自我批评,说他听了林彪的一面之词,错整了罗瑞卿。

  罗瑞卿于1975年8月恢复工作,任中央军委顾问。

  回首文革岁月,罗瑞卿说:“一切世间的侮辱都受过了,受够了。”他对这场历史浩劫的发生和发展深刻思考,思想升华,不但成为对“文革”浩劫的坚决批判者,而且站到了思想启蒙与解放的前列。

  胡耀邦在文革中受到冲击,被免除职务,不再担任中央委员。1975年7月恢复工作,担任中国科学院党的核心小组第一副组长、副院长,投身“整顿”,结果又遭极左势力打击,停止工作,直到1977年3月复出履职中央党校。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后,于1977年7月15日创办《理论动态》,这份刊物分送时任党和国家领导层人士,罗瑞卿名列其中,而且多次与胡耀邦通电话,对《理论动态》上的文章表示赞成。他为此打来的电话,可能是《理论动态》收阅者中最多的。胡耀邦接到罗瑞卿的电话常常是十分高兴,说过一句很动心的话:“罗大将同我是心心相印的。”(盛平编《胡耀邦思想年谱》上卷第91页)

  3.对林彪历史,罗瑞卿力求实事求是

  1977年8月,罗瑞卿再度成为中央委员、军委秘书长,负责军委日常工作,实际上高于他的60年代军职。然而在思想境界上,罗瑞卿走得更远更高,走向他一生的高峰。

  怎样认识林彪的历史和问题,是罗瑞卿反复思考的。1977年春夏之间,罗瑞卿到《解放军报》》社长华楠将军处“摆龙门阵”,谈及林彪时说:

  对林彪的阴谋,我也不是一下子就认识的,有个过程。他搞假革命化、否定现代化、正规化是逐步暴露的,他这一套完全背离了毛主席的建军思想。

  对一个人的认识有个过程,谁也不要说谁有多高明。有的人一时看不清是可以理解的,有的人明知道不对也去跟,这就不好了。

  毛主席说过,凡事要问个为什么,看看是否合乎实际,是否真有道理,所以我们头脑要时刻保持清醒。我对林彪的野心是逐步认识的,如果说我当时就公开的全面的反对他,我也做不到,他还是军委副主席嘛。

  谈到《解放军报》时,罗瑞卿说:“办报会面对很多复杂情况,遇到重大问题,一定要反复思考,多请示,多商量,保持清醒的头脑。”(华楠《征途感录》,长征出版社2007年出版,第98-100页)

  这次谈话后不久的1977年8月,罗瑞卿写下一首诗:“

  精通目的在运用,

  背诵词句等白费。

  实事求是方本色,

  万勿空喊最最最。

  (张树德主编《罗瑞卿大将》,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第233页)

  诗近白话,显示大将军并非平仄诗词中人,但此时文革刚刚过去,仍有四方媒体延续讴歌的时刻,罗将军的朴素诗句包含了批判的哲理。

  罗瑞卿在1977年10月9日的《人民日报》1版发表长篇文章《长征路上一场严重的路线斗争》,就长征路上林彪与毛泽东的意见分歧,延及抗战和朝鲜战争中林彪的一些观点,展开极力批判。



  1977年10月9日《人民日报》1版下方,通栏发表罗瑞卿的文章《长征路上一场严重的路线斗争》

  事后来看,罗瑞卿文章中的评判未必都得当,甚至会引来争议,反映出经历那场历史浩劫中的许多人从“九一三事件”中带来的激愤。然而,罗瑞卿还在文章中提到:“认真学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完整地、准确地领会和掌握它的精神实质非常重要。”不能把革命理论“当做僵死的教条。”这倒是罗瑞卿这篇文章中的闪光点。

  1977年11月,在广州起草中央军委全体会议的文件,罗瑞卿主持起草主题报告,与邓小平乘火车同行。邓小平针对文件起草说起,军委全会主题报告,这个文件以什么为纲?他提问说,阶级斗争为纲怎么样?

  罗瑞卿立即敏锐地说:“不能再提‘以阶级斗争为纲’了,这是个打人的棍子。”(傅颐《围绕“两个凡是”的交锋和“纲”的转移》,《百年潮》杂志2001年第1期。

  胡耀邦推进“实践检验真理”讨论感到困难的时刻,罗瑞卿大将站到了他的前面,犹如一棵大树顶住风雨,给予胡耀邦最有力的支持。他拍板在《解放军报》上发表吴江继续阐述“真理(实践)标准”的长篇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随即,他赞同在《人民日报》同时发表,并且亲自出面安排。

  为了最后修改好吴江的文章,罗瑞卿把原本安排去北戴河几天的计划后延了,集中精力审阅这篇文章。他自己动手查阅毛泽东的《实践论》《反对本本主义》和《人的正确思想是从哪里来的》等著作,仔细阅读邓小平的有关论述,他让华楠、姚远方和吴江商量,建议在文中引用毛泽东和邓小平的有关论述,把文章作得更加妥帖。(张树德主编《罗瑞卿大将》,四川出版集团,四川人民出版社2009年出版,第237页)

  此时,罗瑞卿没有想到,他距离自己生命的终点已经不远,他把自己最后的生命力献给真理之火。
加入收藏夹】【关闭
 
 

   
 
钱江:罗瑞卿大将挺身站在“真理...
钱江: 罗瑞卿接棒,拍板发表“真...
党史之家:胡耀邦与1982年“中央...
钱江:吴江执笔“真理标准”重要...
钱江:围绕“真理标准”展开的敲...
钱江:“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
李琼、董洁心:胡耀邦平反扬帆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