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改革开放人物志..
·在胡耀邦身边工..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耀邦说,他们说
·鼓励讨论,开放..
·尊重科学,从人..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钱江:专访陈维仁:胡耀邦与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文章渊源
作者:钱江      时间:2022-04-27   来源:“钱江说当代史”微信公号
 

  在1977—1978年,中央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和中组部任职期间,与人民日报建立紧密联系,充分发挥人民日报作用的过程,他的秘书陈维任在与人民日报领导人的联系事务中有积极的作用,或者说有着便利条件。这就是在新中国建国,到50年代末,陈维仁长期在人民日报工作,担任过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的秘书。

胡耀邦和他在中央党校时期的秘书陈维仁

  陈维仁的简历:1924年生,云南武定人。1947年中共外围组织民主青年同盟,1948年加入中共地下党,当时他就读于清华大学经济系。1949年3月到刚刚进入北平的《人民日报》当编辑,1959年进入中共中央党校学习,历任办公室副主任,文史教研室主任,进修部主任,副校长。

  就胡耀邦和人民日报评论员文章的关系经过,本文作者专门访问过陈维仁前辈,他作如下口述回忆:

  我知道赵朴初对胡耀邦的品格有一句评语,认为胡耀邦的品格,在中国20世纪后半叶,大概只有周恩来这样的人才好相比。当然这两个人又是有很大不同的,各有短长。

  陈维仁说:我作为胡耀邦在中央党校的秘书,和他有过一段非常密切的工作关系,我对他的品质和胆识的认识就更加切身,我一直怀念他。

  我是1949年3月到人民日报的。当时我是清华大学学生,地下党员。北平刚刚解放的时候,以张磐石为主要领导的人民日报编辑部还在河北石家庄附近(在当时的获鹿县),一部分编辑由范长江带队进入北平接管新闻业,在北平出版《人民日报》(北平版),人员不足,向华北局,或是向新成立的北平市委提出要求,在北平办报需要有大学学历的年轻人,结果我这一批就分去了4个人,是袁先禄、张家炽,一个女同志(不久走了),还有一个就是我。当时人民日报北平版已经办起来了。

  我到编辑部不久,张磐石带队也到了北平,他有时到编辑部转转。他来了,也会坐到我们的椅子上,替我们这些新编辑作标题。

  再后来,(8月)《人民日报》成为中央机关报,范长江也来了,当社长。邓拓从北京市委来到人民日报当总编辑。当时的副总编辑是安岗。

  我一生3次当秘书,1954年到1956年当人民日报总编辑邓拓的秘书。当秘书前是当编辑。

陈维仁在文选中记述他眼中的胡耀邦

  从1954年开始,人民日报学习苏联的经验,胡乔木经常到人民日报编辑部来。记得胡乔木来人民日报作报告,将《真理报》说得神乎其神,说人民日报经常出现问题。他说《真理报》从来不发更正,是因为人家从来不犯错误,所以我们《人民日报》要学习《真理报》,要为办一张没有错误的报纸而斗争。

  结果,来了一个苏联代表团“传经送宝”,传授经验。他们到来之前,邓拓要找一个助手收集材料,编辑部就推荐了我来做这件事。我收集苏联代表团来中国讲话、作报告的材料,最后编辑成一本书《真理报办报经验》。

  就在那一年,我担任了邓拓的秘书。

  后来就在总编辑室成立检查组,找不到头(头),邓拓就要我去。我不愿意去,说我的学问差远了,批《红楼梦》,我不懂。《红楼梦》还有版本学上的事情,我也不懂。所以我不想去。

  邓拓对我说,你来当我的秘书那是浪费了,你还是要在业务上发展。你写写文章吧。

  根据他的意见,我在《人民日报》发表了第一篇文章“纪念孙中山100岁”(大意),是邓拓指导我写的。他对我说,这个文章怎么写?你到北京图书馆找当时的报道看一看,你就知道写了。

  按照邓拓的意见我这样做了,到北京图书馆收集了材料。写了稿子交给他。当时他在值夜班,要我先回家。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我来上班的时候,我的稿子已经排出大样来了!是邓拓利用夜班或下了夜班之后的时间,在休息之前为我修改、编辑、发排的。题目是《人民对孙中山的悼念》。

  从那以后,邓拓就一直鼓励我写文章,要我看胡风的万言书,要看看有无可以批判的东西可以写文章。我倒是也写了一篇批胡风的文章,还排出了样子,可是当时没有发表,以后也没有发表。这倒是我的幸运,因为批判胡风已经被历史证明是错误的,

  1956年,我还是离开邓拓办公室,到检查组去了(当组长)。

  1959年庐山会议之后,中苏关系就逐渐恶化了,用当时的说法就是要“中苏论战”了,中央提出还要准备长期斗争,要培养党内“秀才”,所以在中央党校办了“秀才班”,要求选送学员。我即其中之一,被选上了。

  中央党校先后办有59-60-61班,先后3个班。这是学制4年的正式学习,调来许多干部学习。我当时35岁。班里还有年纪比我大的,有省委的宣传部副部长。当时有人一听要学习4年,就不来了。怕影响这几年中的职务升迁。人民日报就有一位老资格同志不愿意来,他要我来。我想学习,一口答应。

  1959年秋天,我进入中央党校“秀才班”。

  我来学习不久,林枫来中央党校当校长。他原先在东北工作时期的秘书一起来,然而这位同志做文字工作比较吃力,林枫就指示从学员中找一个当他的秘书。学校就把我从59班中选出来,给林校长当秘书。

  这样一来,我在1963年毕业就回不了人民日报了,人民日报就提出,要党校按照相同条件给人民日报调配一人。最后将军队学员李玉田选上了,他到了人民日报。(他到人民日报先当编辑,文革后的1977-78年时担任理论部副主任,后来当主任,现健在——本文作者注)

  1966年“文革”一开始就批判邓拓,批判以他为首的“三家村”,中央党校也批判了林枫,说他是彭真的人。党校知道我担任过邓拓的秘书,要我揭发“三家村”。我不知道这些事情,也不愿意批判,就靠边站了,去参加“四清”工作队。我到“四清”工作队不久,“文革”就大规模爆发了。

  文革一来,我也受到冲击,继续靠边站。后来在河南西华县的中央党校五七干校劳动了5年。后来河南发大水,大水也冲掉了干校,我就回了北京,在南苑的干校继续种地。

  1977年恢复中央党校,我就回来了。这时,中央党校已经停办了10年。

  我是粉碎四人帮以后,才认识胡耀邦的,以前和他不熟悉。胡耀邦单枪匹马来了,只带了梁金泉一个机要秘书。

  他来党校当副校长,主持工作,很有生气,吃饭也在食堂里,和大家接触很随和。当时只要在党校工作过的人,都怀念胡耀邦。

胡耀邦任职中央党校时期的办公桌、椅(沈宝祥提供图片)

  3月下旬胡耀邦来了党校,要找一个熟悉党校的当秘书,杨长春等人就向他推荐了我。结果我就去了,这时候我差不多还在闲暇时期,没有具体的工作干。后来听说是有人向胡耀邦推荐,说陈维仁这个人正派,首长打倒了,他没有出来起哄。他也有理论基础,给邓拓当过秘书。

  这样胡耀邦就接受我了。于是,我第三次当秘书,过了1977年五一节就去了,和他在一起。

  胡耀邦很快就熟悉了我。他对当时社会上的杂志不满意,说,现在现实的题目太多了,我们要办一个理论刊物。他要我帮助向他推荐几个人,办《理论动态》。我提出了几位,很快,这个理论班子就成立起来了。

  (2003年8月于中央党校)

陈维仁晚年生活在北京

  本文作者:近期作1978年胡耀邦与人民日报特约评论员的关系梳理,这个题目是中央党校资深教授沈宝祥老师提出的,为此,这篇访问记也请沈宝祥教授过目,他作了几点订正。

  陈维仁前辈居住在北京,今年98岁,祝他安康!

  (2022年4月26日)

加入收藏夹】【关闭
 
 

   
 
钱江:专访陈维仁:胡耀邦与人民...
钱江:胡耀邦提议人民日报启用“...
温济泽:我看到和知道的胡耀邦
李大斌:耀邦瘦了,陕西肥了
王明远 :胡耀邦早年轶事
何迪:吃薯片,怀耀邦
徐庆全:胡耀邦穿西装与《我的中...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