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刘济生:胡耀邦天真的品格
作者:刘济生      时间:2020-12-14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天真的政治家在人类历史上太少了,检索世界史、中国史,没有几个人够得上天真政治家的标准。参与了政治的人,往往就进入了黑箱,别人和自己都看不清楚对方了。胡耀邦的本质,是一个天真的政治家,不是一个纵横捭阖的老道的政治家。

  众口一词赞天真

  在历史上,天真的政治家与有道德的政治家比,品位更高。政治家确立了自己的道德,用以治国安邦,这类人当然不多。而天真的政治家更是绝对罕见的,可以说是凤毛麟角。但是国外一些政治家偶尔露出了率真的一面,当然不是说这个政治家一直天真无邪。

  现代西方一些政治家骨子里是平等的观念、人权的观念,根本没有东方的专制主义的毒素侵入骨髓。他们不认为国家的领导人是高人一等、与众不同,不认为自己是特殊材料制成的。

  《马太福音》第十八章说:当门徒近前来,问耶稣说:天国里谁是最大的?耶稣告诉他们:“所以凡自己谦卑像这小孩子的,他在天国里就是最大的。”耶稣认为天真的赤子在天国里是最伟大的,地位是最高的。

  罗瑞卿的秘书王仲方说:“耀邦不是完人,但却实实在在是一位好人,一个极其真实、极其善良、心地透亮、大公无私的人。”

  朱厚泽在《建设阳光政治》一文中说:“阳光政治是与专制政治对立的。阳光政治与权谋政治是不相容的。”众人的事,公诸于众,放到众人之中,交由众人议论,经过众人议论,最终由众人决定。众人的事,诉诸众人。公开、透明,在阳光下进行。这就是阳光政治。阳光政治是与专制政治对立的。阳光政治与权谋政治是不相容的。  阳光政治才能够培养出天真的政治人物。

  杜导正在《感受耀邦的民主作风》一文中说道:“有人说耀邦讲话随便,而且有些讲话为情绪所致,有失分寸。我不这么看。过去几十年来,我们习惯了晚年毛泽东式的领袖作风,说出话来,句句是真理,一句顶一万句。但是,我们应该不会忘记,领袖也是人,可以英明,但不会绝对英明,英明到先知先觉,英明到老天爷上帝,恐怕非人民之福。我觉得,一个领袖人物,十句话说对七八句就很了不起。剩下的,给自己给大家留下回旋余地;即便自己错了,还可以斟酌,改正。讲话随便一些,不要总给人拿腔拿调、高深莫测的感觉。晚年的我宁愿同坦诚相待、平易近人的领导人物亲近,不愿意和深藏心机、高高在上的神相处。胡耀邦逝世后,《科技日报》在纪念胡耀邦文章中有这样一句话:‘宁可听漏洞百出的真话,也不愿听滴水不漏的假话。’这是对耀邦民主作风感受的一种表达。我赞成!”

  有人评论说:“他的人格更趋向为现代民主政治意义上的人格,不封闭,用现在的话说,是和世界接轨的。”

  胡耀邦的一位新朋友与他当面说:我还提到大家对他的惦记。最后我说:“参加革命这么久,您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您依然保持了童心,仍然那么赤诚。人格最重要,有这一点就够了,你谁都对得起,既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你现在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他说:“是的,马克思也讲赤子之心嘛!”

  老鬼说:“他自己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对人不设防,有时候那么单纯,一点不油,根本不像个政治家。这样的好人能成为中国共产党的一把手真是一个奇迹。”老鬼在文化大革命中打了胡耀邦,给胡耀邦托人捎了自己的一本书,表示道歉。后来耀邦说:请你转告老鬼,给我的书收到了,向他表示感谢,过去的事就不要再提了。

  胡耀邦到中宣部上任,中宣部许多干部都视之为大喜,纷纷在家聚会庆祝。一位青年干部举行家宴时,有朋友问及他对耀邦的印象,他回答:“……貌不惊人,却有非凡的胆识和智慧;身材矮小,却有天高地阔的胸襟和气度;年过六旬,却有年轻人的朝气、热情和新鲜的思想。”

  1981年5月24日,在中国农工民主党“为四化建设服务经验交流会”的开幕式上,中国科学院院长卢嘉锡作了热情讲话,并介绍了胡耀邦同志修改的一幅对联:

  风声雨声悲叹声,枉此一生;

  险事难事天下事,争当勇士。

  原对是:

  风声雨声不吱声,了此一生;

  国事大事不问事,平安无事。

  原来这副对联是在中央书记处同科学家的一次座谈会上,有人提出的。胡耀邦同志改的好,既有语重心长的批评,又有激励人心的勉励,一扫原对的消极情绪,意境一新。

  陶斯亮曾经说,我曾问过母亲:“你认为党内最天真的人是谁?”“耀邦、阎明复。”母亲笑眯眯的回答。这样的答案我也从李瑞环口中听过:还是在当全国青联委员时,我就认识了瑞环,他当时是全国青联副主席。2001年的某天我去看望他时,他满怀深情的对我说,至今忆起耀邦觉得没有一点不好的。他说耀邦非常单纯善良,书读得很多,精通马列主义理论,也能琢磨出思路来,还有点书生气,充满着理想主义激情。如果非要说出有什么缺点的话,那就是眼里没坏人。耀邦担任总书记后,瑞环曾直言不讳的指出有的人有问题,耀邦不以为然,认为瑞环看人太偏,“我还能不比你了解?”待他下台后,有次瑞环去看他,耀邦说:“对有的人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怎么就没有看出来呢?”“多天真的一个人啊!”瑞环感叹的说。

  陈维仁说:“耀邦同志对那个留日本小胡子的康生,言谈中厌恶之极,在大小会上康生之名他不屑一提,问题涉及康生时,他只用手指风趣地在自己的上唇一抹(指小胡子)以代之。” 就是说,胡耀邦看不惯就说,毫无城府。

  天真的政治家

  林冰说他父亲林牧回忆,有一次耀邦到西安交大讲演,讲到兴起把鞋子都脱了,盘腿在椅子上说话,学生欢声雷动,上下都没有任何隔阂了,及至讲演完毕学生直接把耀邦架起来往外走,父亲赶快给学生说快拿鞋子,马上就有一个学生赶去提了鞋子回来。到了礼堂外学生才把耀邦放下来,围绕在耀邦身边久久不愿离去。

  耀邦同志对亲朋好友及身边工作人员的管理非常严格。他的老家浏阳当时属于湘潭地委管辖。1963年春节,阔别家乡已经32年的耀邦回到浏阳,2月6日从文家市来到故乡苍坊村。他先到大队书记家,休息片刻,即让身边通信员将40元钱和2斤荔枝送给哥哥胡耀福。同时,让生产队长通知社员前来举行座谈会。谁知与会者中有人表示了对胡耀福的不满,说他将入社时已归入集体的一只粪桶、一把耙子又拿回自己家了。耀邦同志很生气,吩咐说,不要给哥哥40元钱了,并要随行的浏阳县公安局教导员吴玉翘去胡耀福家,将胡耀福批评一顿,还将拿回家的这些东西作价13.8元赔给生产队。这笔钱,从耀邦同志刚刚拿给哥哥的40元中出。 这真是一桩天真无邪的往事,有一点城府的人不会这样对待老哥哥的。

  胡耀邦在总书记的位子上,有好心人劝过他,别太天真了,对有些人加小心,尤其是说话不能直来直去,太率直。胡耀邦不为所动,我行我素,满怀一片赤子之情。高兴了手舞足蹈,痛苦了就失声痛哭,我们身边还能够出现这样的政治家吗?

  胡耀邦说话直来直去,不懂韬略,不知道沉稳,这些都是有些人病垢他的原因。他是一个实话实说是人,1977年11月,胡耀邦说:“日本一个厂年产钢三千多万顿,比我们全国还多。许家屯同志最近参观罗马尼亚,人家年产钢一千零三十万顿,造七万顿油轮。世界最大的油轮七十万顿。‘四人帮’把二万顿油轮登报说是巨轮。”他就是不怕当时满天飞的政治帽子扣过来。

  老资格的中组部部长安子文曾在女儿面前有些愤愤不平:“我当了二十多年中组部部长,结果进了监狱;胡耀邦才当了一年,却进了政治局!” 不过他有件事没有比较:胡耀邦在部长任内一年所做的好事情,比他那二十年加在一起,然后再乘以一万倍做的还要多,还要好。

  老鬼说:但唯他这个总书记却干得最好,最得民心!唯有他这个当众痛哭,“不深沉”的总书记最受广大民众爱戴!他永远不孤单,他的好评如潮,他的威信空前绝后,他的名字万古流芳。 胡耀邦不符合一般情况下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标准啊。老鬼例举的这些情况,有的是非常敏感的政治问题,有的是以德报怨。胡耀邦完全可以躲开,别人也不会说三道四,可能还都会理解。但是那就不是天真的胡耀邦了。

  毫无防人之心,是胡耀邦的一个特点。胡耀邦同志是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有良知的人、一个有灵魂的人。他的女儿满妹在《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一书中这样写道:父亲曾和一个年轻干部谈起过自己的观点。他说:“我们做人,不能有害人之心,但防人之心也不要有,不然我们的党和革命队伍里就不可能有正常的同志关系。”

  “防人之心也不要有”,体现了胡耀邦同志纯洁的人格。他心底无私、襟怀坦白,光明磊落、公道正派,宽容博大、不存心计。他不但善于团结和自己意见相同的人,而且善于团结那些和自己意见不同的人,同时还善于团结那些曾经反对过自己被实践证明犯了错误的人。

  缪云台说:“胡这个人哪劲头很大,虎虎有生气。” 因为他心底无私,所以无私无畏,在前进的路上所向披靡。

  2014年年末,李长春出版了自己的著作,前面有一页和胡耀邦在列车上的照片。胡耀邦赤着脚,脚偏放在沙发上和李长春等人谈话,那一副随随便便的无拘无束的样子,令人忍俊不禁啊。选择这幅照片真的是意味深长!

  1987年春,人们问到说到他的辞职的原因,说到他的检查,胡耀邦直截了当地说,是为了家庭,也是为了保护干部。他也讲过为了党的团结的大道理,但是还能够讲出自己的小的道理,不遮遮掩掩,专捡好听的话说给别人听。

  刘崇文说:好像是李瑞环说过,我们要多琢磨事,少琢磨人,耀邦听说后,十分赞赏。耀邦自己就是一心一意琢磨事,从不花心思去琢磨人。他的脑子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思考问题,他的精力几乎全部扑在工作和事业上,他手不释卷地几乎读遍了从马列到县志各种书籍,马不停蹄地几乎跑遍全国每一个县做调查,他不仅没有精力和时间去琢磨人,连对家庭和孩子都很少顾及。1986年10月8日晚,也就是他被迫下台前不到两个月,我们到勤政殿去看他,实际上当时已经在削弱他的权力和工作,比如经济体制、政治体制改革都由赵紫阳负责,十三大人事安排指定了薄一波等七人小组领导,可他既没觉察有什么不正常,也毫不介意,仍一如既往,满怀激情地告诉我们:从现在起到明年,我要集中精力主要抓好三件事,一个十三大报告,一个班子,一个把精神文明建设抓出点成效来。如同过去中央召开的每次会议,他都要殚精竭虑起草好一个好的文件一样,他希望这次在自己交班前,更要为十三大准备一个好的报告。他认为六中全会通过了一个很好的加强精神文明建设的决议,他要抓紧部署“决议”的认真贯彻和具体落实,以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可是他这一片赤子之心和报国热忱,很快就遭到了无情的扼杀和打击,这不能不使人感到无限哀伤和痛惜。由此使我想到1988年耀邦同志的两句诗:“不谙燕塞险,卓立傲苍冥”。

  胡耀邦在1950年代的一次全国团的会议上指出:“青年团要善于代表和维护广大青年的利益”。“青年人是整个人民群众的一个组成部分,有自己的特殊利益和特殊要求。合理地照顾青年的特殊利益,适当地满足青年的特殊要求,使青年更积极地参加社会主义建设,这也完全符合人民的整体利益”。 要知道,各个方面都在宣传党的利益,全体人民的利益;而胡耀邦却宣传一个特殊团体的利益,从政治上这够天真的啦。

  胡耀邦没有躲开敏感的政治问题,认为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从来如此。老鬼回忆道:

  我知道,他对老战友的孩子有情有义,所有受苦受难的老战友子女他都热情相助,从不刁难摆谱不理,他家成了落难子弟的庇护所。本人前妻之父曾涤原是王震部下,“文革”中被中组部郭玉峰迫害致死,孩子全流落外地。其母为孩子的调动费尽心血,……无奈之中又托人把材料转给耀邦,耀邦当即批示将曾涤小女儿从广州189医院调到了解放军艺术学院门诊部。

  外交中的率真

  一些人认为,无论如何,在外交场合是绝对不能天真无邪,要谨慎从事,因为外交无小事。其实,外交场合也可以给率直一面的留下一块空间。在大是大非问题上当然不能随随便便说话,在不是大是大非问题上的直率是大大得分的。同时,就是在原则问题依然有幽默问题,也不是满脸严肃才是外交家。胡耀邦1983访问日本就是一个生动的实例。

  11月26日下午3时10分,耀邦同志正在接受日本广播协会的电视采访,这次采访是向全日本实况转播的。事先据说曾向耀邦建议过不要抽烟,因为日本人在公共场合是不抽烟的。可是,在回答记者提问时,很自然地就把烟点起来了。

  出乎我的意料,事后我在采访一些看过电视转播的日本青年时,居然大多数人认为:胡总书记接受采访时坦率真诚,连抽烟这样的缺点都忘记掩盖,可见他的率直。一个叫大部邦夫的青年干脆说:“我很喜欢胡总书记的诚实。要是他在日本竞选,我一定按他一票!”

  11月26日上午,耀邦同志在东京的NHK大厅对日本青年发表演说,日本青年热烈鼓掌达40秒。之后,一位日本青年站起来一连串提了好几个问题。

  耀邦同志问他:“我可不可以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回答?”

  “可以!”

  耀邦说:“那你也坐下。”

  一下子,全场活跃,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和笑声。

  满场的笑声。奇怪得很,事后中国记者和日本记者交谈时,他们也对耀邦的这种坦率极感兴趣,许多报纸都报道了这一点。对日本记者提出的“中国何时才能改为直接选举国家领导人”的问题,耀邦的回答是:“中国有10亿人口,人太多,间接选举是符合中国国情的。至于将来是不是改为直接选举,我无权回答。我只是中国的一个公民。改不改,由人民代表大会决定,由人民决定。”

  又是一片掌声和笑声。我问身旁的日本记者为何鼓掌,他说:“一个国家的领袖能时时记住自己是一个公民,是不容易的!”

  也是在26日,下午在日本记者俱乐部,一位日本记者忽然提了这样一个问题:今天的晚报上有一条消息,中国有一位外交官亡命美国,不知会不会影响中美商定的政府首脑互访?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耀邦侃侃而谈,惊人地坦率地回答:我不知道昨天是否有一个中国人在美国居住下来,没有得到报告。但是这种事是可能发生的。中国人10亿,跑上几个、几百、几千、几万,算不了什么。邓小平就对卡特说过,有人想去你那里,我们送你一千万!有人要跑,也许是由于中国比较困难。你们日本有个电影叫阿信,她家穷,她不跑,艰苦奋斗。贵国的阿信比中国要跑的那些人高明一万倍!

  张黎群说:“胡耀邦读过苏东坡著的《伊尹论》一文,认为这是一篇佳作。‘伊尹耕于有莘之野。非其道也,非其义也,虽禄之天下,弗受也。’他说古之先贤能够做到禄以天下不能动其心,那么,能动共产党员之心的,就是忠于职守、勤于工作了!从这里可以见到他的纯洁思想之一斑。”

  千年的“人君之术”

  几千年来,中国老练的政治家必须懂得官场的政治潜规则,只是懂得明规则还远远不够。这套政治潜规则是春秋战国时期法家创立的,称作“人君之术“。这在中国影响是非常大的,这些东西甚至普通老百姓都懂。人君之术对老百姓有害,但是老百姓有人竟然希望好的国家领导人会一些人君之术,免得死于非命或惨遭失败。

  韩非在《备内》篇里写道:“人主之患在于信人,信人则制于人”,就是说国家的元首最大的祸患是对人的信任,应该对谁也不能相信。韩非在《八奸》里竟然认为“夫妻者非有骨肉之恩也。”他认为对同床的妻子、亲生的儿子、身边的亲近等等都不能相信。韩非在《六微》中盛赞“国之利器,不可以示人”这句话。治理国家最大的手段是秘密的原则。韩非在《三守篇》认为人主要做到:“秘密”、“独擅”、“自为”这三条。自己干什么不让他人知道,唯我独尊、独断专行。在《心度》里说:“立国用民之道,能闭外、塞私、而上自恃者,王可致也。”韩非主张,立国和统治人民的原则是有规律的,就是对外搞封闭消息,君主自己掌控,才可以达到安全的统治。韩非又将申子的话拿过来宣传,“独视者为明,独听者为聪,能独断者故可以为天下王。”把独裁、独断当作聪明,认为如此才能治理好天下,这就是韩非的政治哲学!在《八经,因情》中说:“明主之行制也天,其用人也鬼。”韩非让君主用令人捉摸不定的鬼蜮伎俩用人,以此来统治天下,就会畅通无阻,无敌于天下。

  韩非还非常尊崇“势”,主张让帝王造成一种无法逆转的形势,似乎这是一种天意,人命简直无法违抗。他说道:“故善任势者国安。”《奸劫弑臣》“凡明主之治国也,任其势。”《难三》“万乘之主,千乘之君,所以制天下而征诸侯者,以其威势也,威势者人主之筋力也。”《人主》“民者故服于势。”《五蠹》“有材而无势,虽贤不能制不肖。”《功名》“处势而骄下者,庸主之所易也。”《难一》

  韩非以为治国、治地方(千乘)、治民,都必须用“势”,只有庸人才不用“势”。如不用“势”,结果是“不能治三家”。《难势》在韩非看来,尧舜这么贤明的君王,不会用势,结果连三家也统治不了,何况其他君主乎?秦始皇深深理解了韩非的术、势的思想,统一六国后,仍把军队保持在百万以上,虎视天下。秦始皇自己巡游四方劳民伤财,都是用“势”来震慑天下的。后人学会了用势,故意耸人听闻地制造了虚幻的敌人,说敌人已经磨刀霍霍,我们不能坐以待毙,要发起反击。这样一次腥风血雨的大杀戮就出现了。

  儒家的孟子不是这样,他有一句著名的话:“大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 后人把这句话精炼为:大丈夫不失赤子之心!胡耀邦如果有思想秉承的话,那么,正是秉承孟子的大丈夫之心、赤子之心!“从其大体”、“居仁由义”、“持志养气”,这才是中华传统文化政治道德的精华。

  人君之术这些东西,胡耀邦能学习吗?胡耀邦恰恰是彻底脱离几千年来的专制主义的治国方式,吸取了传统文化的精华与民主法治的方式来治理国家。他开明宗义、光明磊落、心无城府,大义凛然。他不但是领导人一面镜子,也是所有人学习的楷模与榜样!

  胡耀邦勇于谋事,拙于谋身,这是他无法克服的善良的本性。

  胡耀邦这个天真的政治家,在于他对于传统文化中的权谋不屑一顾,他在政治土壤没有改变的时候,自己率先改变了。他仰望星空,胸怀理想,天真无邪,一个干干净净的人。

  胡耀邦是一个永远不“成熟”的政治家,因为他永远不懂中国权谋。在懂得权谋的政治家看来,他是一个政治儿童,即是我们说的天真的赤子。这样一个天真的政治家登上了中国政治的最高舞台,这真是一个奇迹,真是中国人的幸福。正如李老说:“我认为,胡耀邦的产生对中国共产党,对中国人民是一个幸运。”耀邦的肉体生命虽然没有了,他的精神生命犹在。他自己曾说过:“我本来不是当总书记的材料,而是在特殊的时间、特殊的历史条件下被推上特殊的岗位。”不是总书记的料,就是不懂权谋,没有纵横捭阖的老道。

  确实这是中国历史上的特殊时期,风云际会,致使天真的胡耀邦登上历史舞台,演绎出天真烂漫的悲喜剧!

加入收藏夹】【关闭
 
 

   
 
刘济生:胡耀邦天真的品格
刘济生:胡耀邦的勤政
钱江:胡耀邦赴京之初的两个勤务...
水新营:邓小平和胡耀邦的四次“...
老羊:1946年:胡耀邦、李昭夫妇...
林宪君:胡耀邦来四川团校
刘小军:一瓣心香祭先贤——献给...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