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刘济生:胡耀邦的勤政
作者:刘济生      时间:2020-12-10   来源:《胡耀邦评传》
 

  周恩来辛劳勤政是众口一词的,党中央另一个辛劳勤政的肯定是胡耀邦。勤政是一个政治家和国家领导人应有的好品质。胡耀邦勤政是不知道休息,不知道保护健康,更不知道养生;另一个显著的特点是辛苦地视察,有深度、广度、彻底地接触实际,差不多走遍了全国各各地区;除此之外,他的文章和讲话多数是自己写,或者自己说别人记录,之后再绞尽脑汗,搜索枯肠地润色,因而没有空话套话,而是语言生动、观点鲜明、文情并茂,给人以启迪和鼓舞。

不知休息,不知养生

  睡眠对于一个六七十岁的人来说太重要了,它关系到身体健康的多项指标。胡德平说,胡耀邦为了思考问题,“有时,夜晚两点我醒来,都要抽一支烟,想些问题。”[胡德平:《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213页。]这肯定是耗尽体力与精力的。

  高勇回忆说:胡耀邦精力充沛,勤奋刻苦,整天不知疲倦地工作和读书。他的卧室和办公室仅一墙之隔,中间有门相通,但他中午从来不去床上午睡,只在办公室沙发上靠一会儿,看看报纸,打个盹儿,就又起来工作了。在他的工作日程上没有周末和星期天。当时他的夫人李昭在北京棉纺一厂任党委书记兼厂长,她也是一位工作起来不知疲倦的人,平时不回家,吃住都在工厂,整天和工人生活在一起,每日三班工人都能见到她。她有时星期六晚上或星期天回来,看到我们都还在办公室,就会冲耀邦说:“耀邦啊,你不休息,你也不叫秘书们休息呀?”不等耀邦说话,她就又冲着我们说:“去休息,都去休息,有事再找你们。”每当这种时候,耀邦总是显得有几分不好意思,便说:“去吧,你们都去休息。”其实,胡耀邦和李昭一样,对我们也是十分关心的,只是他一工作起来,就根本不记得哪天是星期天了。[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胡耀邦自己是这样夜以继日地工作,他对干部要求也很严格。他每次到外地调查研究,总要带上团中央有关部门的几个人,既作为工作助手,也是乘此机会熟悉干部,了解干部。他对要带去的人,除了考虑工作能力、思想水平和能否作记录、写材料外,还要特意问问我们:这个人是否刻苦,那个人能不能熬夜。只要一听说不能熬夜,他就会说:“那就不要带他去了。我最怕不能熬夜的,天一黑就呵呵呵,呵呵呵,直打呵欠,不但自己没有精力工作,而且还会影响别人。”[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胡耀邦这种刻苦地、超负荷的工作,几十年如一日。他觉得工作总也干不完。他不止一次地同我说:“有人整天玩,像欧洲一些国家的青年团干部,经常跳舞、打球,我就不相信他们比我们聪明多少,我们这么干还干不完,他们怎么就能那么轻松地干完工作!”他几乎天天工作到凌晨两三点钟才睡。我比他年轻14岁,但我都熬不过他。有时我们实在熬不住了,他就叫警卫员给他放一片安眠药在桌上,要我们先去睡,而他是什么时候睡的,我们就不知道了。1975年6月,他调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为了挤出更多的时间工作,以尽快写出《关于科技工作的几个问题》,即《汇报提纲》,天天带着饭盒上班,一个研究所一个研究所地进行调查研究,到中午该吃饭时,在哪个研究所,就在哪个研究所打开饭盒,吃一点凉饭凉菜,结果有一段时间造成消化不好。有一次我去家里看他,听说他肠胃不好,我问他是怎么回事,恰巧李昭听到了,李昭说:“怎么能好了呢?他天天带着饭盒上班,中午尽吃凉饭!”我就向耀邦说:“您这样长期下去怎么行呢?中午坐车回家吃顿饭,或者要食堂帮您做点饭,这也不算特殊化,谁听说过一位政府部长带饭盒上班的,您大概是惟一的一位了。”他听后只是冲我淡淡一笑,什么也不说。他当总书记以后,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多少党和国家的大事需要他去操心、去思考、去处理。因此,他更加兢兢业业,没日没夜地干。在他的提议下,中央书记处的成员每个星期天要加半天班,星期天上午都到勤政殿办公室办公。而他,家就在中南海东岸,离勤政殿很近,然而他从不回家住宿,只是星期六晚上回去同家人一起吃顿晚饭,就算是团聚了。饭后,他则又到勤政殿办公室加班去了。我和别的同志有几次去看他,都是在他晚饭后于办公室看电视新闻时去的,有什么事也在这时边看新闻边谈。电视新闻一结束,他就问“你们还有什么事?”我们只要说“没别的事了”,他就会说:“那好吧,我要办公了。”我们只好赶紧退出。[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1984年至1987年曾在勤政殿负责书记处书记和中办主任日常办公、会议的孙志强说:有一次,好像是因某地知青返城上访,耀邦同志连夜召集中办、北京市及有关部门领导开会讨论。熬到11点多,大家劝先他回房休息,但不到半小时,他又想起了重要意见,竟光着脚,穿着睡衣,跑出来告知添加几句关键内容。……我们一般晚上11点搞公共卫生,习惯性地会看一下耀邦同志办公室,看他睡了没有。大部分时间,灯是亮着的,甚至半夜的时候,我们还常常碰到他在走廊里与李秘书散步。[孙志强:《好大一棵树》,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16-11-21百年耀邦]

  在胡耀邦身边工作的张力回忆说:“1980年中央书记处成立的时候,组织上调我到中央书记处办公地一一勤政殿工作。虽然时间一晃过去了30多年,在耀邦同志身边工作时的经历,却象是发生在昨天的事情,他工作时的场景和神情依然历历在目,记忆犹新。作为国家领导人,他每天的日程都安排得满满的,有时甚至都不愿让吃饭占用宝贵的工作时间;他几乎没有休息日和节假日这样的概念,总是以办公室为家,常常到了深夜还在埋头处理公务;他对工作十分专注投入,常常因为国家大事紧锁眉头,陷入沉思,以至于工作人员走到他的身后,他都毫无察觉。我在勤政殿工作的三年中,在记忆里,耀邦同志除了出席公务活动外,几乎没有在饭桌上吃过一餐饭,通常是在茶几上简单地摆上普通的两菜一汤,一顿饭常常只是随便吃几口,便又埋头开始工作。有时为了能让耀邦同志吃得多一些,我就站在一旁和他说说话,分散他的注意力,好让他多吃上几口饭菜。一次饭后我半开玩笑地问耀邦同志:‘您还记得刚才吃了些什么菜吗?’他笑着摇了摇头。我们知道,他哪里记得饭菜的好坏?他心里惦记的是工作,是责任,是国家兴亡。”[张力:《难以忘却的记忆——缅怀敬爱的耀邦总书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发布时间:2016-11-23。]

  工人日报原总编、曾任胡启立同志秘书的张宏遵说:我心中的耀邦,是具象的,鲜活的,有声音笑貌的耀邦。在勤政殿工作人员中,我的办公室是距耀邦办公室最近的。我那时一般晚上十二点钟前没睡过觉。每晚睡觉时,我都习惯性地掀开窗帘,看看他办公室,常常看到他办公室还亮着灯。心想,一个七十岁的老人了,还和年青人一样熬夜。[孙伟林:《历史永远铭记他,人民永远怀念他——纪念胡耀邦诞辰101周年座谈会在京举办》,2016-11-24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1981年6月,在筹备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期间,由于持续不断的超量工作,耀邦同志患重感冒并发起了高烧,身体非常虚弱,但他仍然坚持自己动笔写稿、审稿。7月1日,人民大会堂万人隆重集会,热烈庆祝建党六十周年。耀邦同志在全国人民面前精神饱满地做了一次热情洋溢、振奋人心、意义重大的讲话。但又有谁知道,当时的耀邦同志是带着38度以上的高烧站在主席台上![张力:《难以忘却的记忆——缅怀敬爱的耀邦总书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发布时间:2016-11-23。]

  满妹回忆:邓小平的夫人卓琳曾带着孩子去勤政殿看望我父亲,关切地责怪他:“老这样怎么行呢?你成天不回家,不像过日子嘛!”[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85页。]

  胡耀邦常常感到时间不够用,他不但利用星期天加班工作,而且把节假日也充分利用了起来。在他担任党中央主席和总书记的7年中,就有6个春节没有在北京过。春节,历来是一家人团圆的传统节日,许多在外工作和学习的人,一般都要趁着春节放假回家过年,而胡耀邦却是到边防海岛、偏僻农村、牧民帐篷、工人家庭,同广大工人、农牧民、战士一起过年,了解生产情况和人民生活,倾听群众的意见和呼声,共商脱贫致富的良方妙策。[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1981年2月4日是除夕,大年三十。中央书记处需要有领导同志值班,胡耀邦说:“大家辛苦一年啦,都要回家和老婆孩子团聚,值班的事就由我来吧。”虽然大家与他争了一番,让他也回家过年,可他说什么也不肯,他说:“服从安排,争也无用。”就这样,他让别的同志都回家了,自己在勤政殿值班守夜。他的秘书梁金泉说:“本来是大年五更,值班就趁机休息一下吧,可他不,还是材料、文件铺了一大堆,伏案工作到深夜,谁劝也不行。这不,都凌晨四点多钟才躺下睡着了。”[程敏:《胡耀邦的六个春节》《南方周末》,2010年2月24日。]

  哎!好一个不知辛劳的总书记!

接触全国的大实际——辛苦的视察

  1984年除夕,胡耀邦冒着生命危险到法卡山前线,在坑道里与战士共渡新年,到深夜才离开。陪同领导说,双方还不时交火,并且周围都是布雷区,你就不用上去了,耀邦说:战士们保家卫国不容易,我一定要上去看看他们。并且为战士写下:“法卡山英雄山”的题词。

  胡耀邦视察有别于其他人,有深度,有广度,深度是彻底的基层的实际,广度是全国各地。

  我们看看胡耀邦是如何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的。温家宝《再回兴义忆耀邦》里面,生动地叙述了耀邦调查研究的辛苦与认真。

  由于安顺大雾,飞机临时改降贵阳。当天下午,耀邦同志又换乘面包车奔波4个多小时赶到安顺。第二天清晨,耀邦同志带着我和中央办公厅几位同事从安顺出发,乘坐面包车,沿着曲折的山路在黔、滇、桂交界处的崇山峻岭中穿行。耀邦同志尽管已年过七旬,但每天都争分夺秒地工作。他边走边调研,甚至把吃饭的时间都用上,每天很晚休息。离开安顺后的几天里,耀邦同志先后听取贵州镇宁、关岭、晴隆、普安、盘县和云南富源、师宗、罗平县的汇报,沿途不断与各族群众交流,了解他们的生产生活情况。

  时已立春,兴义早晚的天气仍然阴冷潮湿。由于没有暖气,房间里冷冰冰的。我们临时找来3个小暖风机放在耀邦同志的房间,室温也只有摄氏12度左右。经过几天马不停蹄地奔波调研,耀邦同志显得有些疲惫。我劝他晚上好好休息一下,但他仍坚持当晚和黔西南州各族干部群众代表见面。

  晚饭前,耀邦同志把我叫去:“家宝,给你一个任务,等一会带上几个同志到城外的村子里走走,做些调查研究。记住,不要和地方打招呼。”

  天黑后,我带着中央办公厅的几位同志悄悄离开招待所向郊外走去。那时,兴义城区只有一条叫盘江路的大路。路旁的房子比较低矮,路灯昏暗,街道冷清。我们沿着盘江路向东走了10多分钟就到了郊外。这里到处是农田,四周一片漆黑,分不清东南西北。看见不远处,影影绰绰有几处灯光,我们便深一脚浅一脚摸了过去。到近处一看,果然是个小村子。进村后,我们访问了几户农家。黑灯瞎火的夜晚,纯朴的村民们见到几个外地人感到有些意外,但当知道我们来意后,很热情地招呼我们。

  晚上十点多,我们赶回招待所。我走进耀邦同志的房间,只见他坐在一把竹椅上正在等我。我向他一五一十地汇报了走访农户时了解到的有关情况。耀邦同志认真地听着,还不时问上几句。他对我说,领导干部一定要亲自下基层调查研究,体察群众疾苦,倾听群众呼声,掌握第一手材料。对担负领导工作的人来说,最大的危险就是脱离实际。多年来,耀邦同志这几句语重心长的话经常在我耳旁回响。

  2月8日是农历大年三十。

  随后,耀邦同志又乘汽车沿山路行驶一百多公里,赶到黔桂交界处的天生桥水电站工地,向春节期间坚持施工的建设者们致以节日的问候。

  2月9日,初一早晨,耀邦同志的体温达到39度。

  2月10日上午,身体稍稍恢复的耀邦同志不顾大家的劝阻,坚持前往广西百色。经过320多公里的山路颠簸,耀邦同志于晚上6点多到了百色。

  2月11日晚,我们赶到南宁。

  14日和15日,耀邦同志经钦州前往北海市,先后考察了北海港和防城港的港口建设。2月16日,耀邦同志又折回南宁,与三路考察访问组人员会合。[温家宝:《再回兴义忆耀邦》《人民日报》,2010年4月15日。]

  这就是耀邦风尘仆仆为了最直接掌握基层的情况,所调查研究的半个月。

  总书记还去过西藏拉萨视察,到达拉萨机场的那天,西藏党政军各级领导和领袖人物,欢迎的人很多。进城时,坐在一辆密封的丰田车里,非常闷热,出了一身汗。到了小礼堂,接着就开会,听取西藏的汇报工作。虽然是5月天气,拉萨的室内还是很凉。这样,一热一凉,耀邦书记当天就感冒了,后来持续高烧到39.8度。在西藏工作过的同志都知道,在那里患了感冒很麻烦,不容易好!在病床上,耀邦同志把被子围在身上,听任荣同志汇报工作。好几天高烧不退。[王尧:《我陪耀邦书记进藏侧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17-01-16。]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的领导人在生活会上批评胡耀邦的时候,说他是游山玩水。其实,胡耀邦在视察过程中是充满辛苦的。是吃不好,睡不足的。

  满妹写道:许多记者都知道,只要是跟耀邦同志外出视察,不用问,跑的不是革命老区、少数民族地区、边境地区,就是贫困地区,这一路就甭想吃好饭。那年父亲去陕西商南县视察,县里已经准备好了丰盛的饭菜,可父亲却只要油泼辣子面,还像地道的陕西人一样:“要醋,要酸!”三口两口地吃完后,又起身上路了,记者们紧赶慢赶地也就吃了个半饱。[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74页。]

  1984年父亲视察湖北的黄石和黄冈。当地一个随行记者不熟悉父亲的工作作风,早上7点开饭时,正在上厕所,等他来到饭厅刚端起碗要吃饭时,外面已经在招呼着上车了,他只好饿着肚子上了车。这天一上午除了乘车赶路,就是听当地市委书记汇报工作。到黄冈时,已经中午12点。有了经验的随行人员这下都不敢先上厕所了,紧跟着进了饭厅去吃饭。可是父亲吃饭极快,人们还没吃上几口,他已走出餐厅,坐在车上等着出发了。[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74页。]

  这样一来,一些人不但两顿饭没吃饱,而且有的人8个小时没来得及上一趟厕所。直至下午3点钟,这一行又饿又累的人们登上了去鄂州的轮船,才如释重负。

  难道这是游山玩水吗?这与坐在办公室里,泡上茶品起来,哪个舒服?三岁稚子都清楚吧?那时候的公路也是非常遭,颠簸起来,一个七十岁左右的人舒服吗?

  胡耀邦视察的广度如何呢,他视察的范围之广,可能这是全国第一人了。

  全国2200多个县中的1600多个留下了他的足迹;其中包括7300多公里的中苏边界和2000多公里的中缅边界,以及中越边境的部分地区,还有不少地方父亲到过多次。在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中,除了青藏高原上的玉树和果洛,他视察过28个自治州。全国330多个地区、州、地级市,只有云南的3个、青海的2个、西藏的5个地区他没有去过。[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86页。]请问,古今中外,有哪一个领导人去了这么多地方?

自己动手文采飞扬

  绞尽脑汁写文章

  勤政还体现在自己动手写讲话稿。胡耀邦的文风好,既不文绉绉,也不是干巴巴,更不是信马由缰信口开河。有的干部说话除了几句老百姓的大白话,或者几句顺口溜,或者几句排比句,令人感到老生常谈,毫无新鲜感。胡耀邦是文风体现在自己动手,不要秘书代劳;用典恰当,神采飞扬;逻辑严密,有的放矢;言之有物,生动明快。

  自己动笔的领导人。凡是读过胡耀邦文章和听过他讲话的人,都有一个共同感受,就是他的文章和讲话中没有空话套话,而是语言生动、观点鲜明、文情并茂、入情入理,总能给人以深刻启迪和巨大鼓舞。但是,你可别以为他是靠自己的所谓天才做到这一点的。他也承认天才,但从来不相信有什么人是纯粹的天才。……他经常为写好一篇文章,苦战几天几夜,有时一次就连续奋斗一天一夜,甚至更长时间。往往是他一边写,秘书一边为他抄清,写一页,抄一页。抄清了,他又改,秘书再抄,他再改,有时连秘书们也弄不清楚是第几稿了。他常说:“一篇文章,一次讲话,总要有几句话能打动人心,总要给人以启发。”因此,他十分注意遣词造句,毫不马虎,真可谓“为人性僻耽佳句,语不惊人死不休。”常常是一篇文章写完了,累得他头昏脑胀,痔疮复发,他还开玩笑说:“这就叫绞尽脑汗,搜索枯肠。”不是身临其境的人,很难想象到他是怎样苦苦奋战的。

  胡耀邦即使有时请别人先写一稿,他也是自己定题目,自己搞设计,一共写几段,每段写什么,用什么材料,讲什么观点,甚至关键处使用什么语言,他都要向起草人交代得清清楚楚。至于讲话,除了正式会议上的报告需要写出讲稿外,一般他是不照本宣科的,他最反对那种“秘书写稿子,首长念稿子,秘书写错了,首长也念错”的官老爷作风。他讲话时,有时用一两页纸自己写个简单提纲,甚至连提纲也不写,完全凭着自己的见解、知识和口才去讲,时而滔滔不绝,娓娓道来,时而慷慨激昂,绘声绘色。讲到关键处,常常站起来,辅以各种手势,讲得极富感染力和鼓动性,给听众以深刻的印象,极大的教益。[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文采飞扬,用典恰当。1975年7月10日,胡耀邦与周倜说:“不管是什么人,什么文章,凡是装腔作势,高深莫测,让人看不懂,动不动就训人的,肯定有问题。”[盛平:《胡耀邦思想年谱》,秦德时代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版,第1页。]

  胡耀邦在1977年7月22日上午,出席中央党校党史党建教研室座谈会并讲话,说:“我们的文风使人害怕,又想看,又怕看。有些文章写得好。文风包括讲话,许多老爷们,一当一把手,政治局委员,人家写稿子,你念。这么当官啊!讲话,写文章,材料一起说。”

  改变了假大空的文风。1977年10月的一天,胡耀邦说:《理论动态》,这是华主席表扬过的,比较好的,但这是短小精悍的,匕首,投枪,手榴弹,要办好,要精雕细刻。《理论动态》就是一个鲜明的例证,刊物页码少,就是一两篇,看的人不感到沉重。所以《理论动态》出来之后,百忙之中的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都看,他们支持真理标准大讨论,与这个刊物的短小精悍有关系。如果是一个大大的厚实的著作看的人肯定少了。

  钟沛璋说:胡耀邦反对用“应该”、“必须”之类的官腔去教训人,反对说空话、套话、八股腔。他说,讲话、写文章,都应该有一种思想的诱发力,要把问题说透,启发人们为了崇高的目的,也为了自己的利益,自觉地去奋斗。[钟沛璋:《永不磨灭的思念——胡耀邦十周年祭》《今日名流》,1999年第3期。]

  逻辑严密,有的放矢

  王仲方介绍胡耀邦的一次讲话说:“这次五中全会公报,包括去年邓、叶几篇讲话,政治性、思想性、科学性都是好的,但是不够生动。乔木同志现在搞的东西,文风也不如过去,他很注意科学性、逻辑性,但生动性不够。社会科学院出那么多刊物,我很少看,或者不看,没有讲出什么东西。我看,说理论,还是数《理论动态》。抓住当前重要问题,理论联系实际。……现在看,1978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那篇文章,水平并不高。真正有分量的是第二篇《马克思主义的一个基本原则》,是罗瑞卿亲自抓的,是吴江他们起草的,罗改了几遍,给我打过三次电话。当时我的处境有困难,罗挺身而出,这篇文章的影响大。可是吴江他们后来的文章也差了。”[王仲方:《胡耀邦两次与我谈毛泽东邓小平》《炎黄春秋》,2005年第8期。]

  宣传不能脱离实际。耀邦同志在赞扬一篇文章时写道:“该文谈的是反面问题,但分析得好,看了不使人们泄气,而是有信心。各报都要有更多更好的言论才好。现在有些报纸的有些言论不怎么高明,某些带消极情绪的言论不说,主要是离实现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文明这个主题思想、格调太远。说得不客气一点,我们这块人民之‘田’,不能随意让自诩高古的桃源中人去耕耘。”[王仲方:《胡耀邦两次与我谈毛泽东邓小平》《炎黄春秋》,2005年第8期。]这个批评相当尖锐,切中时弊。

  言之有物,生动明快

  文章切忌空论。耀邦同志常常对一些文章爱发空论极为气恼,他在阅批一篇调查报告时写道:“我们许多报刊空论太多,切实的调查研究太少。要转变作风,鼓足干劲,刷新文风,要大力提倡和发表一些好的调查报告。”“凡是空论空谈,不管是思想的、政治的、学术的、文艺的,都要下决心拿刀子砍掉。”他主张:“以充分的可靠的典型材料进行教育。”“我向往‘务实派’这个称号,明明有不少人的思想对‘现实’问题多,为什么偏要提倡‘务虚’?”[胡绩伟:《劫后承重任因对主义诚——为耀邦逝世十周年而作》《书屋》,2000年第4期。]

  一个政治家,勤政就是美德。有好的表达思想的本事也会让人心服口服,特别是让人明白说什么、想做什么,给人一种愉悦的感觉,也是一种美德。(此文是刘济生《胡耀邦评传》第六章第一节,此处发表有删改。)

  注释

  1 胡德平:《中国为什么要改革——思忆父亲胡耀邦》,人民出版社2011年版,第213页。

  2 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3 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4 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5 孙志强:《好大一棵树》,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16-11-21百年耀邦

  6 张力:《难以忘却的记忆——缅怀敬爱的耀邦总书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发布时间:2016-11-23。

  7 孙伟林:《历史永远铭记他,人民永远怀念他——纪念胡耀邦诞辰101周年座谈会在京举办》,2016-11-24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8 张力:《难以忘却的记忆——缅怀敬爱的耀邦总书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发布时间:2016-11-23。

  9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85页。

  10 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11 程敏:《胡耀邦的六个春节》《南方周末》,2010年2月24日。

  12 温家宝:《再回兴义忆耀邦》《人民日报》,2010年4月15日。

  13 王尧:《我陪耀邦书记进藏侧记》,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17-01-16。

  14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74页。

  15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74页。

  16 满妹:《思念依然无尽——回忆父亲胡耀邦》,北京出版社2005年版,第386页。

  17 高勇:《孜孜矻矻死而后已》,胡耀邦史料信息网2007-03-16。

  18 盛平:《胡耀邦思想年谱》,秦德时代出版有限公司2007年版,第1页。

  19 钟沛璋:《永不磨灭的思念——胡耀邦十周年祭》《今日名流》,1999年第3期。

  20 王仲方:《胡耀邦两次与我谈毛泽东邓小平》《炎黄春秋》,2005年第8期。

  21 王仲方:《胡耀邦两次与我谈毛泽东邓小平》《炎黄春秋》,2005年第8期。

  22 胡绩伟:《劫后承重任因对主义诚——为耀邦逝世十周年而作》《书屋》,2000年第4期。

加入收藏夹】【关闭
 
 

   
 
刘济生:胡耀邦的勤政
钱江:胡耀邦赴京之初的两个勤务...
水新营:邓小平和胡耀邦的四次“...
老羊:1946年:胡耀邦、李昭夫妇...
林宪君:胡耀邦来四川团校
刘小军:一瓣心香祭先贤——献给...
胡德平:胡耀邦关于反腐廉洁的理...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