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草原深处的记忆——胡耀邦同志在视察昭乌达盟的日子里
作者:      时间:2020-09-02   来源:微信公众号“ 风瞬”
 

  北方民族的母亲河——西拉沐沦河与老哈河,依然翻卷着细碎的浪花,缓缓地向前流淌。宽阔的河床,厚厚的河沙,肥沃的河水,犹如内容丰富、卷帙浩繁的史书,从鸿蒙开启到现代文明,忠实地记载了昭乌达草原的演变更替,叙说着已经走过来的历史。于是,一组组恍若刚刚发生的鲜活镜头,又聚集在人们的眼前:胡耀邦主席虽已乘鹤而去多年,然而他那矫健的身影和凝重的足迹,与人民水乳交融的质朴感情,以及谈吐的幽默诙谐,思想的深邃隽永……却牢牢地镶嵌在昭乌达草原的深处,镌刻在赤峰人民的心中。

  “过去说‘金朝阳、银赤峰,承德是个大窟窿’。你们这里是不坏的,四十年代我就知道这个话。”

  草原如碧,天空如洗,几缕洁白的云锦似轻柔的哈达,呈不规则形从空中飘逸到昭乌达草原。太阳耀眼的光束,热烈地辐射着大地。1982年7月22日上午,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在中共中央办公厅主任胡启立和水电部副部长李鹏等的陪同下,从北京乘专机到昭乌达盟视察。当直升飞机徐徐落至机场的时候,已静候多时的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周惠、昭乌达盟委书记白俊卿等领导同志,迅速地向胡耀邦主席靠过去,接受领袖的亲切握手,白俊卿同志说:“胡主席,昭乌达草原364万人民欢迎您!”胡耀邦主席面带微笑回答:“向草原人民问好!”机场上顿时响起一片经久不息的掌声……

1982年中共中央主席胡耀邦视察赤峰

  在盟宾馆会议室,白俊卿同志代表盟委,详细地向主席汇报了昭乌达盟的情况。整个汇报是在非常轻松的气氛中进行的,宾主相对而坐,汇报者无拘无束。胡主席不时插话,对许多工作随时给予指示。

  他说,你们的面积同匈牙利差不多,有7000万亩草原,670多万头牲畜,平均一头畜10亩了。

  白俊卿同志说,有许多是无水草原。

  胡主席说草地没水还行?我们穿的衣服还要有1%的水分,吃的大白菜98%都是水。

  胡主席听到全盟城乡储蓄大幅度增加时,双眉微蹙说:“我讲述多次了,存款不能搞得太多,存得太多,工业品销不出去。要两点论,存款不能过分强调,多了不能刺激生产,对市场要有点压力,但不能过分。我找了马克思政治经济学序言,就是讲的生产和消费的关系。适当地刺激一下消费,有利于发展生产,但不是高消费,高消费是资本主义的。提倡艰苦奋斗精神和刺激消费要有区别,艰苦奋斗就是要有奋发图强的精神,努力工作不是节衣缩食。刺激消费,有利于发展生产。”

  胡耀邦提到,“关于粮食生产,我给你们算了三笔帐,如果人均800斤,全盟需要29亿斤;人均700斤,需要26亿斤;人均600斤,需要2亿斤。你们今年怎么样,能不能搞到22亿斤?多了我们也不要。周惠同志跟我说,农民有存半年粮食的。中国老百姓有个习惯,把粮食作为货币存放,这是几千年的事了。第一是存黄金,第二是存银元, 第三就是存粮食。解放前,有的大地主存几万、几十万斤粮食,这个习惯得很长时间才能改变。农民为什么存粮食?一是历史习惯,二是饿肚子饿怕了。我们地委书记、盟委书记、州委书记经常看报纸,注意有灾没有灾,总想少报一点。我给《人民日报》讲过几次,不要刮这个风。前几天报纸登今年夏粮与去年持平,我就不大信,让胡启立打了一周电话,统计了一下,实际比去年超32亿斤。当然,我们的粮食还没过关,10亿人口,4亿人要吃白面,6亿人要吃大米,这就需要多了。所以,中央有个方针,决不放松粮食生产……”

胡耀邦视察元宝山电厂

  有关畜牧业问题,从大政方针到具体运作,胡主席讲得既多且细,参会者个个屏心静气,洗耳聆听。会场静得几乎能听得到相互间的心跳声。

  胡主席说:“过去说‘金朝阳,银赤峰,承德是个大窟窿’,你们这里是不坏的,我四十年代就知道这个话。我问你们一个知识,牛、马、羊下了娃子以后总有点奶,能否搞小型奶粉厂,需要投多少钱?不用电,不用油,能否用土办法?一、二十里的范围,几户、几十户投资几千块钱,搞半土半洋的。搞奶粉一是农牧民增加收入,二是供应城市,好多食品没有奶粉不行。如何搞土法上马,使普通的零星分散的牛奶羊奶不浪费,这是我这次带来的一个问题。大的奶粉厂要旗县、国家牧场办,我现在要解决的是分散的农牧民的牛羊奶怎么利用。集中的地方办大一点的,分散的地方不能办大的,越办大的、洋的越赔钱。我委托你(指周惠同志)一个任务,如何把分散的奶搞成奶粉,就像我们过去家庭熬糖、熬胶一样,搞一些低级的粗加工。青海省玛多县2万人,14万头畜,奶子不少,皮子不少。我对他们说,你们可不可以搞一些粗加工的奶粉厂和皮革厂。他们每年把牲畜赶到几百里的地方出售,都赶瘦了。马奶可不可以制奶粉,你们看过《成吉思汗传》没有?成吉思汗的卫队是500匹白马,每人3匹,吃马奶,喝马血,去欧洲不带粮食,远征的速度很快。骑兵等于现代的轰炸机,机械化的。五几年我从苏联回国,在阿拉木图吃过马奶。你们谈畜牧业,除了草库伦外,要注意牛羊利用。奶不要浪费,搞零星奶粉厂,搞起来,收入就多了,什么时间搞到1000吨,你们的财富就大了。畜牧业,一个奶,一个毛,一个肉,一个皮,还有骨头、血、肠嘛,所有这些东西,如何找出小型的粗加工的出路来?找出来农牧民就富了。你们这里9万平方公里,分散得很,怎样搞小型加工,要把这条路子闯出来。什么叫农产品的粗加工?把这个问题研究深了,农牧民的收入就高了。山东一个妇女,领着两个孩子,包2亩棉花地,养1头菜牛,用10头奶山羊的奶喂牛,11个月就300多公斤,去年收入1800元。畜牧业要研究加速繁殖,南方广西省的羊一年两窝,北方只一窝,母羊见母羊,三年五只羊。能否试验一下,房子的温度高一点,吃得好一点,我估计可以。牧民不行,农民可以搞。菜可以搞塑料棚,牧业为什么不可以。温度和饲料上去了,繁殖就快了。搞个温室,至少奶牛可以这样搞,因为奶牛价值高嘛,要研究一下,花一两万元搞点试验。”

胡耀邦在赤峰县打粮沟门公社乳粉厂和公社干部亲切交谈

  汇报会上,胡主席对林业问题、农村能源问题、体制改革问题等等,都作了具体指示。他说,搞造林必须乔灌相结合,灌木乔木一齐干。“过去,林业部门只把乔木叫林业,灌木、果木都不算林业,要和下面讲清楚,乔灌结合起来干就快了,灌木发展了又保护了乔木,一个柠条,一个迎春花、酸枣、紫穗槐都可以。对于沼气,我搞过调查,有些地方因为没草搞不起来。你们搞不搞风力车?我从电视上看,法国搞了2000千瓦的风力发电,我们搞2000千瓦的有困难,可不可以搞10千瓦、20千瓦的,小一点,风叶不那么长,就不容易断了。能源必须多样化,可以搞太阳能,搞风力。搞沼气我也不反对,北京没草不行,你们这里可以。沼气肥质量好,我在北京通县看过。全国有几个风口,一个是内蒙的集宁,一个是甘肃的定西,一年四季都有风,可以搞些小型风车。解决能源,光靠电不行。把农村能源问题解决了,可以腾出很多劳力搞别的。8亿农民的烧饭、喝水是个大问题。我们家乡过去搞鞭炮,晚上10点多钟才睡,现在好多地方天一黑就睡,没有灯啊。我们要想到8亿农民,把这个问题解决好……明年是个体制改革年,你们有什么顾虑没有?老同志就是要退下来,这不要客气,待遇不变嘛!搞改革,第一必须要做,第二必须做好。这个问题十二大一开就好办了。不但地方要退,中央也退。十一届中央委员中,70岁以上的36名,准备保留14名。退下来的同志照样参加全会,看文件,发表意见,检查工作,有车子的照样有车子……我67岁了,也搞不了几年了嘛。老同志要想通,我估计中央这么一搞,问题就不大了……

  “既然我们是个多民族国家,就应该很好地发展多民族的音乐舞蹈,轻视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是错误的。”

  夜幕渐浓,繁星闪烁,赤峰市区亮起了万家灯火。晚饭后的胡耀邦主席,在自治区党委和盟委有关领导同志的陪同下,兴致颇浓地在昭乌达剧场观看了盟文工团的专场汇报演出。一个多小时的演出结束后,胡主席亲切地接见了全团演员。尔后,又同盟文工团和赤峰市乌兰牧骑的同志们座谈。胡主席首先唠起了家常,问文工团团员的年纪多大,工资多少,发不发奖金,以及一些日常的生活情况。在轻松愉快的座谈中,受接见的每位同志都沉浸在无比幸福的喜悦中。许多同志暗自思忖:世界上最大国家的领袖最没架子,日理万机的胡主席抽暇走近基层群众,调查研究,了解民情,简直使人激动兴奋,永生难忘。

  会议室的灯光柔和地亮着,照在领袖平易近人的脸上。热烈的掌声过后,精神矍铄的胡主席开始讲话。他说:“我谈过文艺,文艺政策也谈过好几次,唯独没有谈过音乐和舞蹈,特别是没有谈过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问题,今天借此机会谈一点想法。我们的国家是个多民族的国家,还有些少数民族没查出来,可能不止55个。在我看来,汉族的音乐舞蹈是很蹩脚的,有许多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是很好的,一般地说,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超过了汉族。既然我们是个多民族国家,就应该很好地发展多民族的音乐舞蹈,轻视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是错误的。解放以来,在发展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方面,毛主席、周总理讲过很多,但是有些同志重视得不够。所以,我们今后既要发展汉族的音乐舞蹈,同时又要发展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这是我讲的第一条意见。”

1982年,胡耀邦视察赤峰,观看昭乌达盟文工团演出后上台接见演员

  “第二条意见就是每个少数民族的音乐舞蹈,都应该有它的优秀传统。解放三十几年,各个民族的音乐舞蹈都有发展,但是,我觉得有个缺点,就是太纷杂了。就像蒙古族舞蹈夹杂了一些汉族的东西,或者说夹杂了一些朝鲜族的东西。比如说你们那个鄂尔多斯舞是很好的,1953年出过国。可是,现在里面呱哒呱哒的马蹄声没有了。这个搞杂了,像蒙古的,又不像;像维吾尔的,也不像;像壮族、西藏的,更不像,特点不鲜明了。所以,每一个民族的舞蹈,都要有自己特点的音乐和基本动作。你们是大草原,大牧区,你们要把它归纳一下。蒙古族舞蹈有它长时期流传下来的基本动作,经过提炼不是不可以发展,还是要发展的,但不能丢掉基本的东西。民族舞蹈的特点与乐器,必须在继承原来优良传统的基础上,给以丰富和发展,不要借用许多外来的东西,搞成四不像,八不像。几十个民族,你演你那个,他演他那个,合起来就叫丰富多彩嘛。”

胡耀邦视察平庄矿务局时与干部职工促膝交谈

  “还有一个是关于少数民族的音乐问题。蒙古族的音乐、歌曲是很有特点的,不知道蒙古族同志怎么看?在我看来,蒙古族长调不错,五十年代有个歌,叫《走上高高的兴安岭》,我觉得这个歌写得很好。我做青年工作的时候,一边看节目一边哼唱。我靠边站的时候,到澡堂洗澡,躺在澡盆子里也哼这个歌。不知道为什么多少年不唱了,可能有那么一两句词调子太高,把共产主义到来讲得太早了一点,太快了一点,可是歌子是很好的,是很抒情的。你们唱汉族的,维吾尔族的,或者别的歌,我都不反对,但是,可不要把蒙古长调类似《追风马》《走上高高的兴安岭》这种歌丢掉。我相信,现在有许多蒙古族的老年人,甚至壮年人喜欢听到这些歌声。我的中心意思是,我们是个多民族的国家。各个民族丰富的音乐舞蹈,都有其很好的特点风格,都有悠久的历史传统,不要把这些随意地破坏掉……”

  胡主席的重要指示,似盛夏的爽风细雨,使昭乌达盟的领导和文化界的同志倍感清凉滋润。在盟委的重视下,文工团组成了专门的研究挖掘机构,对所在地区的蒙古族服饰、音乐、舞蹈、乐器,进行了深入的研究改革。他们查阅历史资料,考察乐志乐曲,邀请专家指导,经过几年的努力,终于研制成功了诸如胡笳、茅登朝尔、筚篥、弹拨火不思、拉弦火不思、雅托克、忽雷、乌苏图朝毛等12种31件蒙古族古代民族民间乐器,其中有4种4件乐器荣获了国家民委、文化部的科技奖,并且应邀到北戴河、中南海为党和国家领导人演出。1987年9月赴加拿大演出,在首都渥太华引起了轰动。

  “我说一句话,83年、84年、85年还3年多,到85年,使每人收入达到300元到350元,可以吧?”“你们达到500元,我再来。”

  7月23日上午,天朗云淡,暑气轻蒸。8时30分左右,胡耀邦主席同胡启立、李鹏等中央领导同志乘坐的直升飞机,降落在巴林右旗白音他拉草原上。当胡主席满面笑容地走下飞机的时候,早已抑制不住内心激动的草原牧民整齐有序地涌过去。在盟长才吉尔乎的介绍下,胡主席与巴林右旗的党政负责同志一一握手。尔后,在悠扬悦耳的敬酒歌声里,接受了公社书记其木德道尔吉、副书记恩和图布新、副主任张彦岭代表牧民敬献的哈达和牛奶。胡主席非常高兴地接过哈达挂在颈上,喝了一口鲜美的牛奶,然后招呼大家:“我们合个影吧!”于是,在摄影师的聚焦下,胡主席与草原牧民一起留下了瞬间美好的记忆。

胡耀邦视察巴林右旗

  胡主席乘坐吉普车,兴致勃勃地在白音他拉3万亩草库伦视察,旗委书记陈起祥边走边向胡主席汇报。当陈起祥介绍这是3万亩退化草场,过去年产草量每亩只有60—70斤,经过围封建设已提高产量2—4倍时,胡主席高兴地点头说好。他边看边问全旗和白音他拉的草原建设情况,询问了采取什么措施围栏,3万亩草场内有多少林带,树有多少株,长些什么草,有些什么花,牧民一年人均吃多少肉。一会儿,吉普车驶进了牧草长势最好的地方,望着汽车劈开的牧草的绿浪,胡主席大加赞赏到,“我喜欢这样的草原,如果我们把草原都建设成这个样子就好了。”李鹏说,“我想象的草原就是这个样子,这才叫‘风吹草低见牛羊’啊!”陈起祥向胡主席汇报了全旗严重退化的牧场已经超载过牧,按科学理论计算仅能容纳107万只羊单位的草原,现在已有180万只羊单位,不仅很难发展,而且还得“砍”时,胡主席说:“不能砍,砍就不能发展了,还得搞建设发展呀!”

  结束对草场的视察,胡主席一行驱车前往白音他拉草原站稍事休息。走到蒙古包前,胡主席突然站住了。他回过头说,“我这是第一次进蒙古包做客,是不是把鞋子脱在外边?”旗长王凤岐告诉胡主席,这里的蒙古族都是穿鞋进蒙古包的,请主席里面喝茶。胡主席说,那好,咱们都随便点吧。蒙古包里,胡主席喝着奶茶,逐一品尝了茶桌上的奶食品,唠起了民族风俗风情,尔后在公社会议室听取了汇报。

胡耀邦在蒙古包里与干部群众亲切交谈

  看到会议室放有简单的沙发、茶几,胡主席说,你们搞得不错呀!盟长才吉尔乎说,这里是联合国农发基金会贷款支持的牧工商试点项目,因经常接待外宾,所以条件好……接着这个话题,胡主席从项目实施的时间,到贷款的额度、专家的人数,以及进口的机械设备等,进行了详细的了解。

  在绿涛涌荡、牧草泛波中的白音他拉草原站,胡主席与旗和公社的负责同志进行了交谈,从草原建设、水利资源、生态环境、畜牧业生产,讲到生产责任制的落实和牧民的生产生活,几乎无所不包。随着交谈的深入,宾主之间思想感情上的距离越来越近……

胡耀邦视察巴林右旗

  10时30分左右,在白音他拉草原做短暂逗留的胡耀邦主席就要离开了,抑制不住激动心情的草原人民簇拥着主席,依依不舍地向直升飞机走去。此时,直升飞机的螺旋桨已经飞快地旋转起来,胡耀邦主席与前来送行的同志一一握手告别,说,谢谢同志们!

  旗长王凤岐站在飞机旁,面对即将离去的胡主席,大声问道,“胡主席,您什么时候再来我们这里呀?”

  “你们人均收入达500元时我再来!”胡主席操着浓浓的湘音说。

  几乎是异口同声,“到时我们给主席发电报!”

  可是,令草原人民终生痛楚的是,就在全旗牧民人均收入已经达到981元的时候,胡主席没能再来,而是匆匆离去,从而铸成了永恒的遗憾。

  “全党要造这个空气,下决心干核电站。法国、德国、日本都在搞,你们搞电的要考虑到200年以后。用什么能源,视野要宽一点。”

  7月23日下午,胡耀邦主席视察了中国能源基地之一的平庄矿务局元宝山露天煤矿、元宝山电厂和东电一公司,在听取有关情况汇报后,同这些单位的负责同志进行了亲切的交谈。

  3时40分,胡主席冒着蒸腾的暑热,来到元宝山露天矿现场,在高低不平的山坡上察看了地形,详细了解了煤的质量,水的大小,打算怎么开采和有什么问题等。胡主席说,“过一段时间我还要到伊敏河、霍林河去考察,不到现场实地考察,问题不好定。过去我们打阎锡山,用了3个兵团11万人,还有1个炮兵纵队。彭德怀同志亲自到前沿看地形。我们现在搞经济工作,司令员不上前线不行。”

胡耀邦视察元宝山露天矿

  5时许,胡耀邦主席到元宝山电厂视察了从法国引进的30万千瓦机组生产情况和正在扩建的60万千瓦机组施工现场。晚饭后,在外宾招待所会议室继续与这里的同志们座谈。当听到电厂职工人数和外国同类型企业比,人员较多时,胡主席说,“我们国家人多,人减下来也不行。我赞成把多余的人抽出来学习文化技术。提高文化和技术水平是件大事情,现在有些人就是不学文化,从干部到职工要轮流学习,要学政治,学文化,学技术,一个人学一年,工资奖金可以不减。这个问题不解决,什么整顿呀,精神文明呀,都解决不好。能抽三分之一,三年一个周期,抽四分之一,四年一个周期,不下这个决心不行。按文化程度编成甲班、乙班、丙班,领导干部文化水平低的编到丙班。工矿企业改革非走这条路不可,不然,你说工厂厂长可以开除人,开除到哪里去?对这些问题,明年十二届二中全会中央要作出决定。你们这里工人抽出来学习,把奖金作为奖学金的办法好。我不反对业余学习,8小时外效果不行,他要看电视,做饭,还要看小孩。要下决心抽出来,要把学习作为考核的条件之一。有个笑话,有人问‘北岳’是什么山?对方回答是‘阎锡山’,一点地理常识都没有,不学哪能行。我们要开展智力投资,要培养大学生是对的,但是不要忽视现在在职的1亿多人的提高问题,否则要犯错误。”

胡耀邦在赤峰县打粮沟门公社乳粉厂浓缩车间看工人操作

  在谈到电的时候,胡主席说,“现在好多国家以核电为主。有些人就是怕辐射,宣传了几十年,死了几个人,就是相信资产阶级宣传。所以,全党要造这个空气,下决心干核电站。法国、德国、日本都在搞。你们搞电的,要考虑200年以后,用什么能源,视野要宽一点。我们的电力是长期紧张的,从81年开始,我就说每年要搞400万千瓦,否则没有希望。美国、苏联每年增加1000万千瓦,我们一年只能搞200万千瓦,和人家的差距越来越大。小康水平什么时候实现?我们发电机器可以生产,但是钱哪里来?有个方针问题,方法问题,钱全靠国家是不行的,要发挥国家、地方、企业、个人四个积极性,搞大、中、小并举。我们四年没有动员民工修水库、修公路了,再过二、三年以后,可不可以搞点劳动积累?十年一个老百姓搞一个千瓦行不行?不要搞瞎指挥、太平调,只看见国家拿钱搞计划不行。中国封建社会2000多年,万里长城全靠国家能修?隋炀帝修运河光靠国家能行?人民积累还是要的。山西省70多个县,县县有煤窑。如果一个县有2千瓦火电站,这个县的电气化可以了吧?可不可以规定,20岁到50岁的人,每年轮流挖十天煤,自产、自管、自用,价非常便宜,全县就可以电气化了。有了电,就业也多了。如果还是6分钱1度电,就不行了,小平同志说过,让一部分农民先富起来,中国电气化,要全国整整齐齐不可能,只能波浪式前进。解放初期,要我到川北当书记,到那里一看,7万多人口,连电都没有。后来搞了个500千瓦的,3个月就搞起来了。有些小县2万千瓦可能用不了,可以做饭、照明、取暖。老百姓自产、自管、自用,你不要管,否则电气化遥遥无期。还要研究多种能源发电。中国有很长的海岸线,山东成山关的海浪有3丈高,可以搞潮汐发电。风能、太阳能、沼气都要用起来。”

胡耀邦视察赤峰县打粮沟门公社乳粉厂时的情景

  胡主席说,“现在我们还有工资、物价、就业三个问题没有解决好。经济上最大的问题,是生产能否有更多的经济效益,要在讲求经济效益的前提下把速度搞得快一些。现在政治问题好办些了,至少不会走‘文革’以前的回头路。经济效益和发展速度解决了,其他事情就好办了。小平说的要全党一心一意奔四化,同心同德搞四化。现在家家户户关心工资、物价、就业,这三个问题只能一步步来,搞太快了超过国力,要搞垮的。我们还是要艰苦奋斗,奋发图强。走了20年的弯路,积累的问题很多,如果这三年多农业没上去,天下不知乱成什么样子。不管责任制划出多少毛病,什么房子分了,水利设施拆了,农业还是大有好转。没有这一条,胡耀邦不在话下,邓小平也站不住脚。总之,困难很多,但是,要相信国家一年比一年好转,干部工人的生活也是如此……”

  暑气随着满天星斗的闪烁,渐渐地遁去,绿色植物的芬芳充斥着偌大的世界。时间已到了21时30分,结束座谈后,胡主席和随行人员一起乘坐大轿车,消失在通往市区的暮色里。

  “乳粉厂就是要搞小型的,要公社自己管。只有搞小型的,才能发展快,发展普遍。”

  7月24日下午,经过1个多小时颠簸的大轿车,嘎然停在赤峰县打粮沟门公社门前,胡耀邦主席下车后,风尘仆仆地走到人民群众中间。他一眼看到公社主任孙国荣上衣口袋挂着的三支钢笔,随即打着手势指着说:“一支笔是小学生,两支笔是中学生,你挂了三支笔,你一定是大学生喽。”胡主席风趣的话语,顿时逗得在场的人捧腹大笑,使本来严肃的场合,很快活跃起来。胡主席视察了这个公社的奶山羊乳粉厂,赞扬乳粉厂办得好。他说,“这个小乳粉厂投资不多,见效快,社队可以自己管,像这样的小厂,可以逐步地在广大农村牧区普遍发展。

  打粮沟门公社奶山羊乳粉厂是在盟、县财政部门的支持下办起来的。1980年集资购进奶山羊1230只,按价卖给723户社员饲养;又划给每户1-2亩饲草、饲料地。1981年6月,公社建起日处理三吨鲜奶的小乳粉厂,投产不到半年,生产奶粉7.5万公斤,农民增加收入2万元,乳粉厂盈利3000元。

  胡主席一边参观,一边细心地听大家介绍,高兴地说,“你们这里是要搞这个,是不是还可以搞一些小点的,两三个人就能操作。羊奶收购并不难,骑自行车、骑马都行呀!一个是到厂子去收,一个是让社员自己送来。1只羊1天产3斤奶,每斤1角6分,就是4角8分,就算5角钱吧。1户社员养3只奶羊,1天的收入1元5角,1个月就是45元,等于1个二级工嘛!这条路,有条件的地方都可以走,城市郊区也可以搞。就是要搞小型的,要公社自已管。只有搞小型的,才能发展快,发展普遍。这也是青年就业的一个值得大力提倡的门路。”

胡耀邦在松山区打粮沟门公社视察

  期间,胡主席还就如何把分散在农牧民家中的零星的畜产品集中起来进行粗加工问题,同盟里的同志进行了讨论。胡主席指出,我们放宽政策以后,农村牧区的牲畜发展都比较快。除国家统一收购调拔的外,仍有相当一部分畜产品分散在农牧民家里。如果能在使农牧民比较方便的范围内,用少量的资金搞些土的、半土半洋的粗加工,除有利于城市供应外,可以较大幅度地增加农牧民的收入。这样做,又反过来促进农林牧副渔各业的发展,我国8亿多农民就可能富得更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的视察即将结束了,临行前,胡主席被公社大门前一片长势喜人的谷子牵住了视线。他问,“这片麦子很好,能打多少?今年收入估计怎样?”接着,他又了解了打粮沟门公社几年来的粮食产量,现在的牲畜头数,树林的数量,树种是什么,鸡兔多不多,有多少口猪,公社有无兽医,社员人均收入情况,五保户、困难户怎么办,社员期望买到什么,有手表的多不多,全公社明年、后年,到85年和10年后有无发展规划,公社前面的荒坡打算怎么办,每口人多少土地,公社书记多大年龄等等,对此,当地的负责同志一一作了回答。

  “过去10年是河西,我们10年是河东,10年河东,10年河西,看河东怎么样,行不行?”

  7月24日下午,胡耀邦主席在结束赤峰县打粮沟门公社的视察后,于4时20分来到了赤峰守备区,接见了部门以上的领导和守备12师师长、政委、沈阳军区在赤峰勘查的副参谋长等14名同志,并同大家一起照了像。尔后,与上述同志进行交谈。

  在详细了解了部队正规化建设等军事情况后,胡主席把话题转向了部队的精神文明建设、军地双拥共建经济建设等更宽广的领域。

  胡主席说,“总的看,我们的形势确实是一年更比一年好,四川13军的同志告诉我,一个2000多人的团,过去一个战士发几元钱还得往家寄。现在,农村富了家里给战士寄,全团寄到部队1万多元。最近两三年,部队进步是很快的,部队植树造林的成绩更大。你们守备区包它一两个山头嘛。

胡耀邦亲切接见昭盟守备区领导同志

  张春榆政委说,“我们近年植树35万株,成片林植了714亩”。

  胡主席说,“山上栽杨树不如栽松树好。要科学地密密麻麻地栽,3年后飞机上一看郁郁葱葱的一片青啊!你们要用修工事那个精神和干劲来植树……”

  在谈到对犯错误干部的处理时,胡主席说,“干部犯了错误就要批评,要教育,犯严重错误的要处分,要留有余地。这是两方面的问题。第一不要重犯过去一棍子打死,上纲过高的错误;第二不能犯自由主义当老好人,该批评的不批评,该处分的不处分。这两个方面都是有害的。谁犯了错误就没人理了,这是不行的。他(指内蒙古自治区党委第一书记周惠)几十年没人理,他并没有错误,是正确的嘛。冤案不能搞了,犯了错误要纠正。我来的前几天见到了庄则栋,小平同志和我都说把他放出来,后来就派到山西太原当教练,三届世界冠军嘛。爱人离婚了,家也不像家了,我们劝不要离婚,但工作没做好。安排他去当教练,我们派人跟他谈了话。好好工作还是有希望的。犯了错误你得帮助人家嘛,不能重复过去‘左’的错误,即使犯了错误还是要帮助,要挽救。现在有个情况,有错误不敢批评,批评都批评不了,处分更不敢处分,这也不好。我们粉碎‘四人帮’再过3个月整整6年了,再过4年就是10年。‘四人帮’在台上10年,我们这些人在台上再过4年就10年了。过去10年是河西,我们10年是河东,10年河东,10年河西,看河东怎么样,行不行!人们都瞪着眼睛看着我们这些人。6年我们耽误两年多,叫作徘徊吧。”

  胡主席讲完以后,让地方上的同志也说说,接着白俊卿同志汇报了部队与地方手拉手搞好军民共建的事迹。白俊卿介绍说,“部队来到昭乌达盟这些年,几乎是按着季节为当地办好事的。特别是在地方有困难的时候,部队总是走在前面。去年5月10日,我们这个地区刮了一场大风,北部公路被沙堵,很多车辆‘搁浅’。南部铁路中断了。部队张政委从北部归来,一看情况严重,一面给我们打电话,一面把部队调动出来,帮助将沙堵的公路和中断的铁路恢复了畅通。1980年地方遭灾,部队给了不少服装,我们到山里一看,好多人穿着军大衣,没有一个光着背的。我们有个草原水库,是部队帮助修建的,因此当地叫它‘军民团结库’。全盟各地还有许多‘军民团结渠’。部队在昭乌达盟,实际上与老百姓打成了一片,军民关系非常好。要是一件件说起来,几个小时也说不完……”

  胡耀邦主席视察昭乌达盟虽然仅有4天,然而18年后的今天,草原人民心中珍藏的这段记忆却清晰如初,他们始终牢记主席的谆谆教诲,在改革开放的大潮中,解放思想,开拓进取,克服困难,奋力拼搏,在推动当地经济发展中贡献着聪明才智。倘若世界果有神灵,胡主席看到赤峰今日的变化,一定会感到欣慰的!

加入收藏夹】【关闭
 
 

   
 
草原深处的记忆——胡耀邦同志在...
钱江:客家人后代胡耀邦家族史简...
雷祯:沈宝祥教授无偿捐赠300余件...
钱江:胡耀邦的出生和起名
陈瑞生:深切缅怀敬爱的耀邦同志...
胡耀邦在黄骅的两小时五十三分
张翔羚:胡耀邦先生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