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改革开放人物志..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沈宝祥:被誉为“新隆中对”的治国建议
――读《胡耀邦文选》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18-04-10   来源:作者赐稿
   

《胡耀邦文选》共收编77篇文章,时限为1952年到1986年。这些文章大致分三个时段,19521965年时段共9篇;1975年为一时段,共收2篇文章;1976年到1986年时段有66篇,是这本《文选》的主体部分。

 

《文选》中,进入历史新时期以后的第一篇文章,是《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的建议》,时间是19761010,即106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四天。

 

从已经出版的几本文选看,进入历史新时期以后,最早的文章都是1977年的作品(《邓小平文选》最早的一篇是19775月;《陈云文选》最早的一篇是19773月;《万里文选》最早的一篇是197711月)。耀邦同志在粉碎“四人帮”后的第四天,就有这样的思想和主张,这也反映了耀邦同志思想敏锐,又敢于直言的特点。

 

收入《胡耀邦文选》的这一篇文章,文字简短,还不到一百字。其实,在当时,并没有形成文本,只是口头表述。后来,耀邦同志在中央的会议上讲了一次,有记录,以后,他又用文字写下来,因此,有了二个文本。

 

一个是,耀邦同志19801119在,党中央一次会议上的发言:

 

“这里我想插一点我个人的经历。这个经历我对在座的绝大多数同志都没有讲过。一九七六年十月六日粉碎了‘四人帮’,十二日叶帅的一个儿子来看我,我头一句话说,祝贺你爸爸同华主席他们一道为我们的党和国家立下了不朽的功勋。我还说,现在我们的事业面临着中兴,中兴伟业,人心为上。什么是人心?我说有三条:第一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我说,务必请你把我这个话带给你爸爸。然后我问他,你能够见到华主席吗?他反过来问我,你对华主席熟不熟?我说很熟,同过一年半工作哩。他说,我可以想办法见到华主席。我说,如果你能够想办法见到他,请你把这个话转告给他。这是粉碎‘四人帮’后的第六天。”(引自沈宝祥著《亲历拨乱反正》,山东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第206页)

 

胡耀邦在这个会上还说,粉碎“四人帮”之后,究竟人心在哪里,这样的大问题,我们当时没有出来工作的人都清楚。

 

另一个文本是,在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九十周年之际,胡耀邦的老警卫员李汉平,拿出了胡耀邦关于此事写的一个手稿,全文如下。

 

一九七六年十月十日

 

我同叶选宁的一次谈话

 

那年十月八日上午,选宁突然来我家,告诉了我已将四人帮抓起来了的大好消息,并代表他父亲叶帅问我的好,养好身体,准备迎接党将分配的工作。选宁还说,他父亲还要我想想,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有什么建议,过两天他再来,听听我的想法。

 

十号他又来找我了。我回答了他提出的问题。我说自古以来,有识之士,总是说,大乱之后,要顺从民心。民心为上。根据这种远见卓识的道理,我以为当前有三大事特别重要:

 

一,停止批邓,人心大顺;

 

二,冤狱一理,人心大喜;

 

三,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这三句话我是用心想了一天一晚的,因为便于记忆,传播,我费了好一番心思编出来的。

 

这几句话,当时我告诉了家庭几个懂事的人和几个知心的人。以后也没有多同人讲了,因为我觉得不值得再说了。

 

胡耀邦追记

 

(原件未写日期)

 

《胡耀邦文选》的文本, 就来自耀邦同志的这个手稿,《对当前如何治理国家的建议》的标题,是编者加的.

 

以上第一个文本,是胡耀邦的讲话。这是在党中央会议上讲的,是一个长篇发言。这次会议的议题是严肃的,胡的发言不会是即席讲话,而是有准备的,看来,他是有讲稿的,至少也是有详细的提纲。

 

第二个材料是胡耀邦手写的。这个手稿是怎么来的?我采访了长期保存这个手稿的李汉平同志。

 

李汉平,湖北人,从1953年开始,就是胡耀邦的警卫员,那时还在团中央。他在耀邦身边工作前后有几十年。

 

据李说,大约在(19871月)政治局生活会以后二十来天,耀邦还没有搬出中南海。我们俩老在一起散步。那天散步时,耀邦讲了粉碎“四人帮”以后的第二天,叶帅派他的儿子叶选宁来看他的事,从头到尾讲了一遍。讲完后,他说,我现在是这个样子了。我追记一下吧,放在你这里。李说,放在你家里好。耀邦说,你比我年轻,将来我的事有了说头后,你再拿出来。散步后,耀邦就到我的办公室,在便笺上写了,就给我。李说,耀邦写的这个材料,我一直保存在安全的地方。今年,听说要纪念胡耀邦九十诞辰,我觉得这个材料该拿出来了。李汉平回忆中所述情况很有价值,令人感慨,也发人深思。

 

以上两个材料都是正式文本。但是,这两个文本却有一些明显的差别。

 

一是日期不同。一个说,叶选宁是一九七六年十月十二日去胡耀邦家看望的,只是这一次;另一个说,是十月八日和十日,是两次。

 

二是三条建议中有一个字不同。一个说“冤案一理”,另一个说“冤狱一理”。

 

三是胡与叶的对话内容两次有不少差别。

 

下面讲一点我对两个材料中一些情况的看法。

 

(一)关于日期。

 

耀邦同志在手写材料中说,三条建议他“用心想了一天一晚”,是叶选宁第二次来他家时讲的。这比较合乎情理。叶到胡家应当是两次,而不是一次。这个材料的题目标明“十月十日”,说明他对这个日期很重视。在写这个材料前的一个来月时间内,胡耀邦处在意想不到的使他刻骨铭心的境地,他会深入回忆思考许多问题,在生活会后,更是这样。看来,他的回忆思考是以粉碎“四人帮”为起点的。特别是,他决定将这件事写下来,期盼以后有机会拿出来,派用场。所以他对日期和情节讲得也具体。细看胡第一次所讲,重点在讲他与当时领导人的关系。据此,我认为,日期和次数还是书面写的材料比较准确。

 

(二)关于“冤案”和“冤狱”。

 

推敲一下,这两个提法,是有差别的。前者外延较广,后者则仅指处在被关押状态、失去人身自由的人。“平反冤假错案”这个说法,现在大家都很习惯地使用,但在粉碎“四人帮”以后的一段时间内,还没有这样一个规范的提法。当时,耀邦同志注意的重点,是仍被关押的一大批老同志。我记得在《理论动态》创办后不久,大约是1977年秋天,有一天,我们在他的办公室,在谈话中,他很着急地说,光揭批“四人帮”,怎么不放人啊!要赶快把人放出来啊!我们党内哪有那么多走资派啊!这话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冤假错案的提法,有一个形成过程。我认为,强调“冤狱”,比较符合耀邦同志当时的思想实际。

 

(三)关于谈话内容。

 

两个材料各有侧重,详略不同。前者重点讲了与当时主要领导人有关的事,后者重点讲了他思考三条建议的情况。这两个材料前后相距六年多时间,历史背景有很大的不同,作者的处境、心情、思绪,几乎相差180度。作者讲这件事的出发点前后也完全不同。但我认为两个材料所讲都是真实的,可以互为补充。

 

耀邦同志的三条治国建议,是当时稳定大局,治理国家必须解决的三个最重要最紧迫的问题,被誉为“新隆中对”。这三条建议,言简意骇,切中要害,具有重要的含义。

 

(一)这三条建议的实质。就是要否定“批邓、反击右倾”的运动,要纠正“文化大革命”的错误,消除其恶果,抛弃以阶级斗争为纲,集中力量发展生产力,改善人民的生活。概括起来讲,就是要纠正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使国家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

 

(二)贯穿三条建议的基本思想是人心为上。三条建议每一条都落到人心上。在当时,对于“文革”,人人都有思考,但各人思考的角度不一样,有些人较多思考个人的遭遇和出路,耀邦同志思考的,是人心所在,是人民的利益,人民的愿望。

 

(三)提出这三条建议,反映了耀邦同志从实际出发的思想路线。耀邦同志十分崇敬毛泽东同志。粉碎“四人帮”以后,他衷心拥护新的领导人。但这三条治国建议表明,他的思路同“两个凡是”是对立的。他以后提出用实践标准检验总结十年“文革”,决不是偶然的。

 

粉碎“四人帮”后刚几天,耀邦同志就向党中央提出这样明确中肯的治国大计,在党内为仅见,确是难能可贵,显示出他具有总揽全局的能力。

 

阅看了这两个材料,尤其是后面手写的材料,必然会引起一些思考。比如,叶剑英为什么要去征求胡耀邦对治理国家的建议?叶帅要胡耀邦“养好身体,准备迎接党将分配的工作”,他对胡的工作安排会有什么样的考虑?胡耀邦原来觉得这件事“不值得再说了”,后来为什么又要写这个材料?他盼望以后他的事有什么样的“说头”?到那时向谁拿出来、作什么用?等等。这些,本文不作阐述了。

 

                                                      2017515修改定稿

 

 

 

(原载《决策与信息》2018年第4期,略有删节,这是原文)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沈宝祥:被誉为“新隆中对”的治...
阎长贵:胡耀邦是中国的良心
李南央:没有架子的胡耀邦
罗炤:我的精神导师胡耀邦伯伯
胡耀邦与“包产到户”政策突破(...
胡耀邦与“包产到户”政策突破(...
胡耀邦在恩施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