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在胡耀邦身边工..
·耀邦说,他们说
·胡耀邦逝世24年..
·亲历胡耀邦拨乱..
·改革开放人物志..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我和表姑李昭
作者:汤善志      时间:2017-09-28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我叫汤善志,是安徽宿州人,出生于19521115。听奶奶说,在我出生几个月时,爸爸就去世了,三年后妈妈也走了,我从小就跟着奶奶高惠珍、姑姑汤维云生活。虽然我在摇篮里就失去了父母的爱,但身为孤儿,却并不孤苦,有奶奶和姑姑的悉心照顾,衣食无忧。那时候,奶奶做家务,姑姑靠裁缝手艺为生,按件计资,每月能挣20元钱。在上世纪50年代,生活水平极低,物价低廉,每月20元钱可以养活45口人。我小时候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就是邮递员大叔穿着一身绿装、挎个绿包、骑一辆绿色自行车,一进院就喊我奶奶的名字,让她拿私章过来盖章,有汇款单到了。那时候根本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时间久了才知道是表姑李昭给我们汇钱来了,每月按时汇过来20块钱生活费,逢年过节再加20 元,弥补生活上的不足。

 

听我姑姑说,我从小无父无母,是汤家唯一的男丁,表姑和姑姑有一个共同的心愿,是想好好的培养我,让我能好好上学,多学习点知识,以后做个有用之才。

 

表姑不仅在经济上支持我们,每次寄钱都会一起寄一封信,在信里也经常教导我,鼓励我好好学习、好好做人。可是我当时年少无知,不懂知识的价值,没有珍惜时光,没能好好读书,从小就调皮贪玩,再加上奶奶隔代亲,对我过分偏爱,有奶奶宠着我,姑姑想管也不敢管。上小学期间,前三年成绩还可以,后来就一年不如一年。我特别喜欢看小说,五年级时迷恋上了武侠小说,看《七侠五义》、《水浒传》,特别喜欢小说里面的英雄好汉,以他们为榜样,做好事不留名、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敢做敢当,平时抓蛐蛐和别人斗,有时抱着斗鸡到处找人斗。后来越来越调皮,致使各门功课成绩都不及格。

 

不过我从小就记着奶奶说的一句话,“孙子有理讲倒爷”,这些朴素的道理告诉我,不能占他人便宜,凡事以理服人,不能强势压人,平时就爱仗义疏财、交朋友。奶奶说,我爸爸帮邻居买鸡蛋,总会把自己买的鸡蛋,拿一个放在邻居家的鸡蛋篮里,我听了以后也会模仿爸爸那样做,总之从小到大,我都没占过他人的便宜,宁愿自己吃亏。有道是人过留名、雁过留声,我活在世上,也要留个好名声。

 

60年闹灾荒,百姓苦不堪言,不少地方草根、树叶、树皮都被人吃光了,个个皮包着骨头,面黄肌瘦,饿死了不少人。我姨奶高蕙兰(表姑李昭的妈妈)从北京来家探望,见到此情此景,惨不忍睹,立刻返回北京,每个星期给我们寄来藕粉、点心及其他食品。如果不是姨奶和表姑的接济,我们将会是什么样的后果,真的很难想象。人要知道感恩,在我幼小的心灵里就知道,姨奶和表姑一家人是我最大的恩人,是她们的善良和爱心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有道是大恩不言谢,我只能牢记在心,按照《水浒传》里面好汉的说法,滴水之恩,当以涌泉相报。

 

65年我没考上初中,一心只想当个工人,可又不满18岁,好在姑姑人缘好,托人让我进了一家工厂当学徒工---锻工,每天高高兴兴地抡大锤。那时工厂落后,好多活都是手工做出来,比比谁的力气大,当个工人逞英雄。

 

好景不长,66年文化大革命开始了。工厂停工、学校停课,整天游行示威、搞大串联,开始文斗、武斗,在各保其主的形势下,我被列为了“黑帮子弟”。派系斗争很厉害,不是打就是骂,我的原则是:人不犯我,我不欺人,人若犯我,我也绝不会对他客气。在那些动乱年代,吃过不少苦,受过不少委屈,重的时候流过血,轻的时候被人打的鼻青脸肿。不论我受多少苦难都没有事,只要他们说我恩人家的人和事,我都和他们没完没了。总之我要捍卫表姑家的名誉,决不允许他们乱说。

 

我有个同事叫方明山,他是转业军人,枪法好,我很佩服他。经他提笔,我们两个写了一副标语,结果被定性为反革命标语。他私下找到我说:“善志,我就要结婚了,标语的事你扛着,别说是我让你写的。”当时我姑姑也在场,我看姑姑也没说什么,我就毫不犹豫的一口答应了。没想到这个事让我成为了典型,让我写检查,大会批小会批,写了很多次检查都说我反省的不深刻,并且处分我三年不能转正,更不给涨工资。其实这些对我来说都无所谓,只要能帮助别人高兴快乐就行了。真如所说的“初生牛犊不怕虎”,年轻气盛的我,心里面一直装着那梁山好汉的豪迈气概,有他们做我的精神后盾,什么也不怕。

 

70年代流行“三转一响”,就是自行车、手表、缝纫机加收音机。那时我国手表只有上海牌一种,卖120元,有手表戴的人寥寥无几。我的手表是表姑给买的法国牌子手表,价值140元,在那个年代我很满足,衣服无忧,别人有的我有,别人没有的我也有,我也很风光,日子过得很快乐,我觉得我并不比有父母的孩子生活的差,我感觉表姑不是亲姑,却胜似亲妈。

 

同年厂里分了一批应届毕业生,其中有一位姑娘长得很漂亮,不久我们就相爱了。可是当她妈知道我只是个临时工,就极力反对、百般阻拦,致使女朋友得了大病,在当地治了很长时间不见好转,然后去了合肥,在合肥治疗一段时间也无结果。最后是奶奶带着她去北京治病,经过一个月的治疗,她的病痊愈了,比以前显得更漂亮了,同时也把我家所有的积蓄都花光了。一下子囊中空空,一贯讲究潇洒爱时髦的我,生活很拮据。在那困难时期,表姑给我寄了一块浅鸭蛋绿色的确良,做了一件衬衫,那是我最喜欢,也是最好的一件上衣。60年后才知道那块布料的表姑和她的同事们自己研发的成果。女朋友的病治好了,我们都万分高兴,但她的母亲还是不能认可我,不论怎么说事实摆在眼前,我是个临时工,写反革命标语者,未来如何谁能料到。我想人不能光为自己着想,要换位思考,更要为心爱的人以后的幸福着想。我也后悔过、动摇过,为什么不讲清楚去帮朋友承担罪名呢,但又想男子汉大丈夫,言出必行,绝不能出尔反尔。经过一段时间反复的思考,最后忍痛割爱,含泪分手了。我们都互相思念,却只能把爱藏在心里。从此我变得孤言寡语,从前调皮、捣蛋、活泼、可爱的我,一去不复返了,我已经变成另一个汤善志了。

 

我记得我32岁那年,第一次去表姑家,那时住富强胡同6号。她知道我喜欢吃甜食,就让妹妹给我买了各种糖果,又让金阿姨给我做八宝饭,总之都是甜食,有好多都是我没吃过的。姑姑给我讲很多道理,慢慢我的心情才有点好转,真想多住几日,但返程的车票已买好。

 

表姑非常关心我们厂。那时大兴县有个铸铝厂,生产的铝锅很受欢迎,她就建议我们厂去参观学习,我又第二次去了北京。在家里表姑教我洗衣服,并说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说实话在老家我连袜子都没洗过,哪里会洗衣服,没办法表姑说的在理,只好按她说的方法慢慢去洗,再加上我本人爱干净,没想到一洗下来,几十年出门在外我的衣服都是自己洗。

 

有天晚上吃完饭,表姑给我一张票,让我去看戏。我从小就喜欢看戏,但我看戏就喜欢看武戏,文戏就睡觉。我家在宿县北关小隅口,隔着窗户就看到戏台上的全景,也可以说跳出窗户就到戏院,表姑告诉我路线就让我自己去。她陪着客人坐车去,车上加司机三个人,空着个位置她也不让我坐。

 

表姑很照顾我生活上的细节。有次表姑让我去理发,我说等我回宿县再理发,因为我在老家都有固定的理发师,有时排长队或者改日再来,也不会换理发师。表姑说这么大北京,王府井四联理发店是有名的,难道理发会不行吗?第二天我拿着比较满意的发型照片给四联理发店的师傅看,请他按这个发型给我理发,师傅看后笑了笑,理好后我对着镜子看来看去总觉得不太理想。回到家,表姑看了后说很好很好。

 

第三次去北京办事,是住厂桥招待所的,不记得当时过什么节了,原来每间屋住四人,不走的就合到一个房间。真是无巧不成书,我刚到另一个房间,客人正在打电话,他重复了一句姓汤的,我说我姓汤,我一接电话才知道是大哥胡德平。大哥说过节了,妈妈让你明天回家吃饭。后来才知道那位客人姓蔡,叫蔡文彬,是四川省邛崃县的,后来我们也成了朋友。

 

有道是巧的娘抱巧,真是巧极了。本来四个人住一屋谁也不了解谁,见面只是打个招呼而已,没想到我会和找大哥的蔡文彬住在一起,后来表姑就让我回去住。说实话我不想回家住,因为我从小养成了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毛病,自由自在惯了,回家就不自由了,规矩多。特别是在一块吃饭,夹菜时不能用私筷翻来翻去,吃饭不能狼吞虎咽,吃饭时声音不能太大,饭后自己的碗筷要自己刷,饭桌上要各扫门前雪,总之要干净卫生,哪有我在外面好,吃完抬腿就走人。

 

蔡文彬的老乡小彭,是四川音乐学院拉二胡的,她来京演出期间,她老师的家人病重,急需一张飞机票,她找到我请我帮忙。我只好给表姑说,请表姑帮忙,表姑说既然这样,就让工作人员帮她订一张吧。

 

毛主席纪念堂建好后,可以参观主席遗体,刚开放时票比较紧张,表姑给了我一张票。我非常高兴,因为我最敬佩的人是毛主席、周总理。我有参观票的事被一位青海来的罗双知道了,他就给我说“小汤,我们来一次北京不容易,而你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把票给我,好不好?”。既然他这么说了,我也不好拒绝,就把票给他了,他非常高兴,连说谢谢。事后表姑问我去参观了吗?我把事情简单的说了,表姑说你做得对。

 

85年老家的工厂需要到石家庄市买材料,就请大哥帮我介绍那里的朋友当向导。当时接待我的是刘冲,他知道我还是单身时,就动员我来石家庄,说那里的棉纺厂多,女工人多,只要你条件不高,个人问题很快会解决的,后来我们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哥们儿。在他的劝说下,我决定调到石家庄。我老家有句口头语,“宁往南走一千里,不往北走一砖”。意思是南方富有,北方贫穷。但我认为北方人好相处,正直且不耍心眼,正和我的脾气。我把我的意思简单给表姑说了,表姑听了坚决反对,她的意思是在老家熟人比较多,有什么事都可以帮忙。调到石家庄无亲无友,人生地不熟,很不放心,所以不能同意。但我的想法和表姑的想法恰恰相反,我不想让别人知道我们两家的关系,更不愿张扬这层关系。其次就是离开这伤心之地。我给表姑说,你如果不让我调走,我就打一辈子光棍。表姑听了此言,也没有办法,只好随我去吧。同时,我也给刘冲提出一个要求,我和大哥的关系,你自己知道就行了,除了(江尚南)大哥朋友,其他人我不想让他们知道。刘冲同意我的要求,就这样我就办了调动手续。

 

在我去石家庄时,我在宿州市住东关曙光影院附近,那是一排单间格局的房子,宽3.3、长6.6,我自己有一间,走时就把房子送给朋友王全军,那时他们家人口多,生活也比较困难,送给他一间房,又帮他解决了个人问题,他家人对我都十分客气。今年5月份我又回趟老家,结果没有见到朋友,原来那里要拆迁,已经圈了起来盖高楼。

 

刚到石家庄水土不服,受了一阵的苦,早上喝小米粥,一看就不想吃。小米在我老家都是喂鸟、喂小鸡的,人怎么吃呢。还有那种炒饼干巴巴的,很难下咽。不论怎么样这是自己选的路,只能走下去。以前我都是服从分配,领导说干啥就干啥,绝不挑肥拣瘦,加班加点从不叫苦,也从不讲报酬。调到石家庄是我自己选的,在市宾馆做厨师工作,表姑知道我做厨师工作也很高兴,十分支持。那时在宾馆我什么都不会,大家唯一喜欢的就是我熬的粥。因为我每天起得早,粥熬的时间长,所以都喜欢喝。由于我什么都不会,所以每次拉粮都是我去,面粉40斤一袋,大米100多斤一麻袋,都是人力去装卸。有一次扛麻袋不小心,腰闪了一下,后来也没注意,结果落下了腰痛病,痛起来很要命。大约七八年后才慢慢恢复过来。

 

原来宾馆用的点心和面包都是买的,我就给表姑说,我想去北京学做面包。表姑说来北京就学做面包,她意思是好像说得也太轻巧了吧。我说我们宾馆来外宾,咸、甜面包都是到外面买的,表姑同意我的想法后,就帮我联系了面包师。那时表姑已搬到会计司25号院,送我去的是杜阿姨(表姑的秘书)。坐到车上,我心在怦怦乱跳,想起老家有句话说“人过三十不学艺”,我都三十多了,不知道学手艺还行不行。话已说出口,只好迎头而上。白天在酒店学习,晚上回来表姑就让我在家练习。不到一个月,咸、甜面包就学会了,特别是甜面包,刚出烤箱就吃,真是特别美味。我记得很清楚,刚到石家庄晚上试烤的面包,让服务员们品尝,大家晚上都没有睡好觉,原因是面包吃的太多,肚子给胀的。表姑听了大笑不止,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表姑那么高兴、那么开心,也是唯一的一次。

 

表姑见我初见成效,就让我再去北海饭店学做小吃,其中有宫廷窝头、豌豆黄肉末烧饼等,并且让我试做红豆的。她说家里有很多红豆,不妨你用红豆做。经她提议说干就干,我按她的意思去做,既好吃,而且非常好看,我感觉是一盘很好的凉点。品尝的客人,第一个人是王富玉,他原是邢祟智的秘书。他正好来北京,我有些用品请他带到石家庄。我做的窝头和凉点很受欢迎,特别是女孩爱吃。但在上课时不知该取什么名称,我立刻给表姑打电话,她想了想说就叫胭脂红吧。后来酒店生意越来越火,经理也非常重视,不断派出人员外出参观学习,因此我们酒店火了好几年。

 

有一天表姑说第二天去江西,你烤些面包,能烤多少是多少,大约三十人的量吧。说实话家里的小烤箱烤面包肯定不行,当时吃还行,放一段时间就不好吃了。前往江西的飞机上,有温家宝同行,飞机上的工作人员都跟他合影留念,唯独我一人没有跟他合影,我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名普通工人,做人要低调。

 

回到石家庄后,我正在上班,经理找到我说,有个客人要见你。我想会是谁呢。比如是刘哥他会直接找我。我穿着工作服跟着经理进了会客厅,里面有不少市领导,我一看是大哥来了,我问大哥有事吗,大哥说是妈妈让我来看看你怎么样,我说很好,没什么事儿我就走了,正在烤面包,我就走了,就说了几句话。后来才知道,那时候大哥是中央整党指导工作委员会湖北巡视组巡视员、华北联络组副组长,在蒿城有试点。从那以后,我的秘密就暴露了,很快就都知道了。原来是这样,大哥一到宾馆就让服务员把小汤叫来,结果他人都不知道。大哥说就是那个学做面包的,他们才知道是我。还有的人说,怎么可能胡家的亲戚是做饭的,肯定是吃饭的。总之是怕什么就来什么,使我自由平淡的生活,一下被打破了。因为别人知道我和大哥的关系,我就要约束自己,就不能犯自由主义错误,说话做事都要小心。

 

我在山东有位表兄,他知道我在酒店上班,就把他们家产的啤酒让我推销给酒店。他带着样品去找我,被我给拒绝了。我听说他特别会说瞎话,本来3元的东西,他却说5元,对亲戚朋友都这样干,这样的人我怎么会跟他合作。他找到表姑说,他想帮我挣些零花钱,善志不同意。后来表姑就问我怎么不跟你三哥合作呢,我把听到的事给表姑说了,表姑听了很理解我,就说你也不是做生意的料,把你卖了,还会帮别人数钱呢。

 

经刘哥介绍认识了一位导演名叫甄晓甫,他找到我说,他拍了不少电影,挣了一些钱,有些人特眼红,都想整他。他意思想让我做他的后盾。经过多次接触,我发现此人很有文才,心想他是凭自己的才能吃饭,就答应做他的朋友。后来我看了他在保定卷烟厂拍的电影《敏的故事》,主演陈佩斯、蔡明。在剪片时甄晓甫、陈佩斯和我一起,那时我给他们买盒饭。看完后我认为很好,就跟他说,只要你做正当事情,我会支持你的。后来他要把我的名字写在后面(剧务),我没有同意。

 

我这个人自由惯了,说去就去,说走就走。表姑就说我做什么事,做之前也不打个招呼。石家庄有个朋友想见大哥,我就先给表姑打个招呼,经过以前的教训,这次提前讲一下。当时大哥也在场,没想到表姑当时就拒绝了,说不行。我的脸立刻就变了,一言不发。大哥就说了:“妈妈,小黑也应当有朋友,只要我有时间见见也没什么”。后来大哥单独给我说,以后有什么事给我说,不要让妈妈知道。有了大哥这句话,我的心情立刻就好了。

 

我很喜欢留小拇指甲,认为很好看,不小心被表姑看到,她要我尽快剪掉,绝对不能再留。见我没有行动就给我讲道理,身为厨师,首先要干净,你是做面点的,更要讲卫生,你留这么长的指甲,里面会藏有细菌,客人或他人吃了会得病的,不能光图好看,影响他人健康。这么简单的道理,你应该懂。听到她的一席话,确实很在理。虽然有些不忍心,但还是剪了,以后再也不留了。

 

在石家庄,刘哥托人给我介绍对象,有好几家。表姑就给我说,你没有什么文化,最好找个工人家庭的女儿比较合适,这样不会被他人歧视。

 

94年经朋友介绍认识了张定英,她是湖北沙市人,在供电站工作。我们很快就把婚期定了。婚事从简,到北京旅游几天,买些糖发发就行了。表姑在北京招待所给我们订了间婚房,就算结婚了。以前我的同事红白喜事,我都会随礼,但我们结婚,我没有收一分礼钱。表姑送了我们一对情侣表以及一套床上用品。

 

95年我们有了女儿,女儿生下来就漂亮,比洋娃娃还好看,真是十人见了十人夸。我们两口子整天乐呵呵的。当时国家有政策,夫妻两地分居的,只要找到接收单位,就可以调动。我就找大哥帮忙,我说大哥有件事求你帮忙。大哥说你讲,我说等我女儿大些,把我爱人的工作调到石家庄。大哥说没问题。我听了心里十分高兴,但我不善于表达,只是在心里念叨感谢。前半生我还没求过人,只是帮别人,这是我第一次求大哥,为自己办一次私事。

 

97年我们的经理找到我说,他的亲戚走私四辆轿车在湖南常德被扣,总价值100多万,让我想办法请家里人帮忙。我当时就给他说了,你如果是“冤假错”,我可以帮你跑一趟,你这个走私的事儿,我办不了,也不能帮你跑。但他们还是苦苦哀求,我经不起他们再三的要求,心软了,答应陪他们走一趟。那时我最怕的是表姑,她对我的要求太严了,所以我很怕她。大哥对我一向和气可亲,这个事只能给大哥说说。到了家里也不敢进去,只能在值班室等大哥。没多久,大哥就出来了,我就把事情给大哥说了说,没想到大哥听后火冒三丈,大发雷霆,一向和气的大哥好像变了一个人。他狠狠的训了我一顿,并说你们经理是不是共产党员,这种犯法的事也来找我们。当时把我搞得羞愧难当。我长这么大第一次被教训。那时地下如果有道缝,我都会钻下去,太难为情了。我本以为大哥会给他们解释一下,解释完就算了,没想到大哥一点情面都不讲,当着同去的人面前发那么大的火,生那么大的气,我的自尊心也受到了极大的伤害。早知会发生这样的结果,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带他们到家里面去,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好似哑巴吃黄连,有苦难言。

 

事后我们就赶快回石家庄见了经理,把情况简单说了说。然后我就陪着司机师傅吃饭,我们也成了朋友。自从大哥生气,把我训了一顿以后,就再也不搭理我了,我爱人的工作也泡汤了。

 

有一次,表姑请人吃饭,我一看这不是石家庄市委书记吗。开饭时表姑没有介绍,我也装傻,我认识他,他不认识我。我喜欢那些清廉的官儿,特别是微服私访的那些官儿,所以我不喜欢的官儿就不打招呼。表姑很节俭,每次吃饭,掉的饭粒都捡起来吃,我看到表姑那样做,我也模仿着做。不论掉的饭、菜都会捡起来吃。因为以前我给表姑说过,有的客人太浪费了,有好多菜吃不了,都倒到垃圾桶里了,所以表姑说:“善志,家里不能和你们那大宾馆比,总之要勤俭节约。”

 

2002年住房改革,我住的一室一厅的房子,要个人买断,我哪里买得起。爱人工作不能调动,只靠我一个人的工资养活她们娘俩,日子过得少这无那,单住又错的紧,没办法只好去北京找表姑,表姑给了钱把房子买了。

 

我的同事刘宏,我们是十多年的朋友。他喜欢炒股,光靠工资本金太少。我分到一室一厅房子,他找我想用我的房子做抵押,用抵押的房钱去炒股。抵押了多少钱我不知道,每月还多少钱我也不知道。只知道此人可信。既然他要我帮忙,我就毫不犹豫的答应。听说前半年还行,后来银行老打电话找我,我只好把实情告诉银行工作人员,银行工作人员很谅解我,并给我说,由于他不守信用,我以后想贷款也不能再贷款了。

 

05年,我的同事刘静--我心中的“女汉子”,她有个企业家朋友,当时有个橡胶循环利用好项目,想见见大哥汇报一下。我知道大哥关心民营企业,就给大哥说我石家庄有个企业家朋友想见见你。大哥说好,给他五分钟时间。我想不论怎样,只要你同意见就行了。我的任务也算完成了。见面先介绍刘静,刘静穿一条牛仔裤,裤子膝盖上有几个小洞,赶时髦的。大哥就开玩笑,说你的裤子怎么这么多小洞啊。气氛一下子活跃了,我们都笑了,然后朋友就把他的项目给大哥介绍了一下。大哥听了他的介绍很为民营企业的积极发展感到高兴。多少年来,这是我第一次看到大哥这么积极、热情。而我也很高兴,虽然这么多年,我只是和这位企业家朋友吃了不超过五次饭而已,但他的事业做起来也做大了。

 

2009年我的女儿病了,石家庄各大医院都去了,但诊断不了,只有求助表姑。那时酒店属于服务行业,工资比较低,多年的存款,结婚时都花光了,我们一直住一室一厅的房子,靠我一个人的工资,生活入不敷出。苦和难只有自己知道,还好有表姑的支持,女儿的病总算治好了。大哥很喜欢我的女儿,有时间还会逗她玩儿。知鸷也非常喜欢我的女儿,并说:“只能叫我姐姐,如果能叫我阿姨就好了。”表姑更是喜欢我女儿,说汤家也有位聪明漂亮的女孩子。刘晓江说,女儿的事以后我包了。表姑说这孩子这么聪明,以后可能不需要你们帮忙。小黑是我的小名,由于从小就黑,所以大家一直叫我小黑。那次吃饭,表姑说:“大家都在,我说一件事,小黑已经大了,也有了女儿了,大家以后不能再叫小黑了,以后都叫善志吧。”从那天起,表姑和大哥就再也没叫我小黑了,可见表姑想得多全面。

 

表姑为人非常热情、好客,不论是谁来家里做客,吃饭时她都不停的让客人多吃菜,还用公筷子帮客人夹菜。我比较偏食,喜欢吃的就多吃,不喜欢吃的就不吃。表姑就说我都要吃一些,每种菜有每种菜的营养,要合理搭配,特别是红薯不能多吃,吃多了容易烧心。

 

表姑时刻惦记着老家宿县,对老家来的人都非常热情,常留他们在家里吃饭,了解老家的发展情况。江西省的民营企业家王翔同志,在老家建了一个光彩大市场。听说市场越来越红火,最主要的是解决了一些人员就业。当时我还有些怪表姑,觉得老家什么都没有,只有符离集的烧鸡比较出名,怕开发商去了挣不到钱,没想到开发商满意,市政府领导有业绩,还有许多人能够就业。后来在事实面前,证明表姑的做法是对的,既支持了当地发展,又为民谋了福利。

 

大哥喜欢曹学,他写的有关曹学的书出版了,要送我一本,我不愿意要。表姑问我为什么不要,我说我看不懂,她说看不懂,多看几遍就行了。

 

有句话说得好,人活到老学到老,表姑就是这样做的。有天晚上我玩饿了,就去厨房找吃的,大约10点左右,路过表姑的书房,灯还亮着,隔着窗户玻璃,看到表姑还在写毛笔字呢,我心想都10点多了,表姑还在不断学习。有时还在学习打太极拳,自感很是惭愧,我的字写得很差,多年来表姑一直叫我好好练习写字,可我只有三分钟热度,钢笔贴也买了几本,练了一会就没兴趣了,一点耐心都没有。就是喜欢打麻将打扑克,从小玩到大,没什么长进,字写的仍然很差。想想表姑对我唯一的要求都没做到,真是辜负了表姑对我的一片苦心。

 

表姑知道我在襄阳光彩大市场工作,她就经常提醒我,为公司办事不能大手大脚,他们挣钱也不容易,要为公司节省开支,出差时尽量少花钱、多办事。家里什么都不缺,不能拿公司的钱给我买任何东西,你能来看看我就行了

 

后来,宾馆总经理走私车的事情,表姑也知道了。我就跟她说,为此事大哥多年不理我,我也很委屈。表姑说没事儿,以后我给你大哥说说,她也知道我尊重大哥,并说以后有事,事前多和你大哥商量。我说好吧。我也认为和大哥交流太少,每次见面说几句话就完事。所以大哥对我并不了解。

 

有首歌唱得好,世上只有妈妈好,没妈的孩子像棵草。事实说明,并非如此,表姑对我的爱却胜似亲妈。虽然我文化程度不高,也一无所有,有时还会惹姑生气,但她非常大度宽容我、知我、懂我、教养我,无私的帮助我,她对我的养育之情比天高、比海深,我却无以为报,一天孝道也没尽,内心万分愧疚。记得在我55岁那年,我说表姑,经过这么多年的事实证明,您以前对我的教导和要求都是正确的,我这非得经过一件事,然后才能知道对错与否。表姑说能认识到就行了,现在还不算晚。

 

在表姑的教养下,我为人正直善良,一是一二是二。从不说过头话,也不做墙头草,风吹两面倒。答应别人的事,总会想办法帮别人办成。不谈任何条件,有时候甚至会花自己的钱去帮别人办事。我从不欺负别人,特别是弱者,遇到不平的事,敢于上前理论,总之要以理服人,一事当前,先为别人考虑。我认为要想尊重自己,首先要尊重他人,人可负我,我不负人,以吃亏为主。从小到大,我从没有在外面打着表姑的旗号,没有谋过私,也没有谋过利,我做人的原则就是低调再低调。

 

我虽不是什么名人,但我想做个好人,为此我总以表姑一家人为榜样,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提醒自己,人穷不能志短,就是冻死饿死也不会做有损表姑家名誉的任何事。

 

表姑说,善志你跟了我们这么多年,也没沾什么光,你会怪我们吗。我说表姑我理解,我认为当官就要为广大人民服务,不能像一些人,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沾亲带故都沾光。表姑说以后你的女儿可以读书,但是不要做官。我这辈子最对不起的是我爱人,更对不起我女儿,我作为一位丈夫、一位父亲,让她们跟我生活在困苦中,在这只能说对不起。

 

今年得知表姑去世的消息,心中悲痛万分,只觉天地同哭。虽然我自小就失去了父母,但直到表姑离去,我才真正成为了孤儿。追惜抚今,我不名一文,全靠表姑一路照顾我、教育我、鼓励我,其中点点滴滴,音容笑貌,犹在眼前。我没有尽到该尽的孝心,千言万语,只能留在心底。

 

 如今,表姑不在了,我跟大哥之间,唯有当年我耳根子软,带朋友去见大哥,想请他帮忙处理走私车被查,惹大哥生气这件事,在我心里一直如鲠在喉,每次想起都彻夜难眠,有苦难言。因为这个事,大哥不理我了,我爱人工作没了,我这些年的生活,艰难中勉强维持了下来。我不怪大哥,一如既往的尊重他,常言道打虎亲兄弟,只希望大哥能得知我的心思,我就心安了。

 

为了报答表姑对我的养育之情,我决定在我去世后,把我的身体交给社会,有用的部分捐给那些需要的人。

 

 谨以此文,纪念我最亲最爱的表姑——李昭。

 

  

  汤善志 于湖北襄阳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我和表姑李昭
叶永烈:胡耀邦引用毛泽东的哪三...
在网络时代回望胡耀邦的“微服私...
吴稼祥:“除了下去,我从未离开...
胡耀邦主持中央党校对学员实行“...
刘竹溪:共青城的深情回忆
胡耀邦和第二任秘书郎宗耀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