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参观胡耀邦故里
·胡耀邦逝世24年..
·在胡耀邦身边工..
·改革开放人物志..
·耀邦说,他们说
·亲历胡耀邦拨乱..
·口述历史:胡耀..
·尊重科学,从人..
·鼓励讨论,开放..
 
 
·吴小莉专访胡德..
·【1978】致敬:..
·叶选基:叶帅在..
·学习时报:胡耀..
·情绿三华山
·11亿中国人民为..
·郑仲兵:胡耀邦..
·胡耀邦的公仆品..
·胡耀邦的读书 ..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怀念耀邦 >> 怀念文章
挺 过 去
胡耀邦在长征中
作者:张科      时间:2007-02-13   来源:
 

  红军长征胜利已经70周年了,作为人类战争史上亘古未有的奇迹,长征留给世人的不仅是一座永久的精神丰碑,而且是一个可以传之久远的东方神话,一条绵长的精神矿脉,一部史无前例、雄伟壮丽的史诗。长征路上炼就了众多优秀的民族精英,他们其中很多人在以后的中国革命和建设道路上担负起重要的工作,胡耀邦就是其中的一员。

  1933年9月至1934年夏,中央革命根据地红军的第五次反“围剿”作战,在中革军委博古等领导人实行军事冒险主义、军事保守主义的战略指导下,屡战失利,苏区日益缩小,形势日趋严重。1934年10月10日夜间,中共中央和红军总部悄然从瑞金出发,率领红一、五、八、九军团连同后方机关共8.6万余人进行战略转移,向湘西进发,开始了悲壮的、前途未卜的漫漫长征路。

  1934年10月中下旬,已经初显凉意,一阵秋风扫来,片片黄叶被吹落到地上。浑茫的雾霭在无尽的山峦间腾起,归鸟在林梢间鸣叫着盘旋。当时作为少共中央机关干部的胡耀邦随中央“转移”,向西部进发。胡耀邦到少共中央机关工作时间并不是很长,但进步很快。由于认真学习,酷爱读书,工作积极,并且在工作中起草的文件、发表的意见,言之有物,见解独到,胡耀邦得到主管青年团工作的张闻天和主管组织工作的李维汉以及少共中央领导人赞赏,被作为优秀干部培养和使用。这次他随大部队进行长征,对他来讲是人生的一个大转折。

  胡耀邦被编在第二纵队的“中央工作团”里,在总政治部做民运工作,以及共青团组织的政治思想方面的工作。胡耀邦从瑞金出发后,经过两天的行军,随队来到于都河边。于都河并不宽,又是枯水季节,水流平缓。除原有的一座木桥外,工兵又架设了几座浮桥。但由于桥面狭窄,等待过桥的人员和辎重过多,所以通过得十分缓慢。河畔边到处是为红军送行的“老表”,老乡们举着火把和灯笼,一面把带来的辣椒、干菜、鸡蛋等等塞到战士手里,一面沉重地重复着一句话:你们一定要早些回来啊!战士们谁也不说话,只听得桥上的脚步声,武器碰撞声。胡耀邦渡过河时,已是后半夜了。他回过头去眺望河对岸,灯笼火把仍然亮着,照得周围一片通红,可以看到后面队伍的幢幢人影。此时神色凝重的胡耀邦默默的告诉自己,我们还会回来的。

  队伍向西南行,准备绕过赣州后,再向西折进入湖南。敌人的飞机始终在红军的头顶盘旋,倾泻下来的炸弹给红军的前进带来了很大的困难,只能是白天休息,晚上行军。胡耀邦跟着队伍,就这样不紧不慢地走着。这样的行军不算疲劳,也不怎么紧张,人们也万没想到不久就将有那样严酷的惊险和苦难,所以也没有多少政治工作要做。只是休息下来的时候,如果周围没有敌情,连队之间就会互相拉歌。这也是红军的一个传统。这时候,胡耀邦就要站出来,指挥大家唱个《红军歌》或者《盼红军》,再不就自己来一首高亢的兴国民歌。胡耀邦高涨的情绪带动了大家,使得大家都忘记了疲劳和饥饿。胡耀邦还经常鼓励大家:只要我们挺过去,胜利就是我们的。

  但不久,胡耀邦染上了疟疾。持续的一阵高烧又一阵寒冷,折磨得他浑身绵软,已无法走路。按上级规定,团级以上干部负伤或生病可以坐担架。胡耀邦属团级,领导上派了担架来。虽然好强的他不愿为大家增加麻烦,但大家还是不容分说地把他抬了上去。他躺在担架里,忍受着病痛的折磨。好在前面就是贺诚领导的野战医院,医生时时过来照拂。但由于过去营养太差,身体虚弱,这次又大大耗损了体力,他这场病缠缠绵绵总不见好。一直到抗战胜利以后,胡耀邦的疟疾才得到彻底根治,1946年春胡耀邦由于过度劳累,旧病复发,疟疾虫卵深入到了肝脏,发病好一段时间后,他才去住院。后来在日本医生稗田大夫的治疗下,很快好转。

  在通过敌人设在湖南桂东、汝城至广东城口的封锁线时,胡耀邦疟疾略为止住,他坚决不再坐担架,而且部队已进入战斗状态,政治思想工作和宣传鼓动的任务也日益繁重起来。胡耀邦跟随中央纵队在夜间从湘粤边界的一条荒谷通过。这里没有村庄,看不到一户人家,遍地是茅草碎石。两侧高山苍黑如墨,天空乌云翻滚。忽然又下起瓢泼大雨,谷底狂暴的秋风挟着雨水,打得人睁不开眼。雨很快停了,深山老林里格外阴冷,冻得人们打颤。越过长长的荒谷之后,前面又要攀一座大王山,山上在不停地下雨。身体刚刚有些起色的胡耀邦,经过寒雨的反复淋浇,又发起烧来,但他一直支撑着。红军打下宜章县城之后,没收地主豪绅的财物,召开群众大会,动员贫苦农民和修路工人参加红军,宣传共产党的政策,政工人员们有大量工作要做。一旦忙碌起来,胡耀邦就忘了病痛。很多战友劝他好好休息,但他就是不听,总是笑着一摆手说:挺过去,就没事了。

  由于博古和李德的“硬打硬拼”的错误命令,使红军遭受到了湘江失败,红军人数由以前的8.6万骤减到3万多人。众多战友的牺牲,引起人们强烈的悲痛和不安,一时间议论纷纷:博古、李德会打仗吗?为什么4次反“围剿”净打胜仗,他们一上台就净打败仗?我们到底要走到哪里去?……胡耀邦感到,这时的思想工作十分难做,大家提出的问题他难以回答,况且他自己同样有这些迷惑。他听说少共国际师的战友在这一战役中也损失大半,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沉痛。虽然过了江,但谁也高兴不起来,整个气氛无比沉闷。毛泽东审时度势,在12月18日贵州黎平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上提议西进国民党统治势力较薄弱的贵州,在那里创建根据地。大部分领导人同意了毛泽东的不去湘西而北上贵州的主张,作出了关于在川黔边建立根据地的决议,预定以黔北重镇遵义为新根据地的中心。

  胡耀邦随部队取道黔东南,向遵义进发。部队每逢占领城镇,就没收地主土豪的财产,其中的粮食一部分留作军用,一部分分给贫苦群众。部队分粮分衣的消息一经传开,老百姓纷纷走出来欢迎红军。只要停留时间稍长,就举行群众大会,宣传共产党,宣传红军,文工团给老百姓演戏唱歌,政工人员则刷标语、发传单。只要在一个地方过夜,就教群众写6个字:“打土豪”、“分田地”。胡耀邦是这些活动的组织者和参加者之一。每到一地,他就根据当地情况拟写宣传词,在群众大会上发表鼓动性演说,到“干人”家里去做些调查,或者自己提起石灰桶在墙上刷写标语,教儿童们唱《少年先锋队歌》。

  遵义会议的胜利召开,使毛泽东又重新回到了军队主要领导岗位,使大家在危急中看到了革命胜利的希望,大家对前途又充满了信心。在遵义那些日子,胡耀邦和所有政工人员一样忙得不可开交。热情洋溢的遵义青年学生们,从红军进城第一天起,就组织起了宣传队,手执红旗,上街演讲,为红军宣传。胡耀邦带领大家在全城大街小巷,写满了“红军是工农自己的军队!”“帝国主义滚出中国去!”“打倒卖国的国民党!”“取消苛捐杂税”等等标语。有些还深入到学校去组织“红军之友”协会,在工人中组织“赤色工会”。只几天时间,遵义城就一片沸腾。毛泽东对胡耀邦的能力和热情非常赞赏,一次笑着对他说:你这个红小鬼,你知道什么是政治吗?政治就是把敌人搞得少少的,把自己人搞得多多的,这就是政治。

  部队西渡赤水河(一渡赤水),向四川古蔺开进。在扎西,对部队进行了整编,大幅度压缩了机关,中央纵队也被精简了,各级领导人员大部分调到了作战部队。胡耀邦从“中央工作团”被编进了由彭雪枫任团长、甘渭汉任政委的十三团,担任了党总支书记。从此,他参加了作战部队的行动。1935年2月25日,十三团以急行军速度抵达娄山关,经过肉搏,占领了金山制高点,又5次夹击冲锋,终于在黄昏时分占领了娄山关隘口,随后再次占领了遵义。2月27日,胡耀邦跟部队来到遵义城外不远处待命,等待依次进城去维持秩序。忽然,一队国民党飞机低空飞来,投下的炸弹在四处爆炸,一块弹片击中了胡耀邦右臀部,大量鲜血流出,他负了重伤。担架队急速把他抬进遵义城,送进临时安置伤病员的天主教堂。医生王彬用“鸦片水”给他麻醉,做了手术,但弹片未能取出,后来这个弹片一直留在他身体里。后来胡耀邦回忆这里一段负伤生活时说:负伤是不可避免的。我已经把死亡置之度外了。没有任何选择,我只能战斗下去。不战斗,也得被敌人杀死。

  为了进一步调动和迷惑敌人,红军于3月10日撤出遵义,向北由茅台镇附近三渡赤水,再次西进开往四川古蔺。在西进途中,胡耀邦的伤势依旧很严重,十一团政委张爱萍让出马匹给了胡耀邦,但他看到还有其他伤员需要照顾,就把马给了别人,战友都非常钦佩他。他常提醒自己:一定要挺过去!

  “四渡赤水”之后,红军扭转了不利的局面。红军在佯攻贵阳之后,又继续渡过北盘江长驱黔西北,奔向云南,敌人利用70个团的兵力对红军进行围追堵截,中共中央、中央军委4月29日发布命令,红军急速北渡金沙江,甩掉敌人,去川西与四方面军会合。一直到渡过大渡河,胡耀邦所在的十三团这一时期没有大的战斗任务,他随着部队一直在强行军。臀部的伤口虽然已经愈合了,但是在这多雨的环境里总是疼痛不止。在悬在峭壁的小径上,在“一川乱石大如斗”的峡谷里,在经过一条又一条的江河时,胡耀邦临时编些歌曲或顺口溜,吸引大家忘去疲劳。每占领一座县城,也仍然要做宣传工作和发动群众的工作。

   渡过大渡河之后,摆脱了敌军的尾追,同四方面军已经会师有望。但这里一个最大的障碍横亘在面前,就是邛崃山脉的一座大雪山——夹金山。夹金山又名“甲金山”,藏语称为“甲几”,夹金为译音,意为很高很陡的意思,海拔4124米。这里地势陡险,山岭连绵,重峦叠障,危岩耸突,峭壁如削,空气稀薄,天气变化无常,当地流传着的一首民谣:“夹金山,夹金山,鸟儿飞不过,人不攀。要想越过夹金山,除非神仙到人间!”就是对此恶劣环境的真实写照。

  红军长征以来,不知经过了多少险峰峻岭,但像这样的大雪山,还是头一次遇到。经过向当地居民了解,必须在太阳出来以后才可以上山,一上一下70里,必须在五六个小时以内走完,不然就有冻死的危险。大家作好过山的充分准备,要拿一根拐棍,要带上辣椒等发热的东西,要用布把脚裹好,要用布条遮一下眼睛以防雪盲……还要特别注意,不要掉一个人,不要失一匹马。

  开头一段比较平缓,加上大家思想准备充分,觉得并不像说的那样可怕。胡耀邦继续着他的行军鼓动工作。他同政工人员们一道,挥动着手臂为大家“加油”,临时触景生情地编一些快板等等,鼓舞士气。忽然,他看见远处空中出现了国民党飞机,那些飞机飞不到红军所在的高度。大概是被国民党飞机炸伤的旧恨又涌上心头,胡耀邦朝着飞机放声高喊:上来,上来呀,你们这些孬种!战士们哈哈笑起来,有的也随着高喊:上来呀!上来呀!但这样轻松情绪没有保持多久,顷刻之间,天气骤变。浓雾扑面而来,瞬间笼罩一切,气温突然下降,寒风刺骨,接着就下起雨来,转眼又成了霏霏白雪,猛然又化作冰雹,强劲地砸下来。一向转战南方的战士衣裳单薄,这时一个个变成雪人。刚刚爬山时满身大汗,此时一冻,如同全身结冰,冻得人们从心里发抖。环顾四周,一片茫茫白雪,上边是雪的陡壁,不时有积雪从山头崩落,下边是雪的深渊,令人目眩。脚下的路已经冻得又硬又滑,空气也逐渐稀薄起来,胸口像压着石块,透不过气来,心跳急剧加快,头晕腿软,一步一喘。有些人坐下来休息一下,就在原地冻僵了,也有的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再也起不来了。临到山顶时,已陆续看到先头部队战士的遗体。每一步都艰难异常、筋疲力尽的胡耀邦同其他政工人员还不忘执行自己的任务,不能讲话,就用拍手鼓舞大家坚持前进!

  直到傍晚,才算翻过了夹金山。大家就在人迹罕至的深谷中宿营。这时传来消息,先头部队在达维村已经同四方面军相遇了。这个消息使人们欢喜若狂,疲劳顿消。胡耀邦同部队来到达维时,果然看到了身穿深蓝色制服的四方面军官兵。虽然素不相识,但都同样经历了千难万险、无数血战的两军指战员流着热泪相互拥抱,唱歌,欢呼“我们会师了”。接连两个晚上,都举行了会师联欢晚会,到处充满了欢乐气氛。部队继续北进,还是一重又一重的雪山。

  在到达卓克基之前,来到了雪山第二高峰——梦笔山。梦笔山位于小金县与马尔康县交界处,海拔4470米,比夹金山还高出300多米。胡耀邦随部队来到山脚下,向上望去,铺盖在山面的白雪一望无际。他的一个好朋友在爬山途中,颓然地停下了脚步。也许是翻越夹金山那段经历太惊心了,也许是过于疲惫再没有攀登的力气了,也许觉得再走下去前途太渺茫了。那个朋友茫茫然掏出枪来,对着自己的头部,还没等胡耀邦醒过神,他抠动了扳机。

  这件事给胡耀邦的震惊和触动太大了。他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革命生命可以这样自我结束,其实离山顶也仅有一两个小时的路程。他觉得,即使死也要战斗而死,而不能畏缩而死。他深深为这个战友惋惜。过梦笔山用了两天时间。翻过山后,胡耀邦又久久想着那个朋友。他觉得千难万险,千辛万苦,总是可以逾越的,但有时一念之差,却很难逾越。若干年后,胡耀邦在谈到一个人要经得住艰苦、困难的考验时,还常常举这个例子。他说,我们干事业就像过大雪山,确实充满了凶险,谁动摇或退缩,那只能当失败者。谁能勇敢的挺过去,谁就能取得胜利。

  部队又连续翻过了长板、打鼓、拖罗岗几座雪山,才踏上平地。

  部队向毛儿盖方向前进,这时缺乏口粮成为极严重的问题。为了筹集到粮食,军委成立了“筹粮委员会”,组织人力在几个生产粮食的地区,分头筹粮。胡耀邦也投入了筹粮工作。他同筹粮队员们一道,出去张贴保护藏民的布告,在田里插上保护牌,去动员藏民们回来,然后召开藏民兄弟群众会,宣传红军的民族政策和筹粮办法。对动用和收割的群众的粮食,都付了现款。由于得到藏民群众的支持,筹粮任务完成得较为顺利。一天,在筹粮路上,胡耀邦意外地遇上了赖大超。他们也是好久没见了,见面后高兴地抱在了一起。赖大超在红一师,战士们早已连每天二两半青稞麦的饥困生活也很难维持了。他奉师政治部之命跟红三营到这一带来筹粮。乘部队休息的时候,胡耀邦拉赖大超到他的住地,正好张爱萍也在那里,大家都为能邂逅相遇高兴万分。一谈起来,知道彼此都是筹粮的。胡耀邦和张爱萍把自己份内的一点点蜂蜜和麦饼拿出来,让赖大超充饥,还一定要他带走一些留用。数十年后,赖大超还追忆说:现在回味起来,那些粗糙的麦饼,比任何山珍海味都鲜美和珍贵啊!然而耀邦在过草地时,由于备带不足而挨到了难以忍受的饥饿。每想到此事,我都难以抑止激动的泪水,赞叹我们的同志友爱是多么无私和崇高啊。

  由于张国焘横生枝节,延误了时间,国民党胡宗南部得以在松潘附近集结。这样,原先打通松潘北上的计划已不能实现,红军要去甘南,就不得不改而穿过茫茫草地。先头部队杨成武率领的一军团四团出发,从东部边缘进入空气稀薄、气候多变、没有道路、到处是沼泽的草地。周恩来率领的三军团负责收容掉队战士及掩埋烈士遗体,而胡耀邦担任了红三军团直属总收容队队长。

  胡耀邦随部队走出一片原始森林之后,就进入了大草地。这里是名副其实的草地,极目望去,只是天边有一抹起伏的岷山山脉。而地上,除了无边无际的野草之外,一无所有,没有飞鸟,没有虫鸣,没有一块石头,没有一棵树木。唯一的点缀,是野草上面星星点点的淡红淡黄的小花。野草下面是黑水黝黝的泥潭。一条条不知何来何去的小河纵横流淌着。完全没有人烟。这里好像处在荒蛮世纪,充满着恐怖和神秘。

  刚进草地时,一天傍晚,刚刚调来十三团任政委的张爱萍来找随三营行动的胡耀邦。张爱萍说总政治部巡视员冯文彬牵着马来到十三团,带着一些牛羊肉干,说是来“登门慰问”的。张爱萍已找了彭雪枫,现在来找胡耀邦,一道去“共”冯文彬的“产”。胡耀邦好久没有见到冯文彬了,此时见到老领导,无比亲热。4个人席地而坐,说说笑笑,吃着牛羊肉干,可惜没有酒。一向喜欢赋诗的张爱萍随口吟了一句:牛羊肉干邀明月;胡耀邦立即接上:水乡泽国没酒喝;彭雪枫又接道:该请老乡杜康来;冯文彬嘿嘿一笑:打倒老蒋醉弥陀。4句吟罢,4个人哈哈大笑。

  到夜间,气温突然到零下六七度,野草上挂满了白霜,人们只能瑟缩蜷卧着。八九月正是草地雨季的高峰,在随后的几天里,说来就来的寒雨一会儿是蒙蒙细雨,一会儿又是卷着狂风的倾盆大雨,瞬间又是雨雪交加,不多久就变成漫天的鹅毛大雪。雪后又是寒风,风后又是雨……人们知道,又一场考验开始了。

  再向前去,满眼野草连着野草,有的草高达腰际,有的地方大片死草上面又生出新草,脚下是一片片水洼子,底下是枯枝败叶和烂泥,那泥不但软,而且滑。浮草较少的地方,多是泥潭,深可及膝,有的地方深不可测,一旦踏进去,就会一直下沉。有的骡马只顾吃草,陷进泥潭,挣扎着想上来,结果越陷越深,很快就会全被泥水吞没,那泥水咕嘟咕嘟冒几个大泡,就又恢复了平静。有的战士跌倒,滚得浑身泥水,在战友的竭力救援下才得解脱出来;也有的搭救不及,眼看着一点点沉下去;有的即使被救上来,也无力再站起来,终于躺倒在这阴冷的荒原里。

  两三天后,吃饭又碰到绝大困难。柴火潮湿无法点燃,炊事员难以煮麦米饭,大家只得嚼自带的炒青稞麦粒。然而连日来这些口粮遭雨水浸泡,已结成疙瘩。等到这些也吃完了,就去采摘野菜,胡乱吞咽。到野菜也找不到的时候,有的就煮皮带,而草地的水又大都有毒。粗糙的食物几乎要磨破人们的肠胃,半数以上的人染上了痢疾和便血,一个个剧烈腹痛。每天晚间,精疲力尽的人们来到先头部队搭建的简陋宿营地,相互依偎着休息下来。第二天早晨,有些人却怎么也醒不过来了。胡耀邦和收容队员们沿路不断地救助和运送由于饥寒而猝然倒下的战友,所有的骡马都调集来主要用于驮载病号,担架队更是劳累不堪;一些已牺牲的战友只能就地掩埋。后来周恩来给一军团的一封电报里说:“据三军团收容及沿途掩埋烈士尸体统计,一军团掉队落伍与牺牲的在400以上……”

  快走出草地时,胡耀邦却又病倒了。饥饿的折磨,加上寒气和疲劳,疟疾复发了。他越走越慢,渐渐落在人们的后面,终于身子一歪,倒在了一条沟边。不知过了多久,他看到有人骑马慢慢走来。他认出来了,那是表哥杨勇。担任三军团十团政委的杨勇在土城战斗中被子弹击穿右腮,打落了六颗牙齿,负伤后骑马随休养团行动。胡耀邦拉着杨勇的手,含泪说:世峻哥,我怕坚持不到头了!杨勇极力鼓励和安慰:不会的,你要有信心。再说,有我在嘛!杨勇将胡耀邦搀扶起来,把自己的水壶递给他喝水。胡耀邦因发烧正渴得要命,喝下半壶水,立刻精神许多。这对表兄弟,在生死攸关的征途中相遇,而且是一个负了伤,一个染上了疾病,为了革命大业,他俩都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此时两人都激动不已。杨勇不顾自己负伤的身体,把胡耀邦扶上自己的坐骑,他亲自牵马,跟随着部队缓缓朝前走,共同的信念将他俩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不久,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部队,一直抵达陕北。

  走到第七天,终于走出了草地。正如胡耀邦自己说的:好在我们年纪轻,挺过去了……

  1935年9月中旬,部队冒着雨雪交加的严寒,沿着白龙江源头残破的栈道,进入甘肃南部。在“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腊子口,敌人布兵把守,英勇的红军战士从后坡悬崖攀藤附葛而上,从天而降似地奇袭了敌人,一举攻克了腊子口天险。打通了到岷县南部哈达铺的通道。在9月20日, 毛泽东向一、三军团和中央纵队团以上干部作行动方针与任务的报告,毛泽东号召说,从这里到刘志丹创建的陕北革命根据地不过七八百里的路程。经过两万多里长征的、久经战斗的、不畏一切艰难困苦的指战员们,你们一定能够以你们的英勇、谨慎、灵活的战略战术,和以往的战斗经验来战胜困难,而达到北上抗日的目的。

  10月份,毛泽东率领的红一方面军长途翻越六盘山,打开了通往陕北革命根据地的最后通道。毛泽东登上六盘山,临风寄景,气贯长虹,遥想红军走过的艰难里程,展望未来前途,即兴写下了气壮山河的光辉词章《清平乐六盘山》,从而使六盘山扬名海内外。胡耀邦随大部队跨过六盘山高峰之后,打退了宁夏二马(马鸿逵、马鸿宾)骑兵的追击,10月19日,红军主力到达陕北根据地吴起镇。这标志着红军一方面军取得长征的胜利。

  红军长征,从瑞金算起,历时367天,转战11省,长驱二万五千里,历尽难以想像的艰险,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伟大奇迹,是震惊世界的不朽英雄史诗。毛泽东在总结长征的胜利时指出:长征是宣言书,是宣传队,是播种机,长征是以我们的胜利、敌人失败的结果而告结束。我们中央红军从江西出发时是八万多人,现在只剩下一万人了,但是留下来的是中国革命的精华,都是经过严峻锻炼和考验的。我们的力量不是弱了,而是强了。

  邓小平曾对长征作过三个字的概括“跟着走”,而胡耀邦从人生价值中所提炼出来地对长征的概括则是“挺过去”。如果说邓小平的概括体现了人生智慧的话,那么胡耀邦的概括则凝结了对生命真理的探求。胡耀邦就是这样的“经过千百般磨练和考验”的“革命的精华”之一。他经历了残酷的战争,极端艰苦的环境,以及生与死的严峻锻炼和考验。他用自己的革命的信念,坚强的意志经受住了这些考验。长征使他更加成熟和坚强,长征证明了他是一个过得硬的革命者。对他来说,长征的经历是一部无比丰富的生命的百科全书,他从中汲取了不尽的智慧和力量。长征的经历,在胡耀邦以后几十年革命生涯中始终是巨大的精神动力。

加入收藏夹】【关闭
 
 

   
 
雷祯:沈宝祥教授无偿捐赠300余件...
钱江:胡耀邦的出生和起名
陈瑞生:深切缅怀敬爱的耀邦同志...
胡耀邦在黄骅的两小时五十三分
张翔羚:胡耀邦先生
满怀博爱与真情的胡耀邦
钱江:胡耀邦重走泸定大渡河铁索...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