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纪念真理标准大..
·张江明:胡耀邦..
·刘济生:真理标..
·刘济生:发起和..
·汪玉凯:真理标..
·金春明:真理标..
·张黎群等:胡耀..
·郝怀明:“实践..
·高勇:胡耀邦与..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罗玉清:品德崇高的伟人
作者:罗玉清      时间:2022-06-21   来源:《怀念耀邦》
 

耀邦同志是我最崇敬和爱戴的党和国家的领导人之一,这不仅是因为他作了永注史册的辉煌业绩,还因为他崇高的思想品德和为人民为国家赴汤蹈火的献身精神,他也是一个极具鲜明个性的真诚的共产党人。我与耀邦同志接触不多,就这不多的接触谈谈具体感受。

作风民主,能听取不同意见

耀邦同志作风民主,大家敢于对他发表不同意见,也敢于和他争论,他也能听取不同意见。一九六四年夏,耀邦同志在调离团中央前,准备给中央写一篇有关加强农村青年文化技术学习的报告,让我了解全国农村青年文化技术水平以及文盲半文盲的情况和数字。我通过国家统计局找到了有关情况和数字后,向耀邦同志汇报。他听了后说:这些数字不准确,根据他的了解和典型推算,农村青年文化程度比国家统计局统计的低,青年中文盲半文盲数字比国家统计局统计的要高。我坚持说报告第一部分关于情况的分析还是要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材料,耀邦同志有些激动地说,你是相信我,还是相信国家统计局?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在座的耀邦同志秘书戴云同志说,你尽管讲你的意见,我们经常和耀邦同志争论。我立即说,还是要用国家统计局的材料和数字,这是国家专门的统计机构的统计。耀邦同志不再说什么。以后中央批转了这一报告,用的材料和数据还是国家统计局的统计材料。

我也听我爱人曾德林谈过类似情况。一次在“文化大革命”前,老曾对我说,今天(团中央)书记处开会,他与耀邦同志意见不同,发生了争论,耀邦同志说:“我不同意你曾德林的意见,我要和你争论到底。”我听了哈哈大笑,印象深刻。另一次是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在一次在讨论党内政治生活准则的会上,耀邦同志说:这下好了,党员有了一个共同遵循的准则(大意)。老曾说:“有准则,守规矩的还是守规矩,不守规矩的还是不守规矩。”耀邦同志虽然并不赞成老曾的话,但耐心听他讲完,然后让大家讨论。这种民主作风使得在他领导下的干部,无论有什么不同意见,都敢讲心里话。

关心爱护干部

一九五八年根据中央领导的意见,错误地批判和处分了团中央书记处书记项南同志。机关要开批判大会,并通知项南同志爱人、团中央少年部副部长汪志馨同志在大会上发言。汪正在非常苦恼时,机关通知她随耀邦同志出差。她很纳闷,耀邦同志并不分管少先队工作,她也从未与耀邦同志出过差。事后知道这是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梁步庭同志向耀邦同志反映了上述情况,耀邦同志用带她出差的办法使她渡过了难关。这是汪志馨同志后来告诉我的。

一九六○年机关通知我到山西临猗参加劳动锻炼一年,没几天机关党委的米成顺同志找到我说,耀邦同志知道你和老曾(老曾去湖南益阳任县委书记一年)都要下去后说:俩人同时下去不合适,告诉罗玉清不去山西了。我考虑我在“反右倾”运动中挨批,留在机关日子不好过,还是坚持去了山西。但我仍很感谢耀邦同志的关心照顾。到山西临猗后,适逢困难时期,劳动重,吃不饱,十个月,锻炼队中多数人都有不同程度的水肿。耀邦同志知道后,要大家立即回机关,并让医生检查,凡水肿的都到北戴河团中央休养所疗养。我因水肿也去了北戴河,休养三个多月回机关。困难时期机关一些同志得了肝炎,按规定病休一年要扣工资,患病同志正在犯愁,耀邦同志决定不扣工资,有困难的还补助。当时耀邦同志和团中央领导还想了很多办法,帮助大家平安度过困难时期。

政治上的远见卓识和非凡的洞察力

耀邦同志政治上的远见卓识和无私无畏的献身精神,是与他对国家对人民利益休戚相关分不开的。一九七二年五月我和爱人曾德林从安徽凤阳教育部“五七干校”分配到四川工作。我们曾要求回北京一趟,干校军代表不准。在成都等待分配工作期间,我们提出请假到北京搬家,四川省军代表也不允许老曾来京,我只好一个人到北京。其实我们已无家可搬,孩子们都十五六岁就各自东西了,在封闭的干校三年多,除了繁重的体力劳动和挨批挨斗外,实际与世隔绝,我们是想到北京了解一下形势和开阔一下眼界。根据老曾的嘱托,我这次到北京最重要的事是看望耀邦同志。一九七二年下半年我一到北京就去耀邦同志家,看见客厅里坐了不少人,有一青年正向耀邦讲他到监狱探望父亲的情况,听起来让人酸鼻。耀邦转过身来问我:你有什么困难,你的孩子有什么困难,需要什么帮助吗?我连忙说没什么困难,其实我们的孩子正在内蒙牧区和黑龙江建设兵团劳动,很想让他们回到北京或我们身边工作,但只是觉得不能用这些事麻烦耀邦。但这已让我又一次感到了已十分生疏的组织的温暖。耀邦说今天没空了,你明天再来吧。第二天再到耀邦家,胡克实同志和团中央机关的几位同志也在座。耀邦先问我四川的情况,我谈了“文化大革命”中对干部、群众的残害,工农业生产遭到极大破坏,市场商品奇缺,干部都没有解放,各级党政机关都是军代表,造反派当权。耀邦很快打断了我的话,他说:“你不用说了,这些情况我都知道了。”并说:“现在情况还不是最坏的,以后会越来越糟。”我感到耀邦对各地的情况很了解。确如耀邦所说,到了一九七五、一九七六年“文化大革命”后期,天府之国的四川已是民不聊生,饿殍遍野,包括小平同志家乡广安县在内,农民被迫大批逃亡,卖儿卖女,有的县公路两旁树上的树叶树皮都被饥民打光剥光来充饥了,有的饿得没法吃观音土(一种白色黏土)后死亡。耀邦接着激愤地说:搞“文化大革命”的目的是什么?孙中山的国民革命还提出“驱除鞑虏,恢复中华,建立民国,平均地权”十六个字的革命纲领嘛,“文化大革命”要达到什么目的!耀邦忧国忧民的心情溢于言表。克实与耀邦意见一致,认为“文化大革命”祸国殃民。我来北京前,对林彪、江青、康生等人的倒行逆施深恶痛绝,但还有许多迷惘、困惑。此次北京之行,使我豁然贯通,心明眼亮,认识到毛主席发动“文化大革命”就根本错了,这是一切问题的根源。耀邦同志这里是提高认识提高觉悟的大课堂,让你一下子看清事物的本质。难怪“四人帮”污蔑耀邦的家是裴多菲俱乐部。这还可以从耀邦家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言行得到佐证。一九七四年,耀邦三儿子胡德华在重庆一个部队大学上学,曾到我们重庆大学的家里来玩,我们的交谈离不开“文化大革命”,他对当时形势有很清楚的认识,曾一再说”庆父不死,鲁难未已”(意思是不消除庆父,鲁国的灾难就没个完。庆父:春秋时鲁庆公的弟弟,曾经一再制造鲁国内乱,先后杀掉两个国君)。一九七五年已开始批邓,耀邦原秘书戴云同志出差到成都(批邓时戴云因反对“文化大革命”的言行受到注意,有关领导为了保护他,让他住了一段医院,接着又安排他出差成都),与在团中央工作过的七八个同志在李致同志(原团中央辅导员杂志社总编辑)家聚会,老曾和我也参加了。戴云激昂慷慨地谈了“文化大革命”给国家造成的巨大灾难,而且指名道姓说江青、张春桥一伙如何祸国殃民。这个时候他这样讲是需要有大无畏的精神的。我还听李致同志说过,曾有人劝戴云同志,在目前情况下讲话要注意一点。戴云同志激动地说:这怕,那怕,都不讲,国家和党变了怎么办!只可惜这位有胆有识的同志在“文化大革命”结束后不久就去世了,这是一个使人怀念的好党员、好同志。过去我们也谈“文化大革命”的灾难,说林彪、江青一伙篡党夺权的狼子野心,但都是在极熟同志间,个别交谈。因为当时封建法西斯的恐怖统治使大家不得不极为谨慎小心,只有这次在李致同志家里,是许多人在场的情况下敢于畅所欲言。

任人唯贤,从不拉帮结派

耀邦同志在团中央时威信很高,受到大家的敬仰,与他爱惜人才、唯贤是举、任用干部公道正派是分不开的。粉碎“四人帮”不久,当时中组部常务副部长陈野苹同志是曾德林同志的老上级,要调曾到中组部工作,耀邦当时是中组部部长,他不同意,并说:“把熟人调到一块工作不好。”不久教育部部长蒋南翔要调老曾回教育部,耀邦还是不同意,并说:“老曾在重庆大学很好嘛,基层工作也很重要,用不着都到上面来。”直到耀邦离开中组部,老曾回到教育部。以后听说原团中央书记处一书记从安徽调回北京,耀邦惊讶地问,怎么不知道他调来北京。另一团中央书记从天津调到党中央,也是小平同志的意见,并不是出自他的推荐。给耀邦当了多年秘书的李彦同志曾对我说过,他离开团中央时找耀邦介绍个工作,耀邦说:“你熟人多,你去找他们。”以后他再也没有因为工作调动的事找过耀邦。就我接触到的这些情况说明,耀邦为人光明正大,从不拉拉扯扯。但却听到一些传言,说有个什么“团派”。我想这是因为青年团干部较年轻,有文化,“文化大革命”前特别是“文化大革命”期间大多数人表现不错,因而在“文革”后在各处担任领导工作的不少。本来党给青年团的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为党培养输送德才兼备的干部嘛!这些传言已经自生自灭,丝毫无损于耀邦清正廉洁、正直无私的盛名。

凡与耀邦同志有过接触的同志,无论接触深浅、多少,都会深切地感到他伟大的人格力量。古人说“死而不朽”是什么意思?如果一个人德行上有建树、功业上有成就、言论上有创造,即使过了很久的时间,都不会消亡,造就叫做不朽,耀邦同志就是永垂不朽的一位伟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罗玉清:品德崇高的伟人
李友滨:在“思想最活跃的地方”
杨春祥:磨难黄湖
李庚:宽厚平和的伟人
范恭俭:以身作则搞好党风
盛禹九:他心中装着广大群众
李铭光:胡耀邦同青年心连心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