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纪念真理标准大..
·张江明:胡耀邦..
·刘济生:真理标..
·刘济生:发起和..
·汪玉凯:真理标..
·金春明:真理标..
·张黎群等:胡耀..
·郝怀明:“实践..
·高勇:胡耀邦与..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盛禹九:他心中装着广大群众
作者:盛禹九      时间:2022-06-21   来源:《怀念耀邦》
 

远隔尘嚣吐纳新,巍巍气势亚锺陵。

鄱湖结伴水天阔,寥落长河一彗星。

三纪勋功刻墓前,胡公泉下未成眠。

方圆拱石十三块,一块为何在外边!?

一九九九年十月廿八日,江西共青城富华山。这里,一座丰碑耸立,四周苍松翠柏环绕,远处是烟波浩淼的鄱阳湖。伫立在耀邦同志的陵墓前,我的心潮起伏,感慨万千,吟哦着自己即兴之作。顿时,一幕幕难忘的往事从心头涌起,耀邦同志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我的面前。

一、“无产阶级也讲人道主义”

那是一九五四年十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我和江明同志来到北京东城区大甜水井胡同一号——耀邦同志住处。事先,江明同志告诉我,耀邦同志要他帮助起草青年团二届二中全会的一个文件。他把我一起找来了。

第一次来到耀邦同志的家,心情未免有点紧张。江明同志把我介绍给耀邦同志,耀邦同志说了声“请坐”时,我有着一种轻松之感。

“二中全会准备讨论一下对青年进行道德教育的问题。《中国青年》杂志在这方面进行过许多宣传。想听听你们在这方面有些什么意见!”耀邦同志很谦虚。我们还是先请他发表意见。

“我对这个问题还缺乏专门研究。最近看到一本小册子,其中一些观点,我看可以参考一下。”说着,他递给我们一本书。原来是许诺同志写的《新道德和新青年》。这个作者我们是熟悉的,他给《中国青年》写过文章。

“这本书里提到了爱国主义,集体主义,革命英雄主义,热爱劳动和爱护公共财物,以及社会主义人道主义,我看都可以宣传。这些,也都是对青年进行共产主义道德教育的重要内容嘛。”

我边听着他讲话,边翻阅这本书,若有所思,便向耀邦同志提出了一个问题:“关于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现在一般报刊宣传得比较少。听说人们有着一些不同看法。究竟应该怎么去理解和阐述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呢?”

“不要以为讲人道主义就是资产阶级的,无产阶级也讲人道主义嘛。”耀邦同志顺手从桌上拿来一枝烟,点燃后,深深吸了一口,然后给我们解释说:“毛主席写过这样的题词:救死扶伤,发扬革命的人道主义。依我看,社会主义人道主义也就是革命的人道主义,无产阶级的人道主义。它不光是对医务工作者而言,其内涵应该更丰富、更广泛。就像这本书里所讲的,尊老爱幼,尊重妇女,关心和帮助弱者和不幸者,甚至宽待俘虏等等,这些,都可以算是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嘛。”说到这里,他又稍停顿了一下,接着说,“无产阶级并不是只讲革命,只讲斗争;也讲爱心,讲人情味,讲对同志、对广大人民的尊重、关怀和爱护。只有这样,我们的社会主义是可爱的,人们能从中感受到更多的欢乐和温暖。

回到办公室后,江明同志和我按照耀邦同志的讲话精神起草了文件,其中关于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一段是我撰写的。这个稿子尽管当时没有被采用,而且不久掀起了批判人道主义的浪潮,耀邦同志在以后的讲话中不再提起“人道主义”这几个字,但他的思想始终贯彻在他的实践和行动中。

我记得,一九五六年,朱德同志了解到青年中有不尊重、不赡养父母的情况后,便对耀邦讲:要教育青年赡养、尊重自己的父母。耀邦同志马上打电话传达朱老总的指示,要《中国青年》发表文章进行宣传,并叮嘱说:“要告诉青年,不能把我们固有的传统美德一概否定。”

耀邦同志十分关心群众疾苦。不论在领导工作岗位上,还是受贬赋闲时,他经常满腔热情地帮助周围有困难和遭受着不幸的同志,数十年如一日。例如,中国青年杂志社有一位北京大学毕业生,一九五七年仅因对某些“右派言论”点过头,表示“有些道理”,便被划为“右派”,人们说他是个“不够水平的点头右派”。他“摘帽”后,被下放到内蒙一个边远地区基层工作,生活和工作上遇到很多难题,想回天津老家工作。耀邦同志知道这个情况后,很同情他的遭遇,便亲自给天津负责同志写了封信,帮他调到了天津工作。团中央另一位同志爱人在湖南东安当民办学校教师,“文革”中生产队和当地政府都不给她口粮,生活十分困难。耀邦同志听到这件事,马上亲自写信给有关部门,很快地帮她解决了口粮问题。像这样的事例,我知道的还很多。

耀邦同志心怀天下,造福人民。一九七七年他复出后,更以大无畏的精神顶住逆流,平反累积如山的冤假错案,从道德的角度来讲,应是社会主义人道主义的最大体现。

二、“报刊要联系实际贴近群众”

又一次亲聆耀邦同志教诲,是一九六四年一月廿九日,在湖南湘潭钢铁厂招待所里。

此前不久,周恩来总理参观了“《中国青年》创刊四十周年展览”,向编辑部提出了“面向农村,兼顾城市”的办刊方针。为了贯彻总理的指示,编辑部派了于昆同志和我到湖南岳阳等地进行调查,征求读者对刊物的意见。我们在完成调查任务后,便就近去湘潭,向当时在那里“蹲点”、担任湘潭地委第一书记的耀邦同志汇报请示。

在湘钢招待所的一间不大的办公室里,耀邦同志笑容满面地同我们打招呼:“来了!”简短的两个字,充满着温馨气氛。

在听完我们的汇报后,耀邦同志首先肯定了我们的工作方法。他说:“你们把《中国青年》的文章,拿到农村知识青年中去读,问他们喜欢什么样的文章,不喜欢什么样的文章,希望经常发表哪些方面的文章,应当怎么写,这是办刊的群众路线方法。我向你们进一步建议:再向城市的学生、青年技术人员和青年工人问问:他们有什么意见?有什么需要?要不断地请教群众,形成制度,成为传统。这样,刊物和青年读者的联系就更密切了。”

“刊物应该满足广大青年的需要。应该从哪些方面满足青年的需要呢?我看有这么一些方面:一是切合青年实际的政治思想论文;二是青年先进人物的事迹和成长的经验;三是党的重大方针政策的具体解说;四是马列主义基本知识的通俗解释和说明;五是国内外重大时事问题的解剖和说明……”耀邦同志一连串数了八九个刊物应该宣传的方面,然后归结到一点说:“总之,要把《中国青年》办成一个政治性的、思想性的、教育性的、知识性的综合刊物。其中,要把切合青年实际的政治思想论文放在第一位。”

耀邦同志非常熟悉报刊工作。他阅读每期的《中国青年》,经常给刊物出点子,提意见。这次,他又坦率地谈了自己对刊物的一点看法:“《中国青年》是办给城乡有一定文化知识青年看的,是用来教育他们的,性质是这个,教育是这个,地位也是这个,难道有争论吗?我看实际还有。有时候,我们想作篇大文章,想使成年人也要看,大知识分子也要看,甚至党政军负责同志也要看,叫做扩大影响。这样一来,就离开了自己服务的对象,引起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原来的群众失望了,新的群众由于我们的货色有限,也不乐意阅读。造就形成两头失塌的局面。因此,应该牢牢记取这个教训。每设计一期,要反复考虑一下:我们是写给谁看的?如果不属于我们的服务对象,即使有篇东西特别好,也宁可割爱。”

谈到这里,耀邦同志显得有些兴奋。他离开座位,走到我们面前,作着手势说:“刊物要面向读者,文章要切合实际,这就要搞好调查研究,要事先出好题目。为了充分的研究,我认为早早出题目是个好办法。你们完全可以把较长一个时期的选题计划拟好。一次拟不全,不要紧,每月增加一次就是。出好了题目,还要找好作者。请什么样的人写文章好?请名人写好不好。当然好。但光找名人写也不行。还要组织非名人写。名人是由非名人来的。特别是要组织青年中的先进人物写。他们的事迹和经验对青年有感染力,能起到榜样的作用。”

耀邦同志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九五九年十月,他给总编辑方群同志写信推荐两篇群众稿件的事。在那封信里,他这样写道:“我始终认为:来自先进分子群众中那种自传性的通讯、特写、发言和论文,对青年,对我们自己,都是很好的教材。”今天,他又提出“组织非名人写稿”,可见他对群众是多么重视。心里经常装着亿万群众,这是他一贯的思想作风。

这次,耀邦同志滔滔不绝地同我们谈了近两个钟头,反复地阐述一个思想:刊物要贴近青年,要联系实际。在谈话结束时,他给了我们一个任务:给刊物拟六十个题目。

回到住处,于昆同志把拟题目的任务交给了我。我琢磨了一夜,第二天一早交给了耀邦同志。中午,唐非同志过来告诉我:“今天上午,耀邦同志亲自写了一份《对<中国青年>的一些意见》,你们带回去吧。其中还表扬了你哩。

我把耀邦同志写的《意见》拿过来一看:整整十三页纸,飘逸遒劲的毛笔字洋洋洒洒地写了十五条意见,近六千字,从办刊思想、宣传内容、题目设计,到作者队伍、工作方法,都谈到了,比昨天更为详尽具体。真是煞费苦心啊!

在耀邦同志的《意见》中,写了这么几句话:“我认为,当总编辑的第一个工作就是拟题目,搞设计。这次禹九同志拟了一批题目,我看大部分很好。”其实,我是不久前“摘帽”回青年社的,当时干的仍是普通的编辑工作。据我所知,一九五七年,耀邦同志对“反右”就有着自己的看法。“反右”开始时,他出国了;回来听说团中央打出那么多“右派”,当即批评了机关主事的有关负责人,但在当时的严酷气氛下,无法改变既成事实,便尽可能地作了各种补救和安排。我清楚地记得:一九五八年三月,团中央一大批“右派”下放“劳动改造”前夕,在机关三楼会议室里,耀邦同志语重心长地送给我们十二个字:“错误十分严重,前途十分光明。”他引用了陶渊明的一句话——“悟以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以此来激励我们。此前,他曾一个个地点名,跟下属有关领导打招呼:“这些人都是有才能的。要好好帮助他们。他们改好了,可以回来工作,还可以恢复党籍嘛!”其中,耀邦同志也关注到我。此后,他又指示下放带队的同志:“对他们政治上严格要求,生活上要一视同仁。”当时,像耀邦同志那样对待“右派”,是很罕见的,是独具胆识的。在下面,我看到和听到过不少基层单位的“右派”在“劳动改造”中继续“挨整”,受伤、致残,甚至折磨至死。而团中央所属单位却没有出现过这些情况,我为自己感到庆幸。

这次来到湘潭,耀邦同志知道我回青年社工作了,很高兴,不仅热情地接待了我们,还对我进行了鼓励。回想过去,看到眼前,我对耀邦同志充满着感激之情,不禁潸然泪下。

三、“共产党人任何时候都要实事求是”

一九六九年四月,耀邦同志和大家一起来到河南潢川黄湖团中央“五七干校”“安家落户”,进行“劳动改造”。一年多之后,他轮流到各连实行“三同”,听取群众对他的意见。

一九七年七月,他来到我们所在的二八连,和大伙儿一起同吃、同住、同劳动。溽暑时节,骄阳似火。当时,我的活儿是放牛。每天赶着牛群,沿着白虎岗到白庙集的十里长堤来回放牧,虽然早出晚归,倒也悠闲自在。收工时,常看到耀邦同志满头汗水,在水渠边洗刷自己的衣物。那时,他已年近花甲,身体并不算好,又患有痔疮,参加体力劳动是很为难的。然而,他终于坚持下来了。每次见到他瘦弱的身躯,蹒跚走在白虎岗的田边路上时,我对他不禁充满了敬意!

耀邦同志就住在我们的宿舍旁边,假日闲暇,我们常到他那里去聊天。在“五七战士”自己建造的土墙泥屋宿舍里,彼此坐在硬板床上,天南地北,无所不谈。和耀邦同志聊天,是一种享受。他当时身处逆境,仍乐观豁达,谈吐风趣,寓意很深。他的欢声妙语给大家带来了多少愉悦和思索啊!

“耀邦同志,给我们讲讲党史吧。”有时,大家提出这样的要求。

耀邦同志并不推辞。他给我们讲起了党的历史,从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起,一直讲到现在。他讲一九三○年江西苏区误肃“AB”的事,讲土地改革中“左”的错误,讲解放战争张家口战役,也讲解放初期领导层的不同意见和斗争。他讲党的历史,讲自己的经历,实事求是,爱憎分明。

有次,有人提出这样的问题:“毛主席和刘少奇的分歧,是不是从‘四清’时候开始的?”

耀邦同志回答说:“不。分歧从解放初期就开始了。新中国一成立,毛主席考虑的是继续革命,巩固政权,因此抓阶级斗争,兴无灭资,搞运动;而刘少奇考虑的是建设,想用发展生产来巩固政权,因此很少谈阶级斗争”当时正值“批刘”期间,耀邦同志这里没有谈论谁是谁非,但告诉了我们正确的思想方法和做人之道。他说:“我们党在发展过程中,出现过这样或那样的错误,这是难免的,是很正常的。正确或错误,要靠实践来检验。作为一个共产党人,在任何时候都要实事求是,要坚持真理,修正错误。不能投机取巧,胡说八道。”

耀邦同志当时这样讲,也是这样做的。在干校,众所周知,军代表要耀邦同志承认自己是“三反分子”、“走资派”。他坚决不承认,不签字。他说:“我有错误,但不是‘三反分子’,不是‘走资派’。”军代表要他“揭发邓小平”,他没有什么“揭发”;要他写别人的“材料”,他实事求是,不添油加醋;因此迟迟得不到“解放”。但耀邦同志胸襟宽阔,处事以公,不计较个人的恩恩怨怨。他复出后,对“文革”中给他贴大字报、“整”过他的下属和群众从不追究。当这些人认识错误后,他仍旧一一予以重用。驻团中央的一位军代表后来被分配到国家机关一个部委任副职,有人对耀邦同志说:这个人整人那么凶,为什么还要重用他?耀邦同志平静地说:“还是要给他出路嘛。”

在耀邦同志身上,充满着浩然正气!

在干校期间,耀邦同志曾经检讨过对毛主席的“五次动摇”,也就是说,他对“反右派”、“反右倾”、“大跃进”、“以阶级斗争为纲”和“文化大革命”,都有所怀疑。实践证明,他当年的“动摇”,不就是他的慧辨宏才真知灼见吗?!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在广播中听到耀邦同志突然去世的消息,我十分悲痛,彻夜难眠,忆及旧事,曾觅诗八首,以寄哀思。现摘抄其中四首如下,作为本文的结束:

黄湖干校忆三同,共苦同艰近老农。

泥舍木床聊党史,深情大义话遗踪。

峰回路塞叹途穷,真理争鸣奕世功。

五驳荒唐凡是派,破除迷信已先行。

沉冤平反靠青天,敢下油锅受炸煎。

我亦公前受惠者,做人从此复尊严。

正气一身善恶分,心怀大众不整人。

无私无畏真君子,领袖群中但数君。

 (二○○○年四月于北京三里屯)

加入收藏夹】【关闭
 
 

   
 
盛禹九:他心中装着广大群众
李铭光:胡耀邦同青年心连心
陈利明:胡耀邦执掌共青团中央始...
陈利明:患难与共见真情——李昌...
钱江:胡耀邦初到团中央的读书生...
闵远:胡耀邦青年工作的遗产
刘竹溪:共青城的深情回忆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