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饿肚子是推动改..
·最主要是尊重农..
·农村改革与社会..
·千万不要忘记农..
·中国农村改革第..
·阳关道与独木桥..
·农村第一步改革..
·万里调我去安徽..
·丁邢:吴象千古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赵树凯:读吴象先生《中国农村改革起步实录》
作者:赵树凯      时间:2021-05-28   来源:长安街读书会公众平台:changanjie-read
 

本人认为,凡治农村改革史者,不可不关注吴象。研究改革过程,如果没有读过吴象的文章,一定不得其门而入。换言之,若认真探究改革史,则必须认真读吴象的著述。改革已入史,史事甚纷杂,读史需谨慎。

农村改革波澜壮阔,吴象角色独特而重要。1979年夏,吴象奉万里之命由晋入皖,出掌省委政策研究室。由此,安徽几乎所有的重要改革文稿,皆由吴象担纲秉笔。1980年春,万里擢升中央,吴象随同入京。20世纪80年代改革如火如荼,或高层会议,或外出调研,或文件起草,有万里处,便有吴象。吴象为万里出谋划策,捉刀代笔,虽高层智囊如云,但无出其右者,堪称万里文胆。关注农村改革,凡略知高层情形者,写万里必写吴象,写吴象必写万里。

吴象之改革写作,不仅有职务写作,也有署名文章。从20世纪70年代末至90年代末,不同阶段均有重要文章发表,引领政策讨论热点。若再细究,最活跃当属80年代上半叶,文章影响最巨者,当属《联系产量责任制好处多》和《阳关道与独木桥》。

1980年春,包产到户遭遇围堵指责,既来自万里离任后的安徽省委,也来自中央农业部门,核心论争是责任制可否“联系产量”。按当时政策,可以包“工”,不可“联产”,“联产”即物质挂帅,属资本主义。为驳斥种种指责,万里指示吴象、张广友写出《联系产量责任制好处多》一文,并建议以安徽省委农工部名义发表,但遭到安徽省委拒绝,后转而署名发表于《人民日报》。此文是为包产到户正名之重要篇章。

是年秋,为包产到户事,中央召各省第一书记座谈,反对者众,支持者寡,争论激烈,立场僵持,文件遂成妥协之势,既体现理论僵化,也体现政策放宽。在此关头,吴象写出《阳关道与独木桥》,阐述包产到户出现之必然和发展之必要,可谓振聋发聩,洛阳纸贵。此文由万里安排写作,抢占政策立意制高点,尽显锐意改革锋芒,堪称包产到户争论扛鼎之作,有里程碑之功。

围绕农村改革,吴象更有大量调研报告和文章,结集出版十余种,举其要者,如《我国农村伟大希望之所在》(1984)、《农村改革与农村商品经济》(1988)、《中国农村改革》(1986)、《从凤阳到昔阳》(1991)、《农村问题漫谈》(1999)、《中国农村改革实录》(2001)、《重温人民公社》(2006)等。若干年间,名篇佳作频呈。

 

本书堪称吴象代表作。与作者其他著作不同,本书并非文集,而是专门著述,从内容到形式都具系统性和结构化。作者集长期工作经历,以深厚专业积累和周密整体构思,致力勾勒改革历程,实属厚积薄发。作者曾感慨,在一生写作中,本书最为耗费精力。

作者也曾感叹,此书出版颇费周折。写作本书是在世纪之交,作者年近八旬,心境散淡。作者以其深厚阅历和广阔视野,叙事和议论有空前的深度广度,众多同类著作不可望其项背。

本书系统考察家庭承包制历史发展,以20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变革为主体,既追溯60年代旧情景,也展示90年代新曲折。考察农村改革背景,展现深广历史场面,以“农业学大寨”问题最为翔实。

本书系统展示改革政策过程,记述诸多经典场面和事件。家庭承包制确立后,新的政策争执绵延持续,直至90年代及以后,如关于私人雇工、乡镇企业、县级综合改革、外向型经济、民工潮等政策争论。印象尤深者,直陈90年代初改革面临种种指责:“‘三资企业’是和平演变的温床,乡镇企业是不正之风的风源,农村家庭联产承包制是集体经济瓦解的根源。他们把改革开放以来最基本、最实质的东西几乎全都否定了。”此种表述对理解改革之艰难非常重要。

本书有若干精辟分析,为其他著作未见,关于1980年中央75号文件尤为深刻透彻。“七十五号文件是个妥协的产物,充满两种对立意见折中的痕迹。既说包产到户‘不会脱离社会主义轨道’,又不肯定它‘是社会主义集体经济的责任制’。既不否定包产到户,而且强调它对贫困地区的重要作用,又说‘要在生产队领导下实行’,而且要使‘社会主义商业和集体经济占绝对优势’。如此等等,不同意见的人都可以从中找到自己需要的一句,从而继续自行其是。”这是迄今为止最准确刻画75号文件尴尬地位和高层争执的文字,而时下众多研究者不得要领。

本书内容晓畅通达,文字清新恬淡,体现作者一贯文风,但也多有艰深之处。诸多政策政治背景用笔简约,披露不够,或虽有涉猎而语多隐晦,一般读者难以读出其中政治角逐和权力纠缠。究其原因,作者多年靠近决策核心,所知甚多,但出于诸多考量,既有为人讳,也有为事讳,行文叙事未免浮光掠影,如冰山一角。本人读此书,想起宋人李壁之叹:“经事方知史之不足信,经事方知史之难为言”。

 

吴象先生是本人的老领导。1982年春,他兼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来九号院参加主任办公等会,常由我联系,会后再安排司机送回中南海。第一次直接为他工作,是1982年秋中央农村工作会议期间,他起草万里副总理讲话,我负责誊抄。

本人在吴象领导下工作,是编辑《万里文选》和《万里论农村改革与发展》,时间为1993年夏至1996年夏。他是编辑工作的主要负责人。编辑过程中,吴象直接向万里汇报,然后把万里的意见转达编辑组并安排落实。编辑组每周开会由他主持,我们所编文稿先由他审改,而后报送万里审定。在他的主持下,编辑组犹如一个大家庭。他随和平易,循循善诱,举重若轻,一派仁厚长者风范,留下诸多美好共事回忆。

吴象文墨生涯漫长而丰富,本人所见文章,最早写于1939年10月,是抗日战场战地通讯——《夜袭常庄》,刊于华北《新华日报》,其时17岁;最晚写于2014年12月——《回忆于光远》,未及终稿而住进医院,其时92岁。笔耕不辍75年,著述20余种。新中国成立后出版的著作多为采访手记、散文集等,如《过封锁线》(1959)、《梨花时节》(1964)、《昆仑山侧西行记》(1985);晚年更有游记、忆旧文集多部,如《好人一生不平安》(2005)、《人在山水中》(2006)、《耄耋忆旧游》(与妻子刘玉合著,2012)、《吴象打油诗抄》(2013)、《大写的人》(2015)。诗文皆精,勤奋而多产。

吴象先生之名颇耐寻味。《金刚经》曰:“凡所有相皆为虚妄”。古文字多有通假,“吴象”音同“无相”,禅意绵绵,由此可联想其人其文。

加入收藏夹】【关闭
 
 

   
 
怀念吴象
大写的人——记胡耀邦与中国农村...
胡耀邦与万里在农村改革中
为农村改革鼓与呼——儿女眼中的...
光明网评论员:骁将不死,其道不...
赵树凯:读吴象先生《中国农村改...
钱江:吴象——吹响农村改革走上...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