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黄文夫:发展经..
·王明远:胡耀邦..
·王志勇:胡耀邦..
·孟晓苏:胡耀邦..
·赵树凯:胡耀邦..
·王炼利:五十六..
·沈宝祥:胡耀邦..
·胡德平:记耀邦..
·钱江:胡耀邦为..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第一书记带头办支部
作者:高勇      时间:2021-04-02   来源:《我给耀邦当秘书》
 

加强团的基层组织建设的另一项重要措施,就是开展六级办支部活动。这一活动是紧接着争当“五好青年”,争创“四好支部”在全团开展起来的。

六级办支部是1961年初首先从陕西开展的。他们叫“五级办支部”,就是省、地、县、社、大队五级团委办支部。所谓办支部,就是由上级团委具体帮助一个团支部选配好领导班子,制定出活动计划和规章制度,指导团支部经常不断地开展活动,朝着先进团支部的目标前进。

耀邦及时总结推广了陕西省的这一经验。他于196112月在南昌召开了一次十二省市团委书记的小型座谈会。他说:“会议的唯一目的是交换情况。”开始几天,各省的同志互相介绍了本省团的情况,耀邦主要是听,也不时插话,会议开得生动活泼。

1220日耀邦对座谈会作了总结。他用较大篇幅讲了在农村团的工作中密切联系群众,加强调查研究的问题。他说:“密切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是我们党的一个很好的传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根本方法。”他要求“把群众路线贯彻到一切方面、一切部门中去。”“青年团的各个部门的工作要经常注意到这个问题。”

耀邦认为,1961年全党联系群众、走群众路线搞得比较好,可以说是全党执行毛主席的密切联系群众的指示的一年。耀邦要求团的各级干部要亲自到群众中去调查研究。他还引用古文《石钟山记》说明亲自调查的重要性。他说:“苏东坡写过一篇《石钟山记》,这篇文章就出在江西湖口。其中有一句是‘事不目见耳闻而臆断其有无可乎?’回答是不可以。”他批评过去的地理学家道元虽然有调查,但是粗枝大叶。他的结论是,我的调查比较实在,因为我是亲自考察的。也就是说,他有了感性知识,取得了直接的材料。所以,“如果脱离群众,不亲自调查,我们就不可能准确地分析和估计今年的形势。”

团的基层组织是全团工作的基础。如何把基层组织建设好,是耀邦经常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19611月团中央常委扩大会研究青年团的工作时,耀邦提出的五项任务的第一项就是“整理基层组织,加强团的组织作用”。

耀邦不赞成笼统地、普遍地在全国提“整团”。因此,他创造了一个提法,叫“整理基层组织”。他说:“有的同志说,有些地方可以提整团,有些地方不要提整团这个话。提健全组织,我同意,如何提,要因地制宜。我想,在健全组织的同时,要适当地开展一些活动。”

开展一些什么活动呢?耀邦说,无非是这么四个方面的活动:

 一、搞一点思想教育性的活动,讲讲形势、任务和前途,讲讲政策,讲讲我们党的传统,讲讲模范人物的事迹。

二、适当地搞一点学习活动,可以搞文化技术学习的地方就搞一点,不可以搞的地方就不要搞。

三、搞一点文化娱乐活动,减少一点迷信风、赌博风、摇马郎。

四、搞一点社会义务活动,如帮助军烈属做好事等。

耀邦在此提出的这四方面的活动要求相当低,都是要求“适当地搞一点”,而且是能搞就搞,不可以搞就不要搞。这是因为当时国家被“大跃进”折腾得相当困难了,许多人已吃不饱饭,甚至活活饿死。在这种情况下,如果再提出很高的要求,显然是脱离实际、脱离群众的。

在南昌十二省市团委书记座谈会上,陕西省介绍了各级领导机关办支部的经验,大家认为这是一个扎扎实实加强基层组织建设的措施。耀邦根据大家的意见,提出在全国开展六级办支部的活动。他说:“为着使我们健全组织和开展活动心中有数,从明年起我们要六级办支部,就是中央、省市、地市、县市、公社、大队六级各办一个。” 耀邦说:“明年冬天如果真正办好了,全国加起来就有六万个好的团支部,我们的阵地就不是‘星星之火’,而是‘满天星’了,我们的感性知识就丰富了,说话也有根据了。这是一个好事情,这样做可以促使我们的干部联系群众,熟悉事物。这个方针要定下来。” 

胡耀邦很注意以身作则,要求别人做的,自己首先做到。他提出六级办支部,要求书记带头,他这个团中央第一书记当然要带头去办。196111月,经与北京团市委商量,选定北京大学中文系59级一班团支部作为他的联系点。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耀邦把北大团委干部杨永源和中文系59级一班团支部书记高文元、宣传委员李玉英请到家里谈话,开门见山地说:“团中央机关有这样一个制度,书记处每一位书记至少要直接联系一个基层支部,作为了解情况和结交青年朋友的一个渠道。经过研究,由我联系你们团支部,胡克实同志联系清华大学一个团支部。你们欢迎不欢迎?我们交个朋友好不好?”高文元和李玉英听后高兴地说:“非常欢迎!”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

接着,世界上这个最大的共青团组织的中央第一书记,同全国134万个团支部之一的最基层的团组织的书记进行了第一次交谈。首先,耀邦问了一些班里的情况。当问到全班同学都来自什么地方时,高文元说:“同学们来自全国的四面八方,有河南、甘肃的,有……”,耀邦知道“大跃进”那里饿死了不少人,当即打断高文元的话,说:“我们国家正处于三年困难时期,各方面的问题不少,有些困难经过两三年就能克服了,有些损失恐怕要二三十年才能恢复到三年困难时期以前的状况。比如,长了几十年的大树砍倒炼了钢铁,若再长出一片森林来还不需要几十年吗?”

高文元、李玉英向耀邦反映了同学中的一些思想情况。耀邦对高文元和李玉英说:“思想工作千万不要追求形式,不要搞花架子,要讲求实效。不要把政治指标定得过高,过高了就会出现假象,强迫别人说假话。这两年同学们自己提出了一些不恰当的口号,如‘红透专深’、‘反对白专’等等。红透专深这句话本身是好的,但是太高了,大多数人达不到,作为口号就不恰当了。白,表示的是政治立场和政治态度,不能和思想、作风问题混为一谈,随便扣‘白专’的帽子”。

1962年前, 同学们对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一些问题的认识上,存在着一些问题,政治热情很高,差不多每天晚上熄灯后,还躺在床上热烈争论国际上的复杂形势。耀邦在1962“五四”青年节前,针对这种情况找高文元等谈话,说:“你们关心国际上的大事,关心国家大事,是对的。但不能每天晚上都谈到11点。应该把主要精力放在学习上,把知识学得更好。”为了使大家明白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耀邦说:“人的一生可以分几个阶段。三岁以下小孩子的主要运动是哭。你们青年人就像一个大口袋,你们的任务就是装知识,装得越多越好。学生不学习,工人农民不生产,干部不工作,那不就乱了套啦!”为了鼓励同学们努力学习,耀邦还特意找了班上两位学习尖子谈了一次话。鼓励他们说:“事实将证明你们的道路是正确的。”三十年后的今天,证明了耀邦的话是正确的,那两位同学都成了著名的学者、专家。

耀邦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同这个团支部谈了四次话,他的谈话传开后,促使全班同学思想活跃,学习空气浓厚,许多同学要求进步,学习刻苦,有几位同学还加入了党、团组织。196211月,高文元等以全班同学的名义向耀邦写信,汇报入学三年来的学习和思想情况,并且希望能够在与耀邦建立联系一周年之际,再次见到耀邦。但是,这时耀邦刚刚率中国人民友好代表团访问阿尔巴尼亚返国不久,见到来信的第二天又要挂职到湖南湘潭地委工作,无法抽出时间与同学们见面,他便于119日给同学们写了如下这封信:

文元、克定、玉英三位同志及全班同志们:

明天,我就去湖南湘潭地委工作了。我不知道你们晓不晓得这件事。这是在中央十中全会关于干部交流决定下发生的一件事。我在那里将工作三年。当然,每年可能回来一两次。

出国回来后,相当疲劳,又作了下去的一些准备工作,来不及约你们会见了。但是,我要尽量作出安排,在你们毕业前再同你们见一次面,并且仔细地交谈一次。

你们的记性比我好。我完全记不起我们之间联系了整整一个年头。一年来,我究竟给了你们什么帮助?帮助了你们进步得很快吗?这我担当不起。你们把它夸大了。

你们加了一门外国语,在我看来,这非常之好。你们知道,我们的国际事务要一天天多起来,我们需要比现在多几百倍、几千倍的懂一门以至好几门外文的工作人员。我希望你们下一番功夫,努力把外文掌握好。

你们很关心时事,也很好。但我不希望你们把有限的脑力成天地跟着这个每天都在变化着的时事事件后面跑。我希望你们多学一点分析时局的马克思主义的基本观点。有了它,就可以知道许多时事是怎样发生的?会怎么变化?变化中即使有曲折,但到头来仍然是要朝着有利于革命的方向走!

归根到底,观察问题不外是两种情形。一种是马列主义的辩证唯物论的;一种是唯心论的,形而上学的,资产阶级的。我再三希望你们,多搞点马列主义的基础的东西。这是走向政治上成熟的不可缺少的条件,是具有一个健全头脑的人的一个根本条件。

还有一些事要办,搁笔了。

再见了,同志们。我把心的一部分留给了你们。留给了正在向着我们伟大事业使劲地在准备自己的你们。

好!

 胡耀邦

一九六二年十一月九日

 

这封信是耀邦亲自起草的,有的地方写写改改。写完后,我重抄一遍,由通讯员于1110日晚上送到了高文元手里。而当高文元等同学兴高采烈地读这封信时,胡耀邦已坐在列车包厢里,正向着湖南湘潭飞速奔驰。

19647月,耀邦联系的这个团支部的同学就要大学毕业走向社会了。同学们非常期望能在这时再见耀邦一面,耀邦也曾在给他们的信上说“我要尽量做出安排,在你们毕业前再同你们见一次面,并且仔细地交谈一次”。可是,当时耀邦已调任中共西北局第三书记兼陕西省委代理第一书记,高文元他们以为耀邦不在北京,不想一联系,知道耀邦还在北京。随即就决定于715日下午在团中央机关接见全班同学。

在会议室门口,耀邦同全班38位同学一一握手,大家围坐在耀邦身边,先由当时的团支部书记荀春荣简要汇报了班里的情况(原团支部书记高文元已改做别的社会工作),然后耀邦说:“同志们,许久不见了!你们马上就要毕业了。祖国人民培养了你们,应该接受祖国的挑选,不管分配到哪里,都要安心工作,兢兢业业的,做出成绩来。”

耀邦说:“你们多数做什么工作?当教员,到教育部门去?过去当学生,现在当先生,从坐着变成站着,从台下到台上,从学习到工作,这是个大变化。你们现在二十三四岁,十七年都是学习,再过十七年,就四十二岁了,要好好想想今后怎么办,这是人生的重要关头。”

耀邦说:“现在兴讲革命历史,我讲讲我自己的历史。十二岁报考高小,要借一块大洋报名费。向隔了几房的叔叔借,他是地主,就是不借。最后是伯伯借的,他是小学教员。高小毕业后又没有办法读书了,我就参加了革命。三十多年以前,许多同志参加革命都是被逼上梁山的,哪有多少觉悟、知识?可没有你们今天这么大的资本。我们小时候,从学校转到工作是糊里糊涂地过来的,跟着红旗走,没有你们这么好的条件。你们学了这么多的政治,这么多的文化,听了这么多报告,全副武装上阵。我们当时什么东西也没有,年纪那么小,没有什么知识,没有文化,没有什么经验,革命怎么革法也不懂得,不革命活不下去,你不革命谁分配你?” 

走上工作岗位后怎么办?针对当时即将在全国开展的“四清”运动,以及政治运动不断的情况,耀邦一再强调要准备遇到风浪,要准备犯错误。他说:“错误有两类:一类是可以避免的,党说要四清,你却要搞四不清——贪污;第二类是不可避免的,从书本知识到结合实际有个过程,结合不好就会犯错误。遇到困难,犯了错误,经过磨练,从一定意义上讲有好处。从古到今,凡有成就的人,大多经过磨练,不怕困难,不怕失败。”说到这里,他背诵了司马迁《报任安书》中的一段:“古者富贵而名磨灭,不可胜记,唯倜傥非常之人称焉。盖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故述往事,思来者。”背诵完,他又讲解一遍。那些中文系的大学毕业生们,都佩服耀邦的记忆力强,讲解又通顺流畅。

接见结束时,高文元、荀春荣等把一枚北大毕业纪念章赠给耀邦,并帮他别在胸前。耀邦笑着问:“你们班有多少人?”

38个!”同学们一起回答。

“好,现在就是39个了。”耀邦风趣地说。同学们热烈地鼓起掌来。

耀邦突然又问:“我们班这39人是不是一条心?

“是!”全班同学又齐声回答。

耀邦一下从座位上站起来,激动地说:“对!我们是一条心!我们都要跟毛主席一条心!跟党一条心!”

耀邦又进一步问:“什么是人生的最大乐趣?”大家一时语塞,无人回答。耀邦说:“为人民服务是人生的最大乐趣。这里讲的是最大乐趣,不是唯一乐趣,还可以有别的乐趣。”(所引胡耀邦谈话,根据高文元当时的纪录)

“跟党一条心”“为人民服务”就是耀邦对大家的临别赠言。

加入收藏夹】【关闭
 
 

   
 
第一书记带头办支部
胡耀邦:开始就要把风气带好
胡耀邦:科学技术也是生产力 科...
胡耀邦:劳动就要像个劳动的样子
胡耀邦:要看事情对不对 不要看是...
胡耀邦带饭盒上班
胡耀邦敢于同林彪唱反调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