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在高尚..
·胡德平:记耀邦..
·胡德平:警惕打..
·胡德平:改革初..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国民经..
·沈宝祥:十年开..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一、二部第二期学员结业会上的讲话(1979年1月18日)
作者:      时间:2018-12-18   来源:《中央党校校刊》第2期
   

同志们:

 

昨天晚上,华主席办公室送给我一个材料。我们二部学员王立本同志参观了红星养猪场后给华主席写了封信,十六号华主席给王立本同志回了信,信的全文是:

 

“王立本同志:

 

你的来信收到了,你提的意见很好,我已托北京市委的同志对红星养猪实验场的同志作了思想工作,将陈列的物品撤去,今后遇有类似情况都照此办理,以继承发扬我党的优良传统。

 

  致

 

敬礼

 

                                      华国锋

 

                                     一月十六日

 

我为什么要从华主席给王立本同志复信说起?

 

这次同志们结业,华主席、几位副主席没有来同同志们见面、讲话、照像,在许多同志想来,可能是个遗憾,感到美中不足。但是事情往往也是两点论,从另外方面来想,确实可能有好处。中央开过三中全会,你们回去讲:我们毕业的时候,中央同志没有来同我们照像,这不是很好?所以,不好里面有好处。我们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正开第一次全体会议,从一月四号开始的,这次开会,最后商量结果,就是由陈云同志代表中央常委讲话,华主席和其他几位副主席都不讲话了,这不是也很好。

 

多少年来我们每次会,不管哪一级,都是一把手一定要到场讲篇话,照个像,这才叫做领导支持了,一定要这样才算数了。仔细想起来,这种风气并不好,对恢复和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并不利。毛主席生前多次讲过,华主席为首的党中央也多次重申过,我们党是集体领导,实行集体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党的方针,党的路线,一切重大问题,都是集体讨论决定的。讨论之后,哪项工作、哪条战线归你负责任,你就负责到底。很好地恢复我们党的集体领导、分工负责这么一种制度,对健全我们党内的正常民主生活有重要意义;严格实行党委集体领导下的分工负责制,是健全我们党正常生活的一项重要内容。

 

刚才念华主席那封回信是个什么意思呢?我再把王立本同志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写给华主席的信内容介绍一下:

 

“听了传达中央工作会议和中央全会的精神,以及你和叶、邓、陈诸位中央领导同志的讲话,真叫人鼓舞!对于党内外的民主生活,全会公报说:全会决定,一定要把这种风气扩大到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中去。为此,特向你反映我看到的一件事。

 

我们曾经参观了北京市一个机械化养猪试验场,场领导和职工兴奋地向我们讲了你关心人民生活,亲临该场视察和题词的动人情景,我们深受教育。

 

在该场的会议室内,看到了广大职工对你的热爱,故将你在那里用过的物品,如热水瓶、茶杯、椅子等,陈列在特意制作的玻璃厨柜中。这种爱戴之情,是无可非议的。但对于这种形式,事后一直在脑中打转,有没有必要?(王立本同志还是敢想敢说的咧。)不知你到过的基层单位,是不是有这种类似的形式?今后,你还要到千千万万的基层单位视察工作,假如也都摹仿起来,在人们的精神中会产生什么影响?

 

对于这种形式,我认为不利于恢复、继承和发扬我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这种形式,要是真的成风,如遇有地位的大唯心主义者赫鲁晓夫,经过他的利用和发酵,就有可能发展到从人变成,把人民领袖和人民之间的同志关系变成封建关系,借此来破坏民主生活,镇压革命者,进行他的卑鄙勾当。再者,凡是你到过的基层单位,假若都把你用过的物品陈列起来,数量也是可观的,实在是一种浪费。我认为,将你在视察工作中用过的物品,让它在人民群众中继续使用,会使人们感到平等,精神解放,而且,又发挥了物的应有作用。将你亲笔题词放入镜框,挂在会议室内,这是很有必要的,因为这是讲的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道理,可以供人们学习。

 

那些物品,不知现在是否还陈列在那里?因为从看见到现在已有一段时间了。我建议,从今以后,对健在的党、国家和人民的领袖,不要用这种方式表示敬爱,可以用社会主义四个现代化的成就。今后,各级党组织,如遇此事,应说服群众。

 

如有错误,请予批评纠正。

 

致以革命敬礼

 

            中央党校二部一支部学员 王立本                            

 

一九七八年十二月二十九日

 

接到这封信以后,华主席马上批给林乎加同志,说:乎加同志,王同志提的意见很好,请派人去机械化养猪试验场了解情况,做好思想工作,把陈列我在那里用过东西的做法改过来为盼。(进行情况望告我)

 

红星养猪场后来又向林乎加同志写了报告。

 

“乎加同志:

 

一月九号接到你转来华国锋同志对中央党校学员王立本同志来信的批示后,当天下午我就和农工部畜牧局的负责同志进行了研究。畜牧局的负责同志赵发大、谢珏同志当即去养猪实验场进行工作,先后开了党员骨干会议和全体职工会议,认真传达学习了华国锋同志的批示和王立本同志来信的主要内容,并联系学习了党的三中全会公报有关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的精神,进行了热烈的讨论。讨论中,开始有些同志不同意把陈列品撤掉,说:八亿人民的领袖来场视察对我们鼓舞很大,一看到这些物品就想起华主席来场视察的幸福情景,感到浑身是劲。现在把它撤掉,在感情上接受不了。

 

经过反复深入的讨论后,绝大多数干部和职工群众认为:正当全党和全国人民认真学习、贯彻执行党的三中全会精神的时候,华国锋同志亲自处理人民来信,要我们把陈列他在视察时用过的东西的做法改过来,这不是一件小事,而是为了顺利地实现党的工作着重点的转移,首先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路线的一件大事。华国锋同志以身作则,带头执行三中全会的决定,带头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为我们做出了光辉的榜样,使我们深受教育。大家表示坚决执行华国锋同志的批示,并于一月十号已经把华国锋同志视察时用过的椅子、暖瓶、茶杯、毛笔、墨台、墨汁等物品全部撤掉了。现在这个场的干部和职工结合落实华国锋同志的批示,进一步掀起学习三中全会公报的热潮。大家表示一定要认真学习三中全会公报,坚决贯彻马列主义思想路线,为现代化的养猪养鸡事业做出更大的贡献。

 

以上是我们对华国锋同志批示办理的情况

 

特此报告

 

                                      王宪

 

                   一月十一日

 

这是北京市一个农业书记王宪同志写的。林乎加同志把这封信送给了我,要我转报华主席。

 

这是事情的全部经过。

 

由这么一件事情,我们可以联想到许多问题。前年,中央党校开学的时候,中央通过一个决定,《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这个决定里面讲了这么一条,要使我们党校变成恢复和发扬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模范。党的三中全会在恢复和发扬党的光荣传统、优良作风问题上面采取了一系列新的措施,其中一条就是不要突出宣传个人。我们必须执行。华主席批复的王立本同志这封信,很好。我们结合这件事认真考虑一下,我们党里还有哪些封建作法、封建办法需要改过来的?改正这些东西,我的意见宜早不宜迟。比如说,上级干部到下面去,一定要称呼什么首长,一定要起立鼓掌,一定要欢迎欢送。可不可以改一改呢?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这次开会,将要讨论和通过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叫做《关于党内政治生活的若干准则》。这个文件,现在正由陈云同志亲自在那里领导修改,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文件。这些年来,我们党内政治生活不健全,许多歪风邪气可得要下决心把它压下去。今年,我们正碰着建国三十周年纪念,中央已经说过了,不要搞大规模的庆祝,特别是不要搞形式主义的东西。过去若干年我们把那么多钱花到一些形式主义的东西上去,什么莺歌燕舞,粉饰太平。

 

今后,可不要搞这个东西,今年三十周年国庆不搞这个东西,不搞铺张浪费,包括今年过春节。同志们,我们许多老同志,可不要忘记过去艰苦奋斗的传统,要起模范带头作用,提倡实事求是精神。参加过解放战争的同志都记得,我们党是艰苦奋斗的,是与人民同呼吸共命运的,是实事求是的,党内有批评和自我批评。我们这一套传统是非常好的。这十几年来,林彪、四人帮在这些方面的破坏非常严重。我们这次开宣传会议,重申了这个问题。我总觉得我们有许多同志对林彪、四人帮所造成的损失、遗留给我们的麻烦、给我们带来的困难估计不足。我们要求再用两年时间,基本上把局面扭过来。我们已经扭了两年多了,再扭它个两年。

 

你们经过学习,从中央党校毕业出去,担负着两个责任,也就是中央关于办好各级党校的决定上讲的,第一是应该成为宣传和捍卫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一个坚强阵地;对人来讲就是成为坚强战士。第二应该成为坚决恢复和发扬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的模范。我觉得王立本同志的信之所以可贵,就贵在这个地方。他看出那些不符合我们党传统的东西敢于提出来。我们需要这种作风,需要这种勇气。在同志们临毕业的时候,华主席批回来这封信很及时,你们可以从中得到教益,同时还可以当作故事、消息带回去,加以宣传,加以实行。我们有许多事情不要只停留在口头上,只讲不干,只说一说,不准备实行,这就不好。如果这样,讲的轻一点,叫口是心非,讲的重一点,人家会叫你两面派。我们学马列主义理论也好,贯彻三中全会精神也好,都要心口如一,言行一致,是真干不是假干。这就算我讲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同志们要回去了,现在各个省、市、区传达三中全会精神情况如何?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才好?同大家交换交换意见,通通情报。我所知道的绝大多数的省市都还在那里开会,有的开常委扩大会,有的在开省的党代表大会,主要谈两个内容,第一是传达华主席和几位副主席的八次讲话,一个公报,叫学习文件领会精神;第二叫发扬民主,向领导提意见,解决一些遗留的问题。多数省、市的会都开得很活跃,有些省提的意见非常尖锐。看来,这次会议对我们全党今后的政治生活将要产生巨大而深远的影响。但是现在有些省的同志提出这么一个问题,我们中央一级也有一些同志在考虑这么一个问题,昨天,前天我同几个省委的同志通了通情况,问问他们的意见怎么样,有没有这么一个问题,就是:我们现在离春耕时间并不很远了,一月二十八号过春节,春节以后到元宵,就是二月十号左右。元宵节以前,你要农村里面的大队干部来开会学习恐怕是困难的。从二月十号到三月十号只有一个月,到三月底只有五十天,三月底在南方已经是春耕大忙了。中央三中全会有个重要内容,就是讨论了农业问题,有关农业问题的文件实际上是三个,第一个是加快农业发展的决定;第二是《六十条》的修改草案;第三个是关于地富摘帽子和地富子女成份问题的文件。春耕之前这段时间,如果我们又要抓发扬民主,解决一系列问题;又要抓农业问题,弄得不好,很可能象湖南人讲的扁担没扎,两头失塌,两个问题都抓,结果都抓不好。中央反复强调,今年我们的农业要争取一个全面的大丰收。中央同志认为,这对于稳定、巩固和发展我们安定团结的大好政治局面,加快四个现代化的发展进程,有决定性的意义。为此,中央认为,首先抓的一条就是要把三个文件,特别是第一个同第三个文件很好地贯彻下去。中央估计,只要把这一环抓住了,广大干部、广大社员的积极性,就可能有个大的调动。所以有些省的同志和中央有些部门的同志提议,能不能从过了春节,最迟过了元宵之后,采取这么一个办法,不再在省上开会了,也不在地委开会了,干脆以县为单位开三级干部会议或四级干部会议,集中主要精力讨论今年的农业问题,讨论中央三个农业文件,主要是讨论第一个和第三个文件。边学习,边讨论,讨论清楚了,然后加以贯彻,把三干会四干会办成学习班,办成训练班,同时也解决一些急需解决的问题。省上的同志,地委的同志多数到县上去帮助他们办学习班,办训练班,把中央文件,三个农业文件搞清楚,大家下一个大决心使我们今年的农业有个大发展。中央希望的今年农业的大丰收,不只是粮食大丰收,而是农、林、牧、副、渔全面大丰收。只要我们认真贯彻三中全会所通过的农业决定,争取今年大幅度的增产是很有可能的。

 

这次中央的农业决定,至少可以说,是十几年来讲农业问题最好的一个文件,是真正实事求是解决问题的一个文件,就怕我们同志们特别是怕我们一些基层干部们学不深,领会不透,不按这个文件办事。同志们回去,特别是在座的有许多同志是地委一级的干部,要注意这个问题。前几天我们中央办公厅开办公会议,还没想从今年二月底开始,或者三月、四月,要分头找一些省委书记、地委书记、县委书记,甚至于公社书记,到中央来汇报。可要掌握情况,如果我们今年四月份以前连情况都掌握不了,农村里工作发生偏差是很可怕的。

 

我们要集中力量讨论农业问题、贯彻农业问题的文件,会遇到阻力的。他说要发扬民主,你有许多遗留问题没有解决,我对县委还有一大堆意见哪。有些省已经碰到了这个问题,休不了会,他说我意见没有提完。据说,有些同志担心如果现在层层开会,先来省一级,再来地区一级,再来县一级,一层层开,开到县,到五月份都开不完,那你抓什么农业?多年没有敞开思想提意见了,话匣子打开,一讲没有个完。我们中央工作会议原来预计开二十天,结果开了四十一天。我不是说,一级一级开会没有它的好处,有,可以充分发扬民主,翻箱倒柜,我对你有什么意见,你对我有什么意见,都可以讲出来。可是我们现在面临着一个今年要争取农业大丰收的问题,请同志们捎回去这么一个话,考虑考虑这么一个问题,不是现在都在省上开会吗?二月十号以后,省上、地委就再不要开会了,一下子到县上去开;县上也不要关起门来开会。开三级干部会、四级干部会,这种会开他三个礼拜、四个礼拜不要紧的,要把会开成学习班,训练班,先把农业布置好。如果县委这一级内部还有意见没谈完,你把农业布置好了以后,在挂锄期间再上来开会嘛,再来发扬民主嘛。

 

发扬民主,批评和自我批评是无止境的,一次、两次不可能把所有问题都解决了。采取这么一个方法行不行?毛主席经常告诉我们:单单要确定工作任务,我们还要善于找到工作方法。工作任务、工作目的是要过河到对岸去,那你就要解决过河的方法,要有桥、有船,方法是桥,或是船,没有,你的任务就完不成,目的就达不到。这个道理,毛主席几十年前就专门写了《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讲过了。我们的目的是非常清楚的,工作着重点要转到四个现代化上来。道路已经指明,任务已经确定。在当前来讲,对我们非常重要的是方法问题,方法搞得不对,我们的目的,预定的目标,就可能达不到,至少会要受到影响。所以工作任务确定之后,工作目标确定之后,就要着重考虑方法问题。你们回去之后,许多人就是指挥员了,就是某一条战线或者是一个地区的指挥员,希望同志们很好考虑今年上半年的工作方法问题,今年最主要的是要全力争取农业大丰收的实现。这是我们一切工作的指导思想。有言在先,不要等过十个月之后,到了今年十一月,还说我这个地区还是个重灾区,农业没有搞上去,工作没有起色。那就不好了。

 

至于两年计划问题、工业问题,华主席说了,邓副主席也说了,两年计划中央只是原则通过。华主席还在那里领导修改。两年计划可能要到三月份,甚至于到四月份才能够拿出来。因此我的意见,对两年计划,中央修改稿没拿出来之前,除了业务部门之外,一般地不忙着重讨论。据华主席、邓副主席讲,两年计划还要做比较大的修改。前几天邓副主席找了余秋里、方毅、谷牧、康世恩同志谈了一次话,就说现在这个两年计划,虽然有雄心壮志,但还是比例失调。邓副主席说,第一要把电力、煤炭、石油、运输等搞上去。我们电力如果够用,光现有工业设备就可以使生产增长百分之三十。电不足,有电力的设备问题,还有煤的问题,我们又要先搞煤,扩大开采煤的投资,还有个交通运输。所以,煤、电、运输、道路要优先发展,加大投资,这是第一。第二,邓副主席提出这么个问题,就是我们要想办法搞一些投资小、见效快、利润高的企业。上次我不是讲了宝钢吗?同志们,上海宝山钢铁厂好是好,建成以后一下就年产六百万吨,只要千把人操作就行,可是时间要七年。投资好多呢?现在一算,两百多个亿。所以钢铁那些东西可不可以稍放慢一点,先把投资小、见效快、利润高的东西搞上去。比如说石油,我们产一千万吨原油出口,就是十亿美金;如果把一千万吨的石油变成化工产品,价值六十亿美金。所以要加大采油量,搞石油化工。

 

那天,邓副主席还讲了另外一个问题,说我们要下个决心,好好搞旅游事业。也是陈云同志提过的。我们自己少搞一点游山玩水。多请外国人来游山玩水,给国家增加外汇。计委初步讨论,到一九八五年,能不能争取每年有五百万人来中国旅游,这是不小的一个数字。五百万人来旅游,一年可以收入外汇五十亿美金。怎么个算法呢?平均每人一千美元,五百万人就是五十亿。全国可以设立五个大的旅游公司,比如广东、广西、湖南算一个区设一个公司,湖南有韶山,广西有桂林、阳朔。云南的昆明,四川的重庆、成都,湖北的三峡,算一个区。上海、江苏、浙江、安徽一部分又是一个区。再就是西安、延安直到甘肃的敦煌,以及河南的一部分,又算一个区。然后就是北京、天津、山海关、八达岭、北戴河和青岛等。全国设五大旅游公司,一年要是有五百万人来旅游,麻烦事情也不少,要修房子,修旅馆。外国人来就要照相,照我们的落后面,有些人也许讲那么一些不三不四的话,丢我们的丑。各种事情都可能发生,所以我们要好好地做工作。但有个最大的好处,可以抓外汇。一年五十个亿的外汇,等于我们前几年整年的出口外汇。所以我们的同志要把开放旅游事业当作一项重要任务来抓,这也是为加快实现四个现代化服务的一个问题。我讲到工作方法,附带讲了一点两年计划的问题。这算是我讲的第二个问题。

 

第三个问题,想讲一下上访的问题,包括群众来信。前几天,华主席找了余秋里同志、林乎加同志、吴庆彤同志、总政治部一位副主任和姚依林同志,还有我。我们五、六个人专门谈了来信来访的问题。三中全会以后,出现了一点新的动向,或者说新的苗头:上访的人加多,来信来访也加多。从七号、八号开始,在天安门出现过四次游行。标语口号不必说了,参加者有的是一百多人,最多一次三百多人。游行队伍里面有这么一种标语,叫做反饥饿,反迫害,要民主,要自由。还出现这么一些组织叫做什么人权同盟,什么启蒙社,他们写了一些大字报,小字报,其中有张大字报是给美国总统卡特的公开信,还有的提出现在的干部要下台

 

还有,就是云南的西双版纳知识青年罢工。广东有个县发生五百名复员军人请愿,把县委的办公楼占领了。还有杭州也发生了二十来个人冲省委的办公楼,听说也把办公室占了两个小时。就是这么一些小小的风波,外国人如获至宝,香港的报纸上登得很多,美国之音也广播,许多报纸当作头版头条新闻加以渲染。

 

对于这些情况,我们怎么看?华主席那天找我们谈这个问题,谈的结果大家认为,我们对这个现象要有个清醒的头脑。中央现在一个月收到的信是六万多封,光中央组织部每个月就收到一万多封信。经常在北京上访的有四千多人,上访的人,有的是集体上访的,已经发现好几起了,集体上车要求到北京请愿,一百人、二百人、几百人这么来的,搞得火车也好几次误点。那么多来信,上访的人这么多,该怎么看?我们认为,这种情况是四人帮横行时期的历史所造成的,是历史遗留下来的一个特有现象。以前没有那么多,只要我们把工作做好,一年以后也不会那么多了。现在来访来信突然上升这种特有现象,说明这十几年以来积累了很多问题,积累了许多冤案、错案还没有解决,政策还没有落实。多少年来有些事情我们办错了,或者办得不好,以致积累下来许多问题。比如说我们那些农场,新疆、黑龙江的农场办得稍好一些,情况就好一些。而云南的农场多年来没办好,违法乱纪,官僚主义,强迫命令很严重!所以,中央肯定上访的人绝大多数是因为有问题没有及时解决,他们来上访是情有可原的,是可以理解的,是因为我们没有把事情办好。首先要把这一条肯定下来。华主席反复的要求我们各级党委,特别是中央、省、地、县四级,要认真地对待群众来信来访,下一个决心抽出主要干部,第二、三把手,切实帮助那些来信来访中绝大多数的人,解决他们的问题,不要往上推,不要往人家头上推,要使问题解决在基层,解决在那个公社,解决在那个工厂,解决在那个部队,那个团,那个师。现在我们有些同志不是那么办,人家来了,他说,啊呀!我同情你呀!你那个要求是合理的,我们这里解决不了,我这个县委解决不了,你往上去吧。他往上推,把矛盾上交。中央认为这不是办法。希望我们四级党委切实负起责任。解决的办法是什么?不要等着找什么文件,不是从去年就争论起吗,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检验证明搞错了,就把它纠正过来嘛!对的就坚持,实事求是,合情合理。还有你这个省有些问题解决不了,无非就是要几个钱,要几个钱就批嘛!你先把问题解决了,以后再拨款。我看解决得了,百分之九十八或者百分之九十九以上都是我们应该解决的,合情合理把它加以解决。这件事情,中央反复的要求我们各级党委认真把它办好。

 

有些冤假错案,说是解决了,实际上并没有。我上次也讲过这个问题,不要相信有些报纸上登的,说我们这里大部分平反了,大部分落实了。没有!假的。什么百分之九十、百分之百,不要相信那个统计数目字。我们有些同志,前几年在台上的,不太开明,老是要搞得人家留尾巴。在座的是不是就有人有责任啊!同志们,如果你们办过错案,要开明一点。我也是办过错案的,我们搞错了人,就痛痛快快给人家改过来嘛,坚持它干什么呢?我们要安定团结,团结一致往前看,把我们国家的事业搞好。所以第一条叫做切切实实的把应该解决的问题解决好,解决彻底。

 

但是,要在做好工作的前提下,对有些人,极个别的,比如说,一千个人里有那么两三个,甚至在一万个人里有几个,千分之几或万分之几的上访者或参加游行示威的人,和我上面讲的是另一种情况。对这些人怎么办?总的方针也还是要对他们做工作。这些人的表现有什么特点呢?我看,这些极个别的人,一般来说,脑子里有四个东西:

 

第一:是离开我们国家的宪法,或者离开国家宪法的根本原则去谈民主自由。我们国家宪法上规定,我们的国家是社会主义国家,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是由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但他觉得那一套我都不管,什么你共产党领导,什么社会主义,什么马列主义指导,不,西方好得很哟!请外国总统说话哟!你这样离开宪法搞民主自由行吗?我看,这样去谈民主自由,是值得研究的,是不妥当的。

 

第二:叫离开生产的发展谈改善生活。我们的国家如果不搞四个现代化,我们改善什么生活?离开生产去谈改善生活是空想,是乌托邦。你们都学了政治经济学了,《哥达纲领批判》,《国家与革命》,还有其他一些马列著作,你们都读过了吧,离开物质财富的生产,没有必要的物质条件,能改善生活吗?我们要下决心搞四化,就是为了这个。这是大局,要顾全大局啊。这是第二个。

 

第三:叫离开人民的整体利益去谈个人的利益。离开我们整个人民,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整体利益谈个人的利益,这不好。同志们,有多少人要求调到北京来,想进大城市。有的学校要求搬回北京。理由多得很,可以讲那么十条理由,来证明要搬回北京是百分之百正确。可是北京有没有房子?怎么搬?有什么困难?他不管,他说:我这个单位只有搬回北京才有可能发展。这也太绝对化了吧!不能离开人民的整体利益谈个人利益。

 

第四:叫离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谈思想解放。或者叫离开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普遍真理去谈思想解放。这一点毋须多作解释,你们只要把有些大字报、标语、口号加以研究,就可知道。

 

我所说的动向和苗头,从思想上说主要的是指这么四点。可能还有别的东西罗!一定还有别的,我就讲思想上的这四个东西,它支配了某些人。这四点归纳起来,又是一种什么倾向呢?我们应该加以分析。

 

在当前社会上有那么一种小小的支流,奇不奇怪呢?不奇怪。去年,我们党里面不是也有这么一种潮流吗?或者叫思潮,就是什么东西都不许动,一切只能照搬,照抄,照转,这种党内出现的思想倾向,是大家都知道的。现在可不可以这么说,需不需要提醒大家注意,社会上面有另外一种思潮,或者叫一种小小的苗头,这主要是在知识青年里面表现出来的,它的特点,归纳起来,就是我以上说的四个方面那些东西。

 

这是社会上的一点思潮。可不可以这么看?我提出来,不作定论,是同同志们商量的。我想借用《毛泽东选集》第四卷上的话,是一种民主个人主义的思想倾向。毛主席谈到过山头主义、宗派主义,也谈过个人主义。个人主义的表现形式是不一样的。毛主席曾经在毛选四卷末尾的一、二十页评美国的白皮书的文章中借用了美国艾奇逊讲的民主主义一词。它的表现形式是要民主,是离开阶级,离开历史的发展去讲民主,漫无边际的喊民主。可能同志们忘记了这个话,我读几段给同志们听一听。在《丢掉幻想,准备斗争》这篇文章上说:有一部分知识分子还要看一看。他们想,国民党是不好的,共产党也不见得好,看一看再说。其中有些人口头上说拥护,骨子里是看。……他们的头脑中还残留着许多反动的即反人民的思想,但他们不是国民党反动派,他们是人民中国的中间派,或右派。他们就是艾奇逊所说的民主个人主义的拥护者。”“中国的许多自由主义分子,亦即杜鲁门、马歇尔、艾奇逊、司徒雷登们所瞩望的和经常企图争取的所谓民主个人主义的拥护者们之所以往往陷入被动地位,对问题的观察往往不正确……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或不赞成用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去看问题的缘故。在《别了,司徒雷登》、《唯心历史观的破产》中,毛主席也都提到民主个人主义者,他说:那些近视的思想糊涂的自由主义和民主个人主义的中国人听着,艾奇逊在给你们上课了。这是一个地方,还有在另一个地方提了书生气十足的不识抬举的自由主义者,或民主个人主义者。还有个地方提到存有幻想自由主义者和所谓民主个人主义者。还有个地方提到艾奇逊公开地宣称,他们要招收中国的所谓民主个人主义分子,组织美国的第五纵队,推翻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政府。

 

以上这些都是毛主席早在一九四九年关于民主个人主义者的论述。我不是要拿这些话来吓大家,不是这个意思。我们所谈的民主个人主义者,或者叫民主个人主义的思想倾向,并不是敌我问题。但要指出,有这种思想的人,发展下去有两个可能;一个经过说服教育,可能变成真正的共产主义者,变成真心赞成和拥护社会主义的公民。另外一个发展,也可能变成在政治上反对社会主义的人,所谓的持不同政见者,有的还很可能被外国人收买,特别是几年以后,我们的旅游事业开展之后,这种可能更大。对待这种有民主个人主义思想的人,不是什么抓不抓的问题,要教育和引导。我们一不抓,二不公开指名道姓批判他。对这种极个别的青年人,需要抓紧教育,同他说理,帮助他们认识自己的思想本质。

 

我再说一下,来信来访,头一个叫百分之九十九以上要帮助他们解决问题,确实有冤,有苦水,有合理要求,必须要解决。第二,就是一千人里面有几个这样的人,思想不健康,头脑里装的不是马列主义,也不是社会主义的爱国主义,而是个人主义,搞民主个人主义的东西。对这种人要正确对待,要帮助他们,教育他们,向他们讲道理,做工作。不要在报上点名批评他们,也不是动不动就把他们抓起来,而是先向他们认真做思想工作,认真做教育工作。

 

第四个问题,就干部班子简单地谈一点意见。

 

我们现在脱产干部队伍非常大,一千七百万,年底肯定要超过一千九百万。这么大一个队伍,基本情况怎么样?我觉得,我们还是千万不要忘记毛主席经常所分析的,我们的干部绝大多数是好的和比较好的。任何时候不要动摇这一条,动摇这一条,我们可要犯错误啊!百分之九十八,或者百分之九十九是好的和比较好的,我觉得千万不要说那个百分之九十五。我上次不是讲过这么一个道理吗?如果说我们的百分之二是不好的或者是坏的,一千七百万中就是三十四万。所以我们讲百分之九十八以上是好的和比较好的,可不能把我们干部队伍里的坏蛋估计太多。你说我这里是重灾区,坏人多一点,他那也讲是重灾区,他那也多,一下子一大堆,怎么还是一小撮呢?千万不要忘记这一条。

 

第二条,我们干部中许多同志经常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这样那样的错误,这条也不可忘记。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正常的党内民主生活,要有正确的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风气。前几天不是发了一篇特约评论员的文章吗?叫《发扬批评和自我批评的好风气》。我是同意这篇文章的观点的。我们党十几年来批评和自我批评的风气或传统,我觉得不少地方走偏了方向,不是搞一种正常的批评和自我批评,而是要么天下太平,大家都你好我好,恭喜发财;要么一出了问题就无限上纲,批倒、批臭。我们搞批评和自我批评还是要恢复毛主席讲的,好象要经常洗脸,互相帮助,和风细雨,与人为善,治病救人。有许多问题不要说个没完,检讨了就互相谅解、体谅了。我说,我们这一套,要很好把它恢复起来,写一两篇文章不够,要经常多作宣传。我希望同志们回去以后要注意这一点。还要请你们捎个话回去,各个县开会,都开成学习班,多办训练班,少派工作组。我们过去,一个特派员,一个工作组,一个军代表,一下去啊,往往是钦差大臣,包办代替,拿起刀子就砍,拿起棒子就扫,象陈伯达讲的那句话横扫一切。结果失败的经验很多。我们这个派工作组的办法可要注意。同志们,我不是一般地反对派工作组,而是过去工作组好经验不多,以致好多公社、生产队怕工作组。因为怕,他就采取另外一个办法,你工作组来了,我就把你照顾得好好的,他是怕你不上天言好事。因此,我觉得,我们党的批评和自我批评风气一定要搞对。我们一千多万干部里可能是百分之九十九,甚至于百分之百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和错误,今天可能你有,明天可能我有。我们要经常洗脸,经常注意实事求是,这条我觉得非常重要。

 

第三点,我讲过很多次了,我们对在路线斗争中,在林彪、四人帮在台上时犯错误的人,或者今后犯错误的人,批评可以从严,组织处理可要从宽,可要谨慎。我还是重复已经讲过的:一个戴帽子,一个开除党籍,一个法办,可要谨慎。毛主席经常讲刀下留情,高抬贵手,可要注意哩,不要打击面宽了。

 

第四点,现在在台上的,现在当权的,群众有意见,下面干部有意见怎么办?我主张干部调整,叫调开,调下去一点,或者调回生产里去。调整干部,我的意见,胆子可以大一点。调走,易地闹革命。干部班子的调整面略微宽一点,这个不要紧,这个地方不适合,调整调整,调到另外的地方去嘛。

 

第五点,必须要大规模地训练干部,搞干部学习。今年一定要开始,看什么时候开始。有的同志多学一点马列主义。有的同志可以多学一点如何搞四个现代化,学科学,学业务。有些同志没文化,就从文化开始学起。我已经向华主席汇报过一次了。我说:我们中央一级、省(市)一级、地(市)一级、县(市)一级假使有一万个单位都有党校或者都有学习班,一个单位三百人,一万个单位就是三百万。有的学两年,有的学一年,有的学半年,有的学三个月,因人制宜。如果我们经常有三百万人在各种学校,各种训练班学习,我觉得我们工作也做好了,水平也提高了,岂不甚好。

 

最后一点,就是干部政策。我们要搞正确的干部政策,正派的干部政策,一个正确,一个正派。就是干部的任免、调动要经过党委的集体讨论。干部方针、干部政策,毛主席讲得很多,我们教材上面都有,要保证干部政策对头,主要靠党委讨论,不要由个人说了算。

 

干部问题就讲这几点。

 

欢送同志们,真心实意地、满怀希望地欢送同志们。你们经过几个月的学习,希望回去按照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按照几个月在党校学到的东西,在各条战线、各种工作岗位上拼命地干出点成绩来。粉碎四人帮后的这两年,我已经向历史学家们提出过,建议他们现在就可以开始写粉碎四人帮两年的历史了,先写片断,叫做拨乱反正的日日夜夜。这两年多以来多少好同志,多少英雄夜以继日地用全部精力为拨乱反正、扭转乾坤做出了贡献。从今年起,我们干什么呢?如果用文学语言的话,我们是在奔腾前进的时代列车上。这个时代列车是要开足马力前进的。我们怎么面对当前这个奔腾前进的时代,是冷眼旁观呢,还是当个促进派?今天在座的上千个同志大家都可以考虑一下,多少年之后,究竟人们会怎么写我们的历史?我们每个人都要经得住历史检验。这种检验是谁都不可避免的,是好是赖,不是自己吹的。谁好谁坏,谁在这个时代的列车上面真正为党为人民,为我们的子孙后代搞点有出息的东西,留下一点痕迹来,那就是好样的。同志们,不靠天,不靠地,靠自己。

 

最后,祝同志们愉快地回到工作岗位去,我们互相勉励吧,在大好形势下,大家都好自为之。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一、二部第二...
胡德平:耀邦同志在“真理标准”...
吴江:我所经历的真理标准讨论
陈维仁:回顾真理标准问题讨论
梁金泉:忆耀邦同志在中央党校
高勇:胡耀邦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
沈宝祥:胡耀邦发动和组织真理标...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