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胡德平:在高尚..
·胡德平:记耀邦..
·胡德平:警惕打..
·胡德平:改革初..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耀邦同..
·胡德平:国民经..
·沈宝祥:十年开..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高勇:胡耀邦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
作者:高勇      时间:2018-12-18   来源:高勇《我给耀邦当秘书》
   

胡耀邦主持中央党校工作提出:要把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

 

要战斗就得有阵地,《理论动态》应运创刊。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发表,给沉闷的中国思想理论界引爆了一颗原子弹,却遭到一批大人物的追查、批判。

 

邓小平挺身而出,支持胡耀邦。

 

一位大理论家向胡耀邦施压:要立即停止争论。再这样争论下去,势必造成党的新的分裂!

 

邓小平再次明确支持胡耀邦。

 

十年后胡耀邦仍颇有感触地回味那场争论,说:论战也带核弹头。

 

十年蒙尘存浩气 一朝破壁展雄风

 

1976106粉碎了祸国殃民的四人帮,从而结束了延续十年之久的文化大革命灾难,国家重新出现了希望的曙光。

 

第二年,即19773月,中央任命胡耀邦为中共中央党校副校长,主持中央党校工作。

 

俄国作家列夫托尔斯泰说过:人生不是一种享乐,而是一桩十分沉重的工作。胡耀邦一上任,面对着的是十年文化大革命造成的人妖混淆、是非颠倒的局面。但是,沧海横流,方显出英雄本色。当时那种混乱局面正是为他走马上任、一展雄风提供了良机。上任不久,他于197757在党校整风会议上的讲话就明确提出,要把被四人帮颠倒了的是非重新颠倒过来。尔后,他又比较具体地说,要把被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

 

这是一场战斗,需要开辟一块阵地,即创办一个刊物。

 

胡耀邦历来重视创办刊物,他每到一个部门工作,首先都要着手创办一个刊物,以作为他发言的讲坛,指导工作的工具,进行战斗的阵地。1977715,在他的倡议和指导下,中央党校创办了一个思想理论性质的刊物,叫作《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就成了当时思想理论战线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阵地,成了解放思想的先锋。

 

《理论动态》一创刊就引起了轰动。第一期文章的题目是《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这一期只印了400份,分送了中央、地方和部队的一部分领导同志,以及中央党校的有关同志。发送范围和名单都是胡耀邦自己审定的。

 

人们知道,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提出的在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理论曾被说成是马克思主义发展史上的第三个里程碑,且是不容丝毫怀疑的。而《理论动态》竟敢对这个伟大理论提出质疑,进行讨论,这不能不使理论界乃至政界感到十分震惊。因此,这期《理论动态》一出世就引起了广泛的关注,一些敏感的理论家认为这是向倾理论发起进攻而打响的第一枪。此后,按照耀邦的意见,《理论动态》十天出一期(后改为五天出一期),每期只发一篇文章,论述一个问题,扎扎实实地进行着拨乱反正的艰巨工作。

 

要拨乱反正,就不能不触及到毛泽东在文化大革命中的错误理论、错误指示、错误决定,而这在当时简直就被认为是大逆不道。人们都记得,就在197727《人民日报》、《红旗》杂志、《解放军报》发表的题为《学好文件抓住纲》的社论中,公开提出了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从文化大革命以来,给人们形成的概念就是两报一刊的社论代表党中央的声音,而这篇社论正是当时主管宣传工作的党中央副主席汪东兴提出写的,报党中央主席华国锋批准后发表的,也就是说,来头很大。

 

社论中的两个凡是引起了邓小平的注意。胡耀邦和许多领导同志当然也注意到了这个提法。如果按照两个凡是的方针行事,那就是过去的一切都不能动,今后的一切仍都照搬,也就根本不可能进行拨乱反正。两个凡是实质是维护毛泽东晚年的错误,维护以毛泽东名义作出的一切错误决定。

 

邓小平为了反对两个凡是,提出必须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他于1977410给华国锋、叶剑英和党中央的信中说:在伟大领袖毛主席逝世的时候,我曾向中央书面表达我内心的悲痛和深切的悼念。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高举和捍卫这面光辉伟大的旗帜,我们必须世世代代地用准确的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来指导我们全党、全军和全国人民,把党和社会主义的事业,把国际共产主义的事业胜利地推向前进。

 

邓小平准确的完整的提法对人们无疑是个很大的启发,他打破了个人迷信盛行的沉闷空气。但是,如何正确区分毛泽东晚年的错误与毛泽东思想的科学体系,必须有一个科学的标准,这个标准只能是实践。

 

1977122,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党委会上正式提出了实践标准。中共中央党校教授沈宝祥从一开始就在胡耀邦领导下参与创办《理论动态》,后从八十年代起任《理论动态》编辑部主任和主编。据他回忆,那次党委会由冯文彬主持,讨论党史教研室提出的党史教学计划,胡耀邦参加会议并多次插话,耀邦说:

 

因为是中央文件就是正确的,这是什么论啊!

 

这十几年的历史,不要根据哪个文件,哪个同志讲话,......还要看实践嘛!

 

你们的整个体系都是抄来的,要用真正的毛泽东思想通过实践来检验分析。

 

以哪个人讲话、哪个文件为依据,不是科学态度,那就不是研究了。(沈宝祥-《真理标准讨论记事》)

 

这里,胡耀邦明确提出了实践标准。

 

与此同时,一些同志也在各自的具体条件下提出了实践标准。比如,197819《人民日报》发表邵华泽的文章《文风和认识路线》,文章写道:检验工作好坏、水平高低的标准是看实践还是去看别的东西?文章回答:是看实践。326《人民日报》发表张德成的文章《标准只有一个》,文章写道:真理的标准只有一个,没有第二个,除了社会实践,不可能再有其他检验真理的标准。所述这些,正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形成的客观基础。

 

1978511,《光明日报》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是在两篇主题相同的文章初稿基础上,重新撰写而成的。一篇是南京大学哲学系教师胡福明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是《光明日报》王强华向胡福明约的稿。稿子寄来后,王强华和马沛文前后作了五次修改,将标题改为《实践是检验一切真理的标准》;另一篇是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孙长江写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是在胡耀邦关照下,由吴江和孙长江具体设计,孙长江执笔撰写的。当时任中央党校哲学教研室主任的吴江和《光明日报》总编辑杨西光,以他们理论家特有的敏锐眼光,在知道两家都在写同一主题的文章时,经过商量,决定合成一篇文章来写。吴江认为,胡福明的文章写得很有勇气,但联系实际不够,分量不够。杨西光也认为胡福明的文章题目说到了点子上,但思想性和针对性不够强,特别是缺少批判两个凡是的内容。因此,吴江要孙长江尽量把两个稿合在一起,吸收胡文的好意见。孙长江以他撰写的稿子为基础,将两稿合在一起,剪裁胡文约2700字,形成了6600字的新文稿。

 

197856,是星期六。这天下午,胡耀邦在家中召集《理论动态》组的同志开会。沈宝祥根据孙长江的交代,将这份稿子送交耀邦审阅。耀邦拿起来一口气看完了,说:我以为可以了。并提出了两点意见。一点是,原稿上说不断提出新的观点和理论,他说,不要提新的理论,改为不断作出新的概括,把理论推向前进。另一点是,在文章结尾加一句才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沈宝祥做了记录,第二天(星期日)沈宝祥将耀邦的两点意见抄写在文章清样上,再由孙长江阅后定稿。

 

在讨论以什么名义发表时,耀邦说:报纸发社论,写评论,有些问题大家都可以评论嘛!报纸要依靠大家办嘛!我们也可以参加评论嘛!我们可以当特约评论员嘛!大家一听,觉得特约评论员挺好,既能显示文章的重要,又可免去送审,于是就定下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首先于1978510《理论动态》第60期上刊出。第二天,即511《光明日报》发表,当天新华社转发,12日《人民日报》和《解放军报》同时转载。从此,神州大地上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气势磅礴的真理标准大讨论。这篇文章犹如一颗威力巨大的原子弹,炸开了中国思想理论界的沉闷空气,一场伟大的新的思想解放运动由此发端。

 

河北诗人王承俊的诗句十年蒙尘存浩气,一朝破壁展雄风,生动地写出了胡耀邦十年蒙尘、一朝破壁,大展雄风,组织和发动真理标准讨论的胆略和魄力。

 

“论战也带核弹头”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本来是马克思主义认识论的基本原理。毛泽东说:马克思主义者认为,只有人们的社会实践,才是人们对于外界认识的真理性的标准。(毛泽东《实践论》.《毛泽东选集》第一卷第284页)他还说:判定认识或理论之是否真理,不是依主观上觉得如何而定,而是依客观上社会实践的结果如何而定。真理的标准只能是社会实践。实践的观点是辩证唯物论的认识论之第一的和基本的观点。(同上)因此,《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原本就是在阐述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高举和维护毛泽东思想的旗帜,理应得到人们的赞同。可是,此文一发表,却立即遭到一些大人物的强烈反对,而且用词之烈,上纲之高,使人恍若仍处在文化大革命之中。

 

意大利科学家伽利略说:真理就是具备这样的力量:你越是要想攻击它,你的攻击就越加充实和证明了它。事实正是这样。正是一些人对此文的攻击,越加证明了此文宣扬的是真理,使人们越加认识到此文击中了两个凡是的要害。

 

512晚上,文革前的新华社社长给《人民日报》总编辑胡绩伟打电话,强烈反对这篇文章,说该文犯了方向性的错误,理论上是错误的,政治上问题更大,很坏很坏。他还说:所谓要冲破禁区,就是要冲破毛泽东思想是以反对教条主义为名,向马列主义开战,向毛泽东思想开战作者的意思就是要砍旗这篇文章在政治上要砍倒毛泽东思想这面红旗,这是很坏很坏的

 

接着,当时《红旗》杂志的负责人也指责新华社转发这篇文章是错误的,说:这篇文章理论上是荒谬的,在思想上是反动的,在政治上是砍旗子的

 

一位分管宣传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立即追查此事,他给中央宣传部长打电话说:你查一查,所谓特约评论员究竟是谁?这篇文章有问题,矛头是对着毛主席的,是想砍掉毛泽东同志这面旗帜。

 

513下午,胡耀邦在家里召集《理论动态》组的同志开会,首先听取了胡绩伟介绍那位前新华社长给他打电话的内容,耀邦听了很气愤。他简略回忆了他参加革命的经历,很激动地说:我怎么会反对他老人家(毛泽东)呢!把学术争论、理论争论一下子上升到政治,斯大林时期是这样,我们党十几年来也是这样!

 

518,那位中央副主席又在与《红旗》杂志新老总编辑谈话时点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名。说这篇文章实际上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思想。责问:这是哪个中央的意见?并提出警告:要查一查,接受教训,统一认识,下不为例。

 

同一天,中央宣传部部长根据那位中央副主席的授意,将参加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各代表团团长(都是省委文教书记或宣传部长)召集到钓鱼台开会,针对这篇文章说:听说有两种意见,一种认为文章很好,一种意见说很不好。我到现在也还没有完全摸透。大家可以看看,小范围可以议论议论,发表不同意见。不要因为《人民日报》转载了,新华社发了,就定论了,要提高鉴别能力。

 

很明显,这是一次发动和布置对该文围攻的会议。

 

面对这种情况,邓小平率先站出来说话,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

 

519,邓小平接见文化部核心领导小组负责人时说:《光明日报》发表了文章,当时没有注意。后来听说有人反对得厉害,才找来看了看。文章符合马克思列宁主义嘛!扳不倒嘛!

 

530,邓小平同几位负责人谈话,说:现在发生了一个问题,连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都成了问题,简直莫名其妙。

 

62,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讲话。他说:我们也有一些同志天天讲毛泽东思想,却往往忘记、抛弃甚至反对毛泽东同志的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与实践相结合这样一个马克思主义的根本观点,根本方法。不但如此,有的人还认为谁要是坚持实事求是,从实际出发,理论和实践相结合,谁就是犯了弥天大罪。他们的观点,实质上是主张只要照抄马克思、列宁、毛泽东同志的原话,照抄照转照搬就行了。要不然,就说这是违反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违反了中央精神。他们提出的这个问题不是小问题,而是涉及到怎样看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问题。

 

邓小平号召:打破精神枷锁,使我们的思想来个大解放。

 

66《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全文发表了邓小平在全军政治工作会议上的讲话。

 

尽管邓小平支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态度是如此明朗,但反对者仍然来势汹汹。615,那位中共中央副主席召集中宣部和中央直属新闻单位负责人开会。他再次对《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进行批评。他直接点了特约评论员和胡耀邦的名,说:特约评论员文章可要注意,有几篇不是那么恰当。不要图一时好过。他点名批评胡耀邦,要胡耀邦在报上发表文章要注意。他说:有人把矛头对准毛主席。

 

620,一位大理论家跑到富强胡同6号胡耀邦家,对胡耀邦施加压力。他说:这场争论是你在党内挑起来的,我不同意再争论下去,再这样争论下去,势必要造成党的新的分裂!要立即停止争论,《理论动态》不能再发可能引起争论的文章了!

 

7月,那位中共中央副主席去山东视察,同省委负责人谈话时说:一不要砍旗,二不要丢刀子,三不要来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并说:现在报纸上只宣传十七年,宣传粉碎四人帮以后的两年,不宣传文化大革命。文化大革命成绩是主要的嘛!三七开嘛!

 

与此同时,中共中央主席兼中央党校校长华国锋,则指示中宣部和一些省市负责人,对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不表态不卷入

 

胡耀邦遇到了巨大的压力。他陷入了深思。

 

胡耀邦不是拒绝批评的人,但他也决不是惧怕压力的人。他只向真理屈服,而决不向压力投降。压力,只会促使他认真的思考。经过认真思考,他认为他和他的写作班子没有错,因此,不存在什么接受教训”“下不为例的问题,而是如何更好地前进的问题。他向《理论动态》组的同志们说:我们的民族经历了文化大革命这么一场巨大的灾难,反面教育太深了,在今后几十年,再重复这种灾难,倒退,人民是通不过的,这不以某些人的意志为转移。他提出再写一篇文章,对反对者进行回答,文章题目就叫作《历史潮流滚滚向前》,着重讲透历史潮流为什么不可阻挡。同时,他还与罗瑞卿频繁电话联系,筹划和指导吴江、孙长江撰写的另一篇文章《马克思主义的一个最基本的原则》在《解放军报》上发表。

 

就在胡耀邦遇到巨大压力的时候,1978722邓小平打电话叫胡耀邦到他家去谈谈。从下午三点半钟谈到五点。邓小平充分肯定了《理论动态》,又一次明确支持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邓小平谈话一开始就对耀邦说:哦,你们《理论动态》,班子很不错啊!不要搞散了,这是个好班子。谈到真理标准文章时,邓小平说:我原来没有注意这篇文章,后来听说有不同意见,就看了一下。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根源就是两个凡是。

 

邓小平明确、有力地支持,使胡耀邦异常兴奋。回到家,立即决定第二天(723)下午在他家召集《理论动态》组会议,向大家及时传达了邓小平的谈话,使大家大受鼓舞。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宋辛弃疾《菩萨蛮书江西造口壁》)。

 

正是由于邓小平的有力支持,才使这场具有重大历史意义的争论得以冲破阻力,进行下去,并取得重大胜利。

 

耀邦对这场有关科学真理的争论是有很深体会和很多感慨的,这在10年之后的198895,他写给于光远的一首《渔家傲赠光远同志》的词中,就可以看出:

 

科学真理真难求。你添醋来我加油。论战也带核弹头。核弹头,你算学术第几流?

 

是非面前争自由。你骑马来我牵牛。酸甜苦涩任去留。任去留,浊酒一杯信天游。

 

依照词的格律,《渔家傲》应押仄声韵,双调,62字,上下片各五仄韵。耀邦这首则改押平声韵,也没有按照词谱去调各字的平仄。但他有真情实感,平仄声字交错使用,虽不合律,而读起来却抑扬顿挫,饶有兴味。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凝集着胡耀邦及有关同志的巨大心血,文章历时7个多月,先后修改10次,最后才由胡耀邦审阅定稿的。事过30年之后的今天,回头再看这篇文章发表的意义,可谓巨大而深远。

 

因此,有人这样说:如果说,这场真理标准大讨论,是中国思想理论战线上燃起的一场熊熊烈火,那么,点火者就是胡耀邦!

 

如果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是在沉闷的中国思想理论界引爆的第一颗原子弹,那么,引爆者就是胡耀邦!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高勇:胡耀邦与真理标准问题大讨...
沈宝祥:胡耀邦发动和组织真理标...
孟凡:胡耀邦和《理论动态》
刘济生:胡耀邦是怎样发起和领导...
何载:耀邦同志平反冤假错案
曾彦修:胡耀邦为“61人案”平反...
盛平:胡耀邦为习仲勋平反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