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纪念胡耀邦创办..
·《中国青年报》..
·《学习时报》:..
·和讯网:胡耀邦..
·刘云耕:“一定..
·沈宝祥:拨乱反..
·沈宝祥:胡耀邦..
·沈宝祥:胡耀邦..
·王聚武:胡耀邦..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胡耀邦谈《理论动态》
作者:      时间:2017-07-14   来源:《胡耀邦思想年谱》
   

1977

 

5 月中旬主持召开讨论教学问题的会议。他问:现在北京有一个政治旋涡,你们敢不敢进这个旋涡?我是想进的。他说:粉碎“四人帮”后,我们也要有个发言的地方。所以我想在中央党校办一个小小的理论刊物,你们同意不同意?我准备办三个刊物,一个叫《理论研究动态》或叫《理论动态》,任务是拨乱反正,完整地、准确地阐述马列主义和毛泽东思想,把“四人帮”搞乱了的路线是非、理论是非颠倒过来。我们这个刊物,不要长篇大论,不当重武器用,只当手榴弹用,向这个政治旋涡里投下去,掀起点波澜就可以,一期谈一个问题,三天一期,发行对象是中央领导和中央各部委、部队领导机关、地方地委以上领导同志;一个叫《中央党校校刊》,是文献性质的,可以后一点出;第三个是《中央党校简报》,不定期,是向学员作调查,向中央反映情况。这三个刊物都由我亲自抓。

 

 

 

64上午,出席中央党校整风大会并讲话。他说:今天早晨广播了吴江同志那篇文章的摘要,《人民日报》也转载了,希望各个组各个教研室好好看。据我看,我们批判“四人帮”,从思想理论上肃清他们放的毒,远远没有肃清。今年一年,明年一年,要好好清算“四人帮”在各个方面的反革命谬论。在批判他们的谬论中来提高我们自己。破字当头,立在其中。破修正主义的东西,立马克思主义的东西。这就要求我们一面学习,一面研究材料。学马克思主义,一面要研究收集资料,下苦功夫,一篇好东西,有说服力,是要下苦功夫的。“四人帮”搞的许多文章就是装腔作势,是吓人的东西,并没有什么货色。吴江同志这篇文章据我看,是很有说服力的。他是下了苦功夫的。我们要从理论斗争、思想斗争的实践中间来批判错误的东西,提高自己,还可以挽救一些犯错误的同志。我们的会议从七十多人扩大到一百多人,人才济济嘛!好好发挥大家的作用,争取写出更多更好的批判文章。我还想,今天提早些散会,十一点,有一部分同志讨论教学问题,出一个简报性的东西,二三星期一期,把各地提出的,我们提出的问题,出一个理论动态的东西。

 

 

 

64上午 上午十一时,在中央党校讨论教学问题的小会上讲话。

 

他说:好几礼拜脑子里酝酿这个问题。我们是否党校内部简报和刊物搞三个东西。一是中央党校简报,二是校刊,三是搞一个理论动态性的简报性的东西,凡属我们提出的问题,观点,材料,我们收集到的重要的观点,材料,或为了阐述这个观点从经典著作中找出来的一些论断,论述,简报性的东西,很简单,有这么两页就够了,最多不超过三页,发给我们自己看,也可发给中央同志,华主席,叶副主席,政治局同志,也可考虑发给各部委和省市委,给他们参考。名义,教育长下面有教务办公室,教务办公室选编,二天,不超过三天一期,最好二天一期,字还可以考虑大一点。三个作用:一是给中央同志了解理论动向,起耳目作用,二是对自己,是了解情况,提高自己认识,钻研问题的一种材料,三是给下面参考。基本上搞定期。中央党校简报,事情多,我天天送,事情少,三四天送。题目叫“理论动态”也可以,简短明了。“理论探讨文选”也可以,“理论动向选编”,“理论战线要闻”,没想清楚。先搞几个人,有人提出孟凡、沈宝祥同志,先搭一个班子。我已经有些题目了,要有三五期才能付印,不然没有米下锅了。主要找党校,各省市资料。创刊二个月内篇篇我都要定稿,至少我负责参加搞二个月再说。只要准备了五六篇,开学后学员里提许多问题,各教研室可以提出许多问题。

 

 

 

66在中央党校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他说:一期一篇,最多两篇,要及时,给人们头脑里装一个问题,不是装几个问题,一般一期就是一篇东西。我们只搞理论问题,政策问题可牵涉一点,带理论性的政策问题,牵涉一点。如果一个礼拜二期,四个礼拜就九期,九到十三期一个月,不要超过十三期,不要少过九期,最好能做到二天一期,不要多,再多了没人看。每篇东西都要有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的论断论述,它的背景,它的论断,试编几期来看。

 

他说:我想到第一个,徐××这个东西。政治与经济的关系,我现在还没有看到一篇从根本上讲清楚这个问题的。这是北京经济学院的。我想找这个人来谈一下。每期要有一个标题,标题不要长,要醒目。在正文里用导语说,北京经济学院什么人在什么地方提出了一个什么问题,他在政治与经济关系的问题上讲了什么东西,摘登如下。第一篇出这个,讲得比较透的。

 

他说:第二篇,很重要的东西,什么叫无产阶级专政。我们现在连无产阶级专政都被歪曲了。一直到现在没有一篇阐述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基本原理的文章。我在读书班的发言带来了。白天讲了,晚上我追记了,怕人抓小辫子。历史上讲了四个专政,奴隶主阶级专政,地主阶级专政,资产阶级专政,这都是少数人对多数人专政,第四是无产阶级专政,过去是少数人对多数人专政,唯有这一次是百分之九十的人对少数人专政。无产阶级专政,工农联盟,因此,我们的专政又叫人民民主专政。人民民主与专政结合起来,才叫无产阶级专政。《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讲得很清楚。但是,这些年来弄得人们很恐怖,小生产害怕,知识分子害怕。林彪说是镇压之权,不讲民主方面。这一篇自己编。哪一个教研室组织讨论?四个小标题。我们抛出个引子,叫人根据这个引子写文章,起向导性作用。多少年来,“四人帮”把无产阶级专政歪曲为法西斯专政。这是非常严重的问题。第一,历史上的四种专政。第二,无产阶级专政的科学概念。第三,专政的目的。第四,无产阶级专政的作用。我在读书班最中心的发言就是这个东西。辅导员要我多讲一点,我就讲了这个。第一天,讲了二个小时,没讲完,第二天,又讲了一个多小时。

 

第三篇,科技是生产力问题,他说:五月三十日《光明日报》发表一篇文章,但那张报纸人们不大注意,而且,这篇文章展开不够。我们搞《汇报提纲》也引得不够。我们的书没有读够。整理这篇东西时可广泛地引,引他个六七篇。导语就可这样写:五月三十日,《光明日报》登了文章,正式提出这个问题,但说得不够,我们查了一下,补充几条。从“文化大革命”开始,我睁着眼睛看,这些家伙真正读过书没有。

 

第四篇,马××的四个问题,其中哲学部分搞了一点资料,比较好。第五篇,关于德国古典哲学的文章。党校编的书上有。这是带资料性的介绍。第六篇,反潮流问题。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讲清楚。主席讲的是一股错误思潮,像潮水般涌来时怎么办。主席讲的是马克思主义的一条原则。“四人帮”是怎样歪曲的?第七篇,托落茨基在列宁病重期间的活动。第八篇,《联共党史》编写经过。第九篇,民主派问题。中央民族学院的文章,有一段写得比较好。报刊上还没有作过这样的分析。第十篇,法权问题。第十一篇,自然科学的基本理论和马克思主义哲学问题。

 

他说:经常出题目,经常想,有的请人写,有的自己写。人家已经讲清楚的不要选。要估计到中央同志没有看到的。凡是马克思的话都要查实。我亲自审阅,搞两个月你们自己就可搞了。两个月后我看到什么东西,再批给你们。发行范围除中央外,各部委、军种兵种、各省二份,指定一份是给党校。就叫“理论动态”。党校两个月一篇文章,吴江同志这样的文章一年有六篇就够了。不要以数量压质量。发行数,地方一百份左右,中央一百份左右,专业一百份左右,自己一百份左右。

 

他说:主要是罗列、归纳、融会贯通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作为人们写东西一个最基础的根据,起理论研究正面的引导作用,帮助他们举纲,向导作用,举纲作用。他说:外文的东西可用一点,但不是为外文资料而搞。它错在什么地方,在哪些地方违背了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主要是起举纲作用,帮助各级领导查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的出处。纯粹资料也可有一点。今年冬天我们要把党史提到议事日程上来。今年冬天就要拟党史提纲了。第一个时期分了二期。解放后仔细想一想也可以分四期五期。章早就该定了。写这个东西是想引出编党史的科学态度来。写商品经济是想引出我们对商品制度的正确态度来的。指出:我们编二三年,把马克思主义最重要的原理,各个方面的,包括马克思主义的文艺理论,介绍就差不多了。他说:东西不要多,一年一篇,真正抓到纲上去,真正有说服力,对全党的思想工作就会起很大作用。

 

他说:哲学党建最薄弱。哲学要从“四人帮”他们的什么著作中找东西,方向就错了,变成学究式的批判了。他们这些人没有什么著作,在他们的政治主张、行为上,批判他们的世界观,不要去找他们的什么话,像林彪那样的话,“四人帮”还找不到呢!要从他们的行为中间找出他们的思想方法,思想路线。党的建设没有提到马克思主义理论上,一篇都没有。指出:写批判的东西不容易,要加紧读书,掌握资料。

 

他说:现在的报纸用文学语言挂帅。石油部下放的报道很好,但偏要加上敲锣打鼓。江西给毛主席纪念堂送木头,用绸带,还拍了照片。这样的报道是不是要叫下面都这样搞。我们可建立一个读报小组,看看有什么问题可以写一下。我看了认为行,就批一个给胡绩伟同志参考。他们看了就可注意。他说:我做过许多工作,都是干预报纸的,在团中央、区党委书记、政治部主任时,都干预报纸。

 

 

 

622在中央党校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并讲话。为什么想办这个刊物?他说:叫理论研究动态也可以,叫理论动态也可以。没有一个部门有这么个内部刊物,这个问题又很重要,理论动态,是个空白,而这是“四人帮”搞乱的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现在办这种东西没有经验,他说:试办,要实践,如事前没有大体规划,就是盲目实践,要有一个大体规划,不会完善,要在实践中不断完善,不断修改。

 

理论动态起什么作用?他说:给中央同志,给自己,也给下面,省以上的搞理论工作的部门,作用主要是两个,第一,给这些领导同志掌握理论研究的基本动向,第二,查明和澄清有关马列主义一些重大理论问题,和同这些重大理论问题有关的一些观点、出处、原意、它的发展等等情况。

 

关于范围,他说:马恩列斯毛,主要是马恩列,因为主席的东西还有人搞。经典著作中的根本原理、基本观点,一些重大问题、重大事件、重要人物,如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的基本原理,根本观点,如无产阶级专政的基本任务,列宁怎么提,毛主席怎么提,重大问题,如对哥达纲领批判的前前后后,重大事件,如巴黎公社,重要人物,经典著作中提到的重要正面人物、反面人物。马恩列斯毛的著作那么浩繁,谁读完了,没有人看完,即使看完了,也记不住。我们党校,就要有人熟悉经典著作中的各种问题,但又不是泛泛地搞,要针对当前的争论、弄不清楚的问题,有针对性,根据当前理论上争论的需要。这样基本上不会同别的刊物相类同。

 

他说:我们特别要注意,至少在一个时期内,注意党的建设的原理。因为多少年来不谈党,报刊党建理论谈得很少。林彪、“四人帮”破坏得很厉害。列宁党建问题专门写了几本厚书。我们一些同志忘记了,不搞了。这是党组织搞得比较乱的一个原因。党不好,有什么无产阶级专政啊!

 

稿子怎么搞?他说:能自己搞当然更好,或主要靠我们自己搞。有时自己没有想到,或搞不出来,人家的东西,人家讲得好,就节引他。第一限制在理论问题上,第二选择在没有解决的问题上。政策方面的,次要的,琐碎的东西,不搞了。

 

关于篇幅,他说:尽量二千字左右,个别的,特殊情况下,可搞三页四页,四千字以内,无论如何不要超过四千字。我的经验,太长了,领导同志,包括省委书记,不能看。篇幅一多,就走向反面。在重要观点上,起导向作用,下决心不要长,那就不但题目要惊醒,文字也要精炼。一期基本上一篇,一般二千字左右,不要多了,多了没人看。

 

他说:题目、内容,其中很重要的是马恩列毛的原意,恐怕要有比较多的原话,查明和澄清嘛!想当年,我们查明科技是生产力,问了好多老师,都说有这个意思。在哪里?都说大概在那里。经过一年半,查出了许多,说明一年多还是有成绩的。许多问题,我们全党都不熟悉。有许多,马恩书上都没有。

 

他说:还是要搞成期刊。你们说二天三天不行,但不能超过五天,暂定五天一期,准备好了再出。要好好搞,人开始不要多。办上二三个月,就走上轨道了。万事开头难。指出:延安时编的马恩列斯思想方法论,编得好,有内在联系。有的是一句话,有的是一段,花了功夫。要搞基本资料,党校就是要搞马恩列斯毛,做卡片,各教研室,要一个什么观点,在什么书,几分钟能搞出来,要花七八年功夫搞出来。教务办公室,在你们手里搞出来了,在你们一生都是个大贡献。研究的成果、资料,要机械化、现代化,研究不能搞机械化。他说:党建教研室,搞什么是党,什么是帮。中央党校对马恩列斯毛要非常熟,不是个人,而是单位要非常熟。

 

 

 

715《理论动态》第一期出版,发表吴江撰写的《“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一文,近四千五百字。文章讲两个问题:(一)马列主义关于不断革命的思想是否仅限于由民主革命不间断地转变为社会主义革命的思想,而没有包括社会主义条件下的不断革命思想?(二)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对象、任务是什么(注:胡耀邦将该期《理论动态》送给邓小平审阅。中央办公厅一位同志打电话到理论动态组,传达邓小平的意见:“基本同意提出的问题”。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副主任孟凡同志,在一九七八年一月写的向校委的《汇报提纲》中,记录了这件事。电话是孟凡接的,当时沈宝祥也在场)。

 

 

 

719 下午,在中央党校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他说:研究《理论动态》下一批的题目。(一)如何正确地辅导五卷的学习?第三期就要刊这个题目。先写问题的提出,要把主要精力放在读原著上去,不要放在读什么辅导材料,写心得上去。不要走捷径。五卷还没有看,就先看辅导讲话。军政大学搞了五篇辅导讲话,一个总的,四个分组的。带着这个辅导的框框去学,我看很要上当。第二,要引导大家自学为主,独立思考。辅导员在读书上只限于解答一点重要的名词、基本的事实。第三,基本事实不能搞错。马克思主义理论是从事实出发的,乱解释事变的进程,事实都歪了,还能做好辅导?要引导大家在理论上路线上加深认识,加深理解,不要把精力摆在考证上面去。理论必须联系实际,批流毒,结合自己的思想实际,以整风的精神学,破自己头脑里错误的东西。有些问题尽量解答,解答不了的挂起来,反映给中央,不要随随便便讲。有些辅导材料我不大赞成,在《理论动态》不好反映。我们研究一下,能否写出这么个东西,两千来字,结合过去的经验。这是很重要的一个题目。

 

(二)民主革命问题,他说:中国的民主革命,同马恩讲的,后来列宁所讲的民主革命不同,我们几十年搞的民主革命,特别是井冈山以后的革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是特殊的新式的新民主主义革命,是资产阶级性质的。要抄主席的原话。参加民主革命的人就是有无产阶级的世界观、思想,不是资产阶级的。实际工作只能分两步走,多走一步就要犯错误。我们是分两步走的无产阶级革命家。批判“四人帮”把参加资产阶级民主革命的人作为资产阶级民主派。比较展开的谈一下。

 

(三)革命转变问题,他说:主席在延安讲过革命转变。马恩列是讲社会民主党要参加到资产阶级民主革命中去,争取领导权,并把这个革命转到社会主义革命中间去。这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伟大学说。延安时讲的两个策略,对转变,进行转变,我们党从一九二几年起就争论。他说: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标志着民主革命的基本结束。首先是政权,其次是经济,铁路,邮政,银行,都掌握在国家手里,第三是意识形态,教育,都派军代表接收了。转变一词,毛主席、华主席都用过了。可以用。但究竟是什么涵义?有的辅导材料严格按主席指示办事了没有?不严格按主席思想解释五卷是很危险的。毛选一到四卷讲发展比转变多得多。我们将来用转变还是用过渡?用过渡不是很好吗?

 

(四)新民主主义社会问题,他说:我的意思这个词可以引,但主席对这个词并没有加以发挥。要查清楚,多少地方用过新民主主义社会,指什么而言。新民主主义社会从人类历史发展来看不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形态。我们可以按照他的意思加以解释,正如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不是独立的社会形态一样,它依附于资本主义社会。新民主主义社会是过渡性质的,属于社会主义社会。

 

(五)主要矛盾问题。

 

(六)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问题,他说:中国革命对民族资产阶级的改造是有新经验的。毛主席把资产阶级分成两部分。民族资产阶级有两面性。改造方法,从加工定货,代购代销,国家资本主义,发展到公私合营,赎买。十几个亿,买了阶级,堵住了他的嘴巴,生产没有破坏,四马分肥。毛主席同拉丁美洲朋友谈话说,一是希望你们到农村去,一是要对资产阶级分析。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篇,是以带总结性的语言讲的。

 

他说:下一步写这六篇东西。这六篇东西写清楚了,五卷辅导就解决了一半问题。学五卷既是一次很好的毛泽东思想学习,又是党史纲目的学习。他说:五天一期,风雨无阻。主席讲的,自己造一个环境,压迫自己。

 

 

 

725经审阅定稿的《列宁关于正确对待马克思主义原理的一段精辟论述》在《理论动态》第三期刊登,并加长篇编者按语。编者按说:“在讨论如何完整地、准确地理解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原理的时候,大家认为: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是科学共产主义的完整的思想体系。我们应当历史地、全面地、具体地、准确地理解它的每一个原理,决不可忘记原理之间的联系。有一种对待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态度是错误的,这就是:把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个别原理孤立起来,同其他原理隔绝,并且脱离开具体的历史经验,无条件地、片面地加以运用,结果使这些原理处于互相敌对的地位,并且成为僵死的东西;甚至把马、恩、列和毛主席在某种具体条件下、在某个时机对某个具体问题的个别指示,当作在任何条件、任何情况下(甚至在条件已发生根本变化的情况下)都适用的原理。这种对待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态度,是违背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势必弄到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词句来反对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精神。过去‘四人帮’挑动群众‘打语录仗’的教训,我们必须记取。列宁曾经批判过这种态度。”

 

 

 

7 在《理论动态》创办后不久,对理论动态组指出:在“四人帮”身上表现得最突出的一个东西就是农奴主的封建专制思想(注:《理论动态》很重视反封建的问题。一九八○年七月五日,《理论动态》第二百一十五期发表《封建主义思想遗毒应该肃清》一文,专论肃清封建主义思想遗毒问题。一九八一年一月五日,《理论动态》发表《马克思为封建官僚画像》一文,剖析封建主义,揭示了官僚主义同封建主义的联系)。

 

 

 

8 布置中央党校理论动态组同志写一篇一两万字长文章,题为《“四人帮”的覆灭与思想解放运动的任务》(正式发表时改名),谈反封建的问题。对文章很满意,排印后送给一些领导人看。只有罗瑞卿一个人打电话表示赞赏这篇文章,还说:“发表后军队要读,人手一份。”其余的或置之不理,或坚决反对,文章压了三年,到一九八○年八月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通过邓小平的《党和国家领导制度的改革》后才得以发表,因为邓小平在讲话中提到了肃清封建主义影响的问题(注:有一次罗瑞卿和胡耀邦在电话里谈到关于反封建的那篇文章,罗瑞卿赞成发那篇文章,主张文章中要加一点话,在讲经济与政治的统一那一段里加上军事与政治的统一,军队也要服从现代化建设这个政治任务,肃清林彪治军中的封建专制主义影响。这是一九七七年底,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尚未开始,两个“凡是”的枷锁尚未打破,罗瑞卿是当时唯一对这篇文章的反封建主题表现出热忱支持的领导人。胡耀邦说:“罗大将同我是心心相印的。”)。

 

 

 

910在中央党校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他说:办了两个月了,我们自己要有一个正确的看法。要使人家不动摇,自己首先不要动摇。我们的刊物说好得不得了,不要这样看。四百多份,看的人至多四千人,起了一定的影响,对反对修正主义,揭批“四人帮”,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我们没有犯原则上的错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要有信心。这一条是我们基本的总结。

 

第二条,他说:这个刊物,还有一定的目的,一定的篇幅、作用、编法,有它自己的特点。我们不要在预定的目的、作用、编法以外去寻求什么,主要在理论上,又牵涉到一些思想问题,用短小精悍的篇幅,发表一点看法,发表一点意见。思想战线、理论战线其他有些问题,其他更具体的政策,其他一些经验,其他一些要求,我们确难满足。我们是马克思主义的百花园地,不是正确思想与错误思想并长的园地,又有香花又有毒草的园地。这一条要明确。是反对修正主义、宣传马克思主义的园地,所以,错误的意见不能登。马克思主义各个方面、各个领域的、理论的东西都可以登。题目不是很少的,而是很多。宣传马克思主义的道路越走越宽,而不是越走越窄。我们自己分辨不清楚,把毒草看作香花,这是可能的,但自己意识到了是毒草,不能登。只要两期质量一般,威信马上降下来。不要炒冷饭,搞一般的。质量就是要解决马克思主义的重大理论,结合思想。这是比较难的。不是说谁要降低质量。但是,如果对这个刊物的目的、作用不坚持,无形之中就会降低质量。怎样保证质量?对当前的重大思想理论问题,以马克思主义观点加以解释介绍。

 

第三条,他说:要有计划性。把理论与观察力高度结合起来。熟悉马克思主义观点,观察当前思想理论动态,高度结合起来。他说:没有哲学就没有共同语言,不懂得唯物论和辩证法的教训是非常深刻的,《理论动态》每篇文章,都要讲哲理,要养成习惯。第一要不断熟悉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理,另一方面,要经常观察当前有什么重大的思想理论的动向。要经常注意观察,琢磨体会,还是理论和实践的统一。

 

第四条,他说:我们的文风基本上是好的。基本上一条,摆事实,讲道理,讲事实要综合分析,要讲道理,文风主要是这个。摆事实不是具体的事实,是抽象了的概括了的事实。理论要抓住事物的根本。列宁讲社会现象是复杂的,任何观点都可以找到材料。一个重大问题,二千字能写清楚最好了。

 

 

 

1012在中央党校对理论动态组和其他有关同志讲话。……

 

他说:打一场肃清“四人帮”流毒的人民战争。这个口号很好的。我们要学会改造人,做政治思想工作,不要学林彪那一套。我们的具体口号是,自觉清理,自我教育。现在要分析一下,有多少同志在那里自我教育,自觉清理。无非是三种情况,一种是认真地开动脑筋,进行清理,干部里,工勤人员里都有。第二种情况,是自觉性还不高,自我教育还抓得不紧,这种同志可能占多数。第三种情况,不但没有清理,还有些抵触情绪,或相当地自以为是,不是自以为非。自以为非,这是主席一九六四年提出来的,那时他七十岁,他自己拿钱,请四桌客,我也参加了。主席是对刘少奇说的,我们事情做了那么一点,不要自以为是,要自以为非。那时王光美做了报告,说别人搞的“四清”都不行,要重来。我听说某些同志自以为是的劲头不小。谁都不要自以为是,管你赵钱孙李。自以为是只能堵塞自己前进的道路。他说:明明在“四人帮”时受了流毒,说得干干净净。中央讲三个是非,你没有非?有些同志专门挑人家的差错,指手划脚。挑差错好,专门挑差错,变成专家就不好。要克服那种老是自以为是的倾向,实事求是。从破自以为是入手,肃清流毒。“四人帮”粉碎一年,国家开始欣欣向荣,现在还有人看不见。什么立场,什么感情?自以为是过了头,必然要发展为暗地里不满。不要以为北京没有暗地里散布不满的人,要警惕。自觉地清理,这就不会把空气搞得太紧张,和风细雨的,启发式的。作风上要搞得严一点,提倡一定的东西,反对一定的东西。他说:《理论动态》,这是华主席表扬过的,比较好的,但这是短小精悍的,匕首,投枪,手榴弹,要办好,要精雕细刻。

 

……

 

他说:《理论动态》出了许多题目,出了许多哲学题目。华主席秘书对我讲,华主席准备批它一二期,怎么批还没想好。华主席秘书讲,华主席说,《理论动态》不能降低。什么是理论联系实际,这是马克思主义的基本原则。什么叫理论工作?什么叫理论家?针对现在的现象,针对着理论工作的弱点,敢于接触实际。敢不敢?可以写出很好的一篇文章。发扬理论密切结合实际的学风,写它七八千字。请什么人来写?把提纲定下来后商量一下。充分说理,结合几十年来的现状,要批判理论战线、新闻战线上的歪风,客里空,写得好是很震动的东西。这也是几百万人的事。要根据华主席提出的几个风,其中重要的两篇,头一篇,题目可用《发扬彻底的唯物主义革命精神》,不实事求是,一害党,二害人民,三害自己,彻底的唯物主义者最终不吃亏。还有一篇就是,民主还是群众路线,讲脱离群众的那些表现,摆架子,强不知以为知,包括那些公安工作,随便抓人,随便判刑、杀人。无产阶级专政是干什么的?从干部路线讲到法纪工作。公安工作不讲一篇?

 

 

 

1012 在中央党校对理论动态组同志讲:所谓扭转乾坤,就是把整个国家、民族的车轮重新扭回到正确的轨道上来。他说:我们这些人在晚年拼命挣扎,目标不大,但谁要禁止我讲话,不搞马克思主义,那办不到。我们要好好干。多次说:我们党校在扭转乾坤中起的作用是很光荣的。

 

 

 

1978

 

421 为纪念“五四”运动五十九周年,组织中央党校《理论动态》撰写《科学与民主》一文,批判“四人帮”的“全面专政”的谬论,指出他们是科学与民主的大敌。

 

 

 

55《理论动态》第五十九期发表《科学和民主》一文。六日在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说:《科学和民主》一文在有些地方引起震动。

 

 

 

56 召集理论动态组开会(冯文彬、吴江参加)。仔细审阅《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文稿,对大家说:我认为可以了。同时提出两处修改意见:第六页“不断提出新的观点和理论”,还是不要提“新的理论”,改为“不断做出新的概括,把理论推向前进”;另一处是在文章结尾处加一句:“才是对待马克思主义的正确态度”。指出:一定要严格把关,万无一失。此前,四月二十七日,吴江将修改定稿的文章送胡耀邦审阅。

 

 

 

510组织推动、并两次审阅定稿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在《理论动态》第六十期发表。文章论述了马克思主义实践第一的观点。指出任何理论都要接受实践的考验。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宝库并不是一堆僵死不变的教条,它要在实践中不断增加新的观点、新的结论。当前,依然存在着“圣经上载了的才是对的”错误倾向。这是“四人帮”强加在人们身上的精神枷锁,必须坚决打碎。文章指出:“检验路线的正确与否,只能是实践,千百万人民的社会实践”。十一日,《光明日报》在第一版和第二版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用楷体字发表该文(注:一九七七年四月十日,邓小平提出“准确完整的毛泽东思想”这个概念,这是他否定“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的理论需要,但同时也批评了“两个凡是”。同年五月二十四日,他又对汪东兴、李鑫说,“两个凡是”“把毛泽东同志在这个问题上讲的移到另外问题上,这个地点讲的移到另外的地点,在这个时间讲的移到另外的时间,在这个条件下讲的移到另外的条件下,这样做,不行嘛!”邓小平的提法,对于那种搞片言只语,坚持左倾教条路线的作法,无疑是一个有力的揭露和批判。然而在对什么是毛泽东思想理解歧异极大的年代,在对毛泽东思想包括那些内容,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晚年思想,毛泽东思想与毛泽东的错误,毛泽东思想与“四人帮”思想体系,毛泽东思想与假毛泽东思想,没有进行梳理或梳理不清的情况下,谈“准确完整的毛泽东思想”是没有什么意义或意义不大的。思想解放运动是在真理标准讨论的旗帜下进行的,实与“完整准确的毛泽东思想”这个提法关系不大。这个提法并未正面触及一个理论本身是否正确的问题;并未给人们提供正确区分毛泽东晚年错误和毛泽东思想科学体系的科学标准。有些人还可以从自己的需要出发,对“准确、完整”作出自己的解释。事实也是这样。当时的中央领导不仅不反对这个提法,还马上把它接过去,纳入“两个凡是”的思想体系。在中共十一大上,华国锋在政治报告中说:毛泽东“完整地创立了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伟大理论”;全党应当“完整地、准确地领会和掌握”这个“继续革命”理论。“两个凡是”的根据是“毛主席的话句句是真理”,如果这个大前提推不倒,那么“两个凡是”也就扳不倒。只有实践才是检验一切思想理论的真理性的唯一标准这个命题,才能打掉教条主义和个人迷信的枷锁。真理标准的全国性大讨论,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产生的。这场大讨论发端于《理论动态》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

 

胡耀邦组织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的目的是解放思想,并没有针对什么个人,也没有什么后台。邓小平不是这个讨论的幕后组织者,叶帅、罗大将坚定地支持这个讨论,华国锋也宽容这个讨论,邓小平也支持这篇文章。胡耀邦肯定的这个命题比邓小平“完整、准确地理解毛泽东思想体系”的那个命题,对两个“凡是”或其他教条主义具有强大得多的摧毁力,所以遭到的抵制也就更大)。

 

 

 

511《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在《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文章引发了关于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问题的讨论。汪东兴在不少场合指责这篇“文章实际上是把矛头指向毛主席思想的”,责问“这是哪个中央的意见?!”加以压制。从六月到十一月,中央党政军各部门、全国绝大多数省、市、自治区和大军区的主要负责同志都发表文章或讲话,一致认为,坚持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马克思主义的原则,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这一讨论,冲破了长期以来“左”倾错误思想的束缚,促进了全国性的马克思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召开准备了思想条件。

 

新华社全文转发《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

 

 

 

512 《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九家报纸全文转载《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十三日有十五家省级党报转载。至五月底,全国有三十多家报纸转载。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纪念胡耀邦创办《理论动态》四十...
胡耀邦谈《理论动态》
胡德平:在中央党校纪念胡耀邦诞...
胡德平:温故知新 开拓未来
胡德平:《〈理论动态〉精华本》...
梁金泉:耀邦同志花了大量心血办...
沈宝祥:胡耀邦组建的理论动态组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