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纪念胡耀邦创办..
·《中国青年报》..
·《学习时报》:..
·和讯网:胡耀邦..
·刘云耕:“一定..
·沈宝祥:拨乱反..
·沈宝祥:胡耀邦..
·沈宝祥:胡耀邦..
·王聚武:胡耀邦..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沈宝祥:胡耀邦组建的理论动态组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17-07-14   来源:沈宝祥《亲历拨乱反正》
   

胡耀邦在中央党校复校过程中,为了推进思想理论的拨乱反正,于1977715创办了一个小刊物,刊名为《理论动态》。为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他组建了一个工作班子,称之为理论动态组。从197764召开第一次会议起,到1981929最后一次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止,他直接领导和指导这个组的工作前后达四年多时间。我是理论动态组最早的成员之一,而且经历了理论动态组从形成到终结的全过程。现将有关情况作一回忆。

 

 

 

(一)理论动态组的形成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工作以后,采取整风会议的形式,搞“揭批查”,解决“文革”遗留问题。他立足党校,面向全党全国,将中央党校的复校开学,同全党全国的工作大局相联系。19775月,中央党校的整风会议开了一个多月(47开始),胡耀邦深感思想理论上的混乱,需要澄清,需要把被颠倒了的是非再颠倒过来,于是,他决定要办一个刊物,一个问题、一个问题地加以澄清。他当时的说法是,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这也就是后来说的拨乱反正。办刊物,就需要人手。他对秘书陈维仁说,你给我找几个同志来,我们人不要太多。陈维仁回忆说,《理论动态》创办的时候,没有几个同志,当时也就找了三、四个人。

 

我当时是中央党校文史教研室的一员。我被党支部的同志们推荐为参加整风会议的群众代表。197764那天,整风会全体会议后,耀邦同志留下一些人开了一个小会。据我的记录,参加会议的包括秘书陈维仁在内共十个人。耀邦同志讲了制定教学计划、编教材等问题,最后讲到,党校内部简报和刊物搞三个东西,一是中央党校简报,二是一个校刊,第三个搞一个理论动态性的简报性的东西。叫“理论动态”也可以,“理论探讨文选”也可以,或“理论动向选编”、“理论战线要闻”,还没想清楚。先搞几个人,有人提出孟凡、沈宝祥同志,还有几个人,先搭一个班子。他明确提出要搞一个班子。这时,我才知道,要我参加会议,是要我参加办这个刊物。其实,参加这个小会的,还有吴振坤和刘立中二人。就是说,参加会议的十个人中,有四个人是搞这个刊物的。在这个会上,耀邦对办刊物没有讲很多。他对我们说,后天上午到我那里开会。

 

66上午,我们到耀邦办公室开会。参加者连陈维仁共五个人。这是这个办刊物的班子的第一次会议,也就是理论动态组的第一次会议。

 

以后,陆续来了王聚武等人,有六七个人。耀邦把这个班子叫做动态组,全名就是理论动态组。当时,这个理论动态组并不是中央党校的一个正式机构。理论动态组的人员是从各单位调来的,组织关系还在各人的原单位,大家都觉得是临时性的。我的思想上也是这样的一种观念。

 

615,党中央批准了中央党校各个机构负责人的任命。其中有一个校刊室,任命了一个副主任。理论动态组在机构编制上归属于校刊室,任命王聚武为理论动态组组长,实际上由胡耀邦直接领导和指导,筹办《理论动态》。

 

197712月,胡耀邦被任命为中央组织部部长。胡耀邦提议,为了更好地办《理论动态》,也由于其他方面的需要,中央党校组建一个理论研究室。19782月,党中央批准中央党校在校刊室基础上组建理论研究室,吴江任主任。从此以后,理论动态组就成为理论研究室下属的一个机构。

 

《理论动态》原以中央党校校刊编辑室名义举办,从第52期(1978330)起,就改用中央党校理论研究室的名义了。

 

胡耀邦去中组部上班前,考虑到以后同大家的联系的机会少了,就委托吴江协助他办《理论动态》。成立了理论研究室后,理论动态组在组织上成为的该室一个机构,但胡耀邦仍然直接领导和指导这个组的工作。

 

理论动态组是胡耀邦组建的一个小机构,不管组织上隶属于校刊室,还是理论研究室,都由胡耀邦直接领导和具体指导。参加办《理论动态》的,还有秘书陈维仁,和当时任哲学教研室主任的吴江(后任理论研究室主任,成为理论动态组的具体领导者)。他们虽不是理论动态组的成员,却起着重要的作用。

 

 

 

 

 

(二)胡耀邦与理论动态组“共命运”

 

理论动态组的工作,主要就是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

 

同耀邦一起最早酿酝筹办《理论动态》的陈维仁同志说,耀邦之所以要办《理论动态》,宗旨非常明确,刊物首先办给领导干部看,内容是集中把十年动乱中被林彪、“四人帮”一伙搞颠倒了的理论是非、路线是非、政策是非重新颠倒过来,从思想理论上清算极左思潮,拨乱反正,正本清源。他说,这个刊物,就是要起这个作用,要在思想理论战线上当个“排头兵”。(陈维仁:《旗帜鲜明地同“两个凡是”相对立》)要办这样的一个刊物,稿子从哪里来?这也是耀邦首先考虑的问题。

 

在第一次召集我们开会时,耀邦说,《理论动态》的文章有的请人写,有的自己写(66)。第二次会议上他又说,“稿子怎么搞?能自己搞当然更好,或主要靠我们自己搞。”当时,人们的思想还相当普遍地处于僵化半僵化状态,心有余悸。撰写《理论动态》需要的拨乱反正文章的作者,很难找到。刊物办起来以后,大部分文章都要自己撰写。撰写文章,这是我们理论动态组成员最主要的工作。

 

1977712上午,耀邦召开关于《毛泽东选集》第五卷辅导问题的小型理论讨论会后,当即决定将吴江的发言整理成文,作为《理论动态》第1期的文稿,于715出刊。他转身对我们说,我给你们出了第1期,以后五天一期,逢五逢十,风雨无阻。在719的理论动态组会上,他又说,五天一期,风雨无阻。主席说的,自己造成一个环境,压迫自己。

 

很快,我们就感受到了自己压迫自己的滋味。

 

限于我们的理论水平,特别是思想跟不上,当时我们干得相当苦。耀邦在紧张的中央党校复校开学工作的同时,抽出不少精力和时间同我们一起干。搞录我当时的日记,可见一般:

 

81

 

下午,到胡耀邦同志处,谈理论动态第5期的稿件修改以及以后各期的稿子问题。

 

82

 

下午,到胡耀邦同志处,汇报组稿情况,因有客人,同秘书谈了一下。

 

晚上,胡耀邦同志叫秘书打电话,叫我去,谈稿子修改问题,叫把第三部分改写一下,修改第二部分。

 

83

 

上午,将修改后的稿子送胡耀邦同志审阅,当即定了稿,送印刷所排印。

 

813日,连续三天,为了《理论动态》的文稿,我一个人就到胡耀邦那里去了四次。

 

再录81217日的情况:

 

812

 

上午,九点半,开始起草关于反潮流问题的稿子。

 

下午,送陈维仁,陈看后决定送胡耀邦同志,下午五点开始复写(稿不清楚),到晚上复写完

 

813

 

上午,早晨将复写的稿子交陈维仁送胡。

 

下午,上班后得知胡已看,基本同意,嘱打印征求意见,17号将修改稿送他审阅。

 

817

 

上午,上班后将修改稿交陈维仁送胡耀邦同志。

 

下午,陈维仁转告胡电话通知用第二个方案,即去印刷所交稿。

 

那时,胡耀邦对我们撰写的文稿,一而再、再而三地提出修改意见,手把手地指导帮助。我承担撰写的民主集中制和反对形式主义两篇文稿,耀邦看了初稿后,不但提出修改意见,还为我写了修改提纲。现在,耀邦手写的这两个提纲,成了珍贵的资料。

 

在耀邦的具体指导下,我们理论动态组的几个人都有了进步,刊物的影响也逐步扩大。他当然很高兴。910,耀邦在理论动态组会议上,对两个月来的办刊工作,作了一个总结。他说,“办了两个月了,我们自己要有一个正确的看法。我们的刊物说好得不得了,不要这样看。四百多份,看的人至多四千多人,起了一定的影响,对反对修正主义,揭批四人帮,宣传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我们做了一件好事。我们没有犯原则上的错误,有这样那样的缺点。要有信心,马克思主义的脚跟站稳了。这么个总的评价,我们自己要有这个信心。”他还说,我们的文风基本上是好的,基本上一条,摆事实,讲道理。

 

对理论动态组的同志,耀邦除了指导撰写文章外,很注意从各方面严格要求我们,进行教育培养。

 

首先是思想认识和精神境界的提高。在1012的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耀邦鼓励大家说,我们党校在扭转乾坤中起些作用是很光荣的。我们要在继往开来中,占一个光荣战士的地位。前进中要谨慎,要磨练我们的党性,不要出纰漏,不要搞歪风邪气。在1025的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耀邦对我们提出要做思想上的前卫战士的要求。他说,今明两年是意识形态激烈过渡的两年,肃清流毒是意识形态领域的大搏斗。理论战线的勇士们,马克思主义在召唤我们上战场。我们是意识形态上的勇士,要坚定不移。我们的同志在办《理论动态》中要意识到摆在自己身上的责任。要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末期,在理论战线上高屋建瓴,敢想敢干,百折不回。他在去中组部上班之前,对我们说,我们的要求不高,当个思想的前卫,不是后卫。我们要当前卫战士。我们《理论动态》的参加者,就以这个为标准。我是不是做了一个名副其实的思想前卫的战士。用这种精神办好我们的刊物。每天用这个东西来激励自己。他鼓励我们要敢于写。以后,在办刊过程中,他结合形势和工作实际,不断地向我们进行这方面的教育,使理论动态组同志保持了良好的精神状态。

 

耀邦的这些话,不是一般的空泛道理,而是基于对拨乱反正重大意义的深刻认识。

 

其次是要求我们坚持理论联系实际。他向我们提出,要把理论与观察力高度结合起来。熟悉马克思主义观点,观察当前思想理论动态,高度结合起来。第一要不断熟悉马克思主义观点,要经常翻马、列的四卷,毛主席的五卷,放在桌子上经常翻,另一方面,要经常观察当前有什么重大的思想理论动向,要经常注意观察,琢磨体会,还是理论与实践的统一。(9101977107,胡耀邦指导撰写的《把“四人帮”颠倒了的干部路线是非纠正过来》一文在《人民日报》发表,引起强烈反响,吹响了平反冤案的号角。他即召集我们开会总结经验。他说,这篇文章接触了一个很大的实际问题,给我们搞马克思主义的勇气。要做彻底的唯物主义者。不要怕,形势不同了。他提出,动态组同志要经常想,我拿了马克思主义理论要解决当前工作中的一个什么思想问题、理论问题。

 

三是从各方面为我们提供工作条件。除了过一段时间开一次理论动态组会议外,为了帮助我们了解情况,耀邦还经常将一些文件资料批转给我们,都写了批语,或要求我们研究,或要我们注意,或要我们写文章。

 

他到一些地方作报告,也尽可能叫我们去听。在中央党校时是这样。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也是这样。我就听过多次,比如,耀邦任中宣部长后对宣传口同志的讲话,到中纪委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听他传达三中全会精神,在诗刊座谈会的讲话,在新闻工作会议的讲话,对驻外使节的讲话,等等。还有,在我们送审的每一个文稿上,耀邦都写批语,这也是他对我们很重要的指导方式。

 

耀邦为办《理论动态》,真是呕心沥血。在办刊过程中,他同理论动态组同志一起,为“无米下锅”而发愁,为赶写文稿而费心,为《理论动态》影响日增而由衷的高兴。1978715,是《理论动态》创刊一周年,胡耀邦兴致很高地提议,用我们积攒的稿费会餐。那时,颐和园一带还很冷清,没有像样的餐馆。有人提议,到颐和园听鹂馆会餐。这是我第一次听说有一个园听鹂,进去后感到很新鲜。197919807月,《理论动态》创刊二周年、三周年时,耀邦都同我们一起会餐。他同理论动态组同志结下了深厚的情谊。

 

开始时,他说,同你们一起搞二个月。到197712月他到中组部上班时,他却说,我还和大家“共命运”。他再也不说由你们自己搞了。在1977年秋的一天,在他办公室同理论动态组同志闲聊时,他动情地说,我死后,你们要写上一笔,生前办过《理论动态》。他用这样的语言表露了对《理论动态》和理论动态组的深情。

 

1978722下午,在真理标准问题讨论的关键时刻,邓小平约胡耀邦谈话。第二天下午,耀邦在他家中召开理论动态组会议传达。他说,小平问我们的情况。接着他传达小平的话:哦!你们《理论动态》,班子很不错啊!你们的一些同志很看了些书啊,不要搞散了,这是个好班子。看来是,耀邦是按小平的提问,讲了理论动态组的情况,然后才有小平对这个班子的评价的话。耀邦对我们说,邓副主席的这个话对我们是个鼓励。

 

胡耀邦对理论动态组的直接领导和指导,持续到1981年上半年。19816月,党的十一届六中全会选举胡耀邦为党中央主席,他无暇顾及也不适宜再直接联系理论动态组了。929日上午,他把我们召到中南海勤政殿中央书记处小会议室开会。这次会议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我们在长条会议桌两边落座,耀邦坐在长桌的一端,这大概就是总书记的坐位吧。很久没有开这样的会了,我们大家内心都有某种复杂的感觉,静候着聆听耀邦讲话。会议室的空气有点沉闷。我坐得靠近耀邦。他向我看了一下:“老沈,别来无恙!”这一句话,就使会议室的气氛活跃起来了。这一次,耀邦讲了整整半天,谈话内容广泛。他鼓励我们继续努力办好《理论动态》。这是他最后一次直面指导理论动态组同志,也是向大家告别。我们怀着激动和依恋的心情,离开了中南海。

 

 

 

(三)理论动态组也是一个研究机构

 

胡耀邦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初衷是把被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拨乱反正,正本清源。换一个说法,就是要重新研究中国社会主义方方面面的问题。尽管当时思想上还不明确,但问题的实质就是如此。耀邦是一个勤于思考的人,他有了什么新的想法,就在我们理论动态组会议上讲。我们也发表一点议论。

 

他为我们出的题目,都是实际生活中存在的重要问题。我们撰写文章,就是对某一个问题进行研究探讨。当然题目有的比较大些,有的比较小些。

 

翻阅一下耀邦主持和指导下出刊的《理论动态》(以第311期为界),以及耀邦对理论动态组的历次谈话和大量批语,有思想路线和文风、经济建设、民主法制、文化、党的建设等多方面的内容,几乎涉及到中国社会主义的所有主要方面的问题。

 

在思想路线方面,他在19776月就提出,要在三五年内把科学态度搞好。他认为,这个不搞好,我们党还会走弯路。他讲的科学态度,就是实事求是。鉴于多年来理论搞得很混乱,在《理论动态》初办时,他就出了《理论工作必须恢复和发场实事求是的作风》这个题,进行拨乱反正。《理论动态》从一开始就同“两个凡是”相对立,第1期提出了对“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这是“两个凡是”的最主要内容。胡耀邦提出用实践标准检验总结十年“文革”,他肯定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并予以公开发表。现在,实践标准已经成了党章上思想路线的重要内容。他旗帜鲜明地反对老的和新的个人迷信,并组织文章阐明了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

 

在经济方面,他否定了物质刺激、利润挂帅、资本主义自发倾向等“左”的观点,阐明了利息、利润的正当性,阐明了农村集市贸易、家庭副业的合理性。他发动了关于社会主义生产目的的讨论,批判了长期存在的为生产而生产的观念,阐明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是为了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

 

在民主和法制方面,他首先提出要搞清楚什么是无产阶级专政的问题。他认为,这个问题被搞得十分混乱,必须加以澄清。他指导撰写了《民主与法制》、《刑法、刑事诉讼法一定要搞》、《民法也一定要搞》等多篇文章。

 

在党的建设方面,他提出,我们特别要注意,至少在一个时期,注意党的建设的原理。围绕党的建设,他指导撰写了有关学习理论、恢复民主集中制、党内政治生活、干部作风等一系列文章。

 

耀邦针对“左”的思想和政策,抓住当时突出的问题,以《理论动态》为主要阵地,拨乱反正,正本清源,并进行新的探索,取得了丰硕的成果。胡耀邦在理论动态组思考研究的成果,实际上是他以后担任中央领导工作时一些思想和工作思路的重要酝酿和准备。

 

现在回过头来看,理论动态组就是一个研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机构。

 

《理论动态》作为一个有影响的刊物,胡耀邦是实际的主编。理论动态组作为一个特殊性的研究机构,胡耀邦是首席研究员。

 

耀邦的讲话和报告,是他独立思考和研究的成果。我听过他多次讲话,每次都是他自己拟一个提纲,讲完后,他审阅修改记录稿,然后定稿,印发给大家。他不要秘书代劳,也没有要我们为他起草讲话稿。但有若干次要我们为他推敲修改讲话记录稿,或他自己写的讲话稿。我参加的有:在中央工作会议上的发言、在剧本创作座谈会上的讲话、在全国科协第二次代表大会的讲话、在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在中央党校第四期轮训班学员结业会上的讲话,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六十周年大会上的讲话等。

 

胡耀邦同志当年提出和阐明的一系列理论观点,现在看来,有些已经成为历史,有些早已是人所共知的常识,在生活中习以为常,但在当年,却使人们耳目一新,很受启发。有些思想和理论观点,如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则具有长远的指导意义。

 

(原载《学习时报》第383期,2007430,编入沈宝祥著《亲历拨乱反正》,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纪念胡耀邦创办《理论动态》四十...
沈宝祥:胡耀邦组建的理论动态组
沈宝祥:《理论动态》:一本已经...
孟凡:胡耀邦和《理论动态》
于吉楠:我在理论动态组工作的三...
程冠军 李少军:胡耀邦创办和领导...
韩洪洪:《理论动态》——胡耀邦...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