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纪念胡耀邦创办..
·《中国青年报》..
·《学习时报》:..
·和讯网:胡耀邦..
·刘云耕:“一定..
·沈宝祥:拨乱反..
·沈宝祥:胡耀邦..
·沈宝祥:胡耀邦..
·王聚武:胡耀邦..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沈宝祥:《理论动态》:一本已经载入史册的刊物
——纪念《理论动态》创刊40周年,深切缅怀耀邦同志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17-07-14   来源:
   

《理论动态》创办于1977715,至今己经整整四十年了。这是胡耀邦同志亲手创办的刊物,也是他留下的宝贵遗产。本人作为参与筹办这个刊物的当事人,借此作些回忆,也略陈一些感慨。

 

 

 

一, 胡耀邦是怎样创办《理论动态》的

 

 概括地说,《理论动态》是适应中国历史发展的需要,即拨乱反正的需要,应运而生的一本刊物。

 

历史是活剧,有丰富生动的情节。耀邦同志是怎样提出和创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的呢?

 

十年“文革”,十年内乱,把一切都搞乱了,颠倒了。中国迫切需要拨乱反正。

 

内乱,首先乱了思想和理论。颠倒,影响最深的是实践和认识的颠倒。当时,全国的揭批“四人帮”斗争,正进入从思想理论上揭批的第三阶段。坚持“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这就根本无法推进这个极为重要的斗争。

 

中央党校是一个重要的思想理论阵地。在这特殊的历史关头,党中央派胡耀邦到中央党校来主持工作。这恰给了胡耀邦一个施展其抱负的绝好的条件。

 

胡耀邦到中央党校后,创造性地采取党的骨干分子整风会议的形式,开展揭批“四人帮”的斗争。他作风果断,办事利索,325到党校上班,329,就建立了整风会议领导小组并召开会议。47日下午,整风会议开始。

 

整风会议上揭露出来的问题,大都同思想理论有关,这正是中央党校的特点,也给胡耀邦提供了集中思考党的思想理论问题的机会。

 

197755,胡耀邦在整风会议的一个小会上说:“四人帮”在林彪垮台后,还敢于搞他们那一套,而且很凶,时间很长,要研究一下。我看他们有两条,一是以假乱真,篡改马列主义,毛主席思想;二是结帮篡党,实行法斯专政。简单说是两条,一是愚民政策,一是恐怖手段。胡耀邦强调,他们这两条,特是以假乱真,那可厉害啦,先把你的思想搞乱,必须认真批,从这个意义上进一步理解理论的重要性。随后,他又在整风会全体会上讲了这个看法。

 

197757,胡耀邦在整风会议全体会议上提出:把被林彪、“四人帮”颠倒了的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再颠倒过来。这是最早的拨乱反正口号,过了几个月,才有“拨乱反正,正本清源”的提法。

 

5月中旬,胡耀邦在一个小会上说:“现在北京有一个政治旋涡,你们敢不敢进这个旋涡?我是想进的。”他进一步说,“粉碎‘四人帮’后,我们也要有个发言的地方,所以我想办一个小小的理论刊物,你们同意不同意?叫《理论研究动态》,或叫《理论动态》。我们这个刊物,不要长篇大论,不当重武器用,只当手榴弹用,向这个政治旋涡投下去,掀起点波澜就可以,一期谈一个问题,三天一期,发行对象是领导和中央各部委、部队领导机关,地方地委以上领导同志。”(陈文斌《胡耀邦主政中央党校》自印本第108页)实际上,他己经在着手物色人,作具体的筹备工作了。

 

197764上午,召开整风会议全体会。会前,秘书陈维仁通知我,全体会结束后留下,参加耀邦同志召开的小会。十一点,整风会议提前结束。耀邦同志就在第一教室的一角召开这个小会。我数了一下,参加会议的共十个人。耀邦同志讲了有关教学计划、编写教材、办党校简报等问题。他在最后说,好几个礼拜脑子里在酝酿这个问题,要办一个理论动态性的刊物,叫《理论动态》也可以,简短明了,《理论探讨文选》也可以,《理论动向选编》、《理论战线要闻》也可以,还没有想清楚。先搞几个人,有人推荐孟凡、沈宝祥同志,还要找几个人,先搭一个班子(以后,他将这个班子称之为“理论动态组”)。这时,我才明白,原来是要我参加搞这个刊物(后来,我才知道,参加会议的吴振坤和刘立中二人也是来搞这个刊物的。现在,孟凡、吴振坤、刘立中三人都不在了)。我虽然没有思想准备,还是欣然接受了这个任务。参加办《理论动态》,改变了我的人生。耀邦同志引导我走上了理论工作道路。

 

在这个小会上,耀邦同志又说,创刊的两个月内,篇篇我都要定稿。至少我负责参加搞两个月再说。后天上午到我那里开会。

 

在这个小会上,耀邦同志说:“我注意的是,三五年把科学态度搞好。这个搞不好,我们党还可能走弯路。主席在修改宪法的讲话中,就是搞科学态度。”他讲的科学态度,就是实事求是,就是思想路线问题。可见他对我们党的思想路线问题早有自己的考虑。这个话,实际也是将要创办的理论刊物的指导思想。

 

66上午,是耀邦同志召开的第一次理论动态组会议。他进一步讲了办这个刊物的具体设想,包括内容、刊期等。他说,我亲自审阅,搞两个月,你们自己就可以搞了。两个月后,我看到什么东西,再批给你们。他要求,615以前,搞好几篇。会后,我们就紧张地投入了这个刊物的筹备工作。

 

1977715,《理论动态》创刊,第1期的文章是吴江撰写的《“继续革命”问题的探讨》,文章对当时仍奉为指导思想的“继续革命”理论提出了质疑。这篇文章是胡耀邦投入北京这个政治旋涡的第一颗“手榴弹”。

 

《理论动态》第1期的的文章,是吴江712在耀邦同志召开的一个座谈会上的发言。耀邦同志当场约他撰写成文,作为《理论动态》第1期的文章。吴江在13日完稿,14日上班后送交秘书陈维仁。陈加了标题,即让印厂快速排出清样。当日下午,印厂送来文稿清样。陈即送耀邦同志审阅。耀邦同志当即审阅定稿,嘱印厂快印。

 

《理论动态》第1期只印了300份。715上班后,是理论动态组王聚武同志用自行车驮回来的。我们立即按耀邦定的名单发行,校内则按规定发给一些领导同志。

 

发行后,很快传开,领导干部纷纷来索取,又加印了300份。以后,每期都增加,很快加印到二千多份。

 

《理论动态》的初步成功,耀邦同志和我们理论动态组同志都倍受鼓舞。耀邦同志原说他管二个月,以后就由理论动态组自己办这个刊物。二个月后,他再也放不下手了。我记得在1977年的秋天,有一次,他在同我们交谈时,突然冒出一句话:我死后,要写上一笔,生前办过《理论动态》。

 

19771217上午,耀邦同志召集理论动态组同志到他办公处开会。第一句话就是,我后天到组织部上班。接下来他说,我还和大家共命运。他同我们谈了整整一个上午。

 

 

 

二,在风风雨雨中坚持办刊

 

 耀邦同志将《理论动态》第1期送给了邓小平同志。小平同志完全赞同文章的论点。以后,小平同志还赞扬了《理论动态》的工作班子。

 

华国锋同志也很赞赏很重视《理论动态》。19771231,梁金泉秘书来电话转达华国锋秘书的电话说,华看了《理论动态》第34期《以怎样的精神状态跨进新的一年》一文后说,这篇文章好,新时期,新任务,新要求,多谋善断,提法很好,叫起草政府工作报告的组参考。

 

耀邦同志对我们说,现在我碰到熟人就是两句话,一句是,你当组织部长我们拥护,一句是,《理论动态》办得好。

 

耀邦同志对我们理论动态组成员严格要求。他要求我们站稳马克思主义的脚跟,要加紧看书。他提出,要磨练我们的党性,勉励我们要做思想勇士,前卫战士。

 

《理论动态》很快打开了局面,在拨乱反正中起了积极作用。耀邦同志说,在首都,《理论动态》也是一家。

 

但是,拨乱反正是尖锐复杂的斗争,阻力之大,超出人们的预料。耀邦同志用“惊心动魄”的拨乱反正这样的语言来表达他的感受。

 

《理论动态》的文章触动了“左”的思想和路线,某些人对此很不满。

 

《理论动态》发表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被扣了“砍旗”的大帽子。《理论动态》发表的《要真正搞清社会主义生产的目的》一文,也被扣了反什么的帽子。《理论动态》发表的《用批评与自我批评的方法清理“左”的思想》一文后,有人指责此文只反“左”,不反右,告状告到邓小平同志那里。小平同志说,此文无大错,对领导干部,主要是反“左”,事态才告平息。《理论动态》有的文章遭到更严厉的指责。

 

《理论动态》一路走来,并不是一条坦途。

 

在中央党校内部,随着形势的发展变化,《理论动态》就一再遇到生存问题。

 

1983年初,在山东召开的中央党校校委扩大会议上,就有《理论动态》停办的议论。第一副校长蒋南翔说:《理论动态》己经是中央党校的精神财富,对精神财富应当珍惜。此后,《理论动态》平静地度过了几年。蒋南翔创办了一个公开的理论刊物,叫《理论月刊》。

 

校委新领导来后,先是提出改革调整中央党校的刊物,在校委会议上进行议论(本人列席会议)。他们的方案是,保留《理论月刊》,撤销理论动态编辑部,将《理论动态》作为《理论月刊》的内部版。这个方案遭到多数与会者的反对,没有通过。

 

以后,校委突然发出通知,为了节约,《理论动态》改为学员每小组发一份。中央党校复校开学以后,学员每人一份《理论动态》,很受欢迎。这样一改,学员意见很大,一再要求每人一份,反映到领导,坚持不接受学员意见。过了一段时间,我们自己决定仍按每人一份发(找到了理由)。

 

以后,中央决定停办《红旗》,新办《求是》,由中央党校代管,中央党校的《理论月刊》也停办。这样,中央党校就没有了自己的理论刊物,大家有意见。经中央领导同志同意,中央党校可以再办一个刊物,如何办,由中央党校自己定。

 

一天,校长找我去,说了上述情况后宣布,我们决定办一个理论刊物,名称叫《党校论坛》,就由你来筹办。接着又说,《党校论坛》办起来后,《理论动态》就可以不办了。我一下就明白了他的意图。我表示,接受筹办《党校论坛》的任务,但对停办《理论动态》未置一词。

 

过了不多久,校长又找我去,还是那些话。我对停办《理论动态》一事,仍然不表态。

 

这时,要停办《理论动态》的说法,在校内己经传开。有一位老同志来找我,嘱咐我,你一定要顶住,决不能让他把《理论动态》砍掉了。有一位省委宣传部长给我来信说,你要把主要精力办好《理论动态》,《党校论坛》只要一般地办就行了。

 

在此期间的一天,我去中宣部参加一个会议,一位同志热情地带我去见龚育之副部长。我向他讲了《理论动态》遭遇的危机。他说:别的国家有几十年、上百年历史的刊物,在我们国家为什么不允许刊物有自己的历史?可以调整办刊方针,可以调整领导班子,为什么一定要把有影响的刊物停掉?龚育之同志的这一翻话,使我心中更有底了。

 

又过了一些时日,刚来的一位校领导找我谈话。他先对我大讲办《党校论坛》的重要意义,然后,话锋一转,《党校论坛》办起来后,《理论动态》就可以不办了。你们把办《理论动态》的好经验用到《党校论坛》上。这时,我考虑,不能再以沉默来对付了。我说,中央党校要办什么刊物,不办什么刊物,校委完全有权决定,停办《理论动态》,校委也完全有权决定。我希望校委作一个书面决定。他立即改口说,这是我个人的意见,这是我个人的意见。我也没有再说什么,谈话到此结束。此后,再没有人提停办《理论动态》的事(《党校论坛》于198812月出了试刊,1989年正式出刊,后改为《中国党政干部论坛》)。

 

以上这些,是19871988年发生在中央党校的事,但与大形势是密切联系的。

 

 

 

 

 

三,文献和著作记载《理论动态》一览

 

 《理论动态》是一本己经被载入史册的刊物。

 

《理论动态》是怎样被载入史册的呢?请看:

 

《邓小平年谱》1978813,邓小平同吴冷西谈话中提到“实践标准那篇文章是对的”,编者加注:“指1978510刊登在中共中央党校《理论动态》、11日在《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发表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邓小平年谱》上,中央文献出版社2004年出版第357页)

 

199858,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胡锦涛在中共中央宣传部和中共中央党校联合举办纪念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二十周年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首先发表经胡耀邦同志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五月十一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公开发表了这篇文章,新华社向全国转发。一场规模宏大、内涵丰富、影响深远的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大讨论在全国轰轰烈烈展开。”(《胡锦涛文选》第一卷,人民出版社2016年出版第310页)

 

由中央党校和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同志组合作撰写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史》: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经胡耀邦亲自审定后,于1978510先在中央党校《理论动态》上刊出;次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文章的形式全文发表,12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全文转载,新华社还发了通稿,不少省市的党报也陆续转载。”(《中华人民共和国史》1977-1991,人民出版社2010年出版第20页)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著《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

 

《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最后由胡耀邦审阅定稿。1978510,文章首先在中央党校的内部刊物《理论动态》上刊发。511,以本报特约评论员名义在光明日报头版发表。(《中国共产党历史》第二卷下册,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第1024页)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1978510

 

“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公开发表此文。此后,在邓小平的领导、支持下,开展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这场讨论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重要的思想准备,对党和国家的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华人民共和国大事记》,新华出版社20099月出版第39页)

 

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1978510

 

“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第60期发表经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11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公开发表此文。此后,在邓小平的领导、支持下,开展了一场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全国性大讨论。这场讨论为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作了重要的思想准备,对党和国家的历史进程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中国共产党历史大事记》人民社出版社20117月出版121页)。

 

中共中央文献编辑委员会编辑出版的《胡耀邦文选》:

 

“昨天下午,邓小平同志打电话叫我去,三点半钟谈到五点。问我们的情况,谈了几个问题。他说,你们《理论动态》班子很不错。你们的一些同志很看了一些书,不要搞散了。他说,他原来没有注意《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篇文章,后来听说有不同意见,就看了一下。这篇文章是马克思主义的。他还说,争论不可避免,争得好,根源就是‘两个凡是’”。(《胡耀邦文选》,人民出版社2015年出版第90)

 

《胡耀邦文选》注释59

 

“《理论动态》,是胡耀邦在主持中共中央党校工作期间,于一九七七年七月创办的内部刊物。”(同上第662663页)

 

《胡耀邦文选》注释62

 

一九七八年五月十日,中共中央党校内部刊物《理论动态》发表经胡耀邦审定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一文。五月十一日,《光明日报》以特约评论员名义,公开发表这篇文章。” (同上第663页)

 

为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一百周年,中央让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印一本大型彩色画册,名称就叫《胡耀邦》。这本画册中有《理论动态》第1期和第60期两张照片,并有说明:“胡耀邦创办的《理论动态》是当时思想理论战线拨乱反正的重要阵地”。(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编《胡耀邦》,中共党史出版社201511月出版第162163165页)

 

以上是中央文献和权威著作,包括国史和党史,关于《理论动态》的记载。

 

20151120,党中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纪念胡耀邦同志诞辰一百周年座谈会。中央党校常务副校长何毅亭同志在会上发言。他在发言中说:“为推动思想理论方面的拨乱反正,胡耀邦同志积极创办中央党校的内部刊物《理论动态》。他提出理论工作者要有历史责任和历史使命意识,要做思想战线上的前卫战士和思想勇士。他亲自为《理论动态》出题目、出思想,组织同志们写文章。他要求《理论动态》要联系实际,解决问题,起到正本清源、拨乱反正的作用。在胡耀邦同志领导下,《理论动态》发表的文章几乎涉及当时党内外关注的所有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在抵制‘两个凡是’,搞清思想是非、理论是非、路线是非、政策是非方面起到了重要作用,影响遍及全国。”(《人民日报》,20151124

 

此外,还有很多图书、报刊和影视作品,都有关于《理论动态》的记载。这里着重介绍一下著名学者吴江的著作。

 

吴江在他的文集《吴江文稿》中说:

 

“中央党校复校后,胡耀邦亲手创办《理论动态》这个内部小刊物,对当时的拨乱反正起了重大作用。这个刊物一开始就由胡耀邦亲自抓、亲自出题并修改定稿,毫不含糊,花了很大精力。”(《吴江文稿》上卷,中央编译出版社2009年出版第207-208页)

 

美国哈佛大学傅高义教授的著作《邓小平时代》也有关于《理论动态》的记载:

 

“第一批学员来到中央党校之前,胡耀邦的部下就在715创办一份名为《理论动态》的期刊”。“《理论动态》在1978510日出了第60期简报,标题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傅高义《邓小平时代》,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13年出版第214页)

 

本人的《真理标准问题讨论始末》(先后由中国青年出版社、江西人民出版社、中共党史出版社、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亲历拨乱反正》(山东人民出版社出版)、《沈宝祥论集》(人民出版社出版)、《胡耀邦在中央党校》(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出版)等几本书,都有关于《理论动态》的翔实记载。

 

这里还要讲一下《理论动态》刊物自身的有关情况。

 

《理论动态》第2088期(20161220)及以前各期,经常在最后一页介绍刊物说:“《理论动态》是胡耀邦同志主持创办的,是粉碎‘四人帮’以后全国创办最早的限级别发行的思想理论刊物。”这是对《理论动态》的准确介绍(但从20161230日出刊的2089期开始,改为:“《理论动态》是改革开放以来全国创办最早的限级别发行的思想理论刊物。”这里,介绍《理论动态》创办,删去了创办者胡耀邦的名字。这是我在中央党校见到的第二次去胡的小动作。第一次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讲党的思想路线的讲稿说,“邓小平同志支持、发动和领导了真理标准大讨论”。通篇没有提到胡耀邦。这是讲真理标准问题讨论不提这场大讨论的发动者胡耀邦的名字。他们的这个介绍说,《理论动态》是“改革开放以来”创办的,历史背景也说错了。19777月《理论动态》问世时,拨乱反正刚起步,还没有进入改革开放时期)。

 

《理论动态》载入史册,这是对《理论动态》历史作用和历史地位的肯定,这是中央党校的光荣。这也是我们感到欣慰和自豪的一件事,作为党校人,对此要十分珍惜。

 

本人从一开始就在胡耀邦同志领导下参与办《理论动态》这个刊物,以后,坚持干到1992年,在《理论动态》工作长达整整15年之久。今年,《理论动态》迎来自己的四十周年。作为当年的老人,有很多感慨,也觉得有责任将过去的一些事作为历史记载下来,因而写了这篇回忆文章。

 

 

 

2017511开始撰写

 

2017516初稿

 

2017618修改定稿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纪念胡耀邦创办《理论动态》四十...
沈宝祥:《理论动态》:一本已经...
孟凡:胡耀邦和《理论动态》
于吉楠:我在理论动态组工作的三...
程冠军 李少军:胡耀邦创办和领导...
韩洪洪:《理论动态》——胡耀邦...
许顺富:胡耀邦为啥要创办《理论...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