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肖祖石:耀邦夫..
·李昭奶奶一路走..
·冯卫国:李昭以..
·费凡平:十月京..
·郑雪梅:李昭九..
·钱江:李昭的北..
·高展:我所了解..
·柯六六:安徽同..
· 深切悼念李昭..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本网特稿
费凡平:十月京城访李昭
作者:费凡平      时间:2017-03-12   来源:上海知青网江西频道
   

平静地安度晚年已是她最大的心愿,这些年来她谢绝大小媒体的采访,但这一次竟然破例,让我轻轻地走进了这座久已仰慕的小院。

 

十月金秋,既是收获的季节,也是怀旧的时节。此刻,当我又一次来到久违的北京采访和组稿时,禁不住想去拜访一个我所敬重的老人,她就是胡耀邦夫人——李昭。

 

的确,我与她并没半点交往。那么,她能接受一个晚辈的登门造访吗?几次电话,均无法联系上。正在失望之中,已是深夜11点我下榻的房间电话铃声骤然响起,没想到竟然是李昭打来的电话。她说,白天已打过电话给我,只是我不在房里罢了。她说,你远道而来,总得见见面。

 

就约定明天下午四点到她家中。

 

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真的。我是否很幸运?

 

第二天,我从著名作家梁晓声家采访完,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南长街会计司胡同李昭家。这是一条普通的北京胡同,只不过这条胡同紧挨着中南海的红墙,因此也就令人刮目相看,以致于拉我的出租车司机,一听说去南长街拜访长者,忍不住回头要看上我几眼。四点整不早不晚,我来到这小院,灰色的院墙,红色的院门,院门口停着一辆挂着甲A军照的奥迪轿车,四周很静,胡同没有几个过路人,不知底细,几乎没有人知道红色的大门里,胡耀邦当年曾在此居住过。

 

院门打开了,年轻的警卫员听说我要拜访李昭,立刻进院通报,不一会儿就出来领我走进小院丛深。院子很大,也打扫得十分干净,平心而论,这种北京独有的四合院,我还是第一次身临其境,庭院深深通曲径,我步入这里分明有这种感觉。这里是清一色的平房,走进屋里的走廊内铺着绿色的地毯,墙是奶白色的,拐了两个弯,我来到了一间约30平方米的会客室,我敬仰的胡耀邦夫人李昭正在这里等候我的拜访。李昭老人远比我想象中来得年轻,虽然她头发已花白,但是精神矍铄。会客室里的摆设很普通,一排大书橱,几对大沙发,惟独与众不同的是这屋里到处是飘香四溢的各种鲜花和花篮,茶几上雪白的蝴蝶花,很美,是农历815友人送来的,花虽然有些谢了,但芳香照样袭人,令人遐想。在挂着耀邦像的墙下一角更是堆满了大大小小的花篮,很显然。这些花篮都是人们送给胡耀邦的。胡耀邦逝世十多年了,可人们仍然没有忘记他,仍在深深地怀念着他,这屋里族拥着的一个个花篮便是生动的写照。

 

我禁不住站起身朝耀邦像深深地鞠了一躬。李昭每天在此接待友人和拜访者,感觉好像耀邦就在家里,就在她身边一样。可以看出,李昭与耀邦的感情很深,很深……

 

面对着这位感情深沉的老人,我心有愧疚。因为在匆忙中我竟忘了买束鲜花,敬献老人和耀邦。然而,我却带去了一束心香,这心香还携有共青城的余芳。我递上写着《共青城之恋》的报纸。她连声说谢谢,共青城有今天不容易。我发现,当她翻阅这份报纸时,双手分明在微微地颤抖。

 

我能理解一个老人的激动和怀念之情,因为,共青这两字已经与胡耀邦的名字融为一体,见报怀人,48年的夫妻恩爱她怎能不触景生情呢?她坦言相告,这十多年来最高兴的是人们还记得胡耀邦,过年过节总有人来探望她,以表对胡耀邦的敬意和怀念。以致这些年来,家里一年四季送来的鲜花和花篮也不间断。这些来,大小媒体也来过不少,都要诚意地采访她或约请她写些文章,可都被她一一谢绝推掉。这次我是破例的,虽说不愿约请写文章,但允许我登门拜访,原因还是共青城,是因为写了《共青城之恋》,人总是恋旧的,更何况共青城又是耀邦最后的归宿地,所以,她破这个例了。这些年,她已习惯于平静,过普通人生活,可在这金秋十月,我又一次打破了她宁静的生活。

 

她待人热情而真诚,虽然过着平静的生活,却也关心着改革开放这年来的巨变,更关注着上海的每一个进步。

 

因为我曾经采写过江西的共青城,心中也一直想着这个问题,胡耀邦的骨灰为何安葬在共青城?

 

面对李昭我真不想提这个伤心的话题,可忍不住贸然插一句:“耀邦同志的骨灰安葬在江西共青城,是不是如有些新闻媒体上讲的,是耀邦同志的遗愿?

 

“不是,耀邦同志猝然逝世,这是我们料想不到的,他自己也万万没料到会走得这么快,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啊,是我要求将他的骨灰安葬在他生前热爱的共青城。”

 

原来,耀邦同志逝世不久,李昭便向中共中央有关领导提出要求:耀邦同志的骨灰安葬在他生前寄于热切希望的共青城,其理由有三:

 

一、耀邦的远祖钦公,自明朝由江西乐浯溪迁至浏阳,江西是耀邦的祖籍;

 

二、耀邦从小参加革命,是大家熟知的“红小鬼”,他在江西革命根据地工作、战斗过多年,江西是他革命的发祥地;

 

三、也是最重要的一条,耀邦担任团中央书记时,对共青城的建设起了决定性的作用,那里留有他风尘仆仆的身影和热情爽朗的笑声,他曾两次亲临共青视察,三次为共青题词。他最终要回归大自然的怀抱,那里环境幽雅,没有尘世的喧嚣。

 

李昭的要求终于得到中共中央的赞同,1990125胡耀邦逝世一年又八个月之后,中国人民的伟大儿子的骨灰远离北京,由妻子李昭率子女们陪伴着登机南飞。乔石同志来到机场,为当年的总书记、大地之子送行。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副主任杨德中,与耀邦的家属一起扶灵到共青城参加骨灰安葬仪式。

 

胡耀帮长眠在共青城已近10个春秋,李昭想忘也忘不掉。她毕竟与耀邦共同恩爱地生活了48年呀!因此她十分关心共青的变化,她更关心的是那些当年的老知青,她说这些知青,坚持到今天不容易。当她听说上海也有不少当年的知青,现在正面临着下岗和再就业的困境时,她说,你也是知青,应该多写写这些有着特殊经历的知青们,他们走过这段路真不容易呀!为此对下岗的知青要更多一份关爱,因为毕竟这些知青对祖国建设曾作过自己应有的贡献。这位老人似乎对知青有一种难以诉说的情感,也似乎很了解他们。

 

说到此,李昭不由又一次拿起《共青城之恋》翻阅起来,她似乎要从这里寻找到当年耀邦的身影……

 

这些年,李昭虽然身住北京四合院,但也十分关心着上海的建设和发展,浦东开放是一个最亮的窗口,听说这几年发展速度很快,她深深为之高兴,因为现在她年纪大了,独自出门行动有些不便,不然的话,她还真想去上海浦东看看,登上东方明珠远眺浦东浦西的两岸美景。

 

从共青城到北京的四合院,我似乎是在穿越瞬间的历史,惟有穿越,惟有走近才会被历史和现实的真情深深感动。

 

面对着远道而来的我,她在深深地祝福上海这座城市,希望明天变得更美更好……

 

交谈之中,我才知道,这几年她视力已明显下降,右眼视力已接近看不见的程度,因此每天也极少看报,主要是靠听广播和看电视而知天下事,即使戴上老花镜看报,也只能看看几个标题大字。虽说李昭视力不好,走路行动有些迟缓,不过牙还不错,还不时能嗑嗑瓜子哩!茶几上摆着几盆瓜子,可能就是李昭在休闲时或招待客人时品用的。

 

她说,前不久还收到陈沂从上海寄给她的一本书《普通一兵》,她还告诉我陈沂近来身体也不太好,真希望他能尽快好起来。

 

我忍不住问她,这么大年纪了住在这个院子里是否有些寂寞,李昭淡然一笑,她说已经习惯了。那时耀邦在世时,这座院子虽然与中南海仅一墙之隔,可是因为工作忙,耀邦也不常回家,常在中南海办公室忙到深夜,偶尔星期天才回家与家人团聚一次,吃上一顿团圆饭。因此,从那时候起李昭经常一人守着这个家,寂寞已成习惯。现在女儿也出嫁了不住这里,儿子德平住在家里,不过儿子工作忙,所以也很少有机会坐在一起聊聊天。

 

这些年,好像来家拜访的客人特别多,人们似乎没有忘记胡耀邦,因为在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中,也刻有他鞠躬尽瘁的足迹。李昭送我一本近年出的新书《胡耀邦与平反冤假错案》,我怦然心动,气宇不凡的耀邦又浮现在眼前,我恳请李昭在扉页上留几个字。李昭一口允诺提笔写下这样一行赠言:凡平同志,用你锐利的笔为劳动人民多贡献。

 

我提议是否可以一同合影留念,她又一口答应,从门外召唤来警卫员。

 

一个平静的小院,住着这样一位平易近人的老人,我不由产生更深一层的敬意。

 

两上小时的交谈,使我感到这里再也不是想象中的高深莫测,眼前的李昭更像是一位可敬可亲的慈母。告辞了,我说我还会来看望她,她笑着点点头,一直把我送到院门口……

 

从共青城到北京的四合院,我似乎是在穿越瞬间的历史,惟有穿越,惟有走近才会被历史的和现实的真情深深感动。

 

走近共青城,走近李昭,是情,更是一种缘……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深切悼念李昭奶奶逝世!
李昭奶奶一路走好!
柯六六:安徽同乡李昭阿姨
高展:我所了解的胡耀邦夫人李昭
钱江:李昭的北京棉纺岁月
郑雪梅:李昭九十华诞接见大陈岛...
费凡平:十月京城访李昭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