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吕端大事不糊涂..
·曾彦修:微觉此..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周志兴:张劲夫:麻雀“清零”最高指示下敢于建言的人
作者:周志兴      时间:2022-05-09   来源:周论微信公号
 

张劲夫

人物素描之二十九

  写了几十篇人物素描了,基本写的都是我接触过的人,今天要说一个我没有见过的人。

  想起他,是因为最近不断有文章提到上世纪中叶的麻雀“清零”。但是,很少有人提到他的作用。

  改变这个“最高指示”,靠的是合力,既有科学家的论证,也有最高领导者的决策,还要有负责任的官员的敢于建言。

  有些事情,穿越历史看云淡风轻,但在当时是要冒风险的。

  时任中国科学院负责人的张劲夫就是这样一个敢于建言的人。


张劲夫

  在上世纪“大跃进”的过程中,毛泽东提出了“除四害”的口号。新中国诞生不久,毛泽东要建设一个文明的卫生的国家,此举是必要的。什么是“四害”?当时所谓“四害”,指的是苍蝇,蚊子,老鼠,麻雀。伟大领袖发了号召,全国人民都动起来了。

  张劲夫和科学家接触多,他也是一个爱读书的人,听了科学家的想法,他做出了自己的判断,认为把麻雀划在“四害”行列里不妥,因为麻雀是吃害虫的,是粮食生产的天然保障之一,所以他向毛泽东提出了这个问题。毛思考后,同意了,说,那就把臭虫列在里面,还是四害。


1958年,毛泽东参观中国科学院科研成果展览,时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张劲夫(左二)陪同

  张劲夫活了101岁,寿命长,走过的路就多,做的事情也多,战争年代和和平年代,他都有卓越的贡献。

  例如,谈到中国的改革开放,人们不断提到总设计师的名字。这固然是对的,但是,光环也不能只在一个人身上,推动这个伟大变革的,是一个团队。

  其中这个名字似乎被淡忘了,就是张劲夫。

  他原来不叫这个名字。1914年6月6日,他出生于安徽省合肥县(今肥东县)东北乡大张村的一家农户,按照家族取名的习惯,大名张世德,因为生肖属虎,乳名叫“虎仔”,后来更名“劲夫”。

  这个“虎仔”是跟着奶奶长大的,因为父亲在外面做工。奶奶对他父亲的最高要求,就是让“虎仔”读书。

  后来,他上了著名的“晓庄师范”,在这所学校里接触了革命思想,投身到了共产党的队伍中。

  其实,算起来,张劲夫和奶奶生活了不过十几年,但是,对奶奶的情感,非常之深。他曾写过两首怀念祖母的诗。第一首诗写于1947年7月,在一次清剿“还乡团”的战斗中,打了场胜仗,心情愉悦,返回驻地后,他收听新华社的广播《红军的母亲》,勾起了他的思亲情绪。翌日清晨,张劲夫起床提笔写诗怀念祖母。年届80时,张劲夫在他的回忆录中,又一次写诗,作为眷念祖母爱心的寄托和遐思。

  “深夜深思忆儿时,阴云棘地雨如丝。慈心呵护年继岁,暖我弱躯哺我饥。”

  在他的记忆中,始终记得这样的场景:

  抗战爆发后,日寇占领南京,张劲夫的妻子随公婆回到老家,看望72岁的祖母。听说虎仔的媳妇回来了,已经瞎眼的祖母颤巍巍地把孙媳妇从头到脚摸了一遍,然后换上新衣服,躺在床上不吃不喝。她说,虎仔虽然没有回来,可是虎仔媳妇儿回来了,我已经知足了,可以走了。全家人极力劝说,她才又起来吃饭。


1932年冬,张劲夫在山海工学团时留影

  解放以后到了北京,有一次看京剧“李逵探母”,其中有段对白是,李逵问,母亲眼睛为何瞎了,母亲说,娘想你想的。张劲夫在回忆录中说,每到此时,我的眼泪就止不住流淌。张劲夫写道,祖母眼睛瞎了原因可能很多,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包含想念我的因素。张劲夫写这篇文章时,已经80岁了,从党和国家领导人的岗位上离休五年了。他说,我虽然年届80。但是在祖母面前,我仍觉得自己是一个小孩,我最留恋的是冬季坐在祖母身侧,陪伴祖母纺纱的夜晚。他写了这样一首诗:

  “从来不信灵魂在,但愿而今祖有知,异日九泉重聚首,偎依膝侧伴纺车。”

  对故乡,张劲夫也是一往情深。

  1990年,首部《肥东县志》问世,张劲夫为扉页题字。1992年,经安徽省合肥市政府批准,设立“合肥龙岗工业区”,开发区的匾额,也是由张劲夫所题。肥东县档案局介绍说,这幅题字的真迹现保存在肥东县。

  1995年,张劲夫会见家乡友人时,提到老家附近的若干村庄,村名仿佛是刻在心里的,他特别说,家乡的泥鳅面很好吃,叮嘱“再来的时候,别忘了给我带点我们肥东的特产。”

  历史不说了,总之,因为有文化,人也聪明,他在革命队伍里很快出人头地了,做过很多重要的工作。建国以后,他先是在地方工作,1956年调到北京,出任中国科学院党组书记、副院长,作为郭沫若院长的助手,主持全院的日常工作。文革中挨整是必然的,但是他挺过来了,文革后,他做过财政部长、安徽省委第一书记兼省长,还做过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

  履历固然辉煌,但是我想说的,还是从他的乳名“虎仔”延展。

  虎,是胆大的象征。张劲夫是敢于说话敢于做事的人,除了上面说过的建言最高领袖放过麻雀,还有这样几个事例可以说明。

  1957年“反右”运动,张劲夫正在负责中科院的全面工作,经过反复权衡思考,他在党组会上提出自然科学机构的反右斗争由院党组负责,并建议采取保护政策,为此他直接找到毛泽东,讨来“尚方宝剑”,在他的领导下,科学院起草了一份文件,划定了标准,并以中央的名义发到全国。他还提出,刚刚从海外回国的学者不参加运动,对于老科学家“谈而不斗,谈而不批”,在中央下发的这个文件中,还明确规定了如果院属单位的科学家划右派,必须事先经院党组同意。

  其实,科学家们开始并不接受张劲夫,认为他是一个老革命而已,不懂科学。民盟中央曾有一个“科学规划问题”小组,其成员有5人,即曾昭抡、千家驹、华罗庚、童第周、钱伟长,他们曾在《光明日报》发表了《对于有关我国科学体制问题的几点意见》意见书中专门有一句“外行不能领导内行”。这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认为是针对张劲夫等中共派来的领导,不过,张劲夫没有借此发难。而且他还亲自向毛泽东建议:科学家是国宝,在反右运动中应给科学院以特殊的政策。据说,连毛泽东都很吃惊,张劲夫竟然会提出这样的要求,他还是同意了。当时张劲夫不仅要了政策,还拟出具体的保护名单,直接保护了一批人。

  1980年,张劲夫接替万里主持安徽省的工作,经过调研后,他坚定支持了“包产到户”。他向中央写报告说:过去曾说过“包产到户、包干到户”可以搞3年,现在看来,如果群众认为这种办法好,不要受这个限制,可以长期搞下去。

  后来,张劲夫回到北京,负责中央的经济工作,主要是金融、物价等方面的改革。1984年9月,一批青年学者汇集莫干山,召开了关于物价改革的研讨会,就是著名的“莫干山会议”,几位青年学者提出了“价格双轨制”的大胆想法,在中国的改革开放初期,这是标志性的会议。张劲夫实际上是这次会议的“后台老板”,他虽然没有上山,但是,派了自己的秘书参加了会议,他在不远处的杭州关注着会议,每天听取秘书的汇报。他这个秘书,就是现在很著名的孔丹。后来,他把价格双轨制的思路汇报给中央,得以实施。可以说,没有张劲夫的支持,莫干山会议不会有这么大的成果和这么大的影响。直到现在,莫干山会议还是一个品牌,不少会议在这里召开,水平参差不齐,但是大家来到这里似乎就是到了改革圣地。

  1988年11月28日至12月5日,著名的西直门会议召开。时任国务委员、中顾委常委、中央财经小组秘书长张劲夫到会听取各方意见。张劲夫先后在会前、会中、会后做了重要指示。他说:“经济上的问题只能用经济的办法来解决。发达国家的办法是采用股份制。股份制它不姓‘资’,而姓‘商’。对当前的搞股份制的热情要正确引导,要试点在先。我很愿意和大家一起搞一点调查研究。”

  张劲夫一直冲在改革的第一线。1975年,邓小平恢复工作抓整顿,张劲夫担任了财政部长,期间他按小平同志的指示精神,从四大方面入手,狠抓财政工作的整顿。

  第一,进行机构整顿,把文革中被撤销的财政部和人民银行的司、局建制全部恢复。撤销“五七”干校,将在那里劳动改造的干部大部调回机关恢复工作,恢复中央财政金融学院,财政部与中国人民银行总行分开两个部门等。

  第二,抓思想整顿,强调贯彻毛主席关于“把国民经济搞上去”的指示,张劲夫提出“政治挂帅要挂到业务上”,要划清“社会主义积累”与“利润挂帅”的界线。清除“四人帮”鼓吹贯彻规章制度就是“管、卡、压”的流毒,旗帜鲜明地纠正有令不行、有章不循、各行其是的混乱状态,理直气壮地促生产,抓社会主义积累。


1982年7月,时任国务委员兼国家经委主任的张劲夫(右二)在辽阳石油化学纤维工业总公司了解生产和设备运转情况

  第三,抓财政业务上的整顿,恢复正常秩序。他亲自主持起草了《关于整顿财政金融的意见》,即《财政十条》,要求扭转企业亏损,加强基本建设拨款管理,加强银行信贷管理,控制货币发行,严格财经纪律,以及改进财政和信贷管理体制等。尽管因为有“四人帮”的干扰,文件没有能够下发,但是,其基本精神还是得到了一定程度的贯彻。这对于促进中国财政复苏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第四,进行财政管理手段的改革,建立了计算机中心,结束了中国长期人工管理财政金融的历史。

  张劲夫在担任中央财经领导小组成员兼秘书长期间,经历和处理了物价改革、企业经济体制改革、研究如何对外开放、关于特区是否发行货币、人才引进等新情况、新问题。尤其是物价改革成效显著,企业经济体制改革也探索出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新路子。

  从麻雀想到了人。

  很有名的一句话,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这是讲物,事情又何尝不是如此?每件事情都有起承转合,都有兴衰,都有规律,当然,也都有人的作用。
加入收藏夹】【关闭
 
 

   
 
周志兴:张劲夫:麻雀“清零”最...
康彦新 史进平:《中国青年》三次...
张家康:一代青年的精神领袖陈独...
徐庆全:周扬与翻译家满涛
罗雪村:鼓楼下的书声花香与刀光...
雷颐:1900:中国切片病理学报告
盛洪:兵不血刃,王在法下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