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吕端大事不糊涂..
·曾彦修:微觉此..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何迪:无尽的思念
作者:何迪      时间:2022-01-10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无尽的思念

何迪记于 2022 年 1 月 9 日

  1月8日是周总理逝世46周年,看到网上纪念文章,也想写点滴父亲与总理交往的故事。爸爸去年7月3日逝世,我想他是追随总理去了,年龄有大小,职位有高低,但为中国现代化的努力中,总理是他心里最为敬重为人作事的榜样。46年前的这一天,我在海南陪着父母痛哭失声。怀念总理的画面刻在了心里,终生难忘。

  日记文本

  十一点同宗道,学勤赶到县委等候总理来到。

  十一点半总理同陈省长,林李明书记到了,总理精神奕奕,比前几年胖了一些,提起来他还记得我的模样。(总理记得1939年在重庆见到爸爸时的模样,他两次去延安未成,1938年底到重庆,入南开中学,仍想去延安,是爷爷与总理诉说后,将爸爸留在了重庆,并在南开中学入党担任支部书记。)

  一坐下来就问我浓缩胶乳胶片的干胶含量,制造工艺过程,问得很仔细。稍休息一下就同车去西联参观,路上向总理汇报了世界植胶情况,橡胶产量,儋县的史绩。总理对各方面都感兴趣,对防护林很重视,到西联参观胶乳厂,老胶园,油棕园,总理对很多职工都热情的询问他们的生活情况,和他们一起照相,对老胶园能再割多少年,出多少胶很关心。

  十二点多回县委,午餐,总理把出多少胶,出多少油都一一地记在小本上。他希望海南能出80多吨胶。二点出发到我所院。

  我向总理汇报了所院基本情况,总理说他要送一位亲戚到热作学院读书,并建议共青团中央组织一个代表团来海南参观,鼓励青年到海南来开发。车转了弯,总理看到我们房子的全景,说这地方很美。

  到楼前下了车,群众已发现总理来了,群众鼓掌,总理会见完休息,对我们的木瓜、香蕉、木薯饼很感兴趣,看见希霞还问爹爹及爸爸。(爷爷何遂和外公缪秋杰,都曾在国民政府任高官,抗战期间与总理有许多交往。)

  这是一篇未完成的日记。后续的文字应该是这样的:

  总理说:我们都是背叛了剥削阶级家庭,参加了革命,看到你们今天,我真的很高兴,要继续努力。

  总理还特地到我家看看,正值春节期间,家家户户门口贴了春联。看到我家春联写着“儋州落户 宝岛生根”,总理说:“立业才能生根嘛”。随后他题写了“儋州立业 宝岛生根”,这成为热作两院的院训。

“为了总理的嘱托”

摘自邓维“我认识的何老”

  何老走时九十九岁,在我国传统的寿称中,九十九岁因“白”字乃“百”字缺“一”。故称白寿,虽无疑已是难得的高寿,但毕竟距亲人与朋友们的希冀有些许遗憾,一步之遥!原本我们多想在老人白岁之寿时献上祝词,为老人家的人品人格,为那一辈人的荣辱一生。为记住那些值得记住的历史往事。

  我第一次采访何老是在1986年全国两会上,那时媒体不多,中央大报很吃香,各部委、各省市的头头脑脑都愿意于两会期间在大报上露露脸。我一向不揽这些活儿,能躲就躲,只拍摄自己认为有新闻价值的人和事。

  那天采访分组讨论,我记得是在福建团驻地,进会场后见一位头发梳得一丝不苟、遣词造句一丝不苟的老头正在与人争执。争执的内容是我国到底要不要继续种植橡胶,因为那时国际市场的橡胶无论价格还是质量都优于我国。我问工作人员“那老头是谁”“农牧部长何康”。当时的农牧部后来又改回农业部,部长还是何康。按照惯例,政府部长两会时依籍贯地选举的人大代表出席会议,因此何老出现在福建团顺理成章。

  我知道何老是苗姐的公公,又特别想知道何老为什么在这种一般都是走过场的会议上跟人吵架,就向何老的秘书说我想单独拍摄何老。我这里正交涉着,那边会议室内声音更高了。我三步并两步跑进会议室,只见何老腰板笔直地站在那,对方也挺胸提腹站在那,四目对视,各不相让对方(我记得是当时福建主管农业的副省长,跟何老还挺熟)喊“为什么一定要种,得不偿失嘛!”何老脸都憋红了,大声喊道:“为什么,因为橡胶是人家卡我们脖子的战略物资,因为这是周总理的嘱托!”

  此话一出,全场鸦雀无声。

  散会后我追上何老,说他刚才与人争论的镜头我拍了,正好能反映代表们畅所欲言,能发一有见报吗?老头听说我是经济日报的,说:“经济日报?政府报,可以发。但你准备用什么标题发呀,总不能说是何康吵架吧?”我说“标题是各抒已见,行吗?”老头笑着点头,没走出几步又返回来,一丝不苟地对我说:“记者同志,事关国家利益,是总理(当时老人们口中的总理只有周恩来)当面交给我的任务,这确实是总理的嘱托!”刹那间,泪水涌满了老头的眼眶。

  他历事无数,阅人无数,感知无数,不可能记得我,但他心中铭记不忘的,肯定是中国的大农业,肯定是那时9亿多农民,肯定是完成那刻骨铭心的嘱托。

  何老,您安心睡吧,好好歇着。你们那一辈人历经坎坷、忍辱负重、矢志不渝,已经尽心竭力了。

  回忆何老,他“吵架”的那一幕总是映现在我眼前,也令我顿时想到一句古词:“立谈中、生死同,一诺千斤重”

加入收藏夹】【关闭
 
 

   
 
何迪:无尽的思念
傅国涌:九十年前中国知识分子的...
罗兰·斯特龙伯格:不满与抗争:...
钱理群:苦难,怎样才能转化为精...
陈剑:百年党史丰碑人物:朱德和...
宋以敏:何方与高华
范建:科技日报首任社长兼总编林...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