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吕端大事不糊涂..
·曾彦修:微觉此..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宋以敏:何方与高华
作者:宋以敏      时间:2022-01-04   来源:
 

  高华的《红太阳》刚一出版,就送了一本给李慎之。李慎之翻了翻,就给何方打电话,说:这本书写得不错,准备读,你正在研究延安整风运动,先借给你看,看完就还我。何方得书后,立即开始阅读。李慎之几次催他还书,何方老说,再等等。这本书对何方的参考价值很大,何方一直留在手边,后来又在书里多处引用。李慎之只好向高华再要了一本。

  何方的《党史笔记》里有专门章节谈到高华这本书,还有王若水研究延安整风的书。

  当时在香港工作的李昕,决定出版何方的《笔记》之前,曾与何方有过一次通话,何方和他谈了自己的考虑。

  在那次通话中,李昕先问何方读没读过高、王写的这两本书。何方做了答复。李昕说,老人家的回答令我有几分吃惊。何方告诉李昕,正是因为这两本书,他才更加认为有必要出版自己的《笔记》。“这两本书,在研究上都独辟蹊径,提出了一些有启发的见解,是有相当水准的学术著作。但是,高华和王若水都不是这一段政治运动的亲历者,他们的研究,有时依据并不可靠。例如有些貌似原始材料,已经被人篡改过了,因而他们据此得出的结论,不符合事实,带有他们自己的主观臆测成分。拿《红太阳》来说,高华认为延安整风的目的是肃清斯大林在中共党内的代理人,毛泽东在当时既然反对王明的‘国际派’,自然一定会反对并设法摆脱斯大林和共产国际的控制。何老告诉我,以他的亲历亲见,连同他所掌握的大量史料,都可以证明,毛泽东在延安整风中,甚至一直到解放战争期间,从来没有反对过斯大林。正好相反,他在延安所感受到的,只是毛泽东对斯大林的虔诚。

  共产国际解散以后,毛泽东仍然坚持经常向斯大林请示汇报,期望接受斯大林的领导,中苏之间当时多封往来电文可以证明。所以说,几十年来,主流看法一直认为延安整风是毛泽东摆脱斯大林和共产国际教条主义的思想解放运动,从此中共走上了独立自主发展的道路,其实不符合历史真实,在理论上形成了一个误区。高华和王若水都是善于独立思考并有很高理论建树的学者,他们也没有跳出这个误区,这是非常遗憾的。”何老说,“有鉴于此,他才感到,自己作为延安整风的参与者、当事人,有必要对于党史中的一些理论误区,进行正本清源的清理。以便重建信史。”

  《笔记》出版不久,在网上读到了一篇长文。这篇文章对何方就《红太阳》提出的批评做出回应,不能接受没在延安呆过,或没有足够的经历,就没有资格谈论延安整风运动的逻辑。我把文章打印出来拿给何方看,说这篇文章有可能是高华写的。他显然觉得受到了伤害。在我看来,以高华的年龄,能把研究做到这个份儿上,很不容易。

  何方仔细读了这篇文章,读后没有说话。

  过些天,丁东来家,证实这篇长文正是高华所写。还告诉何方,文章引起了不小反响。何方听丁东说了这些,还是没有说话。

  我再读何方书里《高华、王若水在延安整风研究中的误区》这一章节,感到何方确实对《红太阳》否定得过了头。例如说全书“是在一个不合乎历史事实的命题下展开的”;“再加上情绪化,就使该书对延安整风的脉络描述难免差之毫厘”。何方批评高华论点所举的例子,表明何方的立论也有问题。何方想从根本上反思延安整风,却又说应该“一分为二”。又如,何方认定整风的目的是在全党树立起个人崇拜。领导人擅长帝王术,并能娴熟运用。却批评高华不应“把党的领导人大多看成

  了缺乏崇高信仰和广阔胸怀的争权夺利之徒”。当然,何方想肯定张闻天、任弼时等人的精神境界,也是出于善意。

  友人章诒和对何方的《笔记》和《自述》两本书都有很高评价。两本书先后出版,她都买过多本送给朋友,高华是受赠者之一。她也高度评价高华的《红太阳》和其他著作,一向热心支持高华写书出书。她希望何、高之间能有良性互动。2008年1月11日,她给何方打来电话,告诉何方:高华给她发了个邮件,说收到《何方自述》,已经看完,还推荐给其他人看了;高华还说,何老的书一本写得比一本好,做人也是越老越好,看何老的书使人振奋。何方听了,没有接过话头,而是和章诒和聊起了其他问题。

  高华2011年12月26日去世。几天后的一天晚上,章诒和来电话,说她准备去南京参加高华的葬礼,想用宣纸抄录朋友们给高华写的挽联,印出百份带去;她准备替何方送个花圈,已经拟好挽联,给何方念了内容。何方听后只说了一句话:我并不认识高华。我听后心里很不是滋味。

  我看了高华的葬礼录像后,告诉何方,活动既隆重又感人。何方听我说完,没说一句话。

  何方对高华的态度,同李慎之和章诒和大为不同。其实何方后来也已感到他对高华的态度有问题。凡是何方自认为没错的事,什么时候提起,他都会当场顶回。而对他意识到自己于理有亏的事,别人提起,他从来就是一声不吭。

  在高华生前身后,何方曾有过两次机会,对高华表示善意。然而,何方两次都没有这样做。我为此感到遗憾。

  2021年12月31日

加入收藏夹】【关闭
 
 

   
 
宋以敏:何方与高华
范建:科技日报首任社长兼总编林...
谢甲林:我在北大保卫组处理翦伯...
徐忠:“文革”中,周总理为这些...
胡伟:始终不渝坚持三中全会路线...
丁邢:思李昌
孙国林:毛泽东与周小舟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