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吕端大事不糊涂..
·曾彦修:微觉此..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丁邢:高华十年祭
作者:丁邢      时间:2021-12-27   来源:丁东小群
 

  十年前的今天,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高华病逝,享年57岁。当时引起了许多学者和无数读者由衷的哀悼。有一篇祭文,我至今记得:

  风起钟山,哲人其萎,凛凛雪雨,草木凋零。今我来兮,斯人已去。哭君壮岁,英年早逝,锦绣文章,更待谁书?哀君事业,中道崩殂,历史真相,何由得明?怜君家人,孤孀弱子,大树摧矣,何枝可依?伤君门生,痛失良师,庭训堂听,寂寂无声。忆君惜君,念君哀君,思君痛君;哀哉高华!惜哉高华!痛哉高华!伤哉高华!高华之后,更无高华!君去之后,国有难事,谁与相析?我有佳文,谁其击节?重九登高,使君不在,遍插茱萸,更少一人。雪夜围炉,君其逝矣,促膝晤谈,永稀哲音。君逝之日,天黑如墨,鬼蜮成阵,遍地狼犬,深巷警笛,文网深密,靡有孑遗。无良当道,阿谀成风。良士遭难,佞人乘龙。斯世斯景,君去天堂,我留人境,忍待天明。天丧英杰兮,上苍不公。朋辈成鬼兮,怒向刀丛。欲聆君教兮,天人永隔。斯人其逝兮,再无知音。长歌当哭兮,泣不成声。天地惨然兮,共我一哭。哭天,哭地,哭南大,哭我良朋。谨以馨香一束,香草几枝,鲜花数瓣,献于君前。呜呼哀哉,伏惟尚飨。

  后来,不少和高华相识的学者,写了感人肺腑的悼文。但我至今还没有回忆和高华的点滴交往。现在是偿还这笔文债的时候了。

  我和高华交往不多。先是他的读者。他的代表作没出版以前,朱正琳就向我说起过他。我在发行范围很小的学术期刊上读到他研究党史的论文,知道他水平不凡。读了“红太阳”之后,更对他刮目相看。

  大约在新千年之初,我到南京出差,朋友邵建、范泓建议到南京大学和高华一晤。南大图书馆陈远焕是我的好友,他提前沟通,我们一起去高华家见面,并共进午餐。当时高华在校内分到新房,虽不宽敞,总算居住条件有所改善。

  第一次交谈,因彼此早有关注,就像老朋友一样。聊了什么我已经记不太清,只记得和他探讨了一个问题,就是当代夫人参政起始于何时何人。高华说,是王光美和四清运动。这和我的看法不谋而合。他对四清运动有很深的研究,观点背后有雄厚的史料支撑。江青介入文革影响更大,毕竟在后。

  后来有一段,我和高华常有电子邮件交流。某次他在台湾讲学,看到我的一篇文章,专门写来长信,和我探讨对台湾的看法,可惜这封信没有保存下来。他在香港中文大学出了一本小册子,也赠我留念。

  2003年,我认识了何方先生,他正在写《党史笔记》。他既是延安整风的亲历者,又是延安整风的研究者。他的研究当然很有份量。但是,他在书中对高华、王若水的相关研究,有严厉的批评。我认为分寸不适当。于是不揣冒昧,向何老提出不同意见,希望他在定稿时不要这样否定高华、王若水。他们的相关研究,毕竟启动了对延安整风的反思。何老在措辞的力度上稍有调整,还是坚持批评高华和王若水。

  高华的代表作是他呕心沥血几十年的成果,读者公认这是把党史从政治宣传转为史学研究的里程碑。他不接受何老的否定性批评,我十分理解。接着,何老在接受邢小群口述历史采访的基础上,完成《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高华读到,给以高度评价。信息传给何老。高华去世时,有热心的朋友劝何老对自己的学术同行和争鸣对象表示怀念,成就一段佳话。但倔犟的何老没有吭声,夫人宋以敏至今感到遗憾。我敬重何方先生的学术成就,也敬重高华先生的学术成就。他们是两代人。在他们之间的关系上,年轻一代的高华有更佳的学者风度。

  高华教授在史学家的盛年,带着一肚子腹稿,被癌症夺去生命,至今令人扼腕。他在内地只公开出版过一本书,名为《革命年代》,是好友向继东为广东人民出版社策划的“新史学丛书”之一种,收入三十五篇文章,远非高华最有份量的作品。仍然洛阳纸贵,连孔夫子旧书网都买不到。

  高华去世时,我曾说,史学是民族文化的根基。任何一个民族,如果连自己的来龙去脉都不清楚,奢谈复兴崛起,都不牢靠。然而,我们面对的现实是,人们对本民族的来龙去脉不清楚,对执政党的来龙去脉不清楚。不是读者不想弄清,而是一些能够叙述历史真相史学著作没有机会和广大读者见面。这是高华的遗憾,也是时代的遗憾,民族的遗憾。

加入收藏夹】【关闭
 
 

   
 
丁邢:高华十年祭
禺玉临:八届十二中全会表决唯一...
许纪霖:作为知识分子的钱端升
丁邢:张劲夫保护科学家
丁邢:方毅力保吴明瑜
罗平汉:中国共产党改革开放的共...
钱江:第16届奥运会前海峡两岸对...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9933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