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吕端大事不糊涂..
·曾彦修:微觉此..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述弢:“8·19”事变:苏联解体的催化剂
作者:述弢      时间:2021-08-20   来源:《学习月刊》2002年4期
 

  1991年8月19日,苏联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宣布即日起在部分地区实行紧急状态,并声称戈尔巴乔夫健康状态欠佳,由副总统亚纳耶夫代行总统职务。消息传来,举世震惊。这就是所谓的“八·一九”事件。四个月后,苏共解散,苏联解体。

  冰冻一尺,非一日之寒。我们来回顾一下十年前的那段历史。1991年7月10日,俄罗斯联邦民选总统叶利钦进行总统宣誓。时任苏联总统的戈尔巴乔夫也在场。两人之间的政治对抗已经持续了四个年头。叶利钦正如日中天。

  1990年年底,苏联国内情况极其复杂。苏联正在分崩离析。一些加盟共和国和自治共和国纷纷脱离莫斯科。1990年6月12日,俄罗斯联邦第一次人民代表大会通过了主权宣言。苏共第二十八次代表大会在空前激烈却毫无成果的争议中闭幕,并造成苏共事实上的分裂。以叶利钦、波波夫、索布恰克等人为首的“民主反对派”离党而去,单独成立了俄罗斯共产党,其中起主导作用的是波洛兹科夫、马卡绍夫、久加诺夫等具有保守和民族主义倾向的领导人。戈尔巴乔夫依然是党的总书记,但他的威信已急剧下降。

  1990年3月,举行了关于苏联命运的全民公决。大多数人赞成保留苏联。然而有六个加盟共和国拒绝参加,哈萨克斯坦则改变了问题的提法。叶利钦在俄罗斯共和国总统选举中获胜,波波夫、索布恰克分别在莫斯科和圣彼得堡市长选举中获胜,这些实际上都意味着苏共在俄罗斯的权力的丧失,意味着民主派联盟的胜利。国内已不仅是两个政权并存,而是多个政权并存。政治上的不稳定加剧了经济危机。生产缩减,内外债增加,通货膨胀加剧;商店里日用品短缺,煤矿地区和其他工业中心的罢工此起彼伏。

  1991年春天,戈尔巴乔夫的一些谋士建议在全国实行紧急状态,不排除使用暴力。他自己也有过这样的考虑,甚至在这方面采取了某些行动。当年秋天,内务部的坦克就开始出现在莫斯科市中心和克里姆林宫附近,诚然,很少有人注意。1991年1月维尔纽斯发生的流血事件表明,考虑不周和匆忙采取的暴力方式只会加速体制的瓦解。戈尔巴乔夫也明白这一点,他对自己的亲密战友说道:“我不想作为双手沾满鲜血的暴君载入史册。”他在修改原苏联宪法和签署新联盟条约中寻找出路。

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

  1991年夏天,苏共中央和最高苏维埃对新联盟条约进行了讨论,并非人人都同意。很少有人知道,7月22日和23日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纳扎尔巴耶夫在莫斯科郊外的新奥加廖沃对原有的草案作了重大改动:联邦变成了松散的邦联,联盟权利机关的职能也较模糊,而且也不知道:同意在新条约草案上签字的只有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三国。8月2日,戈尔巴乔夫发表电视讲话,8月20日以上三国将率先签署该条约。但新条约草案仍未公布。次日又宣布,戈尔巴乔夫将去休假,8月19日回到莫斯科。

  戈尔巴乔夫于8月4日离开莫斯科,前往他心爱的克里米亚夏季别墅——福罗斯休假。有人提醒说,他的战友们可能会有动作,戈尔巴乔夫却不以为然:“他们还没有那胆量同总统作对呢。”戈尔巴乔夫到福罗斯后,边休息边工作,仍然在考虑签署新联盟条约问题。

  戈尔巴乔夫休假期间,副总统亚纳耶夫和内阁总理帕夫洛夫成了莫斯科的头号人物。戈尔巴乔夫让舍宁主持苏共中央的工作。还有三个人也是大权在握,又属于联盟条约最坚决的反对者。他们分别是克格勃首脑克留奇科夫、苏联总统国防委员会副主席巴克拉诺夫、总统办公厅负责人和苏共中央总书记助理博尔金。

  8月6日,克留奇科夫和苏联国防部长亚佐夫举行第一次会晤,次日就开始研究可能在国内实行紧急状态的措施。克留奇科夫、巴克拉诺夫、舍宁、亚纳耶夫、帕夫洛夫等人几乎每天往福罗斯给戈尔巴乔夫打电话,向他通报国内日益复杂的形势。人人都明白会出现什么结果,但谁也不愿意承担责任,都希望由戈尔巴乔夫来做这个决定。戈尔巴乔夫却老是“王顾左右而言他”。

克格勃主席克留奇科夫

  属于绝密文件的联盟条约最后定稿在《莫斯科新闻》曝光,舆论大哗。局势骤然紧张起来。戈尔巴乔夫对此大为光火,要求对“泄密者”进行查处。然而第二天国内所有主要报纸都刊登了联盟条约。该条约令许多高官感到震惊。紧急召开的克格勃部务委员会认定,这样的文件一旦签署,无论新苏联老苏联,其安全都将不保。内阁会议也持如是观点。1991年8月17日下午,后来称之为“政变分子”的那些人在克格勃一秘密去处开会。会议议决:派遣一个特别代表团去晋见戈尔巴乔夫,劝他推迟签署联盟条约。

  8月18日,巴克拉诺夫、舍宁、博尔金和瓦连尼科夫乘机前往福罗斯,同行的还有克格勃第九局局长普列汉诺夫和副局长格涅拉罗夫。当天戈尔巴乔夫未下海游泳,他刚刚打完电话,卫队长就进来报告说,有一批人要见他。戈尔巴乔夫感到很惊讶:“我谁也没有邀请过啊!”他想往莫斯科给克留奇科夫或者亚纳耶夫打电话,却发现电话全都掐断了。

  戈尔巴乔夫感到困惑不解。他没有去迎接客人,而是上了凉台,他对赖沙·马克西莫夫娜说:“别墅出现了不速之客,很难预料他们打的什么主意,要做最坏的准备。”她听到这个消息感到震惊,不过控制住了自己,她说:“主意得由你自己来拿,无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和你站在一起。”

  戈尔巴乔夫一上来就问来访者:所为何事?巴克拉诺夫说,成立了一个紧急状态委员会,国家正在陷入一场灾难,其他措施都不管用。要求戈尔巴乔夫立即签署实行紧急状态的命令。戈尔巴乔夫严词拒绝。巴克拉诺夫说:“您要是不想签,那就向亚纳耶夫交权。您好好休息吧,‘脏活’我们来干,然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戈尔巴乔夫拒不接受这个建议,瓦连尼科夫说:“那就辞职吧。”“别指望了,你们都是罪人。”谈话不欢而散。

驶过外交部大楼的塔曼师步战车

  代表团于当晚7时乘机返回莫斯科。自晚7时起,从海上和陆地加强了对戈尔巴乔夫别墅的警卫。所有白天在该处工作但未留下过夜的人均被扣留。无论是卫队、医生、司机、甚至掌管“核按钮”的军官,所有人的电话通通被掐断,同莫斯科的联系中断。戈尔巴乔夫原定8月19日乘飞机回莫斯科签署联盟条约的,现已告吹。

  8月18日晚9时,“政变分子”在克里姆林宫帕夫洛夫总理的办公室开会。舍宁向与会者介绍了与戈尔巴乔夫会见的情况。大多数人认为,既然戈尔巴乔夫未置可否,那就应该照原定计划行动,根据副总统的命令实行紧急状态,并宣布戈尔巴乔夫有病在身。大家一致推举亚纳耶夫担任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主席。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有亚纳耶夫、克留奇科夫、亚佐夫、普戈、帕夫洛夫、巴克拉诺夫,还有季贾科夫、斯塔罗杜布采夫。

  会议于8月19日凌晨4时结束。亚纳耶夫签署了由他临时代行苏联总统职务的命令和实行紧急状态的命令。命令规定:紧急状态在部分地区实行,自8月19日凌晨4时开始,为期6个月。成立紧急状态委员会违反了苏联法律。而且筹备签署联盟条约一事违反了苏联宪法。1991年8月事件的参与者并非遵照法律行事。不是根据法律,而是根据实际的力量对比处理问题。

紧急状态委员会成员

  关于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原则性决议,是午夜时分在克里姆林宫通过的。凌晨3时前签署的有关命令、决定和告人民书在4时送到塔斯社、电台和电视台领导人手中,各媒体从6时起开始播出。关于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成立的消息,无论普通公民还是莫斯科及苏联各共和国国家机关领导人,都是从这个渠道得知的。然而,大名鼎鼎的“阿尔法”队员早在凌晨4时即包围了叶利钦在莫斯科郊外的别墅,并在通往别墅的道路上设岗。

  8月18日,叶利钦还在哈萨克斯坦的首府阿拉木图,当天夜里才返回莫斯科,一到家他倒头便睡。19日早上,女儿塔季扬娜把他叫醒:“爸爸,快起来,闹政变了!”并开始讲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讲亚纳耶夫、克留奇科夫……

  叶利钦不相信:“你别作弄我了!这是不合法的!”然而不出半小时,他的卫队长科尔扎科夫就赶到了,并开始在别墅周围布下自己的岗哨。哈斯布拉托夫、沙赫赖、波尔托拉宁、布尔布利斯等人也来了。大家在一起起草俄罗斯领导人告俄罗斯公民书,并用传真发往各处。叶利钦一刻不停地打电话,表达自己的愤怒心情。实际上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决定(在24小时内)暂缓对叶利钦的隔离。

  克格勃人员对他的一言一行都了然于心,但是谁手里也没有限制他的行动的命令。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领导人知道,叶利钦与戈尔巴乔夫不同,他不打算签署联盟条约,因此准备在日内安排同叶利钦的会晤,以便找到双方都可接受的妥协方案。任何一方都不知道对方会干什么,都在尽量克制,不采取可能导致无可挽回的后果的强力措施。

国防部长亚佐夫元帅

  根据国防部长亚佐夫的命令,几支摩托化步兵部队和坦克部队于早上6时开始向莫斯科推进,还向莫斯科空运了几个来自外地的空降师,该部队由空降兵司令员格拉乔夫和副司令员列别德指挥。1991年7月,叶利钦视察空降兵模范图拉团时,曾问过在场的格拉乔夫,一旦民选合法总统受到威胁时,能否指靠军人,能否指靠他格拉乔夫?格拉乔夫回答说:可以。如今到了兑现诺言的时候。

  无论身边的人怎样劝阻,叶利钦执意要去白宫(俄罗斯政府所在地,因大楼为白色而得名)。“阿尔法”小分队也奉命“陪同”前往并在白宫附近占据有利位置。后来得知,克格勃的一名副主任草拟了一份在情况紧急时应予扣留的人员名单“以防万一”。叶利钦、哈斯布拉托夫、西拉耶夫、布尔布利斯等名列其中。叶利钦及其战友积极开展活动。《告俄罗斯公民书》发往全国各地。数以千计的莫斯科人纷纷来到白宫,开始在附近修筑街垒。叶利钦签署命令成立俄罗斯国防部,任命科别茨将军为国防部长,国防部就在白宫内办公。

  苏共中央书记处于8月19日上午在人未到齐的情况下开会,由舍宁主持,批准成立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并批准该委员会的决定。致电各共和国各州党组织,要求全力支持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活动,但却不清楚该做什么。叶利钦却很快判明了形势:他于中午12时许走出白宫,登上一辆坦克,发表简短演说,宣读了著名的第59号令:“凡是以所谓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名义作出的决定均属非法,在俄罗斯联邦共和国的领土上无效。”

莫斯科红场上的苏军装甲车

  8月19日下午,梁赞空降师的一个营倒戈,转而听从保卫白宫指挥部的调遣。此举受到白宫保卫者的热闹欢迎。而在克里姆林宫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支持者中间,恐慌情绪却有增无减。“我会吃枪子儿的,”亚纳耶夫几乎是歇斯底里地对克留奇科夫说道。权力很大的总理帕夫洛夫突然病倒,送往医院。可正是他当天能够同叶利钦会晤,接近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人们都对此次会晤寄予厚望。亚佐夫元帅已将部队调进莫斯科,但他既无愿望,也无可能表现出任何政治主动性。克留奇科夫倒是态度坚决,消息也最灵通,但他尽量退居幕后,不愿出人头地。

  下午5时,终于在苏联内务部新闻中心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电视台向全国进行现场直播。场面有些难堪:亚纳耶夫和普戈都显得底气不足,亚纳耶夫双手发抖,想控制也控制不住。当天晚上,传来关于《论据与事实》《莫斯科新闻》《独立报》《共青团真理报》等报纸停刊的消息。

  8月20日上午,《真理报》《苏维埃俄罗斯报》《红星报》等报纸刊登了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苏联领导人声明》《告苏联人民书》等主要文件。后来克留奇科夫说,紧急状态委员会收到许多表示支持的电报和电话。然而表示抗议的要多得多。几乎有一半的地方报纸不仅刊登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文件,而且刊登了俄罗斯领导人的告人民书和决定。

莫斯科市民与装甲车对峙

  上午,白宫前面聚集了成千上万的人,他们都尽量组织起来并加固已经筑好的街垒。在科别茨将军的指挥下,持有武器的人已经超过一千。当然,这些持有武器和手无寸铁的人是无法抵挡正规部队的。但是很清楚,以武力占领白宫的做法定会造成很大的伤亡。开进莫斯科市区的官兵们也不明白他们应当做什么,他们并不认为白宫保卫者是敌人。空军司令员兼俄罗斯国防部副部长沙波什尼科夫当众宣布:决不对人民使用武力。海军司令员也作了类似的表态。

  上午,紧急状态委员会决定开始进行攻打白宫和隔离叶利钦的准备工作。然而这一决定由谁来执行,又如何执行呢?卡尔普欣将军1979年12月曾在阿富汗攻打阿明府邸的战役中暂露头角,如今让他来充当攻打白宫的总负责人。开始攻打的大致时间定在21日凌晨3时。计划由空降兵和特种部队打头阵,随后是拥有特殊装备的“阿尔法”分队。

  侦察结果表明,该分队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攻下白宫,接下来大概就要消灭白宫内外的守卫人员,然后消灭所有的俄罗斯领导人。“阿尔法”的指挥员作出决定:一旦接到攻打白宫的命令,他们不会执行,也向卡尔普欣表明了这个态度。离预定时间还有两个小时,卡尔普欣给格拉乔夫打电话说,他不会参加攻打白宫。格拉乔夫说,他自己也不打算再往里掺和了。

叶利钦在俄罗斯国会大厦(白宫)前

  克留奇科夫和亚佐夫后来都一口咬定,他们并未向部队下达准确无误的攻打命令,只是说准备而已。确实也不存在清楚明白的攻打白宫的命令。亚佐夫断言,他作出了20日夜间将部队撤出莫斯科的决定。目睹19日和20日发生的一切,亚佐夫感到心情沉重,他面无血色。有人劝他动用武器,他说:“我可不当皮诺切特!”20日晚间,亚纳耶夫则先后找了克留奇科夫、卢基扬诺夫和亚佐夫这三个人,歇斯底里地反复说道:“只要死上一个人,我就活不了。”在这种情况下,谁能下达明确无误的命令呢?

  然而,20日晚上白宫内部却一片恐慌。这里并不了解有关部队调动和军人情绪的详细细节,却只看见攻打白宫的准备工作正在进行。并非人人都挺得住。西拉耶夫把部长会议机关的工作人员都打发走,自己也决定要离开白宫,叶利钦得知后,脸色苍白,试图劝阻西拉耶夫,却毫无用处。其实他叶利钦自己也有些动摇。在惊慌失措的谈话的影响下,他来到地下室。有人说这里有道自动门,出去不远就是美国大使馆。然而叶利钦说:“我哪里也不去。”于是大家又一起回到五楼。

  紧急状态委员会的又一次会议定于21日上午8时召开。然而国防部的部务会议也定于清早召开。将军们意见一致:部队必须撤出莫斯科。亚佐夫下达了自莫斯科撤军的命令,该命令立即开始执行。

莫斯科市民聚焦在俄罗斯国会大厦前

  紧急状态委员会会议于8时至9时之间举行。帕夫洛夫因病缺席,巴克拉诺夫未来,亚佐夫也未到会。国防部长不在,还能解决什么问题呢?克留奇科夫提议大家一起去亚佐夫处继续开会。听说是专程来找他本人商量,亚佐夫表示,国防部部务委员会已经通过自莫斯科撤军的决定,撤军已经开始。大家对当前形势进行了讨论,一致的结论是:不要再继续冒险了。于是决定停止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活动并前往福罗斯,试图劝说戈尔巴乔夫采取措施以避免国家瓦解。大家都清楚,这对个人来说也是在冒险。商定由巴克拉诺夫、亚佐夫、季贾科夫和克留奇科夫去福罗斯。卢基扬诺夫和伊瓦什科也同机前往。

  一行人乘坐的飞机于下午4时许抵达福罗斯。尽管同外界的通讯联系完全中断,戈尔巴乔夫从外电的广播中也听到了主要的新闻。他得知又来了个代表团,便下令自己的卫队封锁楼门,任何人不得放人,必要时动用武器。他声明在通讯联系未开通前谁也不见。这个要求得到了满足,恢复通讯联系花了30分钟。戈尔巴乔夫马上拿起电话,首先给叶利钦去电话。叶利钦高声说道:“米哈伊尔·谢尔盖耶维奇!我们拼死在这里坚持了四十八个小时。”第二个电话是打给美国总统布什的。华盛顿那边正是夜间,但布什还是拿起电话,并代表他自己和妻子说,他们一直在为戈尔巴乔夫祈祷。

莫斯科市民与苏军士兵交流

  戈尔巴乔夫没有接见克留奇科夫一行人。而他见到俄罗斯政府派来的鲁茨科伊和西拉耶夫时,却简直像见到亲人一样地热烈拥抱接吻。在西拉耶夫的劝说下,戈尔巴乔夫决定与家人一起乘坐俄罗斯代表团的飞机返回莫斯科。戈尔巴乔夫又在短期内重新执掌国家的政权。然而这已经是完全不同的政权,完全不同的国家。

  附记:关于“八·一九事件”的起因,又有了新的说法。概述如下:1991年7月29日,在莫斯科郊外的新奥加廖沃。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纳扎尔巴耶夫三人正窃窃私语。他们在密谋什么呢?他们谈到,克格勃主任克留奇科夫、国防部长亚佐夫、内务部长普戈、苏联副总统亚纳耶夫和总理帕夫洛夫都应当下台。点到的这几位仁兄实际上就是后来苏联国家紧急状态委员会的主要成员。戈尔巴乔夫等三人特意走到凉台上来,因为叶利钦觉得有人在对他们搞窃听。果然不出所料,克留奇科夫手下的人窃听了他们的谈话。政变失败后,叶利钦亲眼看见了这盘已解读的录音带。于是他在自己的《总统笔记》一书中说道:“也许,这盘录音带就成了1991年8月的导火索。”

加入收藏夹】【关闭
 
 

   
 
述弢:“8·19”事变:苏联解体的...
张锡恩:苏联“八一九”事变目击...
米鹤都:陈小鲁:1966年,血统论...
米鹤都:55年前的今天, “八一八...
金冲及:从延安整风到中共七大
柯尚哲:三线铁路与毛泽东时代后...
赵修义:青年一代应该为什么而活...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