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吕端大事不糊涂..
·杨奎松:马、恩..
·曾彦修:微觉此..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丁邢:顾准的遭遇
作者:丁邢      时间:2021-07-19   来源:“丁冬小群”微信公众号
 

  顾准1915年出生,1974年逝世,是中国20世纪最重要的思想家之一。他自学成才,不到20岁已经出版多种会计著作,成为会计学家。1935年入党,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初曾担任华东军政委员会财政部副部长、上海市人民政府财政经济委员会副主任、财政局长兼税务局长等要职。但后来多次挨整,最主要的有三次。

  第一次是1952年2月,上海市委召开党员干部大会,突然宣布撤消市政府秘书长黎玉、副秘书长曹漫之、《解放日报》总编辑恽逸群等八人的职务。顾准也在其中,理由是“一贯地存在着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违反党的方针政策,屡经教育,毫无改进。”当时宣布决定的是刘长胜。顾准头一天还在电台发表讲话,第二天就突然挨整,人们感到扑朔迷离。这些罪名和当时开展的三反运动连不上。从顾准自述的原稿中,我知道造成这种变化的关键人物是时任中央财政部长的薄一波。薄一波以中央节约检查委员会主任的身份到上海帮助三反五反工作。他主张在全国采用民主评议的方式征税。顾准认为上海企业一般都有健全的账册,完全可以依率计征,所以没听他的。因而被他视为“严重的个人英雄主义,自以为是,目无组织。”薄说,“如果顾准再不听话,饭也不给他吃”。

  利用政治运动,整治意见不同者,是那个年代常见的现象。挨整者不服,想要讨还公道,往往会遭遇二次、三次。顾准后来从上海调到北京工作,先后在建设部和中国科学院被重新启用。1957年再次遭到暗算,中箭落马。当时顾准任中国科学院综合综合考察委员会副主任,为竺可桢副手。是年7月,顾准与竺可桢参加中苏联合考察团,就黑龙江共同开发水利资源的项目与苏方专家共同考察与谈判。工作过程中,苏方领队涅姆钦诺夫盛气凌人,对竺可桢十分无礼,提出的方案也对中方颇为不利,顾准看不惯,于是据理力争。被时任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的陈剑飞打了小报告:“顾准反苏”。顾准还没回北京,就划为右派分子。

  顾准获罪,先后在河北赞皇、河南商城、北京郊区清河、河北商都等地劳动改造,挨饿受辱,直到1962年摘掉帽子。在孙冶方关照下,到中国科学院经济研究所从事会计研究。但太平日子没过多久,两年多以后,在四清运动中,顾准在清华大学读书的外甥宋德楠与几个同学建立“现代马列主义研究会”,被视为组织“反动小团体”,顾准受到牵连,再次被戴上右派帽子,导致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次挨整有一个更大的背景。八届十中全会后,开始新一轮意识形态领域的阶级斗争,先从文艺界动手,继而在哲学界批杨献珍的“合二而一论”,史学界批罗尔纲的李自成研究,经济学界则批判孙冶方的“利润挂帅”。孙冶方主张在计划经济的框架内更多地尊重价值规律。他的思想来源,牵连到顾准。在经济思想的市场取向方面,顾准的确比孙冶方走得更远。顾准后来回忆说:“我认为孙冶方在经济问题上发表的一系列意见并没有什么错误。我一向自承,如果我关于经济问题的见解是修正主义的,那我比孙冶方更为彻底。如果孙冶方因持有并发表这些意见,所以有罪,那我的罪更大于孙冶方。既然孙冶方是运动中的重点,我也跑不了。”康生当时在高层掌管意识形态斗争,想把孙、顾二人和经济所特约研究员的张闻天打成一个有组织反党集团,因找不出证据而作罢。

  顾准挨整,每次都有具体的原因。但在当时,却有深刻的必然性。他天性独立不羁,才华过人,好学深思,终成民族的先觉者。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先知一旦发声,就会与权力体制发生冲突。顾准在1969年撰写的长篇交待中曾经这样回顾自己的思想变化:

  赫鲁晓夫的“个人崇拜”、“人的尊严”、“社会主义法制”,陶里亚蒂的“阶级专政怎样变为党的专政,党的专政又怎样变成个人专政”,艾德礼的“没有两党制就没有民主”等等反动谬论,通过1952年以来长期滋长的不满情结,唤醒了我本来还未达到明确自觉的民主个人主义,使我急速地滚回到1934年以前的世界观方面去了。我认为解决这一系列问题,必须强调党和国家生活中的民主。我强调民主如此强烈,达到否定无产阶级专政的程度,以致认为社会主义必须是“民主的社会主义”。

  当时,顾准是以戴罪之身,写交待材料,只得以自我否定的口吻行文。但从中可看出他真实思想的变化轨迹。思想使人受难,受难使人思想。几度挨整,推动着顾准越来越深入地反思自己曾献身的革命。他的反思不是就是论事,浅尝辄止,而是深入到历史哲学的最深层次。他晚年的两部力作——《从理想主义到经验主义》和《希腊城邦制度》,正是这种思考的结晶。

  顾准去世以后,中国开始了一次重归文明的社会转型——改革开放。顾准没有赶上这一天。他在曙色微露之前,已经告别了这个世界。但他的思想,却参与了民族觉醒的进程。他的遗著,就像火种,引发了几代人的思考。20多年前,我曾和陈敏之编辑出版《顾准日记》、《顾准寻思录》等书,得到大量读者的共鸣。我相信,在今后的历史进程中,顾准精神还会发光发热。

  顾准不朽。

加入收藏夹】【关闭
 
 

   
 
丁邢:顾准的遭遇
关昕:取“法”苏联的“红色法学...
杜润生:我对农村土地制度问题的...
于人:万里的担当与亿万农民的温...
高尚全:我对温家宝说:必须要把...
丁邢:《延安归来》的后续效应
喻训天:关于《红旗》杂志创刊号
 

[getpllist]17[/getpllist]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271466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