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吕端大事不糊涂..
·杨奎松:马、恩..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曾彦修:微觉此..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萧扬:哲人远行 懿言常在一一 纪念张闻天同志120诞辰
作者:萧扬      时间:2020-08-31   来源: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很高兴能够参加这个座谈会,虽然是通过书面形式,也能有机会同大家交流我在这一特殊日子的感想。

  我曾在张闻天同志领导下工作八年半,其中五年担任他的秘书。我离开他,是在1959年底。那年他60岁(虚岁),正好活了一个甲子。如今又过了六十年,又是一个甲子,他已经120岁了。

  六十年中,世事多变,国事多变,张闻天同志家事也多变。

  张闻天自己在76岁那年去世了。三年以后,党中央为他开了追悼会,正式平反,给了他崇高的评价。全国的普通百姓重新认识了张闻天。有人讲了众人心中的话,称赞张闻天是“一个尘封垢埋却愈见光辉的灵魂”。虽然有人对此叽叽咕咕,但是大家仍然追念这位革命家,崇仰他的高贵灵魂。他的家乡浦东人民更没有忘了他。浦东文管所、张闻天故居、浦东图书馆多年来为他做了许多值得称道的好事。

  张闻天的夫人刘英去世了,大女儿维英也去世了,二女儿引娣、独子虹生还在。张闻天的三个子女一直都是普通劳动者,直到退休。无论在张闻天正常工作时或他得到平反后,他们都没有沾过光,因为张闻天和刘英对自己对子女要求极严。维英从来就是农民(后来做过一段时间临时工),引娣失去了本可保留的公职,虹生未能从(图书)馆员晋升为副研究馆员。虹生在延安长大,上过大学,他的经历在他同龄的红二代中可说是极其罕见。这彰显了张闻天的高尚人格。虹生现正在重病中,期盼他早日康复。

  张闻天的孙女辈、外孙子女辈,以至他的第四代,成长起来了。他们要不辜负他们的先人。

  张闻天的身边工作人员,从延安时期的邓力群、马洪,到后来的徐达深、李汇川、何方,以及王仙府、陈国泰,都陆续去世了。剩下我,还有张枬生,不算“健在”,算是不“健”犹“在”。

  张闻天在外交系统时期的领导者周总理、陈老总,都先他而去。

  张闻天担任驻苏大使时期使馆的主要外交官曾涌泉、戈宝权、吉合、温宁、邵天任、施谷、李则望、高世坤、石侠、周砚、鄢仪贞、程明群等,都相继离去。唯有罗焚,99高龄,头脑清楚。还有荣植,也已高龄97.

  张闻天在外交部当常务副部长时期的领导班子成员和驻外大使章汉夫、姬鹏飞、乔冠华、罗贵波、耿飚、黄镇、徐以新、何伟、王炳南、陈家康、董越千、韩念龙、黄华、龚澎等,无一例外地去世了。代之而起的是新的部长、副部长、驻外大使们。我们外交的环境有变化,目标还应该是为我们国内建设和改革创造最好的国际环境,就像张闻天当年为之奋斗过的那样。

  这就是岁月沧桑,世代嬗替。

  沧桑巨变,张闻天同志的亲切形象在我的心目中却没有丝毫改变。

  我最初近距离接触张闻天同志是在1952年,他到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视察。那时我23岁,政治上很幼稚,除了对他的政治局委员和大使身份感到敬畏,对他的党内资历、理论贡献、历史功绩等等一无所知。但是,一旦接触,我就被他的谈吐、仪态以及渊博、深刻和谦和所折服了。

  他平易近人,很具“亲和感”,使我对他不但不畏惧,而且很愿意亲近。这些“第一印象”的东西,人们说是作风,实际上是素养和品质。

  后来我得知,许多人的观感和我一样。耿飚说:“凡是同闻天同志有过接触,或共过事的,或在他领导下工作过的同志,对他的品德、学识、为人都十分敬佩。他既具备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品格,又有学者的风度。他待人宽厚,从不发脾气,即使批评别人,也是满腔热情地讲道理,指方向,使挨批评的人心悦诚服。”

  说张闻天有学者风度的,不仅是耿飚,许多人都有类似的评价。例如,伍修权说张闻天“有一种大学教授的风度”,曾彦修说他是“具有学者风度的谦谦君子”,何锡麟说他“具有革命的长者和学者的风度”。一位知名学者同民主人士有过接触,据他说:“张闻天是最像大学教授的共产党人,他说话声音很低,……一些民主人士像周培源什么的,听了没有不服的。”有些人讲话或故作慷慨激昂,或照本宣科,了无生气,只能让人厌烦。张闻天同他们不一样。他毋须佯装满腹经纶,也毋须端首长架子,只照平时谈家常那样讲来,渊博、深刻和睿智就在其中了,有时讲完了你还得自己慢慢咀嚼、体会。

  说张闻天从不发脾气的,也不仅是耿飚。宋平说:“从没有见过他厉声严词地斥责过什么人”。何锡麟说:“从未见他有过急躁、发火、疾言厉色、盛气凌人的表现”。伍修权说:“我没有发现过一次他向人发脾气”。我也要说,我也没有发现一次,包括对我们秘书、警卫员。1959年,我随他搭乘彭老总访问欧洲的专机去华沙参加一次国际会议。到了华沙,突然发现张闻天的一件行李中途被卸在莫斯科了。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差错,我感到莫名其妙。我平时没有参与这类生活照顾,没有照管这类事的意识,这次根本没有经心,没有在机场出发前检查叮嘱,肯定是我的过错。我感到十分内疚,也惶恐不安。张闻天同志显然很不满意,他无奈地朝我摇摇头,大概看到我已经知错,就只很严肃地说了一句话:你应该负责的。语调像往常一样平稳,此后就没有再多说什么。倒是同行的李汇川拿“负责”两字调侃我:“萧扬是负责干部!”我却没有心情开玩笑,张闻天平静的批评,比痛骂一顿还令我难受。

  不发脾气,尤其是对下级干部,体现了张闻天的平等观念。在公民社会里,更不用说在革命队伍里,人是平等的。在政治权利和公民权利上平等,在人格上平等,在真理面前也平等。上级领导下级,对于下级的错误,会有批评,这是领导者的责任。但是,发脾气、辱骂,这就越线了,领导者没有这个权利。这样做,是前资本主义社会等级制度和等级特权的表现。我们有些干部受封建制度的影响深了,视发脾气甚至辱骂下级为当然,至少是不当回事。张闻天却不是这样。平等的观念已经深入骨髓,用不着自我约束,他的本色就是待人平等、尊重他人的人格平等。

  跟随张闻天八年半的工作和生活,使我对他“敬而爱”的感情日益深切。“敬而爱”,这种概括不是我首先得出的。延安整风时李维汉就说,他对博古的感情是“敬而畏”,对洛甫则是“敬而爱”。李维汉是党内老资格的领导干部,阅历丰富。他的这种说法,我想,也表达了其他许多同志对洛甫的感情。

  这就是仁者爱人,人恒爱之。

  张闻天之令人敬,一个因素就是他的水平。我听刘英同志说,刘少奇曾对她说,刘自己有的问题钻得很深,但是不像张闻天那样善于概括,能很快将会上意见概括成几条,这就是因为张闻天有理论水平。刘少奇当年要钻研理论,要刘英找人给他讲哲学,讲了这番话。刘少奇有这个体会,外交部许多参加过张闻天主持的会议的人也有相似的体会。耿飚说,“闻天同志主持召开务虚会议和使节会议的方式至今仍得到外交界同志们的赞誉和怀念。”黄华说,张闻天“侧重抓国际形势的探讨分析,做出富有见地的总结,深得同志们的崇敬”。我常在张闻天主持的会议上做记录,更是深有体会。

  张闻天是写文章的高手和快手。他在外交部时已经年近花甲,但是有时仍自己动手写文章。他早年在上海临时中央和中央苏区所写宣传“左”倾观点的一些文章,确有教条主义和党八股的毛病,但是后来就不一样了。不仅内容有的放矢,有理有据,而且文风也好(某些注明是提纲的文章除外,那些当然只能是纲要式的)。尤其是他的写作速度惊人。记不得谁说过,有时中央开会,他一面与会,一面起草文件,会议开完,他已经把决议案或声明写好了。大概正是因为这样,所以那时中央许多文件都出自他手。1948年11月,他为东北局起草《全东北解放后的形势和任务》决议,一万多字一个夜晚就写成了。

  张闻天常常有些貌似平凡的普通白话,其实蕴藏着深刻的哲理。例如,他说:“领导就是服务,领导人民,就是为人民服务。”他这话是1973年9月在肇庆所著《无产阶级专政下的政治和经济》一文中写的。有兴趣的同志可以在他的《选集》591页或《文集》4卷334页上找到。有意思的是,十二年以后的1985年5月,邓小平同志也讲了完全相同的一句话:“领导就是服务”(《邓小平文选》3卷121页)。邓小平是就党政负责同志要深入学校,倾听广大师生呼声,为他们排忧解难讲这句话的。张闻天则是说,政治对经济建设的领导,就是政治反作用于经济、为经济服务。两人的意思都是说领导不能靠说空话,政治领导如不能为经济服务,推动经济发展,就是空洞的,灾难性的。两位领导人的这句话,至今仍应是我们的座右铭。

  这就是哲人远行,懿言常在。

  张闻天同志远行了,今天我们在这里纪念他。我希望不仅是今天,再过十年二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他220诞辰时,仍有人像今天一样纪念他。

2020年7月21日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萧扬:哲人远行 懿言常在一一 纪...
王树人:张闻天一生所担任的职务
马懋如:我所经历的“中宣部阎王...
沈容: 1976,月坛北街高干楼里那...
王新民:20年前的那场唇枪舌战
徐庆全:我了解的任仲夷——杜导...
任仲夷谈邓小平与广东的改革开放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