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文革中自杀的女..
·吕端大事不糊涂..
·杨奎松:马、恩..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曾彦修:微觉此..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阎丽:老一辈革命家是如何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的
作者:阎丽      时间:2020-08-14   来源:党史博采
 

  批评与自我批评是党的三大优良传统作风之一。共产党人在伟大的革命事业中,要探求革命理论,探索革命道路,进行革命实践,做许多前人没做过的事情,任何人也不可能不犯错误。而勇于修正错误、坚持真理,在接受经验教训中不断前进,是践行批评与自我批评的重要内容。在这方面,我党历史上很多革命家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勇于深刻地开展自我批评

  毛泽东面对七千人做自我批评。1962年1月,为了总结1958年“大跃进”以来的经验教训,发扬民主,纠正错误,充分调动人民群众的积极性,中央召开了扩大的工作会议。出席会议的有中央、中央局、省、地、县(包括重要厂矿)五级领导干部,共7118人。人们习惯地称这次会议为“七千人大会”。这是我们党在执政后召开的一次空前规模的总结经验大会。大会上,毛泽东在讲话中诚恳地对大家说:“有了错误,一定要作自我批评,要让人家讲话,让人批评。去年6月12日,在中央北京工作会议的最后一天,我讲了自己的缺点和错误。我说,请同志们传达到各省、各地方去。事后知道,许多地方没有传达。似乎我的错误就可以隐瞒,而且应当隐瞒。同志们,不能隐瞒。凡是中央犯的错误,直接的归我负责,间接的我也有份,因为我是中央主席。我不是要别人推卸责任,其他一些同志也有责任,但是第一个负责的应当是我。”

  毛泽东还对自己在社会主义建设中许多不懂的问题进行了自我批评,他说:“拿我来说,经济建设工作中的许多问题还不懂得。工业、商业,我就不大懂。对于农业,我懂得一点,但是也只是比较懂得,还是懂得不多。”“在这些方面(农业生产方面),我的知识很少,我注意得较多的是制度方面的问题,生产关系方面的问题。至于生产力方面,我的知识很少。”

  毛泽东这种诚恳的自我批评深深地影响了与会者,大家发扬了民主,开展了批评与自我批评。这次会议对于全党统一思想,提高认识和纠正工作中发生的“左”的错误起了积极作用。

  彭德怀指着自己的脑门做自我批评。彭德怀元帅性格直爽,襟怀坦白,对自己要求严格,经常认真反省检查自己,让自己做到有错就批评,有错就改正。1948年,在西府战役中,虽然解放军收复了延安,战果辉煌,但也遭受了很大的损失。在总结这次战役经验教训的会议上,彭德怀勇敢地承担了责任,并做了严肃的自我批评,他用手指指着自己的脑门说:“彭德怀呀彭德怀,你的马列主义就是没有学通,一格一格,七零八碎的。你只看到胡(胡宗南)、马(马鸿逵)两家有矛盾的一面,但没有看到与重视胡、马两家在反共上的一致性的一面。你在看问题上就不像毛主席那样的辩证,好要好好地学习哩。”

  李立三指着自己的鼻子做自我批评。李立三是我党早期杰出的工人运动领袖,在历史上,他曾犯过“立三主义”错误。在因错误离开党的领导核心之后,他没有因此而消沉,而是用一生剖析和纠正自己的错误。他从不讳疾忌医,而是主动用自己的错误来教育自己和别人,在许多会议上,他经常开诚布公地说:“我叫李立三,曾经犯过错误。”并鼓励大家给自己提意见,监督和帮助自己。1946年,他被部队请去给官兵作报告。他给大家讲了苏联的十月革命、中国革命的历史,特别详细地介绍了1930年以后李立三犯的“立三主义”错误以及给中国革命造成的损失。他讲得深入浅入,非常生动,大家听得津津有味。讲完之后,李立三大声问:“你们认识李立三吗?”许多人回答不认识。李立三手指着自己的鼻子说:“我就是那个犯过错误的李立三!”刹那间,会场鸦雀无声,片刻之后,又掌声雷动。大家被李立三这种光明磊落、勇于承认错误、勇于自我批评的精神所感动。

  敢于公开检讨道歉

  毛泽东敬礼道歉。上世纪四十年代,延安开展了整风运动,在全党范围内进行普遍的马列主义教育。整风运动使干部在思想上大大地提高一步,使党达到了空前的团结。但在整风运动的过程中曾一度出现了偏差,出现了一些冤假错案,使一些同志蒙受了不白之冤。毛泽东在了解了情况后,开始亲自调研,并纠正错误,为遭受错误批判和迫害的同志平反、道歉。

  1945年8月,在延安党校的会议上,毛泽东说:“这个党校犯了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校长嘛!整个延安犯了这许多错误,谁人负责?我负责。我是负责人嘛!”“这次大家都洗了澡,就是水热了一点儿。不少同志被搞错了。凡是被搞错了的要一律纠正,坚决平反!”“有的同志被错戴了帽子,这也没得要紧。帽子戴错了,现在我把它给你们摘下来就是了。”“今天,我就是特意来向大家检讨错误的,向大家赔个不是,向大家赔个礼。”说到这里,毛泽东主席恭恭敬敬地把手举在帽沿下,向被整错了的同志赔礼道歉。礼堂内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掌声,许多同志感动得流下了热泪。

  周恩来向下级做检讨。1949年3月25日,刚刚进京的毛泽东要到西苑机场阅兵并接见各界人士代表。此时,工作最为繁忙的周恩来想了解西苑机场的警卫工作,但就是找不到负责警卫工作的察哈尔省社会部部长杨帆,其他人也都说没有见到杨帆。午饭后,周恩来看到杨帆,很严肃地批评他说:“你跑到哪里去了?眼下工作这么忙,找都找不到你!”原来杨帆接受城南庄特务给毛泽东饭菜下毒的教训去厨房检查去了。因为中央机关刚刚进城,许多生活用品来不及准备,吃的喝的都是从外面买的。当时,刚刚解放的北京特务活动猖獗,杨帆怕出现意外,亲自到厨房对水、米、面、菜等逐一检查,并一直看着厨房做饭,直到饭菜端上了首长们的饭桌。而周恩来不了解情况,杨帆又不能解释,只能接受批评。

  下午,毛泽东等人的车队开往西苑机场。杨帆乘坐一辆车在前面开路,他怕路上有敌特埋设的地雷,因此让司机把车开快一点,和后面首长们的车拉开安全的距离,以免有地雷爆炸伤及首长的汽车。但后面车队的司机没有领会杨帆的意思,怕被落下,也加快速度猛追。车队一路颠簸急速行进。下车后,周恩来对杨帆批评说:“你在前面是怎么带的车?道路这么窄,又高低不平,车速又那么快,司机都不熟悉路况,如果翻一辆怎么办?你呀,怎么不用脑子想一想!”

  一天受到两次批评的杨帆心里很难过。后来有人向周恩来说明了情况。周恩来非常自责,一定要找杨帆亲自道歉检讨。他对杨帆说:“杨帆同志,对不起啊,叫你受委屈了,我是来向你检讨的。我对你两次批评,我犯了主观主义错误,错怪了你,请你对我批评帮助。”杨帆赶紧说:“不,是我做的不好,周副主席您怎么能向我检讨呢?”其实杨帆心里也明白,自己也应该事先跟周副主席做个沟通。周恩来说:“在我们党内,上级可以批评下级,下级也可以批评上级,政治上一律平等,没有高低贵贱之分。”说完,再次诚恳地向杨帆道歉。

  善于接受别人批评

  毛泽东接受农妇的批评。1941年6月,延安发生了伍家婆姨抗交公粮事件。一个伍姓人家,男人抗战牺牲了,留下了有病的老母、妻子和三个孩子,生活很是艰难。再加上旱灾,收成锐减,因此当村干部上门收公粮时,伍家婆姨不愿意把仅有的一小袋粮食上交,村干部和伍家老母亲发生争抢。村干部不仅推倒老人,还对老人家和伍家人进行辱骂。这激起了伍家婆姨的愤怒,她对村干部破口大骂:“你们这些黑良心的,还是共产党吗?你们这些毛泽东领导的官,难怪让雷劈死(当时刚刚发生了延川县长因雷击死亡的事件),咋不让雷把毛泽东劈死呢?”村干部一听她敢骂毛泽东,立即把她抓了起来。康生组织社会部调查了此事,并按政治事件准备枪毙伍家婆姨。

  毛泽东看到社会部的情况报告后,大发雷霆,要求立即放人,并亲自接见伍家婆姨,询问情况。伍家婆姨见来人态度和蔼,便哭着把自己的情况和困难说了出来。听完以后,毛泽东心情沉重,命人把她送回家,并在村里当众宣布她没有罪,是个敢讲真话的好人。之后毛泽东命令对公粮问题进行了调查,该减的减,该免的免,有关部门对这次抓人事件要做出深刻检查,对村干部以上官员要进行一次审查,不合格的、不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要撤换。之后,毛泽东和中央对此事做了思考,决定减征公粮,开始自力更生的大生产运动。

  习仲勋虚心接受尖锐批评。1978年9月,时任广东省委第二书记的习仲勋收到一封署名的批评信。这封信是广东惠州检察院干部麦子灿写的。在信中,他措辞尖锐,严厉批评习仲勋不及时处理群众来信来访,搞“假把式”,麦子灿说:“我看你讲的重视群众来信来访也是漂亮话,是句空话!因为你只讲,没检查督促”。“我感觉到你还是一个爱听汇报、爱听漂亮话,喜欢夸夸其谈的人。”

  看完来信,习仲勋不但给麦子灿写了回信诚恳接受他的意见,并且在广东省革委会上自曝来信,又给全省县以上党委和省直局以上负责人转发了来信,强调“下面干部敢讲话,这是一种好风气,应当受到支持和鼓励。不要怕听刺耳的话,写信的同志相信我不会打击报复他,这是对我们的信任。”习仲勋同志面对群众尖锐批评,虚心接受,认真剖析,深刻反思,切实纠正,彰显了他“闻过则喜,知过不讳,改过不惮”的雅量和高尚人格。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阎丽:老一辈革命家是如何开展批...
张曼菱:校园“青涩”君须记
郝在今:朱蕴山:一人串连起一部...
赵越胜:辅成先生
沈昌文:文革记忆
刘本森:英美学界的中共抗日根据...
刘爱民:母亲为何上书毛泽东营救...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