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曾彦修:微觉此..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秦联晋:我给邓小平上书,父亲给县大人下跪
作者:秦联晋      时间:2020-06-02   来源:夏都文脉
 

  按现在流行的说法,我属于“新三届”。而由于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新三届”人大都有着特殊的经历和故事。

  我们国家是1977年恢复中断十年的高考。这一年,我正在引黄土地上当民工,听到消息就丢下活计进考场,懵懵撞撞参加了高考。没有料到,一个月后夏县城大街上张榜公布名单,上面有我的名字。当年分数还不公开,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动员我报重点大学,说我的分数比较高,名字下面有红圈记号。

  在我周围的人中还有王怀义的名字有记号。王怀义是我禹王高中的同学,同级不同班,他是考理科,我是考文科。又是一个月过去,王怀义收到了东北工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后来还有人陆续收到普通大学和中专的通知书,而我原本有希望上重点大学的却落了空。

  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夏县招待所遇上初中的老师庞海亮,他当时借调在县教育局,他偷偷的告诉我:你的政审出问题了。

  哦,政审,又是家庭的出身,又是祖父所谓的“历史问题”!这么多年,政审就像影子一样缠着我,任怎样挣扎也摆脱不开。

  因为政审,七年制学校考高中时,我成绩名列前茅,却落选了,是禹王高中的李逢贤老师在全县的考卷中发现了我,偷偷把我按插到高六班当了“黑学生”,没有补助粮,没有课桌,没有课本,也没有学籍。

  因为政审,夏县文化馆、夏县蒲剧团,还有运城地区报社等单位曾计划“借用”我,商调后却都泡了汤,我失去了一次次跳出农门的机会。这一次又是因为政审,生生剥夺了我上大学的权利。以后还有出路吗?人生还有希望吗?

  听得我落空的消息,高中同学孙银贵(他当年考取了山西医学院,后来曾任夏县中医院院长)年轻气盛,仗义执言,跑到我那小村大队部与人论理,被强制扣留了一天。

  人常说:“逼到墙角的人,就像掏了窝的狼”。实在没办法了,父亲一个老农民,用最原始办法为孩子抗争,他在县委门前静坐,等到时任县委书记牛巨合走出来,猛地下跪,挡道喊冤。

  为了求一个公道,舅舅卖了他的自行车,凑足了盘缠,和我偷偷乘火车赶到太原,在省政府门口经人指点,找到当时在太原饭店办公的省招生办公室。那时大学新生开学已经两个月了,招办的工作人员也很惋惜,他们鼓励我1978年再考。

  所有的抗争都没用,得到的都是一大堆同情的话,什么问题都没有解决。天无绝人之路,就剩下最后一条路了,给邓小平写信!在茫然和气愤之下,我把自己关在小黑屋里,用细麻绳勒紧右手食指,左手拿小刀咬牙一划,然后松绳,然后血就流出来,一点一滴落在小酒盅里。我蘸着血,在白纸上写下“我以我血荐轩辕”(鲁迅语)七字血书,又一气呵成写了一封给邓小平同志的长信,连夜偷偷塞进禹王邮政所门前的信筒里。

  我在焦急地等待,吉凶难卜。期间,又是李逢贤老师引荐,我进了禹王高中文科班。在班主任薛希暄老师荫庇下,开始了紧张的复习生活。

  一晃到了1978年6月,临近高考。一天,两位干部模样的人来到禹王高中,他们从课堂上把我叫出来,就在学校门前的树荫下与我谈话。其中一位高瘦个子,一脸严肃:“你就是秦联晋呀,你给中央写过信吗?”终于来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我脖子一梗:“写过。”

  另一位矮个子圆脸,很和蔼可亲:“别紧张,你别紧张。我们代表县委向你宣布,你给邓小平同志的信有回音啦。”说着,他从公文包中掏出一叠纸让我看,正是我的信,右上角上有批示,上书:各级各部门应当尊重知识,尊重人才。邓小平。接着,他把信收回去了,说:“这个批件很重要,有关领导指示,县里要收藏。”

  后来有友人替我惋惜:这是无价之宝,怎么不要求复印一份呢?请原谅一个农村孩子没见过世面,我与干部模样的人说话还局促不安。再说当时光顾激动了,我头一次感到什么是“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的滋味。

  高瘦个子也笑了,拍拍我的肩:“是骡子是马,遛一遛就知道。今年好好考,只要成绩好,谁也挡不住!”

  是的,有邓小平同志的批示在,高山挡不住,大河挡不住,任什么障碍也挡不住。1978年,我顺利考入了山西大学;越明年,政通人和,我的弟弟妹妹也陆续考取了理想的大学,一时在四邻八村传为佳话。

  到了大学才知道,我身旁还有很多与我经历相似的同学,他们都是1977年因各种原因的政审而被误伤,随着思想解放运动大开展,“尊重知识、尊重人才”的政策不断落实,才于1978年走进大学,成为令人羡慕的“新三届”。所以,我就常常想,“新三届”人永远感恩邓小平,当年受到他老人家恩惠的何止成千上万!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秦联晋:我给邓小平上书,父亲给...
杨飞 乐楚:破冰:从计划到市场的...
梅志:高墙内外的胡风与我
李人俊 陈先:孙冶方——一位既有...
尼克 陈晓守:吴思:那些不能明说...
许纪霖:迷信“权力”的辛亥革命...
汪兆骞:胡风与周扬:“刑天”遭...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