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微觉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徐庆全:1984年金敬迈给周扬的道歉信
作者:徐庆全      时间:2019-08-30   来源:
 

徐按:

金敬迈,在我这个年龄段的记忆中,是如雷贯耳的名字。他的《欧阳海之歌》曾经风靡全国。也因为这部书,他的命运也跟政治沾上了。1967年4月,据说是毛泽东的指示,他被急招到中央文革小组,当文艺组组长。不料,4个月后即身陷囹圄——这是那个年代常态化的情况。

“文革”后,金敬迈还写过不少作品,但我都没有读过,只读过他的《好大的月亮好大的天》,这是写他在监狱里的遭遇。后来见他接受采访时说:“写《欧阳海之歌》的时候我正睡着,但现在我醒了。”言简意赅,甚为钦佩!

这封写于1984年的道歉信,也可以为金敬迈的“醒了”提供佐证。

周扬同志:

您好!

十年浩劫初期,一九六七年六七月间,历史把我推到原中央文革文艺组的险恶工作位置上。在一片所谓“紧跟毛主席的伟大战略部署”,“斗争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以及“彻底批判修正主义文艺黑线”的喧嚣声中,我按当时领导的授意,并错误的同意一些“群众组织”对您进行过批斗,伤害了您,使您遭受了痛苦和不幸,蒙受了耻辱。

虽然我没有参加过批判会,也不知道斗的就是您,但有些“斗争会”是授权给我批准的。为此,历史狠狠地嘲弄了我。从一九六七年九月起,因所谓“收集江青黑材料”的罪名,我遭受了长达九年的单身监禁和关押。我也从一个青年作家变成满头白发的小老头了。

我一直认为,我受尽了屈辱,受尽了拷打,受尽了磨难和摧残;我一直认为,我只在“文艺组”遵命工作了四个月,即使我有再大的错,也早被我和我的一家所经受的不幸抵销了。我完全忘了,也丝毫没有醒悟到,处在当时的情况下,我也曾错误的伤害过您。

十年浩劫,我有九年泡在苦难中,我深知人生自由之可贵;

千百次批斗,受尽侮辱,我更知人的尊严之可珍;

正因如此,我更痛切地意识到:当年使您受到屈辱,是多么大的错误。“四人帮”被粉碎后,我重新获得了自由,那时没能及时向您道歉,是多么的不该。

我历来是反对人侮辱人的。但处在当时的境遇中,我无能为力,我随波逐流,我缺乏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铮铮铁骨。

历史已足够的惩罚了我。事情也过去十七年了。值得庆幸的是,“左”的路线终于遭到了历史的摒弃,以整人为乐,无端侮辱人的年代,总算过去了。在彻底否定“文化大革命”的今天,我想起了那段可悲的往事,我意识到,我还有件必做的没有做,这就是:

十七年前,由于我的错误,使您蒙受了屈辱。我真诚的向您,向您的亲人们认错,并表示我最深沉的悔恨和歉意!

希望能有幸见到您,当面聆听您的批评和教诲。

祝您

身体康健!

金敬迈  敬礼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二日

于广州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徐庆全:1984年金敬迈给周扬的道...
陈红民 | “新革命史““新”在何...
祁建民︱日本的中共革命根据地史...
叶张瑜:中共第一代中央领导集体...
齐鹏飞:邓小平关于香港问题的调...
张学兵:邓小平“关于农村政策问...
王奇生:洋造反派李敦白,首位加...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