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微觉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沈宝祥: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工作务虚会四十年(三)
作者:沈宝祥      时间:2019-02-27   来源:
 

人民的天下必须有健全的法制保障

——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工作务虚会四十年(之七)

法制问题,在十年“文革”中,涉及众多人的命运。粉碎“四人帮”后,法制问题自然为大家所关注,也是理论工作务虚会热议的问题。与会者摆出了法制方面的许多情况,作了比较深刻的评析,提出了不少重要建议。

一,十年“文革”,“无法无天”

“文化大革命”本身就是“无法无天”的运动。凭一个“五一六通知”,凭一个“十六条”(即《中共中央关于文化大革命的决定》),凭林彪一个鼓吹“政权就是镇压之权”的讲话,甚至凭北京大学的一张大字报,凭《人民日报》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社论,甚至凭康生、江青的一句话,归结起来,凭“最高指示”,就到处抓黑帮,抓资产阶级代表人物,抓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抓走资派,抓叛徒、特务,抓里通外国分子,等等。到处都是任意抓捕人,关押人,打人批斗人,私设监狱,严刑逼供,百般羞辱,甚至置人于死地。

“文化大革命”一开始,就有一个叫得很响的口号:“砸烂公检法”。原来依法建立的政法机关,全被砸烂瘫痪,法制荡然无存。

作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人大常委会,陷于停摆状态。作为国家根本大法的宪法,成为一纸空文。

对于以上这些情况,理论工作务虚会与会者在议论“文化大革命”等问题时,已经广泛揭露。这里不摘录了。

二,破坏法制,由来已久

来自法学界和政法单位的与会者,对法制遭严重破坏的问题,追溯了历史,作了较深入的分析。

与会者指出,从实际情况看,运动一来就冲破法制,特别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把庄严的宪法变成一纸空文,连政治局委员、老帅都失去法律保障,任人揪斗,根本没有法制可言。这是长期不重视法制建设的必然结果。

我国的立法工作经过两起两落而中断,政法机关接二连三被撤被合,一些必要的司法制度和审判程序被废除,政法院校不讲法律,成为政治院校,一些主张法制,或重复董老(董必武)在“八大”所讲法治意见的同志被批被斗,相当一部分被打成右派、右倾机会主义分子。

我国的法制为什么长期建立不起来,即使建立起一点很不完备的东西,也经常遭受破坏。林彪、“四人帮”彻底破坏了法制,但破坏法制并不是从他们开始的,首先是我们自己破坏的。比如,公检法三机关互相配合,互相制约制度,就不止一次地遭到破坏,实行一长代三长,一员顶三员,逮捕、起诉、判刑一齐过,取消法律程序,结果是工作粗糙,增加冤、错案。本来,从建国开始到一九五六年,我们的法制建设是比较正常的,而且是有成绩的。但从一九五七年反右开始,批判了法律上明文规定的一些东西,如独立审判,在运用法律上一律平等,检察院的垂直领导和一般监督等,先后在检察院、法院司法部门打了许多右派、反党分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撤销了司法部、法制委员会,检察院也几起几落。从此以后,政法部门不敢讲法律,政法院系不敢教法律,把法律当成资产阶级、修正主义的东西。

一九五七年以来,我们党内就出现了一股法律虚无主义,从上到下轻视法制建设。若干年来,人们形成了一种观念,似乎法制与无产阶级专政无缘,人治才是无产阶级专政所必须。“法制无用论”,“法制有害论”,成了人们的主导思想。这种思想混淆了社会主义法制与剥削阶级法制的界限,混淆了无产阶级专政与剥削阶级专政的界限。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法制建设必然出现曲折,遭到破坏。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反常现象?康生、谢富治的干扰是一个原因。过去政法部门的有些领导人在法律常识问题上犯错误,自己不懂也不学,还要按照自己的误解批判法律,斗争别人,制造冤案。这又是一个原因。但这些还不是最根本的原因,主要原因是我们党对法制的指导思想是否正确。毛主席作过许多有关法律的指示,我们也制定了一些法律。另一方面,毛主席又说过我们是靠人治,不靠法治。

三,对法制破坏的深层思考

法制为什么遭到严重破坏?对此,一些与会者结合实际,作了比较深层的思考。

一是没有处理好阶级斗争与法制的关系。

长期以来,总是把阶级斗争和法制对立起来,不是要求阶级斗争严格遵守法制,而是强迫法制去服从阶级斗争的所谓需要。往往在“阶级斗争”的旗帜下,抄家,私立公堂,民办监狱,刑讯逼供等违法行径。一次又一次的全国性的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冲破了法制的一切限制,“文化大革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地步。

阶级斗争应当按照宪法和法律规定的程序进行。

按照法定程序搞阶级斗争,对人民有利,对党的事业有利,是搞好社会主义建设所绝对必需的。实践证明,离开社会主义法制搞阶级斗争,其结果不是整了敌人,而是整了自己,不是促进了生产,而是严重地破坏了生产,几乎亡党亡国。

二是个人迷信严重破坏与法制。

个人迷信是法制的大敌。在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上,凡是搞个人迷信的,必然要破坏社会主义法制。

搞个人迷信,把领袖神化,不是把领袖置于人民之中,而是置于人民之上;不是把人民的意志作为领袖必须遵循的“最高指示”,而是把领袖的话作为人民必须遵循的“最高指示”;不是要求领袖忠于人民,而是要求人民忠于领袖;不是把领袖置于党之中,而是置于党之上。没有党的路线,只有领袖个人的路线;没有党的领导,只有领袖个人的领导;不是领袖围绕党这个“磨心”转,而是党要围绕领袖个人这个“磨心”转;不是把领袖置于国家之中,而是置于国家之上;不是把国家最高机关的决议看作是“最高命令”,而是领袖个人的话是“最高命令”;不是把领袖置于法制之中,而是把领袖置于法制之上;不是把集中体现最根本利益的宪法、法律作为领袖的“最高行为准则”,而是把领袖个人的话作为人民必须恪守的“最高行为准则”。

搞个人独裁,个人凌驾于人民、国家、法制之上的个人专政,同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完全是背道而驰,它作为封建专制主义的本质特征,属于已经死亡的时代。

个人迷信是一种有长期历史的旧的社会污浊。这种污浊不会不在我们党的生活、社会生活中有所反映。当它借封建专制主义传统和小生产家长制思想的存在而复活,乘我们政治经济权力过分集中之隙而蔓延,挂上共产党招牌,包上马克思主义外衣,欺骗性很大,危害性很大。我们只有彻底把它清除掉,才能真正迎来社会主义民主和法制的春天。

党委领导与法制的关系。

党委要守法,党内斗争要守法。

法律,是党中央领导下制定的。它体现了人民的意志,阶级的意志,也体现了全党的意志。法律大,还是党委大?当然,法律大。任何一级党委,包括党中央、政治局,都应一体执行。

党内斗争,必须严格按照法律办事按照党章办事“文化大革命”中,把党的副主席,一些常委、政治局委员、中央委员抓起来,完全剥夺别人的辩护权,造成了很多冤案。实践证明,党委不守法,党的最高领导机关不守法,党的最高领导人不守法,只能自己摧毁自己。从今以后,应该永远废除那种脱离党和人民监督的设专案、搞隔离、非法抄家、非法抓人、非法投入监狱等一切破坏法制、践踏党内民主的作法。

党政要分开,不能由党包办一切,代替一切。立法工作应该由人大常委会主持进行。法院应该独立进行审判,只服从法律。由当地党委审批案件的制度,可以取消。件件案子的定性、判刑,不由熟悉法律、了解案情的法院判决,而由当地党委实际上由第一书记或主管政法的书记凭汇报“一锤定音”,“一元化”变成“一人化”。

四,要法治,不要人治

一些与会者提出:我们应当要法治,不要人治。因为人治是指个人统治,它以个人独裁,蔑视法制为特征,是封建专制主义的产物,同马克思主义毫无共同之处。

要充分发扬民主,就必须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使政权民主化。人民最根本的权利,就是当家作主,管理国家的权利。所谓使民主制度化、法律化,最关键的就是使人民的这一权利法律化、制度化,切实得到保障。人民代表要真正民主选举,不能以任何形式违背人民的意愿而由上面圈定;国家干部应该由人民代表大会机关选举、监督、罢免,不能由某一个人、两个人说了算,应当逐步取消干部委任制、终身制,实行干部民主选举制和考核制;国家大事必须由人民通过其代表机关讨论决定,不能由个别领导人划个圈圈就算数。总之,应该健全社会主义法制,使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真正成为最高的权力机关,使人民对国家事务有最后的发言权。

无产阶级专政绝非无法无天,为所欲的政权。人民的天下,必须有健全的社会主义法制的保障。这是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要求,是符合事物的客观规律的,也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性质所决定的。

2019年1月26日稿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沈宝祥:胡耀邦主持的理论工作务...
吴敬琏:80年代经济改革的回忆与...
丁弘 :陈独秀最后的生活和政见
柳红:破题1984:马洪与"商品经...
李锐:关于《工作方法六十条(草...
丁以德 :1949—1950年政府在解决...
李锐:读《彭德怀自述》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