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微觉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祝华新:那个年代的“有错必纠”
作者:祝华新      时间:2019-02-15   来源:
 

1979年2月15日人民日报头版头条新闻,叶剑英委员长表示: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已把健全社会主义法制提到了重要议事日程。这方面的工作包括拟定或者修改刑法、刑事诉讼法、民法、婚姻法和各种经济法规等等,尽快完善我国的法制,做到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执法必严,违法必纠。

在粉碎“四人帮”、结束“文化大革命”十年浩劫中立下殊勋的叶剑英元帅,痛切地指出:“我国的社会主义法制从建国以来,还没有很好地健全起来。林彪、‘四人帮’钻了这个空子,在所谓‘加强无产阶级专政’的幌子下,想抓谁就抓谁,对广大干部和人民实行法西斯专政。这一教训使我们懂得,一个国家非有法律和制度不可。”叶帅痛斥林彪、“四人帮”剥夺无产阶级和劳动人民的民主,践踏党的民主集中制,告诫“我们绝不要再上这些封建法西斯分子的当”。

叶剑英设想:法律和制度必须具有稳定性、连续性,它们是人民制定的,人人必须遵守和执行;它们一定要具有极大的权威,只有经过法律程序才能修改,绝不能以任何领导人个人的意志为转移;检察机关和法院忠实于法律和制度,忠实于事实真相,一定要保持应有的独立性;一定要有一批大无畏的不惜以身殉职的检察官和法官,维护社会主义法制的尊严;一定要保证人民在自己的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允许任何人有超于法律之上的特权。

落实1978年岁末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和精神,1979年人民日报上出现了大量复查和平反冤假错案的新闻。1月6日报道,浙江省玉环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庭长胡再旺在“四人帮”当道时,迫于压力,把当地两个二十多岁的农民潘加辉、潘贤佩贴出“矛头直指王洪文、翁森鹤(浙江“造反派”)”的打油诗,按照“反革命”定罪。

粉碎“四人帮”后,胡再旺主动地向法院负责人提出,要为“两潘”案复查平反。有人说:“过去判案的是你,现在要平反的又是你,这不是反反复复吗?”胡再旺想:应该坚持实事求是的原则,该否定的就要否定。两个农民的后代为了反对“四人帮”,冒着杀头坐牢的风险。而自己怕字当头,违心地判了冤案。“四人帮”已被粉碎了,难道还知错不改,让兄弟继续受迫害?

在同志们的支持下,胡再旺开始对“两潘”案件进行复查平反工作。有一次玉环县人民法院在讨论“两潘”案件时,法院个别负责人怕纠正本院错判的冤案,影响法院的“威望”,武断地提出要维持原判。胡再旺摆事实,讲道理,坚持应给予彻底平反。

经过许多曲折,“两潘”案终于平反了,人也放了。但玉环县人民法院个别领导人仍坚持在结案报告上写上“两潘”犯有所谓“政治性错误”的“尾巴”。胡再旺坚决反对这种留“尾巴”的做法。他认为,这种做法,不是把党和人民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而是把个人的“威信”“面子”看得比什么都重要。他坚持写了个没有“尾巴”的报告,在法院召开的会议上通过了。同志们高兴地说:“这个‘尾巴’割得好!”

看到党报的这则新闻,对那个年代体制内有错必纠的勇气和担当,肃然起敬。这是整整一代共产党人,在几十年政治运动的坎坷和血泪中艰难地爬起来,向人民的郑重承诺。

团干部出身、已经担任党中央秘书长兼中宣部长的胡耀邦,在各省市区团委书记会议上,遇到中国少儿出版社刚刚“改正”的“右派”陈模。据陈模撰文回忆,耀邦在主席台上面对全体与会者说:“1957年反右派斗争,他挨了整,吃的苦头最多。这件事我也有责任,我在最后的裁定书上也签了名嘛。现在我向陈模同志赔礼道歉!”

说着,胡耀邦走到陈模的面前,行了三鞠躬。

陈模感慨:“他并没有直接整我,先把整人的责任担当起来,他的大度、坦诚、谦逊的作风,感动得我热泪盈眶。”

接着,胡耀邦还向团系统所有挨整的“右派”同志表示道歉,走到主席台前向全场同志三鞠躬,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胡耀邦当众发誓:“我还要强调的是,今后这种整人的事,不要再发生了!”

 

(耀邦在中南海书记处办公场所扫地)

那个乍暖还寒时刻,在人民日报“右派”“改正”大会上,主持人面无表情地念出一个个“右派”的名字,没有一句检讨。主持人正是当年致使老同志蒙冤的当事人。总编辑秦川看不下去了,蹬蹬跑上主席台,向全场被“改正”同志深深地鞠了一躬,说了一句:“同志们,你们受委屈了……”

秦川在粉碎“四人帮”后调入人民日报,与报社“反右”没有任何牵连,自己也曾受到康生等人残酷迫害。这个最不该道歉的人,代表组织向政治运动的受害者们深深鞠躬。秦川的举动,让在场老同志热泪盈眶。

秦川晚年给我讲过一个细节,他在中宣部的老上级张子意“文革”后从监狱里出来,第一次见到秦川,就拉着手说:“秦川同志,我对不起你!整错了。”秦川1959年在中宣部被打成“右倾机会主义分子”时,张子意是常务副部长。尽管秦川明白自己主要是被康生盯上和定案,张子意在出狱后还是对部下抱愧不已。

过了几天,张子意病重住进医院,秦川赶去看他。张子意从病床上跳下来,嘴里还是上次那么几句话,心情更加沉重:“秦川同志,我是昧着良心整你的!”

秦川动情地告诉我:“在中国人的词汇中,‘昧着良心’4字份量很重,一般人轻易开不了口。我听了一阵激动,心想这才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的气概。”

1984年,辽宁台安县为一起“强奸致死人命罪”嫌犯辩护的律师王力成、王志双,还有其所属的台安县法律顾问处主任王百义,被检察机关指控为“包庇罪”逮捕。全国律师界为之震惊。在一些地方,行政权力膨胀,武断指责和粗暴妨碍律师为嫌犯依法辩护。

全国人大常委会、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和司法部派出联合调查组,在辽宁省人大、省委政法委联合调查组的配合下,进行了全面复查,确认这是一起错案,应予纠正。三名律师获释。

1987年,鞍山市检察院再次认定律师的行为构成包庇罪,第二次将王力成等人逮捕。令人意外和感动的是,北京高层领导彭真、习仲勋、陈丕显、彭冲、黄华、廖汉生、王汉斌等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同志多次过问此案。在全国人大常委会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监督下,鞍山市检察院撤案,向三位律师道歉。

据人民日报1989年4月21日通讯《一次很有价值的较量——全国人大常委会监督检察机关纠正三律师错案纪实》,在北京人民大会堂,蒙冤4年始获平反的台安县三律师将一面绣着“人民万岁”的锦旗送到七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会场,对全国人大常委会行使的法律监督表达谢意和敬意。

这一刻已湮没在岁月深处,但仍清晰地呈现在过来人的历史回望中。点点滴滴,都是我党实事求是、依法治国的伟大而艰难的进程。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祝华新:那个年代的“有错必纠”
曹佐燕:“三反”运动在一个单位...
葛剑雄:中国在近代边疆问题上吃...
王建华|“赤脚天堂”里的劳动叙事...
季卫东:法治中国 四十不惑
李克军:“大跃进”运动何以能够...
徐庆全:舒芜、胡乔木与胡风“小...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