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顾保孜:彭德怀..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微觉此..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徐庆全:说说万里和邓小平的默契
作者:徐庆全      时间:2018-11-21   来源:
 

说到改革开放,邓小平常常被称之为“总设计师”,而曾任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人大委员长的万里,则被称之为“高级工程师”。曾任国务院副总理的田纪云在回忆万里的文章中说:“万里同志是邓小平改革开放路线的忠实执行者,如果说小平同志是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的话,那么,他就是高级工程师之一。”

一个总设计师,一个高级工程师,万里和邓小平的命运常常连在一起。田纪云说:“80年代,万里是国务院常务副总理,他与邓小平、胡耀邦大思路一致,工作配合默契,在推动整个经济体制改革方面也做出了杰出贡献。许多重大改革措施都是由他主持国务院常务会议通过并颁布实施的。”

万里与邓小平很早就在一起工作,而且配合很默契。

万里,山东东平县人,1936年加人中共,他比邓小平小12岁。几年后他成为运西地区党委副书记和军分区政委。在内战期间,邓小平任晋冀鲁豫野战军政委、中央局书记等职,万里任冀鲁豫区委委员、秘书长,冀鲁豫军区政治部主任,参与领导冀鲁豫区参军参战、组织生产、支援前线,为刘伯承和邓小平的第二野战军提供后勤服务,得到了邓小平的赏识。万里曾经表示:“跟邓小平一起工作学到很多东西——果断、坚定、看事物的尖锐、处理事务的水平,一生教益无穷。”

1950年,邓小平担任西南局书记时,万里担任西南地区工业部副部长,负责发展当地的工业生产,是邓小平的直接部下。1952年11月,万里进京担任建设部副部长,1956年他又同时兼任北京市副市长和市委副书记,负责北京市的重大建设项目和天安门广场周围最著名的建筑项目,包括人民大会堂和中国历史博物馆。他完成这些项目时所取得的成绩,得到了毛泽东的高度赞扬。

1952年,邓小平进京,到中央任职。万里与邓小平不在一个系统,但两人共同的爱好则把他们拴在了一起:打桥牌。

早在西南局时期,万里和邓小平是邻居,打桥牌就是他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他们之间的这种强烈爱好,一直持续到1980年代。

领袖是人,是人就有爱好。从人的爱好来说,三五好友,相约打桥牌,本是寻常事。但领导人之间的这种爱好,往往就会有诸多的解读。表层的解读是,谁谁关系好;深层的解读就关乎政治升迁的事了。

譬如,1990年代中期,新闻界曾经流传一个故事:某家央级刊物,刊登介绍一位主管意识形态的领导成长的故事,其中提到他也是邓小平牌局中常客。这位领导恐被“深层解读”,但又不能明说,只是对这家刊物近期的报道提出批评意见,这家刊物的领导只好自查。查来查去,并没有发现有啥问题。后经高人点播,才知道问题出在这里。此后,关于这位领导打桥牌的爱好的事,就不再被新闻界提起。

万里和邓小平的牌局爱好,持续时间长,很少有“深层解读”。尽管如此,有人写到两人这种共同爱好时,也刻意淡化政治层面的解读。譬如,傅高义的《邓小平时代》写到两人的牌局时,就刻意补上一句:“但打牌时他们并不谈论人事问题”。

邓小平对万里组织和完成重大项目的能力有很深的了解。1975年,邓小平主持整顿时,他即任命万里为铁道部部长。万里在邓小平指挥下,冲锋陷阵,铁路整顿效果明显。稍后,“批邓反击右倾翻案风”,两人一起从政坛上沉寂。1977年夏,邓小平向中央建议,安徽这个“老大难”要有个得力的干部去。于是,本来被分配去湖北工作的万里就转而去了安徽。

万里在安徽搞农村改革时,社会思想还禁锢得很厉害,曾有人提出“什么是社会主义”的问题,万里是这么说的,“反正光着腚没有裤子穿不是社会主义,反正没有饭吃饿肚子不是社会主义”。邓小平也有类似的表达,不过万里的说法更直白。

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后,万里站出来支持讲话。他有时候甚至是逐字逐句地阐发邓小平的谈话。如,谈到邓小平“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时,他说:“这不是就局部问题、某段时间说的,而是全局性、长时间的。甚至可以说,在整个社会主义初级阶段,我们都要警惕右,但主要是防止‘左’。这应当作为一个长期的方针,坚定地坚持下去,才能不断地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建成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针对邓小平谈话中指出的以姓资姓社的争论阻碍改革开放的情况,万里说:“东欧剧变、苏联解体,是国际社会主义运动的严重挫折,有深刻的复杂的社会历史根源,需要做专门的分析研究。但无论如何,不能把原因简单地归结于外部的和平演变或出了什么个别的人物。有些理论家、政治家却借此引出教训,认为当前两条道路、两个阶级的矛盾,比任何时候更‘鲜朗、激烈、尖锐’,企图把反和平演变提到最突出的地位,取代经济建设这个中心,这不仅仅是对基本路线的干扰,而是要改变这条路线了。这当然绝不能允许。邓小平同志这次所以如此讲话,我想不会是无的放矢。”(吴象整理:《万里同志纵谈邓小平同志南方谈话》打印稿)

万里不仅在讲话中支持邓小平,而且在行动上积极配合。邓小平南方谈话后,关于市场与计划关系的激烈争论随之结束。万里随即提出修改宪法的建议,主张把邓小平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理论等载入宪法。他主持宪法修改小组工作,领导起草宪法修正案草案,并于1993年3月由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通过,对宪法做出第二次修改,明确规定“国家实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并且提出“国家加强经济立法”。

一个“高级工程师”,一个“总设计师”,那些年,万里和邓小平紧密配合,探索、推进中国经济体制改革。在改革开放的历史中,万里也留下了改革闯将的名声。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徐庆全:说说万里和邓小平的默契
沈志华:“十月革命”与中国的发...
翁有为:中共民主革命理论建构中...
邓小平的复出与科学的春天:我愿当...
韩晓青:习仲勋与广东改革开放
刘胜军:重读邓小平 40 年前的讲...
沈宝祥:姓“‘资’姓‘社’”表...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