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文革中自杀的女..
·张爱萍文革挨整..
·杨奎松:马、恩..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章剑锋:“文革..
·曾彦修:微觉此..
·尹家民:受困于..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姜克实:第五师团侵华一年中的死伤统计
作者:姜克实      时间:2016-03-15   来源:爱思想
 
 姜克实 (进入专栏)  

   

   一、   第五师团的基本情况

   

   第五师团是以広島鎮台(1873年設置)为母体,于1888年5月14日组建的日本帝国陆军最初的六个师团之一。以広島,山口,島根等县出身士兵为中心构成,司令部设在军都广岛城下,亦称广岛师团。师团本部在甲午战争期间,曾是明治天皇亲自驾临的广岛大本营所在地。

   

   在1894年7月甲午战争爆发时,是在朝鲜成欢首先开始先发制人攻击的部队,日本战前的教科书中出现的最初的〝军神〞,喇叭手木口小平(1872-1984冈山县成羽出身),即是第五师团步兵第二十一联队(滨田)的号手,死在日本对清政府正式宣战三天之前的7月29日,成欢战场。宣战之前,主动以先制袭击挑起战争是日清,日俄,太平洋战争中日军的一贯战术。

   

   1937年7月,日中战争爆发后赴大陆作战,板垣征四郎(1885-1948)中將任师团长。是日军陆军主力部队的十七个常设师团(甲师团)之一。下属,第九(国崎登少将),第二十一(三浦敏事少将)两个旅团,第十一(长野祐一郎大佐),四十一(山田铁二郎大佐),二十一(粟饭原秀大佐),四十二(大场四平大佐)四个步兵联队。隶属北支那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直辖。

   

   卢沟桥事变后1937年7月27日,师团在广岛奉命紧急战备动员,動员尚未完结的8月1日,以现役兵为中心的部队即从宇品港出发。在釜山登陆后穿过朝鲜半岛,跋涉两周于8月16日在昌平集結。之后立即投入了南口战役[1]。

   

   此部队在日中戦争的第一年,经历了南口、平型関、忻口、太原、台児庄、徐州等重大战役,其中的一部分(国崎支隊,第九旅团步兵第四十一联队为基干)还在1937年11月5日、南下参加了金山卫(杭州湾)登陆作战,经松江,湖州作战后直指南京,是南京攻略战中渡江占领浦口(12月13日)的部队。

   

   如此,第五师团不仅是平型关战役(1937年9月22-30日)中,共産党八路軍“平型関大捷”(1937年9月25日)的对手,亦是1938年3月至4月,国民党第五戦区主导的“台児庄大戦”的主角之一。所以和在津浦线方面作战的第十師団(矶谷廉介中将),同为日中戦争初期、在中国国内最为人所知悉的侵略日军的主力部队。同时,也是日军在整个华北地区作战中受损失最严重的部队。

   

   日军的常设师团(甲师团),平时编制为仅10,000人左右,相当于国内的一个师。若逢战时,在原编制下招回已复员的预备役,后备役兵员,一气扩充至25,000余人。相当于中国的半个军。另外,日中战争后为拼凑兵员又出现了三个联队编制的乙师团(特设师团),和削弱炮兵力量担任地方守备的丙师团等,人马数构成都有所不同。所以若问“日军一个师团有多少人”,这并不是一个能简单回答的问题。在此成为研究对象的第五师团和第十师团同样,都是编制(1937年)为25,520人的甲师团,也就是在第一线作战的精锐师团。

   

   由于战时需要应急扩张召回复员军人,补充武器弹药,所以人员不能一时召集完了。部队是开战后逐渐增加,分批向前线移动的。第五师团在南口进入战斗状态后,各部还在陆续集结之中。截止到1937年8月20日,兵員総数为17,206名,馬3730匹。至8月30日,兵员达到21,799名、馬7,426匹[2],此时基本接近了编制数。我们也可在平型关战役为数不多的战斗详报中,看到几处部队在作战中仍然陆续动员集结的记录。一方面,由于战斗中不断出现伤亡,在兵员集结完毕前,部队总数已开始减少,所以一直是损失,补充,再损失,再补充的循环。补充时间又总落后损失时间,亦不能达到满员补充,所以可以说师团从来没达到过编制中的满员状态。

   

   二、 最初四个月的作战损失达三分之一

   

   在中国,经国共两党的抗战宣传和学校教育,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平型关大捷”和“台儿庄大战”两个固有名词。即使对战史没有知识的一般人,也非常关心这两次大捷中,共产党和国民党军队的“歼敌”数字。战前,国共两党都公布过多种歼敌数字,可几乎都是宣传材料,含有很的水分。至少和实际上有十倍以上的差。又因为打的不是歼灭战[3],日军是自行焚烧,掩埋尸体的,所以也无从去统计日军的真正损失。所以在战前,国共两党除了宣传以外,并不能掌握日军损失的准确数据。能在研究中出示具体数字的现象,都发生在战后日本政府解密了日军档案之后。也就是说利用的是日本军方的统计数字。比如国内至今仍继续在“错用”的所谓台儿庄大战歼敌11984名之数据[4],实际都是来自于日军档案的统计。由于自己并没有过可靠的清点,统计,关于国民党方面的作战,虽不很认真,但今天已经开始承认,接受了日军档案的统计数据。可是有关共产党自己的平型关大捷,不顾种种事实记录,至今还固执地坚持宣传中的错误,甚者动用权限排斥学问研究,以维持脸面。

   

   比起没有可靠数据的国共两方,日军自己对自己部队的损伤,有过非常详细的统计。每一个部队每一次战斗的损失都记得清清楚楚。这种军内的秘密统计,在败战前被大量销毁,或散逸于民间。但一部分已成册进卷的还是被保留下来。现在关于局部战斗详细统计,若是《战斗详报》类已散逸的话,具体内容很难全面掌握。但有关日军总体的,即方面军,军,师团单位的伤亡统计,现在仍保存得比较完整。在各种军内记录中经常反复出现。

   

   国内人所关心的,有关平型关,台儿庄作战期间,第五、第十师团的死伤统计数据,至少现存有几十种。统计调查有多种目的,有的是为了掌握现存战斗力情况,有的是为了补充兵员而出示的数据。有的是为了总结战斗,战役情况,还有的是为了改进战术和武器。从陆军全体到方面军,军,师团,联队,虽不周全都有不少种类的统计。又因为目的不同,所以统计采样的时间,期间,范围,对象,和统计方法也有所不同,所以各种统计并不能完全一致。但其基础数据,考虑都是不断在修正,充实中的同一来源。

   

   可以说,这种来自于军内的秘密统计是准确的。绝不是国内人常称的对外“宣传”。特备是死亡者统计可以说是精确的。对负伤的定义,可能有不同判断(一般指需要后送,脱离战斗的),但死亡不可能有第二种定义,死者亦不能复活。若参考现在厚生省,各府县保管的军人死亡证明书,兵役履历等行政资料(战后对遗族补偿的行政文件),日中战争初期的死亡者,都可以还原到实名实姓,具体死亡的日期,时间,地点,创伤种类和所属部队(具体尝试可参考爱思想网拙文《台儿庄第二次攻城战全貌》)。八年抗战期间,日本陆军在中国大陆死亡的41万1200名军人,军属的统计,就是这样算出来的[5],每一个人基本都有根有据。对此,共产党却正式声称:8年抗战中,仅八路军在华北地区即歼灭了120万日伪军,新四军在华南歼灭了35万,又称在抗战八年中“中国军…歼灭日军一百五十万余人”等[6]。这实际上是一个很荒唐,

   

   可笑的数据,没有任何科学的根据和严格的史料佐证。

*表一,引自「北支那作戦史要」

   下面看一下第五师团侵华后的,各个战役的死伤统计。第五师团不像第十师团,自身没有留下师团级的详细统计(很有可能在坂垣战犯审判前为了隐蔽证据而销毁),所以只能使用上级第二军,或方面军的统计。一般讲,统计表有一个特征,初期的应急统计会出现很多遗漏,但之后的统计和汇集到上级的统计会变得比原来要更为精确。特别是之后被利用于各种军内正式文件中的数据,应该是经过多次修正的,有权威性的公式数据。

   

   【表一】出示的第五师团和第十师团《主要战斗兵器别损伤调查表》[7]就是这种后出的统计数据之一。出现在不同文件中,有三、四种版本,内容都相同。是能了解第五、第十师团来华后半年中,在各个战役·战斗中具体死伤数的统计。从《兵器别损伤调查表》的题目来看,掌握兵器别损伤状况的目的,应是利用于战斗兵器的开发、防御对策。但此表同时记录出示了各战役别死伤总数,所以亦可作为各战役期间内死伤数据的参考。

   

   使用此表时,也必须仔细调查作表者对取样方法进行的说明、解释,否则会出现不必要的误解。如本表《备考栏》的第一项指出,“此表中的有关南部山东剿灭作战的收录数据,仅是可以判明兵器创伤的一部分”。这说明最下栏部分出现的两个数字(第五师团3,989名,第十师团4,126名),并不是南部山东剿灭作战(其中第一期,被国内称为“台儿庄大战”)的全体统计,而只是能判明创伤种类的一部分。

   

   而其他没有特别注明的部分,即从南口战役到太原战役之间的统计,可以认为是整个部队作战期间的全体伤亡统计。从此,我么可以算出第五师团从1937年战斗开始的8月14日,截止到11月10日太原攻城战结束,各次战斗中的死伤总数为7,194名,若再加上11月初配属给中支方面军赴上海,南京作战的国崎支队的死伤数342名,总数可达7,536名。可以说,此数即使是参战至1937年底的,第五师团损失总和的概数。具体内容如下

   

   南口攻击战(8.14-9.3)    死伤1,123名

   广陵作战(9.4-9.16)     死伤359名

   平行关口作战(9.17-10.3)     死伤1,075名

   忻口作战(10.4-11.3)     死伤4,174名

   太原作战(11.4-11.10)    死伤463名

   国崎支队的在上海,南京作战(表中“中支”部分)  死伤342名

   

   可看到,国内最关心的平型关战役(平型关口),包括与国军在关口正面战场作战的死伤总数为1,075名。且时间范围在9月17日至10月3日之间,地点名词又为“平型关口”。说明其中绝大多数应发生在平型关口的正面战场,现存日军各种战斗详报记录的事实也证明了这点。所以,共产党自称在9月25日一天,仅八路军在小寨村伏击战中就“歼灭”1,000余日军的说法,当然不会是一个事实。

   

   也许有人怀疑,第五师团在1937年内死伤的7536名的数字,会不会不准确。笔者认为对这类军内秘密统计没有任何值得怀疑的必要。可能有统计不周的小错误,但不会作假。如同前述,由于统计截止的时间和范围不同,各种统计结果不会都一致,但因为统计种类较多,若不信还可以用其他方法进行验算。

   

   比如,关于此期间(至1937年底前)的死伤统计还有另外几种,其中之一是北支方面军兵站监部军医科提出的《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8]【表二】,可看到在此,第五师团1937年12月31日前的死伤统计的总数为6847名。比上记7,536名要少一些,理由何在?

*表二  1937.12.31的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計C1111144590037.12

   第一考虑这6,847名中不包括此时临时配属给中支方面军的国崎支队的损失342名。国崎支队此时不属于被调查对象的北支方面军,而从上海返回青岛的时间也是此统计结束以后的1938年1月13日。所以这一部分从时间,范围上讲都不会被北支方面军的统计收录。

   

   第二考虑是做表的时间带来的误差。表二的6,847名是最初统计,上报时间为调查期间刚刚结束的1938年1月3日。可以说做表统计时比较仓促。肯定会有遗漏,不周。对比起来表一统计(7,536名),做表时间至少在其记录内容中出现的《南部山东剿灭作战》结束后(估计还应再后),即1938年5月10日以后。之前出现的错误可以得到修正,且未及时报上来数字也会被补充。所以两表中有数百名差(肯定是后者多),也应是一个正常现象。

   

   另外,从资料来源看,表一是被1941年7月陆军大学校编著的《北支那作战史要》所采用的数据,所以从此点看,也应该说更有代表性。问题在于表一的《主要战斗兵器别损伤调查表》虽然准确,但不能判明死亡者数。而前出《兵团别战死伤调查表》的6,847名中,却可以判明有2,112名为死亡者。所以此处出现的死伤比率,还是有参考,利用价值的。若按此比例,可推算出表一7536名的死伤者中,死亡数应约为2,320名。

   

   从以上可看出,第五师团在参战后仅四个月,人员伤亡就达到7,536名,占师团兵力总数的约三分之一。

   

   三、 台儿庄,徐州作战的损失

   

   为了协助第二军进攻青岛,第五師団在1938年1月4日,从北支方面軍直属部隊转为第二軍配属部队,进入山东地区。1月10日青岛陷落后(海军第四舰队陆战队的单独作战),扼守于西营,苗山庄,摩天岭以东(现淄博以东)的胶济沿线[9]。参加南京作战后的国崎支队(歩兵第41聯隊为基幹),也于1月3日离开南京,经上海于1月13日以后陆续到达青岛。此时第五师团司令部和第九旅团的本部都设在青岛。1月20日,根据《板作甲第52号命令》,国崎支队改编为“东地区警备队” 镇守青岛市和胶县以东的地区[10]。

   

   在此地方警备期间,由于战事稀少,第五师团没有太多损伤。后为了对付四川军等的北上骚扰,第二军开始了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于2月17日编成长野支队(步兵第二十一联队长指挥的步2大队,炮1中队)从潍县(坊)向沂州(临沂)方向进发,此部队在招贤镇,莒县,汤头镇遭到国军顽强抵抗后逐渐增强,扩大为坂本顺旅团长指挥的步兵5大队,炮兵7中队规模的坂本支队。作战担当地点在国内被称为“台儿庄大战”的临沂方面战场。由于以上原因,第五师团在1938年以后的死伤统计,多是从长野支队南下沂州的2月20日开始。

   

   在第一期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期间(2月20日-4月7日=台儿庄大战),第五师团投入战场的兵力仅为坂本支队约9,000人马, 4月8日至5月15日的第二次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亦被称为徐州会战第一期)期间,第二军为了完成吸引国军主力部队(约33个师)阻止其南下徐州的作战目标,将第五、第十师团的所有兵力都投入到南部山东的各战场。和坂本支队同样,胶济线守备的国崎支队,也南下参战,经历了临沂战(4月19日攻克),马头镇,南·北涝沟的苦战,在完成牵制,阻击任务后于5月中旬,与第十师团一起转移向徐州方面。

   

   在山东南部作战的约3个月期间,第五师团又出现大量伤亡。据【表三】《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11]统计,2月20日-5月10日的两次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期间,其死伤合计为6,759(其中死亡1,281)名。

*表三 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此表亦是国内错算出台儿庄大战"歼敌"数11984名的根据(圈内)


   之后,第五师团参加了徐州会戦,又出现了新的损失。徐州会战结束后,第五师团的伤亡总数到底有多少?下面有几个参考数据。

   

   第一是1938年6月9日制作的《第二军人马补充状况表》[12]的统计,显示出师团在参战后至1938年6月9日间,累计缺員总数高达15,112名。这个数字里应该包括疾病,事故死伤的缺员,但无疑是一个战斗死伤的重要参考数据。

   

   第二是【表四】《第二军战死伤表》中出示的,截止于1938年7月中旬的死伤统计。其中第五师团的死伤数为9,138名(其中死亡2,040)名[13]。按表的解释可得知这是第五师团1938年1月配属给第二军以后的损失。若再加上第二节中计算出的,至1937年底前的死伤数7,536名,可看到截止为1938年7月中旬,第五师团的死伤累计高达16,671名。从定員25,143名(1938年时)全体看,累计死傷率高达66%.

*表四 至1938年7月中旬第二军战死伤表

   必须注意的是,此比率数字只是一个包括非戦闘員的部队满员时的理论数据,事实情况并不这么简单。如前所述,部队在集结完成之前即投入战斗,之间又不断出现死伤,所以虽有事后的补充,但部队从未能达到过编制上的满员状态。比如作战4个多月时的1937年12月31日,第五师团的实际在籍人数仅为21,328名[14]。缺员率达一成半以上。

   更重要的是死伤者几乎都出现在第一线的步兵战斗员中。战斗员的比例,步兵甲师团为65%[15],而战斗员中,将校和士兵,步兵和骑兵,炮兵,辎重兵等他兵种的死伤率也不会一样。以第十师团为例,1938年6月补充完毕后,其四个步兵联队的战斗员总数为11,808名(定员13,024名),实际这一部分才是死伤最多,补充也最勤的部分。可以说,第五师团参战后11个月中出现的16,671名死伤者中,绝大多数都出于实际上约为12,000名的步兵联队的战斗员中。12,000名的步兵战斗员中有16,000名死伤,说明第五师团在出征后不到一年,其从广岛出发的步兵战斗员从理论上早已死伤殆尽。新换的一轮中也伤亡了约1/3。

   

   笔者接触的北支方面军的史料中,步兵联队在一次战役中的死伤最甚者,可称第十师团的鸟取联队(第四十联队)。其在第二期山东南部剿灭作战(禹王山,对手是滇军)的一个月中死伤达1,801名(战斗员定员3,256名)。此外还有第三十九联队(姬路)的死伤的1,218名。第六十三联队(松江)在第一次山东南部剿灭作战(台儿庄作战)中死伤的1,262名等例[16]。

   

   关于第五师团,也有第二十一联队(滨田)在忻口战役中死伤1,068(参加者总数2,609)名,在第一期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临沂战线,2月20-4月7日)中死伤1,583名的记录[17]。以上都是仅一个月前后在一次战役中,步兵联队战斗员死伤过半,或近半的例子。

   

   从战役统计全体看,第五师团在南部山东剿灭作战中死伤的6,759名数字最多,但这是从1938年2月20日至5月10日约三个月间的统计,实际包括了两次性质不同的战役(台儿庄作战和徐州会战第一期)。从短期间死伤来看,最大的损失还应是1937年10月4日至11月3日的山西省忻口战役,一个月中,第五师团的死伤达4,174名。所以,对第五师团来说,最沉重的打击,不是在山东而应该是在山西。

*坂垣升任陆军大臣的任命书,叙位裁可書  昭和十三年(国立公文書館)」「JACAR:Ref.A11114614700


   从以上论证得知,来中国作战不到一年,第五师团出征者全体的10人中,健全者仅剩下3.4人。而第一线的步兵战斗员早已死伤殆尽,更换了新的一轮。相反,师团长坂垣征四郎却在徐州会战后于1938年6月3日,因“战功”叙位“从三位”,荣升为陆军大臣。通过此比较,我们可清楚看到战争中“一将成名万骨枯”的残酷事实。即使是所谓的强者,胜者的“皇军”也绝不例外。

   

   注释:

   [1] 陸上自衛隊海田市駐とん部隊修親会『広島師団史』、1969年、93页。

   [2] 昭和12年 人馬現員表  JACAR(アジア歴史資料センター)Ref.C01005642600 3/119. 50/119

   [3] 成功的歼灭战,只有八路军一一五师1937年9月25日在小寨村北乔沟对第二十一联队约百人的行李队进行的作战一例。

   [4] 关于错用之分析,见拙論《台儿庄战役日军死伤者数考》《历史学家茶座》(第34辑)济南:山东人民出版社 2014年12月。

   [5] 厚生省援护局「大東亜戦争における地域別兵員及び死没者概数」1964年3月1日(桑田悦?前原透編著「日本の戦争-図解とデータ-」、原書房、1982年10月24日発行)。

   [6] 2015年9.3阅兵式中,国家媒体的公式解说(主持人央视崔志刚)。前者八路军,新四军的歼敌数字指的是日伪军。后者的150万,指的是日军。

   [7] 北支那作戦史要,参考诸表 JACAR:Ref.C11110928200 9/11 №1427.

   [8] 兵団別戦死傷調査表 JACAR:Ref.C11111445500 1/8 .

   [9] 第二軍作戦経過概要 JACAR:Ref.C11111014100  23-28/50.

   [10] 歩兵第九旅団陣中日誌  JACAR:Ref.C11111135800  16/58  29/58.

   [11] 南部山东剿灭作战损害调查表 JACAR:Ref.C11110928200  7/11   №1425.

   [12] 第二军人马補充状況表 JACAR:Ref.C11110928200  10/11  №1428.

   [13] 第二軍戦死傷表 JACAR:Ref.C11111014300  2/5.

   [14] JACAR:Ref.C04120302100、昭和13年 「陸支密大日記 第12号」

   [15] 从《第十师团各部队人马现员表》看,在1938年6月20日徐州会战结束后补充完了时,25,143名编制定员中的实际在队人数为23,304名,其中战斗员15,422名,非战斗员达7882名占总数的33.8 %。

   [16] 此几个数据根据第十師团司令部、1938年3月24日作「各期戦闘に於ける死傷表」算出。JACAR:Ref.C11111031400。

   [17] 前者是战斗详报的统计,可信度高,而后为联队史的私下统计(个人的记录)一般稍高于正式的统计,原因是于对负伤者的判定方法不同。岸本清之『濱田聯隊秘史』1987年,非卖品,126页,134页。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祝华新:历史上的吹哨人
茅文婷:周恩来“举轻若重”
张虹生:我和父亲张闻天
陈侃章:恢复高考追忆中的分歧与...
林超超:生产线上的革命——20世...
蔡晓鹏:安徽大跃进时代亲历记
邢成思:熊大缜与赵九章之死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京公网安备110102006329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