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图片 视频 音频 书签 博客 论坛 旧版入口
标  题
作  者
正  文
简  介
不  限
   
 
   
     
 
 
·吕端大事不糊涂..
·张爱萍文革挨整..
·顾保孜:彭德怀..
·于继增:邓小平..
·尹家民:受困于..
·曾彦修:微觉此..
·章剑锋:“文革..
·文革中自杀的女..
·杨奎松:马、恩..
 
 
·钱钢:从唐山大..
 
专题特辑  /  怀念耀邦  /  口述耀邦  /  耀邦研究  /  电子杂志  /  背景参考  /  投稿
  网上纪念馆  /  耀邦家庭  /  耀邦年谱  /  耀邦著述  /  手迹文物  /  故居陵园  /  视点

  您现在的位置是:首页 >> 背景参考 >> 背景分析
宋霖:张恺帆在1959年
作者:宋霖      时间:2013-02-27   来源:炎黄春秋
 

1933年冬的一天,在上海龙华镇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看守所囚室中,被捕前任中共上海沪西区委书记的25岁的安徽青年张恺帆,在墙角写下了他的新作:“龙华千载仰高风,壮士身亡志未终。墙外桃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

”1959年,萧三为诗取题《龙华殉难者狱中遗诗》,编进《革命烈士诗抄》出版。诗中崇高的政治道德与气节操守,感动了读者,在全国传颂。其实,烈士没有死,他时任中共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副省长,刚51岁,正年富力强。萧三写信向张恺帆致敬,并致抱歉之意。张复信说:“我是幸存者,能获烈士称号,当不胜荣幸,何歉之有?”

同年,这位“活着的龙华烈士”被打成“反党联盟”首领,开除党籍、逮捕囚禁。

一、缺乏党内民主,必然导致恶果

1957年“反右派斗争”,安徽打出右派分子31472人。把省委书记处书记李世农和杨效椿等人打成“反党集团”,使党内民主生活遭到严重破坏。

1958年共产风、浮夸风、强迫命令风、干部特殊化风、生产上的瞎指挥风等“五风”泛滥。7月31日,舒城县千人桥农业社放出早稻亩产11471斤虚假“卫星”,张恺帆陪同省委第一书记曾希圣赶去祝贺。此时,张恺帆是不清醒的,他做诗赞颂:“千人桥上万人瞧,谁放红星出九霄。槐树中心旗杆队,社员风格比天高。”到了“卫星”满天时,他清醒了。他感受到了清醒者的痛苦。

7月,安徽办起9万多个“公共食堂”。8月22日,安徽在全国第一个宣布早稻平均亩产已达千斤(实际318斤)。9月,毛泽东视察安徽时说,既然吃饭可以不要钱,将来穿衣服也就可以不要钱了。从8月到12月,省委贯彻“钢铁元帅升帐”,全省241万人(最多时500万人)“大办钢铁”,10万人进山伐木,严重破坏了森林资源。教育、科技、文化等部门也竞相提出了荒诞的高指标。很多干部看到了问题,但由于以言治罪的“反右派斗争”刚刚过去,大家都不敢说。

12月27日至29日,中央政治局委员彭德怀视察安徽,张恺帆负责陪同。彭10天前在故乡湖南见到乡亲们挨饿,6天前收到一位伤残老红军的诗:“谷撒地,禾叶枯,青壮炼铁去,收禾童与姑,来年日子怎么过?请为人民鼓咙胡!”这两位同年(1928年)入党的老党员谈得非常投机。彭谈了党内风气不正、浮夸、不讲真话、报喜不报忧。张谈了党风不纯、吹牛浮夸成风、弄虚作假、高产高得没了边。

8个月后,这两位“敢为人民鼓咙胡”的忠诚正直的共产党员,同遭毁灭性的政治打击。

二、说假话搞浮夸,是吏治的败坏

安徽1958年产粮167.9亿斤,浮夸成450亿斤。高产量导致高征购,农民在挨饿,省委却认为“农民把粮食藏起来了”、农村在“大搞瞒产私分”。

1958年冬,安徽农村开始饿死人。12月29日,张恺帆在省委常委会议上提议“分头到农村去,与民同乐。”他是讲究方法的:老百姓没饭吃,没人敢说,说了没人肯听,大家都下去看看吧。曾希圣支持这个提议。当时,书记处书记都兼任一个县或一个大型厂矿的党委第一书记,书记们分赴各地。

张恺帆时兼巢县县委第一书记。他12月31日到巢县,与县委第二书记张建下乡调查。他们看到农民十室九空,公共食堂大锅里清水煮青菜,只有一星半点粮食,情况严重。张恺帆赶回合肥,在省委常委会议上作汇报,被批评为“受了农民的骗”。有人说农村“白天一片青,晚上一片红”,意为:白天吃青菜是假象,晚上点灯弄好的吃,各村灯光一片通红。张恺帆赶回巢县,与县委农工部部长陈建章坐吉普车到四乡察看,农村一片漆黑,所谓“一片红”纯属捏造。

1959年1月24日,省委通过决议:继续反对右倾保守思想。2月7日,省委号召开展“反瞒产斗争”,提出了更高的农业生产指标。张恺帆带着省水利厅厅长周峻,到含山、和县农村做调查,看到饿死人现象更严重,连夜赶回合肥,要求向常委会议作汇报。在战争年代与他结下了深厚友谊的老领导曾希圣劝诫他:“ 你不要汇报了。你为什么总看阴暗面,不看好的呢?好的是主流,我看你是有点右,要注意。”

2月下旬,省里派人到巢县调粮。张恺帆说:“存粮很少,巢县几十万人民要吃饭,不能再调。”来人说:“农民把粮食藏起来了,搞‘白天一片青、晚上一片红’。”张恺帆不顾后果、拍案而起,说:“这全是造谣!我建议省委派人来查!”几天后,省委调查组进驻巢县查粮,一无所获。3月9日至20日,省委召开六级干部万人大会,宣传纠正“共产风”等问题,宣布开放粮食市场调剂余缺,同时指出“农村不缺粮,全省普遍发生了”瞒产私分“。

在上下不讲真话的可怕氛围中,安徽1959年粮食生产任务与3月30日向全省广播了:“超额完成720亿斤。”这是上年产量的倍,是当年实际产量(140.2亿斤)的倍。“五风”肆虐,安徽出现了严重的“饿、病、逃、荒、死”。

关于灾难成因,至今有人说是“三年自然灾害”,把责任推给老天爷。事实上,安徽历来多灾,那几年恰恰少灾,较大灾害有两次,一是1958年5月起,大部分地区70天未雨,沿长江地区90天未雨,受旱作物面积1833万亩;二是1959年6月21日至10月31日少雨干旱,成灾面积3428万亩,致秋粮减产52亿斤。1960年和1961年,安徽两年无大灾。而人祸,仅1959年,就造成了粮食生产500亿斤以上的巨大落差!饿死人(即所谓“非正常死亡”)亦不可避免。

据中国统计出版社1989年出版并向国内外发行的《安徽四十年》公布:安徽1959年至1961年出生1417529人,但1961年仍比1958年减少4064710人。以1960年与1958年相比,全省户数减少了360393户,其中农村减少27.1万户;城镇人口增加68万人;农村人口减少420万人,其中农村劳动力减少268.4万人;真是创钜痛深!

说真话和批评工作中的缺点错误成为政治禁忌,是执政党犯错误的开始。说假话搞浮夸,是吏治的败坏。哄瞒虚夸盛行和“一级糊弄一级”的作风,是干部政治道德气节操守的衰微。这个历史教训,是用人民群众的生命和血泪换来。

三、 庐山之外省委书记抗“左”第一人

农村饿死人越来越严重。家乡无为县来人不断,有的进门就哭。张恺帆从省粮食厅了解到,无为1958年上报产量13亿斤、征购7亿斤,已完成征购3亿斤。他非常震惊:无为年产粮六七亿斤,征购7亿斤农民怎么活?他提出要去无为调查,得到了曾希圣的同意。许多同志看到张恺帆直言遭嫉,处境已经不好,纷纷登门劝阻。他说:“怕什么呢?共产党不能不管群众疾苦!”

7月2日,庐山会议召开。仿佛是历史老人的刻意安排,张恺帆的行为举措,与庐山上的彭德怀惊人的一致—

7月2日,庐山会议开幕。同日,张恺帆带领省民政厅副厅长白犁平、省粮食厅副厅长刘健民、省人委办公室主任夏云、秘书处副处长刘康,前往无为。他在行前严格规定:不准提前通知行程,以防作假。

3日,彭德怀在西北小组会上发言,直陈时弊。同日,张恺帆一行进入巢县,沿路揭开公共食堂锅盖查看,全是白水清汤漂几片菜叶。

4日,彭德怀在庐山发言,批评公共食堂。同日,张恺帆一行进入无为。无为是鱼米之乡,旧谚“三年不遇水旱愁,锅巴打墙头。”眼前情景令他们触目惊心:公共食堂基本断炊;行人面有彩色,多数走路不稳,要住拐棍;孩子们饿得不成人形;因为劳动力锐减,大量田块没有插秧,放眼望去一片白水。群众认识张恺帆,纷纷围上来诉说:“我们还不如以前的鸡,鸡一天还有两把米。”“听说上头每人每天发二两原粮,发到我们手里才好。发到公共食堂,层层克扣,我们就一点也见不到了。”“把自留地还给我们吧,种点瓜菜,也好度命。”有老人下跪,为饿得奄奄一息的孩子哭求:“请张省长救命!”张恺帆泪流满面,愧疚难当。

张恺帆知道,这几年无为大灾。1958年5月12日起,百日未下透雨,致境内西河、永安河、花渡河上游断流,闸北、沈斌、牌楼、汪田、昆山等乡丘陵山地旱灾严重,平原和圩区未受大的影响。造成如此悲惨局面的原因是:造假、浮夸和建筑在浮夸基础上的高征购。

他们来到石涧公社沿河梢村。全村几十户人家有9个孩子父母饿死,成了孤儿。有的农户全家饿死。公社党委书记汇报说上半年死亡564人。张恺帆把各大队上报的数字相加,1369人,作假已成习惯。就是这个公社,1958年冬组织过“卖粮现场会”:从粮站仓库里把粮食挑出来,敲锣打鼓喊口号,转一大圈,回到粮站“卖粮”,再挑回仓库去。对这种欺世瞒天的恶性,人民群众既痛恨又无奈。

抵达县城,县委第一书记姚某汇报说:“产粮13亿斤,准备征购齐7亿斤。”张恺帆问:“这么多粮食,为什么有人饿得浮肿?”姚答:浮肿的都是好吃懒做,不做事当然没有饭吃!”姚报告:“全县浮肿1万余人。”当日夜,县粮食局局长向张恺帆反映:姚书记叫弄了两本账,另一本帐是真实的产粮7亿斤。姚作风粗暴,动辄整人,下级畏其如虎。

5日,彭德怀和周小舟在庐山交谈湖南大跃进中存在的问题。同日,张恺帆让白、夏去开城区调查,自己带其余人去陡沟区。陡沟景况比石涧更悲惨:路旁堆着树叶、蒿蓼和塘草,是牲口都不吃的,乡亲们就用此充饥,十人九病;强迫移民并村,只是村舍残破。乡亲们哭诉:“能不能不办食堂,粮食少点就少点,发到我们手里。”

6日,彭德怀在庐山发言批泉塘、蜀山等公社察看,当晚返回县城。白、夏二人从西乡回来,说饿死人严重,有的干部动辄打人、捆人、吊人,已激起民愤。

当夜,张恺帆那严厉批评县委第一书记姚某:“你说只有万把人浮肿,一派胡言。我问你,芜湖地委通知每个浮肿病人发1斤红糖,你是不是报了20万人?”姚张口结舌,无言以对。张恺帆讲了调查的到的悲惨情况,竭力语气平和,问:“老姚,你准备在无为饿死多少人?”姚脸色煞白,不敢再吹牛了。张恺帆命令:“从明天起,每人每天不得少于1斤粮食,全部直接发到群众手中。公共食堂暂时停办。自留地归还群众。告诉你,你不发粮,我就不走了!你通知下去,明天开大会,基层干部都来,我要讲话。”

张恺帆的命令是有政策依据的。中共中央5月7日指示分给农民自留地,5月26日发文强调公共食堂自愿参加。他知道,公共食堂是毛泽东和中央多数领导人支持办的,它被视为社会主义乃至共产主义的一个标志,虽然中央强调“自愿”,但紧接的一句是:“又不能采取放任自流的态度,把食堂一风吹散。”现在,人民在大批饿死,为了救人,张恺帆顾不得了。他甘冒政治风险,挺身而出为民请命。

他不知道,在庐山,朱德、彭德怀等人对公共食堂提出了尖锐批评。朱老总说,公共食堂“全垮掉也不见得是坏事”。

他没想到,35天后,自己会被毛泽东宣布是:“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

四、“我吃人民饭,不能吃粮不当差!”

7月7日,无为县县、区、公社、大队、小队五级干部大会在县城观政潮广场召开,张恺帆做报告。以下索引皆当年纪录原文。

他首先将批评的锋芒,直指“大跃进”和浮夸风,说:“浪漫主义太‘浪漫’很了,本来是个很漂亮的大跃进,可是粉堆厚了一点。比如明明亩产400斤,硬说是800斤、1000斤。”“过去有人提出‘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而是要我们更科学一些,如果破除科学,那也就是迷信!”“去年我到肥西,有个生产队长告诉我:‘一亩试验田下了200斤种,打算收200万斤。’。我说:‘这是做梦!’破除迷信,也不要科学了。”

他批评“全民大办钢铁”的蛮干,批评强迫移民并村,说:“去年搞钢铁,把人家锅搞掉,有的连小锅也拿掉,一口不留。这种做法,过去叫‘搬锅台’也是不得人心的,”“有的把人家公孙三代并在一间屋里睡觉,成什么话!”“可以马上搬出去的,马上搬回去。没有条件的,秋后一定要解决。”

对自留地问题、是否允许农民饲养家禽家畜问题,他说:“留自留地,发展家禽家畜,好处很多,总的来讲可以增加物质财富,鼓励群众生产积极性。社员生活搞好了,集体生产才能搞好。同志们不要怕这个、怕那个,说什么资本主义。什么是资本主义?资本主义是劳动而获、剥削别人。请问,社员搞点小块土地,养几个鸡生几个蛋卖卖,这是剥削了那个?我们是领导群众走共同富裕的道路,不是走共同贫穷的道路!”“现在有许多事情蛮干一通,不讲道理,把大家搞得死死的,搞得穷穷的,这不叫干劲,叫蛮干。这样干下去,只会错误更大,恶果更大!”

对最敏感的公共食堂问题,他说:“食堂一般不要搞了。据我了解,群众现在只要把食堂、烧草、菜园地等给他,没有锅,给他解决,他们是双手欢迎,愿意单吃的。”他指出:有些干部坚持搞食堂,是为了方便自己多吃点多占。他说:”现在有的人,只要当上干部,一家人全沾光。到一个村上去看,穿的好的,长的胖的,总是干部,或者是干部家属。”“有一部分人,骑在群众头上作威作福,动辄打骂、不给饭吃。”“有的白天吃三餐,晚上还要吃夜餐!”

在讲到某些干部打骂群众、克扣粮食的恶劣作风时,他说:“如果屡次警告,再不改正,提高到原则上来认识,就是反革命分子!因为他们这样搞,就是叫群众来反对共产党,革我们的命,杀我们的头,这不是反革命是什么?!”

他申明:“我吃人民饭,我要管事。我不能吃粮不当差!人民给我权力,我就要行使职权,我就有权干涉,任何人胡作非为是不行的。我们的革命成果不能让少数人断送!”

张恺帆代表省委和县委宣布发粮救济饥民:“每人平均每天不能少于1斤(按:指原粮)。具体安排是:1至5岁半斤,6至12岁12两(按:此为1斤16两旧制),13至17岁1斤,18-64岁1斤4两,65岁以上1斤。从今天起就安排下去,一直到接上早稻。”另外,“重病号除应有的标准外,每天加二两黄豆。”对产妇、老弱,应根据现有力量,尽可能加以照顾。“他还宣布纪律:”不准层层克扣。会议一结束,马上组织检查。我打算蹲几个月不走,如果查到哪里克扣粮食,一定要按法纪严处!“发粮方法:发到每一户,直接交到农民手中。

观政潮广场上欢声雷动!广场之名是旧名,打从这一天起有了新的含义:观政,观为谁执政、施什么政!

在全国省委书记中,他是庐山之外奋不顾身抗“左”第一人。

7月9日,他给省委和曾希圣写报告,报告无为情况和即将实行的“三还原”措施:1.吃饭还原,停办公共食堂;2.自留地还原;3.房屋还原,让农民回自己家居住。并于当晚严令县委立即付诸实施,他说:“救人要紧!”

五、为坚持原则付出了惨重代价

10日至12日,库存的150万斤大米和300万斤稻谷,迅速发往农村;30万斤黄豆加工成豆腐、豆浆,供应浮肿病人和没有奶喝的婴儿;设法弄来的一批肉食品,供应给病人。此举拯救了数十万频临死亡的人名的生命。

为此,两个月后,张恺帆全家跌入苦难,六个亲人惨死。张恺帆的表兄王试之是爱国民主人士,抗日战争中帮助过新四军,曾希圣常住在他家,受株连被批斗致死。张恺帆本名张昌万,他的二弟张昌选、堂兄张昌华、堂弟张昌树、堂侄张柏五,被批斗、殴打、逮捕,一根绳子拴四个人,全都惨死在关押地。他的外甥谢一贤(姐姐的独生子)为躲避抓捕,逃出无为,饿死在他乡大路边。他的三弟张健帆(昌青)是新四军老战士,在上海工作,与无为事件无关,受株连被开除党籍、押送崇明岛劳改。老战友倪化黎、戴云龙等人被逼自杀。后来平反时统计:仅无为一县,因张恺帆事件受株连被批斗、被处理的县、社、队党员、干部和群众,共达28741人。

无为人民承受了巨大的苦难。该县1957年人口近百万(982979)。大饥荒迫使农民外逃(时称“外流”),到1960年年底共有15万多人(153276人)逃离无为。同期,增加的人口多于外逃人口(出生72712人、迁入99322人,合计172034人。)在悲惨的1960年,无为人口降至662557人,比1957年减少32万人,大多数是饿死。如果没有张恺帆放粮救人,后果更不堪设想。无为县生产力收到了巨大破坏,耕牛减少9674头,大型农具减少176244件(占60%)。村庄残破,土地荒芜,万户萧疏。

14日,彭德怀改定写给毛泽东的信(即所谓“万言书”)。次日,张恺帆给省委和曾希圣写报告,汇报情况,提出“现在几乎所有水面(包括行水沟)都被水产部门和社、队养鱼,禁止捕捞,社员毫无活动余地,市场上也把行水沟全部开放,允许群众利用早晚闲散时间,张捕点鱼虾,已调集生活,改善营养,活跃经济。”这个意见后来被概括成“两开放”:开放水面,开放自由市场。

解散公共食堂,杜绝了干部层层克扣粮食,收到人民群众的热烈欢迎。同时,也遭到了既得利益者顽强抵抗。7月12日晚,县委第一书记姚某对张恺帆说:“汤沟公社七洲大队公共食堂办得好,“是雷打不散的”。次日清晨,张恺帆由县委书记处书记谢永康陪同,前往七洲调查。那里食堂确实没有断炊,有一群人正在里面吃面条。群众得知张恺帆的到来,纷纷围上来说:“就他们干部和干部亲属有吃的!哪里有我们社员的份啊!”张恺帆强压怒火,当场宣布:“这些所谓办的好的食堂,是对少数人办好了!立即停办!”当天该大队41个食堂垮掉了36个。张恺帆继续去他1930年11月领导“六洲暴动”的旧地作调查,六洲公社481个食堂当即解散了447个。无为全县的人民群众欣喜若狂!奔走相告!短短3天,全县6069个公共食堂“一风吹散”。只120个没散,被干部隐瞒了。后来,在批斗张恺帆时,有人编造了“张恺帆反党言论”:“什么雷达不散?我就是雷公!看看打散打不散!”
为了全面反映情况,张恺帆打电话要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陆学斌派两人来无为,协助写成《无为县当前存在的一些问题》。张恺帆写了批语:“是否作为内部参考,请陆学斌同志提请省委决定。”这个正常的工作配合,后来被打成“张、陆反党联盟”。

一场政治风暴,已在紧张酝酿中。

7月15日,一个省委书记处候补书记,要芜湖地委第一书记作陪到无为,由县委第一书记姚某陪同,把张恺帆调查过的地方,重新“调查”了一遍,写出了内容完全相反的报告,上报省委。同日,张恺帆在省委工作组会议上讲话。他说:“领导作风,听好的不听坏的。反映真实情况、讲真话的受辩论,‘扛白旗子’。说假话的‘有干劲’。上下不讲真话,正气下降,邪气上升。群众饿得这样子,死人无所谓,干部熟视无睹,不讲党性,首先要检查人性!”这段话不久被作为“反党言论”揭发出来。

庐山会议风云突变,曾希圣在庐山打电话给省委书记处,只是通知张恺帆赶快回合肥,不要在无为调查了。那人没有通知。

反调查使张恺帆无法继续工作。7月22日,他在全县公社书记会议上讲话,动员双抢(抢收抢种),说:“总的讲,我们的工作是八个字:成绩不小,问题很多。对造成恶果的干部要处理,但要放在以后。当前要全力抓生产。”他没有想到:造成恶果的干部没被处理,即将被处理的,是他自己。

24日,张恺帆返回合肥。此前一日,毛泽东在庐山发动了对彭德怀的批评。列席庐山会议的一个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赶回合肥,组织对张恺帆的批评。

8月1日晚,省委常委会议在稻香楼召开。张恺帆被指控为“大闹无为二十六天”、“反党反社会主义”、“攻击人民公社”、“煽动群众闹事”、“地主倒算”、“捏造事实向党进攻”、“揭无为的盖子就是揭省委的盖子,要把我们搞垮!”4日,中共安徽省委给中共中央写了《安徽省委书记处书记张恺帆下令解散无为县食堂》报告,派专人送上庐山。

庐山上正是风狂雨暴,彭德怀、黄克诚、张闻天、周小舟等人被强加“反党”罪名,蒙受劫难。安徽省委的报告,适时提供了庐山之外唯一的一个省委书记的“反面典型”。

六、右倾机会主义疯子的诗人情怀

8月10日,毛泽东对安徽省委的报告写了批语:“右倾机会主义分子,中央委员会里有,即军事俱乐部的那些同志们;省级也有,例如安徽省省委书记张恺帆。我怀疑这些人是混入党内的投机分子。他们在由资本主义到社会主义的过度时期中,站在资产阶级立场,蓄谋破坏无产阶级专政,分裂共产党,在党内组织派别,散步他们的影响,涣散无产阶级先锋队,另立他们的机会主义的党。……”

9月19日,中共安徽省委扩大会议通过《关于张恺帆、陆学斌反党联盟的决议》,宣布“将张恺帆开除党籍,撤销副省长职务,并责令其交代包庇反革命分子及其他重要问题。”陆学斌“给以留党察看两年的处分,撤销候补书记、宣传部长、副省长等职务,并交组织部门继续审查,同事责令其彻底交代。”张恺帆的妻子、新四军老战士史迈与此事无关,也遭受批判、行政降级。

当日夜,张恺帆枯坐斗室,直至天明。他将满腔忠烈和孤愤,倾注进诗中:“神差鬼使到无城,(张恺帆自注:饥神饿鬼)为报真情获罪人。五十一天伤乱箭,万千张口说曾参。无心偏若三还恨,有口南吹七字尘。(七字:反党反社会主义)。北望都门泥首拜,不难化骨见忠贞!”

几天后,他和家人被押送淮北濉溪县甘家口林牧场劳动改造。无篷卡车载着一家老小,驶出合肥,颠踬北行,四野一片萧瑟凄清,张恺帆一路多有吟咏,入党31年后被开除出党,他不屈服,坚信自己没有错:“三十一年还旧我,一肩行李出庐阳。凫长鹤短谁挣得,自由春秋玉尺量!”原来相处很好的人,都弃他而去。面对人情冷暖、事态炎凉,他颇为伤感:“昨日门如市,今朝犬不惊。扪心无愧怍,何必论人情。”有的人“变脸术”使他大吃一惊:“嘴上呼兄弟,心中直骂娘。一朝落陷阱,投石若飞蝗。”面对凶险莫测的前途,他亦有垂老之叹:“三十一年空怠慢,千锤百炼未成钢。更番投入烘炉里,炉火青时鬓亦苍。”虽然被判为反党,他的信仰依然坚定:“能受折磨真战士,不遭人忌是庸人。磁性莫漫伤零落,霜叶如丹犹似春!”到淮北不几天,是1959年国庆节。淮北城乡饿死人严重,他无力解救,唯有仰天浩叹:“建国十年长,黎元尚菜糠。‘五风’吹不禁,惭愧吃公粮!”

一场声势浩大的“反右倾”:斗争在全省展开。揪出了一批“小张恺帆”、“代理人”、“追随者”。在人民群众中,“张青天”之名不胫而走,已在禁止,皆无效果。

七、“石关关不住,民怨已冲天!”

1959年11月,张恺帆被秘密逮捕,押回合肥。原来,还要定他“混进革命队伍的内奸”。至此,他已全无顾虑了。当一个办案人员说他在国民党监狱坚持斗争“是与敌人演双簧戏”时,他拍案而起,严厉痛斥。那人冷笑说:“张恺帆!你落到这步田地,还敢发脾气呀!”张恺帆目光如炬,盯着那人,说:“要是我还在台上,你敢!”那人失色避走。

他刚强如铁,也柔情似水。妻子史迈双目已近使命,他寄诗劝慰:“丈夫坦荡本无忧,唯独卿卿惹我愁。病眼欲盲宜保护,丝毫泪水不须流。”10岁的儿子新元被告知:“爸爸在遥远的六安林场种树。新元总也想不明白:这树,怎么会种不完呢?就连着写信,央求爸爸快快回家。张恺帆读信,泪流不止,情不能抑:“送罢残冬又送春,小楼岁月最凄清。几回泪湿元儿信,望我归去总不成!”

史迈1920年出生在桐城(今属枞阳)书香之家。父亲史大化是中国同盟会会员、著名爱国人士,曾协助吴汝纶办学,参与创办安徽大学。叔父史逸是1923年加入中共的革命烈士。三个史伟在北京读大学时加入中共,在山东抗日前线牺牲,噩耗传来全家恸哭;父亲拭泪仰天大笑:“吾有子矣!”在兄弟姐妹中,哥哥史洛文、姐姐史洛明(王仲方夫人)抗战开始即奔赴延安。她1939年带弟弟史康参加新四军,同年加入中共。此时,她精神痛苦、饥饿煎熬,几乎陷入绝境。

张恺帆被囚禁207天,什么问题也找不出来。一负责人说:“现在送你回淮北继续劳动,不然,你要说我们关你了。”

安徽经济极度困难,路有饿殍,省委却在岳西县石关大兴士木,建造别墅群。张恺帆愤然写下《书愤》:“画栋深山里,哀鸿大路边。石关关不住,民怨已冲天!”

1962年1月,七千人大会召开。曾希圣调离安徽。李葆华任安徽省委第一书记。7月20日,省委宣布撤销《关于张恺帆、陆学斌反党联盟的决议》,为他们彻底平反。

张恺帆毕生遵守政治道德,重气节、讲操守。他对旧官场留下来的种种恶习,深恶痛绝。他的老战友张劲夫撰文说:“他不是做官的材料,不讲究为官之道,但他是革命的材料。”到上世纪80年代初,张恺帆担任了中共安徽省委书记、省纪律检查委员会第二书记、安徽省政协主席,还兼任了中华诗词学会副会长,他又有几首诗作,在全国广为流传:“改革势头诚大好,党风腐败究堪哀。劝君少把支流比,质变多从量变来!”“贪污腐化寻常见,艰苦清廉几见闻。未必高层都不见,只因心地欠广明!”“贪赃枉法寻常事,官倒官升走后门。未必浮云遮望眼,只因儿女感情深。”“振兴华夏凭吾党,腐败官僚究可哀。我愿层峰严律己,率先带个好头来!”

张恺帆“反党联盟”案过去半个多世纪了。“五风”特别是浮夸风、干部特殊化风、生产上的瞎指挥风,至今远未铲除。毛泽东在建国初说过:“治国就是治吏,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正,国将不立。如果臣下都寡廉鲜耻,贪污无度,胡作非为,而国家还没有办法治他们,那么天下已定大乱,老百姓一定要当李自成。”

评论】 【加入收藏夹】【关闭
 
 

   
 
宋霖:张恺帆在1959年
罗平汉:三年困难时期的知识分子
马勇:重绘“民国前半程”历史轨...
左凤荣:苏联剧变是信仰危机还是...
刘军宁:邓小平不是改革总设计师
陈剑:建立国共阵亡将士纪念碑—...
张鸣:文革如果再现,对谁都没有...
 



查看>>所有评论
 
 
京ICP备06025827号  电话:010-82997384转813  EMAIL:hybsl@126.com    版权所有:胡耀邦史料信息网  免责声明 
本网站署名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和立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本网站为公益性网站,如作者对本网站发表其作品有不同意见,请立即和我们联系。